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跟同事出差做愛p*撕掉她的衣服撕光图

    张姨,要不你先去准备一下工具吧,我这很快就没事了。”林凡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他非得失血过多而死。

    “啊,那可不行,你都这样了,我哪有心思搞那些!”张玲焦急地道,猛烈的摇头。

    林凡看到那山峰简直要破衣而出,猛地一个机灵。

    “不是,那个…张姨,你在我身边,我没法好的…”林凡边说,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张玲的凶器。

    张玲楞了一下,还不理解,这我不在,怎么就能好了….

 

跟同事出差做愛p*撕掉她的衣服撕光图
跟同事出差做愛p*撕掉她的衣服撕光图

    突然发现林凡的眼神,既恼怒又羞愧地啐了一句,“流氓,色鬼…!”

    然后就先进里屋。

    林凡目送着张玲进屋,直到张玲害羞地看了他最后一眼关上房门之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妈的,这他吗修个灯泡得把命给搭进去了!”

    果不其然,眼前没有那晃人的东西,林凡的鼻血马上就止住了。

    接下来,就是如何面对张玲了…

    进到里屋的张玲背靠在门上大口喘气,本来才洗完澡,现在又出了一身的汗。

    想到刚刚林凡的样子又不禁满脸绯红。

    “林凡,是对我…”

    想着,张玲不自觉地走到镜子面前观摩起自己的身材。镜子中的张玲肌肤如羊脂般细腻,因为汗的缘故,使原本就小上一号的睡裙看上去把自己身材的线条毫无保留地勾勒出来,还有若隐若现的肌肤。这是一具男人见了都会流鼻血的身材,也怪不得林凡。

    然而,张玲还不满意,强行从肚子上捏出赘肉,自言自语,“怎么可能呢,林凡是从城里回来的,见过的姑娘多了去了,哪里看得上我这个克夫的女人。”

    顿了一下,“如果他真的看得上的话…我其实也可以…”

    张玲想到林凡的身材,一米八的个子,肌肉块明显,棱角分明,在张玲眼里是个帅哥。充满了男性的特点。脸不由得又红了一分。

    自从丈夫走后,张玲就没有和另外一个男的有过肌肤之欢,村里的男人都认为她克夫,平时只能自己解决,比如刚刚洗澡的时候…

    “张姨,我好了。”林凡的声音把张玲从思想中拉回来。

    张玲原本想换件衣服,看刚刚林凡的状态,心里怕他又复发了。可是突然想到些什么,心一横,转身打开了房门。

    经过刚刚的平息,林凡已经好很多了,至少不会再有流鼻血这么难堪的事情了。

    “张姨,是哪里出了问题?”林凡甚至不敢看张玲,内心暗暗想,“不行,什么事等做完事再说。”

    “你跟我来。”张玲也是不敢看林凡,低着头领着林凡来到厨房。指着头顶上的一个灯泡。

    “就是他,没用了。刚买不久啊。”张玲努起嘴,林凡想不到他这嫂嫂还有这么俏皮的一面。

    林凡爬上椅子,慢慢地取下灯泡端详。发现灯丝已经断了。低下头正准备要和张玲讲明情况,鼻血差点又喷出来。

    林凡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张玲,虽然衣服非常紧,但是奈何胸脯太大了,一条白花花的勾就这么出现在林凡的面前。

    林凡深吸一口,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张玲家厨房的地板还是凹凸不平的黄土地。

    “哎,林凡,你小心点啊。”慌忙之间,张玲猛地抱住林凡的腿,防止他掉下来。

    等他稳定下来,张玲轻轻地呼了一口气,虽然不是很高,可是掉下来肯定会受伤的,松开手,一抬头,发现一个凸起正对着自己。

    已经三十二岁的张玲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是,她已经好久没见过这东西了。怔怔地看了两秒钟,发现它隔着裤子跳了跳。急忙倒退。

    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一般,转移话题,“那个,林凡,我帮你拿个灯泡过来换啊。”说完赶紧转身离开。

    张玲不说不代表林凡不知道,无奈地看着小林凡,暗骂,“我不争气,连你也不争气!”

    张玲跑回房间,在柜子里胡乱地翻着,脑子里却在想着刚刚的场景。

    是,张玲已经很久没有经历雨露了,就算如此,她也是见过的,对正常男人的尺寸有一定的把握。

    可是,刚刚在她脸上的小林凡,太过吓人了。虽然隔着裤子,但是是一条宽松的短裤,张玲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和推测到。那宛如家里擀面杖样子的….

    想到这里,张玲情不自禁地双腿一软,身体内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身体轻轻地抖动,躺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

    其实,她不换衣服的原因,内心深处也知道,她渴望…渴望林凡对她做些什么。

    “啊…真是没出息。”张玲看到大腿上流下的晶莹液体,羞红了脸。匆忙擦拭了一下就拿着灯泡跑向厨房。

    “喏,林凡。”张玲将灯泡递给林凡,发现他双腿之间的浮肿已经消去了很多。眼神微微一黯,像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按灯泡原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家里的男人应该都会这项技能的。林凡很快就安完了。

    然而,意外突然发生,樊天突然不受控制地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在张玲震惊的瞳孔中直直地把她压倒在地。

    好不凑巧的林凡的嘴巴就这么狗血地正好狠狠地印在张玲的嘴巴上,林凡甚至都来不及感到疼痛。就发现了窘迫。

    然而张玲何尝不是,紧张得甚至不敢呼吸。

    一时间两人都静静地没有说话,嘴唇也没有分开,空气变得旖旎,但却都没有动作,仿佛再等一个信号。

    气氛变得越来越暧昧,林凡望着眼前那柔媚充满水雾的眼睛,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轻轻添了一下张玲的嘴唇。

    这就像是冲锋号一般的信号,立马换来了张玲疯狂地回应。

    张玲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是做着最原始的反应。

    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大,林凡贪婪的舌头疯狂地索取。

    即使林凡没有这方面太多的经验,但是日本动作片是每个男人的必修课,男人对这方面也天生天赋异禀。

    林凡的手顺着张玲的大腿一直向上,经过平滑的小腹,摸过肚脐,终于攀上了高峰。

    “嗯…不行…”

    张玲的呼吸愈加浓热,喉间轻轻地说着抗议。

    但这对林凡却像是一种莫大的鼓励,手上的力量不自觉地变大。林凡像是一个无敌的修炼者,任何高耸入云的山峰都无法阻挡他的步伐。

    终于,林凡狠狠地捏住山尖,山尖反抗,开始膨胀。

    “啊…”张玲的身体开始疯狂的扭动。媚眼如丝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林凡,脸色红润细腻,仿佛要滴出水来似得。

    她是抗拒的,她意识得到现在做的事有多么出格。她是害怕的,她是克夫的命,任何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都会遭殃。

    同时,她又是渴望的,说到底,她只是一个龄近中年的妇女而已。正是最需要的年纪。她受不了林凡这样的攻势。

    此时的林凡可顾不了其他,只是一步步做着他梦寐以求想做的事情。

    他手慢慢往下游走,刚要碰到那个浅薄的布料时,突然被一声叫声惊醒。

    “娘!我回来啦!”

    林凡一下子跳了起来,又赶忙把张玲拉了起来,整理衣服。

    然后紧张地看着门口。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着门口,并且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样子就算没什么,也会让人看起来有什么。张玲一只手放在胸口,面色潮红,喘息着。

    好在进来的人是张玲的七岁的女儿张澜。还小,看不懂大人们之间的事。

    “妈妈,你在这里干什么啊?还有林凡哥哥。”张澜天真地问道。

    “啊..林凡哥哥在给我们家修灯泡呢。”

    “是啊,澜澜,你看,这个灯都不会亮的。”林凡拿起手中那个坏掉的灯泡。

    张澜天真的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忽然指着张玲的大腿,“妈妈,这里怎么有水流下来了?”

    张玲闻言,脸颊通红,刚刚太过激烈,她起了很大的反应,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

    林凡似笑非笑地看着张玲腿上的晶莹液体,暗想,可惜了啊..

    “没事,天气太热了。那是汗。澜澜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张玲赶忙转移话题。

    “妈妈你忘啦,今天周五。”

    张玲恍然大悟,周五放学比平常早得多。

    随即又开始后悔,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幸好刚刚没有太深入,要是到那程度,让女儿看到,就太丢人了。

    “澜澜,你先去写会儿作业,妈妈待会儿再给你做饭吃。”张玲怜爱地摸了摸张澜的头。

    张澜是她所有的希望,她现在操劳的干活,全是为了张澜。自己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知道读书的重要性,对张澜文化的培养更是尽她所能。

    见张澜离开,林凡那颗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悄无声息地闪到张玲的身后,狠狠捏了一把张玲的肥臀。

    “啊,你干什么!”张玲羞恼地拍掉林凡的手。

    “张姨…我..”林凡不甘心,虽然有些不是时候,可是刚刚的暧昧给了他太大的刺激。

    “不行!让孩子看见还得了!”张玲对林凡已经没有芥蒂,但是原则是不能让人知道,特别是她的女儿。

    “啊..那什么时候才能继续?”林凡像个孩子一般抱怨起来。

    张玲闻言恼怒地看了一眼林凡,怎么这么直白?不懂得委婉一点吗?

    但还是忍不住出口,“晚上…晚些时候…”

    “晚些时候是几点?哪里见啊?”林凡纳闷,难道像孙悟空一样半夜三更去吗?去哪里也没说啊。

    张玲刮了他一眼,“十二点过后再说,来我家。别敲门!”

    说完,便推搡着林凡出门。不顾林凡的反对,坚决把他推出门外。

    即使顶着大太阳,林凡的心情依旧是不错的,毕竟晚上就要开人生第一次荤了。想不激动都不行,想着是不是先回家睡一觉先,养精蓄锐一波。第一次啊,可不能太过草率!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