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花径撑到极致了嗯轮流 我就蹭蹭 啊 疼

    听着韩紫琳那温和的语气,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于是我故意对电话那端的韩老师说:韩老师,怎么有事?

    韩老师听我这么一问,语气里面也就带着歉意说陈南,老师中午的时候态度有些不好,我向你道歉,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请你吃晚饭。

    我就说行啊,在哪吃?韩老师说她在门口那里等我,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说让我喊上宿舍的几个同学,到时候人多也热闹点。听完她的话我就想笑,心想这贱货倒是也聪明,知道我可能要趁机占她便宜,所以让我顺带喊上宿舍的同学,到时候当着其他同学的面,我自然不敢占她便宜。不过,我若是想占便宜,大不了吃了饭就把四眼他们给打发走,哼,到时候我看她要怎么样。

    撂了电话之后,我就把饭缸子给放下,四眼见我这样,就问咋了,你丫不吃饭了?我就给他们说韩老师特地请我吃大餐,你们几个沾光了,今天咱们不吃食堂,下馆子。

    四眼听了之后直接跳了起来,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问我说陈南,韩老师真约你了?我说你要不信,跟着我去看看不就成了,四眼说行,就跟你去看看。

    后面我们就一块离开宿舍,去了学校大门口那里,不过到了大门口之后,却没发现韩老师的影子,四眼忍不住讥讽我,说陈南,装过头了啊?韩老师在哪呢?我怎么没见着?

    被四眼这么一说,我心里也一悬,暗想不会是被韩紫琳那个贱货给耍了吧,不过正这个时候,彬子对我们朝着教职工宿舍楼那边一使眼色,说:看,那不是韩老师么?

    我转头一看,果然,发现穿着时尚性感的韩紫琳朝着大门口这边过来了,韩紫琳的穿着一直很有品味,所以走在路上,吸引了不少男生的注意。四眼不可思议说道:陈南,韩老师还真请你吃饭?

    我哈哈一笑,说这还能有假,对了,哥几个待会机灵点啊,吃了饭后你们就找机会溜,别影响哥们和韩老师单独相处。

    正说着呢,韩紫琳就走到我们身边来了,带来了丝丝幽香。

    韩老师!

    老胡彬子还有四眼连忙打招呼。

    四眼这货,在宿舍跟我们讨论女人的时候,嘴巴挺能说的,不过在真正面对女人的时候,胆子特小,特别在面对韩老师这样的美女的时候,他都吓得不敢看韩老师的眼睛。

    陈南,你们想去哪里吃?韩紫琳见我们人齐了之后,就问。

    今天肯定是要狠狠宰韩紫琳一顿的,所以我想了想就说步行街那边有个香满楼好像挺有名气的,我还没去那里吃过呢,不如就去那里吃一次看看。

    我这话说出来,老胡他们就偷偷给我竖大拇指,步行街的香满楼地段好,所以价格也高,可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地方,所以他们都知道我这是要狠宰韩老师的节奏。

    韩紫琳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说成,就那里。

    到了香满楼点菜的时候,我又毫不客气的点了好几个昂贵的特色菜,那价格看得宿舍的哥几个心惊肉跳,不停看韩老师的脸色,生怕我点这么多昂贵的菜惹得韩老师生气,不过韩紫琳的脸色还是很自然,没有生气的样子。

    等着上菜的时候,我无意间的一低头,就看到了韩紫琳那双白皙如玉的小腿,精致的小脚穿着绑带的高跟凉鞋,看着我心里不免有些痒痒,也就冒出了一个可耻的念头,我就轻轻的伸出一只脚,然后慢慢的凑过去,停在了韩紫琳那白嫩小腿旁边。

    触感滑嫩,让我的心都忍不住颤抖了下,在我触碰上去的瞬间,韩老师第一眼就看向我,看到我的眼神之后,她就猜到了桌下碰她腿的脚是我的,她没有当场发怒,但是却换了个动作,好像是尽力往后缩,这导致我伸出脚探了半天,再也碰不到了。

    这才刚刚享受到韩老师那滑嫩的腿的滋味,突然这么没了,心里挺落空的,也有几分生气,心想看你和情人的聊天记录,你和情人不是玩得挺溜的么,各种情趣挺多啊,现在装什么纯洁?于是我掏出手机,给她发过去一条短信:你要是再躲,就别怪我把你和情人的聊天几句发到学校论坛。

    滴滴!

    我按下了发送键,韩老师的手机就滴滴响了起来,她掏出来一看之后,脸色就发生了变化,但被她很快就掩饰了下去,她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我又见她的身子动了下,心下一乐,连忙探出脚去,果然,这一探,一下子就碰到了韩老师的小脚。

    这下,她是不敢躲开了!

    我心里爽得不行,上菜之后,我心猿意马,精力都集中在桌下,吃不出饭菜什么滋味,倒是韩紫琳,我在桌下对她那样,但她脸色却很自然的和我们聊着天,谈着一些学习方面的问题,这让我心里不禁想这货莫不是和情人玩多了这种事,都习惯了吧?

    吃完了饭,在我的眼神催促之下,老胡,彬子,四眼也就找了个借口离开,等他们走了之后,包间里面就剩下我和韩紫琳,我的胆子也就变得大了起来,主动坐到了韩紫琳的身边,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诱人幽香,我心里一痒,一只手情不禁的抓住她一直白嫩的小手。

    只不过,在我刚刚摸上去的瞬间,韩老师就躲开了,她迷人的脸蛋带着笑容:陈南,老师今天挺想喝酒的,要不陪老师去酒吧坐坐?

    喝酒?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酒能乱性,要是在酒吧喝多了的话,一个控制不住嘿嘿,那今晚就爽歪歪了。

    接着我们没有耽搁,一起结账离开了香满楼,由于我点了好几个特色菜,所以这顿饭消费不菲,一共花了两千多,刷卡的时候我发现韩老师拿出了一张白金卡刷卡,这让我想到了韩老师这么有钱还想趁机敲诈我四万块钱的事情,心里的火不由得冒了出来,要不是我捏到了她的软肋,估计她不会放过我。

    后面我们就打车去了日月湖,市里的酒吧夜场基本上都在日月湖周围,到了日月湖之后,韩老师带着我走进了一家名叫花样年华的酒吧,这家酒吧看上去挺文艺范的,而且韩老师好像是常客,跟酒吧老板很熟,要了个卡座之后,韩老师点了两瓶红酒和一些瓜子等小吃。

    接下来,韩老师主动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我,一杯她自己端着说道:陈南,车子的事情,是老师的不对,现在老师正式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生老师的气。

    见韩紫琳这么主动求和的样子,我心里不禁冷笑,现在她是一副诚心的样子,但是我心里明白得很,要不是我抓住了她的小辫子,她哪里会这么低声下气的跟我道歉?估计还想着从我这里敲诈钱去买她看中的迪奥包包吧?

    我当下想了想,就对她说韩老师,既然你诚心给我道歉,我也不会生气,但你道歉,总得有个诚意吧,这一杯酒,哪里够?

    韩老师明白了我的意思,主动端起那杯酒干了,然后连续倒了两杯都干了,这才看向我,问我说三杯酒,诚意够了吧?看到她连续干了三杯,我就暗笑了,那天晚上我可是见过了她喝醉后是什么德行,等她喝醉了,估计我都不用干啥,她自己主动会贴上来吧?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灌她喝酒,其他的都不用管。

    也不知道韩老师今天用了什么香水,她身上那种迷人的芬芳,仿佛拥有魔力一般,让我忍不住想亲近她,后面我们喝了会酒之后,我故意贴近了韩老师,但她好像并不反感,相反,一只手还主动扣着我的胳膊跟我聊天,一副亲热的样子,我呢,自然也就不客气起来,顺势抓起韩老师白嫩滑腻的小手,缓缓揉着。

    就这样,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慢慢的,随着酒喝得越来越多,韩老师变得越来越醉,到最后的时候,整个香嫩的身子都挂在我的身上。看到她这样,我知道时间到了,于是我把嘴巴凑在她精致的耳垂前给她说:韩老师,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韩老师醉醺醺的看着我,伸出白皙的手指在我脸上摸了下,眼神迷离说:嗯,那咱们走吧!

    第四章落入彀中

    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韩老师双腿都颤抖了下差点没站稳,看样子是真醉了,我们离开酒吧后,韩老师紧扣着我的胳膊,我的手自然也不客气,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

    浑身香气的韩老师指了指不远处一家酒店,说咱们今晚去那,就主动扣着我沿着日月湖朝那家酒店走过去,我心里大喜,暗叫果然,韩紫琳这货喝醉了之后就这德行,要是让四眼他们几个知道我和韩老师开房了,他们肯定会羡慕死我吧。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也变得紧张,激动了起来,毕竟韩紫琳这样骚气十足的大美人,可不是谁都有机会的,而且我相信,我现在手里抓住韩紫琳的小辫子,就算我今晚干了她,事后她也不敢说什么,除非她想让自己的名声真正的臭了。

    越想,我的心越激动,可走了没一会吧,韩老师突然停住了脚步,她的美眸盯着我的脸一直看,感受着她这样的眼神,我有些古怪,问她说韩老师,你看我干啥,难道我脸上有花?

    韩老师抱紧了我的胳膊,说:陈南,老师好像有些喜欢你了。

    话音刚落,我就见韩老师踮起脚尖,那性感湿润的小嘴主动凑了上来,在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这一刻,我懵住了!

    说心里话,韩老师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个男人都对她有想法,我大学刚刚报道的那天看到她,我就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了个漂亮老师,暗地里,我也憧憬过韩老师多次。现在呢,听到韩老师说有点喜欢我,而且还主动亲了我一口,这让我的心里有些飘飘然起来。

    这时呢,韩老师就拉着我到了日月湖边那里,从包里拿出手机说要跟我合照,她按了几下手机发现黑屏,就嘟起了性感的小嘴:陈南,我手机没电了。

    我说没电就别拍了,韩老师嘟着嘴撒娇,说不嘛,我偏要拍,拿你手机给我。这还是我第一次感受韩老师撒娇,那种声音,酥到了骨子里,我下意识的就从兜里掏出了手机递给她。

    韩老师接过我手机的瞬间,她那双醉醺醺的眸子里面突然发出亮光,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她的手用力往湖里一甩,我的手机径直飞向了湖里。

    噗通一声,我的手机落入湖中。

    而在这一刻,韩老师猛然甩开我的胳膊,面色冰冷,哪里还有刚刚那股子亲热劲,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冷笑不迭的对我说陈南,真是没想到啊,你平时看上去挺乖的一学生,竟然敢这么对待自己的老师,撞坏车子的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感受着韩紫琳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反应,我哪里还不明白,这个货一直都在演戏,她在故意装醉要跟我拍照,为的就是拿我的手机把我的手机给扔进湖里,因为我手机里有她和情人的聊天记录,她这是要毁灭证据,这货的心计可不是一般的深啊。

    不过,我的心里却冷笑了起来,暗想辛亏自己早有准备,不然还真被这货给玩死了。我直接伸出手,挑住了韩紫琳那白嫩的下巴,哼了声对她说韩老师,你演戏倒是挺厉害的,虽然你把我的手机扔进了湖里,你以为我就怕了你?告诉你,那些记录,我早就备份在了电脑里。

    本来我以为,韩紫琳听了之后她会脸色大变,但让我意外的是,韩紫琳一把打开我挑着她下巴的手,旋即嘴角抹过一丝冷笑说你能想到的,老师就不能想到么?你说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让你喊上你们宿舍的同学来吃饭?

    韩紫琳的话,让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火气也蹭的冒了起来,我一把捏住韩紫琳的胳膊,咬牙问她是不是让人去宿舍搞我电脑了?

    韩紫琳甩开我的手,冷笑说:你还算聪明,猜到了这一点,现在你的电脑里已经没有任何证据,现在,我看你还怎么威胁我!

    听着韩紫琳的话,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手机被扔到了湖里,肯定是捞不到了,至于电脑里面的备份,也被她让人去给删了,证据没了,我也就威胁不到她。且不说撞坏车的事情她不会放过我,就说今天吃饭我故意蹭她腿占她便宜这件事,她肯定不会轻易饶了我的。

    果然,大概是看到我脸色难看的样子吧,韩紫琳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得意,她板着脸,冷冷看着我就说:陈南,你今天胆挺肥啊,竟然做了那么多不尊重老师的事情,我是你的班主任,我可以让你毕不了业,你信不信?

    看着韩紫琳那张脸,她的脸蛋虽然美极,但我的拳头却紧紧的捏在了一起,心中愤怒异常,这一刻,我很想还嘴骂她,但理智告诉我一定要忍住,因为韩紫琳说的是实话,她要想整我很容易,凭借她和校领导的关系,只需要随便打个招呼,我他妈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咬了咬牙,我看着她说:韩老师,那你到底想怎样?

    韩紫琳轻哼说看你是我学生的份上,今天对于你轻薄我这件事,我可以原谅你,不过你要给我写一份保证书。

    写保证书?

    我心想这行啊,不就是一个保证书么,说点好话,保证以后不再轻薄你就行了,而且我相信这样的保证书,韩紫琳也不会让别人看,要是让别人知道她被我一个学生给轻薄了,估计面子上也过不去。

    所以我马上点头,说:韩老师,我可以给你写保证书!

    韩紫琳嗯了声,然后说至于撞坏车子的事情,还是让我自己选择,公了私了都行,但私了的话她的条件和之前一样,让我赔偿四万块。我知道,这是韩紫琳捏到了我的短处,知道我不敢公了,所以用私了来敲诈我。

    我压住心中的火气,给她说韩老师,我就是一学生,还没有参加工作,没有赚钱的本事,你的车买了保险,修理费保险公司会赔偿的。我撞坏你的车,你要赔偿这很正常,但能不能别这么狮子大开口,我做代驾攒了六千多,都赔给你还不行么?

    韩紫琳听了之后,撇了下小嘴,显然对六千这个价格不太满意,她皱了皱眉,摆手说老师也不是不近人情,那就给你减掉一万,你赔我三万块就行,你要是再不同意的话,行,那咱们就公了。

    我心中大骂,这货嘴上说的好听,但他妈还是想敲诈我三万块钱,奈何,现在我手里没有证据,韩紫琳是不会怕我的,相反,我怕她报警,警察要查起来,肯定会查到我不符合代驾规定这事,到时候代驾公司要受罚,朋友那边,我也不好交代。

    老师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凑足了钱一块给我就行。韩紫琳看了我一眼,就从包里拿出她原本已经没电的手机,开机之后,她拨通了一个电话,声音有些嗲:喂,我在日月湖这边呢,什么?你也在日月湖?那你开车过来接我,我在花样年华酒吧这。

    韩紫琳打完电话之后,转过头看向我,说:陈南,那今天就这样,你自己打车回去吧,老师朋友会过来接老师的。

    没办法,现在我只能暂时妥协,现在我手里没了证据,要是万一给韩紫琳惹急了,她指不定怎么对付我呢,所以我只好点头说行,这才刚跑到马路对面准备打车呢,我就看到一辆宝马X6停在了韩紫琳面前,驾驶座里面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得挺帅的,能开宝马X6想来也是有钱人,看到这个男人,韩紫琳俏脸上立即露出了喜色,连忙打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和韩紫琳说了些什么,只见韩紫琳有些撒娇的啪打了一下对方的肩膀,然后就从包里拿出化妆盒,开始照镜子,这个时候宝马车也发动,远远的开走了。

    看着远去的宝马X6,我寻思这应该就是韩紫琳在外面勾搭的情人了吧,一般朋友的话动作也不会那么暧昧,听说现在的有钱人玩女人都不太喜欢玩雏,而是喜欢玩像韩紫琳这样的良家但是经验丰富的女人,在床上懂得怎么伺候男人,挑战男人的感官刺激。

    我狠狠吐了口口水,骂了声草,心想要是老子手机还在,非得跟踪上去,找机会拍几张照片留下作为证据。

    现在这个点宿舍已经关门,而且我和宿舍的哥几个吹嘘今晚要跟韩老师在外面过夜,现在要是回去了有些丢人,我索性就打车到了学校周围的酒店开了间住下。

    躺床上的时候我认真的想了想,韩紫琳已经给了我期限,就一个星期的时间让我凑够钱,我上大学这边距离老家远,周末都是住在小姨家里的,我的生活费都是小姨负责给我,我可不敢跟小姨要钱,只能靠自己,到时候要实在没办法的话,只能去找朋友一个个借来凑。

    第二天早上,我回宿舍拿课本的时候,第一时间我就打开我电脑看了,发现里面的东西果然都被删了,这让我心里不禁大骂,怪不得韩紫琳有恃无恐。

    四眼他们几个见了我,就问我昨天吃了饭后跟着韩老师去哪了?我说能去哪,自然是做爱做的事情。四眼切了一声,翻白眼说你就吹吧,我说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老胡说行了,你两别扯了,赶紧拿上课本,别忘了今天上午是梁老师的课,整个系都在阶梯教室上,看系花的好机会可别这么浪费了。

    四眼嘿嘿一笑,说那赶紧的,找个好机会做系花旁边,闻闻那香味都爽死了。四眼的话让我们三一阵鄙视,这货见了美女就犯怂,要是真让他坐系花旁边,估计得吓出屎来。

    我们音乐学系的系花是隔壁班的,叫赵冰,人长得非常漂亮,是我们系公认的系花,追求者很多,不仅我们系的男生,其他系的男生追她的也不少,我记得刚进大学的时候老胡和四眼这两家伙还给人家写了情书送去,不过他们两的情书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泡泡都没冒一个,我估摸着赵冰追求者这么多,估计连看都懒得看就把他们的情书给扔了。

    赵冰的追求者虽然多,但她是不想谈恋爱还是咋的,一直单身,这么久了,还真没哪个男生能把她拿下。

    我们到阶梯教室的时候,里面早就坐满了人,赵冰长得漂亮,穿着也时尚,所以在人群中很显眼,她坐在阶梯教室中间部分稍微靠左的位置,她的旁边坐着一个戴耳钉的男生,周围倒是空着几个座位,不过没男生敢过去坐。

    我知道这是因为戴耳钉那个男生的关系,那人叫周明,和赵冰是一个班的,是赵冰的追求者,周明是本地人,家里有些势力,所以混得不错,在我们这一届挺有名气的,一般没人敢惹他。记得几个星期前另外一个系的男生一直来缠着赵冰,被他带人打了一顿,对方就老实了,所以虽然有不少男生喜欢赵冰,但有这个周明在,还真没谁敢主动接近赵冰。

    我们找了空位坐下之后,四眼小声嘀咕说这周明仗着有点势力,就一直缠着赵冰不放,而且还不准其他男生接近她,大家都看得出来,赵冰根本一点也不喜欢他。

    老胡嘿了声,打趣说四眼,你有本事可以过去把周明从赵冰身边赶走啊,英雄救美,说不定赵冰马上以身相许了呢。四眼骂了声说滚你丫的,想看着老子挨揍是吧,老子可不愿去医院躺几天。

    上课之后,四眼他们都在找机会偷看系花赵冰,我现在可没这个心情,正在为赔偿韩紫琳的事情闹心呢。

    下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们碰到了班主任韩紫琳,她穿着性感的从教职工宿舍楼那边过来,一双白嫩的长腿十分引人注目,后面我就见她去了学校门口那边,而校门口那里,停着一辆宝马X6,不就是昨天晚上接她的那一辆么?看着韩紫琳打扮得这么风骚的样子,我心里暗骂,看来这货昨晚和情人玩了一晚都不够,今晚还要继续约。

    ”

    ch.6注定再见(1)来到上次误闯的湖边,那平静的湖面,被风吹动。脑中闪过他们接吻的画面,泪在那瞬间掉了下来,心好痛,呼吸变的困难,明明已经过了2年,以为已经释怀,原来都是在自欺欺人!

    这个湖边,或许因为地处偏僻,导致很少人知道,这让我很放心,中午的炽热,使人昏沉,「眼泪流乾,就该重新振作,戴起面具走下去。」我无数次告诉自己,在午夜的梦迴中,在一个人的路途,努力那么久,以为放下,再次回到这里,却证明我还没真正忘记那种痛。

    钟声拉回我的思路,站起身想走回教室,却发现有人站在旁边的树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没课,还有是妳擅自闯入我喘息的地方。」

    「抱歉,我只是不晓得能去哪里。我以后不会再来这里。」

    「喂!原来秘书这么好当啊!我要的资料呢?」严飒站在我的背后喊。

    「我晚点拿去会长室给你。还有你的外套,会一併带过去。」我转头向他点了头。

    这堂课是基础会计,我到教室坐定位后,沛昀来到我身边坐下,接着陆续有人从门口进来,却感觉有双眼睛直直盯着我,那种被人盯着看的感觉很不舒服,我抬头对向那双眼睛,她惊讶的瞪大眼睛,我没有太多表情,只是浅浅地笑。

    她在课堂中三不五时转头看我,好像是想确定眼前的我到底是不是她心里想的那人,我不想在意,即便偶尔对上她的注视,我也没有多做停留,因为自从开学后,总有许多人会向她一样,转而把心思放在讲的口沫横飞的教授身上。短短五十分钟的课程,已经让大多数人阵亡,连我身旁的沛昀也早就举了白旗,教授却不打算为此停住,一直持续到下课钟响,我慢慢收拾,顺便叫醒不知梦游去哪的沛昀,眼前的光却被人挡住,我只好放下手上的东西,抬头和那道影子的主人对望。

    「乐儿?」她颤抖得叫出我的名字。

    「好久不见,若晓。」我请沛昀先到下间教室。

    「妳…..什么时候回来的?诚枫他知道吗?」

    「他应该要知道吗?还有学校很多人都知道我是谁,所以妳说他会不会知道?」

    「若晓,妳忙完了吗?」诚枫学长的声音从窗边传来。

    我和若晓同时转向窗台,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换气,我尽力压下那股难受,学长的双手在看到我的瞬间,用力握了窗棂,「现在知道了。我先走了。」我说完这句话就往后门走去。

    没有回头,只是直直往前走,就如同我2年来告诉自己的,不准回头,只有真的放下,才不会心痛,也才能从那噩梦走出来。来到下间教室,不会遇上非本系的学生,我调整自己的呼吸,来缓和当时的情绪,沛昀好奇的看向我,我只好稍微透露些过往的故事。

    「什么?那个女生抢妳男朋友?」她的好奇引来大家围观。

    「妳小声点啦!还有我只是喜欢他,不是男友。所以拜託妳,别乱说。」

    「可是她是妳的好朋友,就不该那样做。我真替妳感到委屈。」

    我看着眼前的沛昀,那种天真的为我心疼的模样,让我好感动,却又好害怕。

    ch.6注定再见(2)下课钟响起,大多数睡翻的人,都因为这声钟响而起床,我缓慢收着课本,和身边的沛昀聊着天,拿出放在包包里的纸袋,里头飘散着淡淡的花香,「那是什么?」沛昀好奇的靠到我身边,我只是笑笑的没有回答,怕麻烦,也怕引发不必要的误会,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我和沛昀就一同走出教室,我告诉她我需要去学生会,没想到我身边的小可爱吵着要跟去。

    「昀,为什么沛沂学姊不让妳加入学生会?」我无奈的被这个小可爱拉走。

    「因为她知道我是有目的想要进入学生会的。」沛昀转头看着我。

    「目的?」

    「我喜欢的人在学生会里。」

    我惊讶地望着她,脑袋瞬间无法运转,我只能尴尬的扯出笑容,因为我不知道在这时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怎么会有人可以这么坦蕩的说出?

    来到学生会,沛昀却犹豫着要不要踏进去,我转身拉起她的手,带领她跨出那一步,「就当是等我吧!」我回她一个甜美的笑,踏入那个如同世外桃源的学生会,里面没有很多人,只有几个学生在椅子上聊着天。

    沛沂学姐看到沛昀,露出狐疑的眼神,「乐儿,妳怎么把沛昀带来这?非学生会的成员是禁止进入。」沛昀听到这话想转身走掉,我只好紧抓住她的手,「她只是来等我,我把资料交给会长,就要先走了。」

    「昀,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如果不够勇敢,就到外面等我吧!」

    听到这句话,沛沂学姊眼睛瞪大,转头瞪了沛昀,我看到这一幕,却搞不清为什么,没有问出口,就逕自往会长室走去,敲了门,却发现没人回应,只好擅自开门进入,把手上的纸袋和资料放好,看着桌上散乱着一堆资料,还有冷掉的咖啡,我叹了口气,开始着手整理那恐怖的景象,好不容易整理完了,就发现有人站在我身后,我整个人倒退一大步,不小心就撞上了桌子,原本在桌上的纸袋也随之掉落,露出一件黑色的运动外套。

    「会长,你什么时候出现的?」我莫名的颤抖。

    「从妳开始整理没多久,妳在怕什么?」他往前跨了一大步,我和他之间剩下不到10公分的距离。

    我想尽力看清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怎样都无法,这才让我发现,我已经无法真正看清楚我身边的人,从那时候起,我早就失去了,想到这里,视线模糊了他的脸,眼泪就无声无息滑落下来,没有理由的心痛。

    「唉…妳怎么这么爱哭,如果是我吓到你,我道歉。」会长想伸手擦掉我的眼泪,我却低下头,躲开他的手。

    他的温柔,让我不知所措,逃避,是我做出来的选择。「不是会长的问题,我只是想起一些事,抱歉,你要的资料我用好了,我先走了。」不等他开口,我绕过他身边想走,却感觉到手被了用力拉住,一个重心不稳,伴随早上的脚伤,我整个人往后跌入他的怀里。

    序刑天大陆流传着一则预言:「孤星隐世,九星沉浮;孤星现世,九星竞出。孤星艳世,九星夺珠;孤星离世,九星殒乎。」

    她冷情狂傲、强大独立,因为身有仙骨,被上天选为『孤星』,身负解救天下苍生的责任,她的命运因此与『九龙』──九名个性迥异的男子绑在一起。

    绝冠天下、手抱尧琴,俊秀如谪仙的他;八面玲珑、温柔又残忍的他;谦和有理,却有副恶毒心肠的他;外表平静、个性火爆的他;冷默寡言、一身是谜的他;霸道狂傲、惟我独尊的他;身中奇毒,样貌如孩童的他;千娇百媚,美色更甚女子的他;武功绝顶,性格冲动的他…

    这是一名冷漠的女子,与九名男子之间的爱情故事。

    序

    夜色笼罩,一阵阵的风吹拂在草原上,两道身影对立而视。

    女子有一张倾世容颜,深邃的五官在月晕的衬托下美如月神、恍若蹢仙。她有双墨色的美眸,眸光透出清冷,那是傲视一切的淡然。只是现在这双美眸混合着浓浓的倦怠及肃杀之气。

    微微抿起的瑰色唇瓣因为女子在寒风中伫立太久而显得有些苍白,女子一头及腰青丝随着晚风的吹拂而飘荡。她身穿一袭白衣,美豔如她、清冷如她,只需一眼,翩若惊鸿。

    男人模样俊逸,丹凤眼魅如桃花,一双浓淡适中的眉恰巧修饰了这过多的豔气,反而多了几分儒雅的气质。他鼻梁俏挺,此刻唇角勾起迷人的弧度,天下间无论男女,只需一眼,便会为之迷醉。

    他一袭青衣,手握玉萧,负手而立。他表情诚恳,世人都被他的绝色魅惑,而看不清他眼中的算计。

    「你我,今后只是陌生人。」

    女子轻声吐出这句话,语气不冷不热,像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男子一僵,随后绽放出更大的笑颜。这是男子惯有的伪装,无论如何,他都用笑容来掩饰一切的情绪。

    「下回见面,我也许生死未卜。」

    男子隐去眼底的伤痛,故作潇洒的说。

    女子一顿,「尘歌。」

    她勾唇一笑,语调清冷:「其实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与我何干!

    男子完美的面具终于有些撑不住,他逼自己挺直腰桿,只是那双在宽敞青袖下紧紧握成拳头的手,暴露了他的激动。

    他们,曾经是一对恋人。

    只是女子嚮往自由,男子嚮往权力。女子愿过着平淡、与世隔绝的生活,男子愿倾尽所有、角逐天下。

    男子捨弃与女子的誓言,凭着优越的能力成为刑天大陆上三国之一的霸主。

    女子虽然痛心,但天性清冷如她,她的自尊不允许自己示弱,于是,有了今日的局面。

    一段感情,深爱过、痛过,两人的缘分慢慢淡去,随风而逝…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