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我和公gong在厨房 男人吃醋为什么会强啪

    文章: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在做饭他在下添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在做饭他在下添/图文无关

    婆婆的手过敏了,公公决定带婆婆头天晚上就住到我们家来。

    我们家在地铁口,早上要去的医院交通拥堵成常态,乘坐地铁时间最保障。工科出身的公公向来严谨,做事周密。他们晚上提前住过来,以便早上7点准时出发,7点50到,8点赶到医生办公室。

    想到公公婆婆要来,我抖擞精神,决定好好表现一下。

    头天晚上,我已经预约好早上6点20分煮好的八宝粥。早上起来,我将利用半小时时间完成香煎牛肉丸、西红柿炝土豆丝、清炒西蓝花、韭菜炒鸡蛋四道菜的制作。牛肉丸也已经提前拿出来解冻就绪。

    6点钟闹钟一响,我立刻跳下床,半小时后,我必须把四道菜连同煮好盛好的粥完美地摆在桌子上,否则急性子的他们肯定狼吞虎咽压缩吃早餐的时间,以便准点出发。

    一拉开门,餐厅明亮的灯光晃得我睁不开眼,公公已经在冰箱取做菜材料了。

    “爸爸,我来吧,我比较快!”我眯着眼冲过去接公公手里的黄瓜。记忆中,这句话在过去的生活里说了不下几百遍了吧。

    “我来!”公公语气坚定,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他右手抓住两条粗壮的黄瓜,左手推开迎面走过来的我。狭路相逢,我想起之前打篮球时对手防护着我准备三步上篮的动作。

    目送着81岁仍然矫健的公公麻利地大步走进厨房,我心里叹了口气,脑子里设计好的的完美早餐秀像解冻的冰雪从树上哗啦啦地跌落下来。

    对比做饭迅速的我,公公向来做饭慢得我难以接受。这场关于快与慢的摩擦早在十年前就一直伴随在我们的生活中。

    怀上老大的那一年,刚刚退休的公公婆婆就使命感满满地来到我们身边给早出晚归的我们打理一日三餐四季。

    公公上了一辈子班,用十指不沾阳春水形容一点都不过份。但是,老汉聊发少年狂,来我们家后开始痴迷上做饭,从零开始学习,一发而不可收拾。十年如一日,跟着中央台天天饮食学做菜。10年后我们搬家,公公的做饭记录笔记装了整整一箱。

    工科出身的公公做饭也犯职业病,记忆里,经常在饭桌上,公公就开始提厨房设备不够的事,督促老公在淘宝上买烘焙箱、裱花袋、各种家中没有的稀缺刀具、微型电子秤、量杯,等等。这些我过去用不上,将来似乎也用不上。

    公公自从开始学做饭,经常是一个人一个上午或一个下午过后沉浸在厨房,来回穿梭忙碌。

    中间,我们也会进去假惺惺问要不要帮忙,公公总是坚决制止入内。

    别人家的厨房容不下两个女人,我们家公公在厨房,就容纳不下任何人。

    婆婆做了一辈子饭,老了还被后来居上的公公嫌弃厨艺,干脆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乐的坐享其成。

    从此,我和婆婆就习惯地窝在客厅沙发里一边嗑瓜子一边流眼泪看韩剧等饭吃。

    饭点到了时,公公就会满面油光、成就满满地端出来一两道制作精良、装饰考究的大厨级别菜式亮瞎我们的眼的同时让我们口水直流。当然,这是在平时不赶时间的时候。

    赶时间的时候,我总是说一不二亲自下厨,三下五除二地弄几道家常便菜。公公免不了唉声叹气数落我的刀工不讲究,配料不科学,火候不精准,做饭没章法。我从来都不服气,顶嘴辩解是常有的事。

    两个人的厨房战争持续了10多年,直到我们后来因工作需要搬家分开了住。

    分开后,我们请了阿姨来打理我们的日常餐饮。阿姨的手艺虽比我强,但终究敌不过公公的手艺。老实说,在端菜上桌的时候,我们时不时想起公公之前精心的摆盘和像餐馆做得出来的口感。

    时间一晃就是4年,这期间,我们周末就去公公婆婆家蹭饭吃。每次去,我们照旧和从前住一起一样,公公负责做,我们负责哇哇称赞然后猛吃。

    眼看这今早的时间很快到了6点20份,我开始焦躁不安,考虑到公公半小时只能做一道黄瓜,我不甘心早餐菜品的单调,于是冒着被赶出来的风险进了厨房。

    厨房不大,公公占了几乎所有的空间,刀子和大小调料碗摆了一溜。我验证了刚才的不良预感,只见公公才刚刚将黄瓜用花刀法切成一寸长得梳子形状这个步骤,现在他一边在烧油,一边换另一个刮刀剥蒜,接下来还要准备葱和其他调料。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在做饭他在下添/图文无关

    很显然,公公忙到没时间理我,我于是可以小心翼翼地拿起备用的砧板在一旁也忙了起来。

    10分钟后,我的四道菜连同公公的黄瓜一齐摆上了桌。对比公公半小时精心做的玉树临风、清新脱俗的黄瓜,我的四道菜要么毛糙、要么赤红。

    婆婆早已经在餐桌边悠闲等待。

    公公一落座,首先抄了一筷子我做的韭菜炒鸡蛋,入嘴后五秒钟眉头便皱了起来。

    “我跟你说,炒鸡蛋一定要放少许热水,这样炒出来的鸡蛋嫩滑爽口,这个鸡蛋很显然炒老了。”公公直言不讳。

    要是4年前,我会立即反驳:“这样挺好吃呀,我就觉得这样干干脆脆的好吃!”

    而今,我竟然反驳不起来,看着公公认真又嫌我不争的样子,我觉得他可爱又好玩,忍不住说,哎呀,又忘了放水啦,看来下次得记得提前放好啦!

    公公看我态度诚恳,就继续尝其他的菜。当然,每道菜他都免不了提几条改进的意见。我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催他们凑合着快吃。

    6点50分,两人匆匆收拾背包出门按了电梯,我赶过来叮嘱两人路上小心别太着急安全第一之类的废话。电梯到了,他俩一边挥手让我回去,一边迅速走进了电梯。

    回来关上门,看到厨房公公做黄瓜后留下的两三种刀具四五个调料碗一圈挂在垃圾桶四周的长长的黄瓜皮还有地上零星的大蒜皮葱叶时,我忍不住一边叹气一边笑着收拾起来。

    81岁的公公越来越像个孩子,决定做一件事情时会任性、倔强,家里卫生毫不在意,所到之处脏乱不已。

    这些,都是几年前我不能容忍的,也是经常家庭爆发口角之争的导火索。

    可是今天,当我慢慢收拾这一派兵荒马乱时,内心竟毫无怨气。

    前年,公公的腿突然麻木,从家里走到离家里500米左右的广场都需要停好几次时,我们突然意识到公公真的老了。

    在看了无数各种水平的中西医医生都不能缓解腿麻痛苦后,公公决定自救。他自学医学并对比自身症状,猜测可能是腰椎压迫所致。这之后,他按照书上指导,每天去广场拉伸脊椎。半年后腿麻的毛病竟然神奇地消失了。

    在我们惊叹公公的久病成医的英明和毅力时,他淡淡地说,我不能倒下来,你妈还要我照顾,我们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去年,公公因吃冰箱冷藏三天的残留剩菜而紧急中毒住院。10天后,公公终于从昏迷中被抢救了过来。出院1个月,公公就开始照顾婆婆的日常起居和三餐。我们因而能安心过自己小日子而不用担心他俩。

    汉朝韩伯愈发现母亲老了再也不能像年轻时仗责自己有力而痛哭的故事总让我唏嘘不已,对比父母的虚弱抑或卧病在床甚至与世长辞,老人的任性、倔强、邋遢好像真的算不了什么。

    与我们的年富力强、生活丰富相比,他们钟表班日子是枯燥的。每个周末我们回去,就是他们的节日。聊天的内容总是离不开东区菜市场的大白菜比超市的便宜5毛、炒菜5分钟后要改文火、邻居的丫头最近离婚了、我们太不节俭了改件衣服竟然花了50块之类的话题。我们就一边笑,一边听他们数落或唠叨。

    我所能想到的、而今能做到的,就是陪他们聊聊这些,并且在适当的时候示弱、犯错,然后让他们严肃认真地批评一下我们。

    这些,都成了他们的自信,和继续锻炼身体、努力强壮下去的使命。

    这或许就是我们这个年龄能给他们的爱吧,没有理论,只有怜爱。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