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把跳弹夹住不准掉出来h:在厨房做饭干得合不拢腿胡萝卜

    早上的天气就热辣辣起来,楚男刚拾掇了一会儿院子,潘晓静就趴在墙头嗑瓜子。

    “楚男,挺能干么,嫂子这有点活,你帮帮忙呗?”

    “啊?嫂子,啥活啊?”

把跳弹夹住不准掉出来h:在厨房做饭干得合不拢腿胡萝卜
把跳弹夹住不准掉出来h:在厨房做饭干得合不拢腿胡萝卜

    潘晓静看他木纳的样子,小声骂了一句:“笨蛋!”

    之后又笑着招手:“来,你过来,我告诉你。”

    楚男放下铲草的锄头,走到墙根,跟潘晓静面对面,发现她额头贴着一块纱布。

    “嫂子,这怎么了?”

    “哎,你还问?还不是因为你?来,跳墙过来,帮嫂子揉揉。”潘晓静见他老实,自己就强硬起来了。

    “这个……嫂子,不太好吧……”

    潘晓静细眉蹙了起来,脸也冷了下来:“楚男,你咋回事?现在装人了是不?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不都答应了么?昨天晚上你还在这墙头搂着我的脖子亲,要不是你爸咳嗽一声,昨天晚上咱俩就好到一块去了,现在你准备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告诉你,没门!你要是敢不跟我……信不信找我哥打你,我哥是我们村的混子,我就说你欺负我……”

    “嫂子,你看你说啥呢?我给你揉揉不就行了么?不过,我现在家里干活呢。”

    “干活?”潘晓静刚才见他拿着锄头锄草,忙说:“这个好办,嫂子帮你干,你等着,我拿一把锄头过来。”

    “哎,不用不用。”楚男越说不用,潘晓静越是积极。

    抿嘴笑说:“跟我还客气啥?我进屋再奶两口孩子,然后就过来,你等我奥……”

    潘晓静回屋见孩子睡着了,便拿了一只铮亮的小锄头跳过院墙,帮着楚男锄草,别看她长得娇柔白嫩的,但到底是农村家的孩子,做农活一点不比男的差。

    两个人干活速度就快多了,再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半个多小时就把院子里的草除光了,锄光了草,潘晓静才直起腰板、擦了擦脸上的汗,楚男这时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几声。

    虽然早上吃了三大碗面条、但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再说光吃面条也没有多少油水,不抗饿。

    “嫂子,咱先进屋歇会儿吧。”

    “哦。”潘晓静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又说:“不行,我得回去看看孩子,你先回屋去。”

    “好的,好的。”楚男先回屋躺在炕上,心想一会儿潘晓静就来了,自己这回告别处男了,女人到底是啥味儿?一会儿就能品尝了,他既激动、又有些恐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过了半个小时,潘晓静才过来,她已经换了一身衣裳,浅白的短裤外面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她的头发也往后面扎起了一只马尾辫。

    这样打扮更显得清纯了,像是个十八九岁的女生,楚男看她这样,一下联想到了同学赵鹤,赵鹤长得真好看啊,就是太傲了……如果自己有钱了,一定要把赵鹤娶到手,然后把她压在身下,让她傲,让她傲,非让她求饶不可……

    潘晓静嫣然一笑:“楚男,这样直勾勾的瞅我干啥?”

    “哦哦。”楚男回过神来。

    “对了,你给我捏捏膀子,刚才给你干活,膀子累的发酸,总不干活我都娇气了。”

    潘晓静说着看了看他家的炕沿,灰突突的,自己的牛仔短裤坐在上面肯定落一层灰了,潘晓静有洁癖,不想坐下,但楚男还没她高,站着捏她肩膀还费劲。

    潘晓静便抓过来他家两张报纸垫底下坐在炕沿上了,楚男就站在炕上,两手摸到了她柔嫩的肩膀,一碰到、楚男身体就一哆嗦。

    捏到别人媳妇的香肩、楚男兴奋的跟过年一样。

    潘晓静指挥说:“用点力,使点劲儿,往里边点,对对,就是那里,用力捏,哎呦,舒服……对了楚男,嫂子给你煮了几个鸡蛋,你吃了补补。”

    楚男这才发现,她手里拎着个小手绢,打开是六个煮鸡蛋,潘晓静给他剥皮,伸手喂他吃。

    楚男犹豫一下,紧张的张口含住鸡蛋咬着吃,潘晓静转身搂着楚男脖子在他脸上啵的亲了一口:“小样,我就喜欢你这样老实巴交的,来,让嫂子好好亲亲。”

    潘晓静说完又在他脸上亲了几口。

    楚男虽然有些黑,但长相秀气,一个小处男小嫩毛,潘晓静觉得自己一个结了婚生过孩子的小媳妇玩小嫩毛,是自己占了便宜了。

    刚才她回家煮鸡蛋的时候二姐还打来电话,说昨天晚上她跟个男的开房去了,那男的弄了她四回,可舒服了……

    当初二姐不顾家里反对嫁了个有钱人,比她大十岁呢!虽然现在各玩各的了,但是不愁钱,日子滋润了。

    而自己是相亲结婚,现在真是后悔,早知道要独守空房,还不如找个有钱的。

    二姐潘晓宁说:“女人年轻时候就这几年,你得对自己好一点啊,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咋样?你是喜欢帅哥还是喜欢老板?”

    “哎呀二姐,不用,我这边有……”

    “你有?啥样的?和我说说啊?”

    有了二姐的精神支持,潘晓静胆子更大了,主动亲了楚男两口,手就在他身上摸,嘴里还说:“楚男,你爸真不愧叫楚小抠啊,真抠啊,早上我都听见了,下挂面炸酱他还嫌费钱,还往里放那么多盐,昨天说改善伙食就给你五块钱,给他买一斤酒还能买几个鸡蛋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他亲生的。”

    潘晓静说着把鸡蛋都塞进他手里说:“以后你爸去收鹅毛了,嫂子天天给你煮鸡蛋吃,我的好弟弟,以后嫂子对你好,没人疼你,嫂子我疼你……”

    潘晓静说着话,把楚男推倒在炕上,她骑马一样骑在楚男身上,看见楚男鼓起来的帐篷,她一屁股坐了上去,隔着牛仔短裤感受到了那种少年的硬度和强度。

    “好弟弟,我来了。”

    楚男有些被动了,在这方面他没有一点经验,潘晓静这样骚气把他给弄的手足无措,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

    潘晓静笑了,一把抓住他的两只手,按在了自己胸口上:“来,放在这,放在嫂子这里,然后你这样揉……”

    潘晓静教他,然后把的确良衬衫解开两粒扣子,把楚男的手抓进去,楚男感觉一阵软绵绵的,好受的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天旋地转起来。

    潘晓静一手扯住他的裤带,解开后,一手伸了进去,隔着楚男的四角裤,摸到了一根巴掌长的大黄瓜,潘晓静又是抿嘴一笑,极为的满意。

    “楚男,让嫂子好好疼你。”潘晓静说着俯下身,一口亲住了楚男的嘴,自己也忙不得的解开牛仔短裤的扣子,接着拉开了拉链。

    楚男笨拙的亲着潘晓静的红唇,接着潘晓静香舌滑腻的伸了进来,楚男木纳的舌头跟着缠绕,刚缠绕几圈,大门当啷一声响了,两人吓得一下停住了动作。

    “不能又是你爸回来了吧?”潘晓静慌忙的系扣子,整理头发。

    “楚男,在家吗?在家吗?”外面一个一米八的傻大个,拎着个麻袋正在叫唤。

    “我靠!这谁?”潘晓静情急之下问了一句,她已经跳下炕,把脱到一半的牛仔短裤又提了上去,往上拉链子。

    “是我同学李大宝。”楚男也下炕系裤带。

    潘晓静埋怨道:“就是村西头那个傻小子?你咋啥人都联系呢?唉,嫂子得回去了,那个……晚上,晚上你能出来吗?翻墙头到嫂子家,嫂子给你。”

    潘晓静也是四五个月没尝过男人了,都忘了摸摸是啥感觉了,现在跟楚男这层窗户纸已经捅破了,简直干渴的刹不住闸了。

    潘晓静刚要迈步出房门,李大宝就进来了,眼睛一飘,看到炕边放着鸡蛋,大步过去抓起来两个就扒皮:“楚男,你家还有鸡蛋哪?”

    潘晓静气坏了,这鸡蛋是给她相好吃的,可不是给这个大傻个吃的,忙过去把最后一个鸡蛋抓起来,几下扒了皮塞进楚男嘴里,嗔怨的瞪了一眼楚男,气得一跺脚走出房门。

    楚男吃了口鸡蛋问:“大宝,啥事儿啊?”

    李大宝把两个鸡蛋都扒了,鸡蛋皮都没扒干净,就一口一个扔进嘴里,连带鸡蛋壳都嘎巴嘎巴嚼了咽进肚里。

    “楚男,我找你去捡破烂啊,反正咱在家都没啥事,一起去捡点破烂卖点钱。”

    “唉,好吧。”楚男也没辙了,跟潘晓静的好事儿全让他搅和了,差一点跟潘晓静就成了。

    李大宝家里情况也挺惨,父母没了,跟着爷爷奶奶在他二叔家过日子,吃矮檐饭,也亏李大宝憨憨傻傻,换个机灵点的人根本受不了他二婶儿那种势利眼的气。

    楚男平时没有零花钱,父亲楚小抠根本不可能会给他,两人没事儿就出去捡破烂卖钱。

    离着柳树村三里多的荒地便是一处巨大的垃圾场,楚男拎着个耙子,又找了个编织袋跟李大宝上路了。

    到了垃圾场,李大宝傻呵呵的笑着跑过去开始刨垃圾堆。

    刨出来的铜铁铝就被他喜滋滋的捡起来放在麻袋里,楚男先在垃圾堆四周转,他没李大宝这样使不完的傻力气,主要是靠捡、实在捡不到了再用耙子挠,而不是像李大宝这样的用力刨。

    不过面上的铜铁铝之类的都被捡的差不多了,楚男捡了一阵也跟着用耙子挠,快到中午的时候李大宝已经刨了半麻袋废品了,楚男也有半袋子。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