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 彻底结束了我的美好爱情

 时暖从盛世皇廷出来后直接招了车回家,她早前因为跟家里人的关系,再加上为了方便上下班所以选择了搬出来住。 时暖下了车,站在小区附近发愣。当初她搬出来还是傅习城帮忙,他们还说等到时机成熟了就订婚,然后两人结婚,没想到到后来竟然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笑话,而她则是成了那个始作俑者。 想起昨天所发生的那一切,时暖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噩梦。 小暖,你终于回来了? 时暖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时薇站在自家门口,神色焦急的看着自己。时暖下意识的蹙眉,想要转身走人,可手臂却被人抓住了。小暖。 时暖浑身一怔,想要甩开傅习城的手,可傅习城却死死的扣住时暖的手臂,你去哪里了?我跟薇薇等了你一整夜,你难道都不知道别人会担心你的吗? 担心?时暖简直要气笑了,她抬头,双眼直视着傅习城,你会担心我吗? 小暖,你别这样。时薇踩着高跟鞋过来,不动声色的撇开傅习城的手,转而抓住时暖,小暖,我知道是我们的不对,可是我跟习城是真心相爱的。你离开了一年,你都不知道习城经历过什么,是我一直陪在习城身边照顾他,所以小暖 呵是你陪在他身边照顾他?我真是谢谢你啊,你明知道傅习城是我男朋友,你还替我照顾他?时薇,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时暖厉声大吼,觉察到手臂上传来尖锐的疼痛,时暖蹙眉,下意识甩开时薇。 只听得时薇尖叫一声,整个人踉跄了几步,直接往身后倒去。 傅习城急忙过来,伸手揽住时薇的腰,疾声厉色的扫过时暖,脸上是失望的神情,时暖,你太过分了,就算是我跟薇薇对不起你,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我已经跟薇薇订婚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现实呢! 我不接受现实?现在是你们过来找我,是你们。时暖完全没想到傅习城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竟然会为了时薇指责自己。你搞清楚,你们订婚宴上我不是祝福你们了吗?你们爱订婚就订婚,爱结婚现在就可以去结婚,我拜托你们别出现在我面前,因为我犯恶心! 时暖一股脑的冲着傅习城和时薇大吼,现在,马上给我滚! 小暖,你怎么能这样呢!时薇痛心疾首的看向时暖,就好像做错事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时暖一样。我跟习城是真心想过来跟你解释清楚的,我们无意想要伤害你,我们只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真让人恶心。时暖冷冷的看着时薇,以前只是觉得她这个姐姐比较柔弱。因为当年救过自己的关系,所以无论时薇想要什么,她都会无条件的忍让。可这并不代表她好欺负,想想这么多年来,但凡是自己喜欢的时薇都要去抢。时薇,你那么喜欢穿别人的破,鞋,那你就拿去好了,脏了的东西我时暖不稀罕。 你傅习城气急败坏的瞪着时暖,扬起手来就要打时暖一巴掌,只是那手扬在半空中的视乎被人给拉住了。 时薇楚楚可怜的摇头,双手攀着傅习城的手臂,习城,不要。小暖还小,不懂事,我不怪她。 时暖,你自己看看,薇薇对你多好,你竟然 滚,我不想看到你们。时暖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傅习城心里竟然是这个模样。 小暖,你别这样,无论怎么样我们还是家人啊,你不知道爷爷知道这件事后有多生气,他他不希望我们姐妹俩因为这点小事儿伤了和气。 时薇拉住时暖的手,潸然泪下,说的动情十分,小暖,爷爷有多疼你你也应该知道,这次的事情算姐姐对不起你,你就跟姐姐回去吧!不然爷爷该多伤心啊! 时暖一听时薇这么说,心里的悲凉更甚,爷爷,原来你也知道爷爷会伤心啊,既然你知道你就不应该做这种事情,你明知道傅习城是我男朋友你还这么做,那个时候你怎么就不想想爷爷会伤心? 时薇,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吗? 小暖,算姐姐求求你了,你也说了习城只是你的男朋友,你们没有订婚,更加没有结婚,那我跟习城在一起也是很正常的啊。 你说什么?时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你就理所应当的抢了我的男朋友? 不是这样的小暖,我们只是情不自禁。时薇拉住时暖的手,就像是小时候那样撒娇,小暖你也知道爷爷的脾气,爷爷说你要是不回去,他就不同意我跟习城结婚。小暖,你跟姐姐回去吧,你跟爷爷说,你不喜欢习城好不好? 够了,你们真是让我恶心。时暖没想到自己都做到这样的地步了,时薇竟然还不放过自己。我是不会回去的,你跟傅习城会怎样跟我无关,现在请你们马上离开。 时暖一把撇开时薇,快速的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傅习城却快时暖一步拉住门把,他看向时暖,眼底是无尽的不解,时暖,我们好聚好散不行吗?你非要把你在我心里弄得这么不堪吗? 傅习城痛心疾首,就好似时暖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你不要觉得心里委屈,我跟你没有婚约,我跟薇薇在一起也没有妨碍任何人。薇薇是你姐姐,你为什么就不能为她想想? 时暖心口一刺痛,那种疼痛难以言喻的袭遍了全身,她双眸里蓄满了泪水,却紧咬牙关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她梗着脖子与傅习城对视,她万万没想到,曾经的誓言尤言在耳,可如今他却如此质问自己,傅习城,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够好?要让你们这样来对待我?当初可是你追求的我,是你说永远不会背叛我,现在才过了多久,让我为她着想,那么我呢?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时暖忍不住低吼出声,眼泪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她伸手一根一根的掰开傅习城的手指,大力的推开傅习城,你跟时薇都没有错,错的人是我?你们但凡有一点顾及到我,那么你们今天也不会这么做。傅习城你要是不喜欢我,你可以跟我说,我们可以分手,我时暖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人。还有你时薇,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我姐姐,可你都做了什么?你要是喜欢傅习城,你告诉我啊,你们两情相悦,我时暖会成全你的,毕竟当年要是没有你,我时暖就不会有现在,我欠你的是不是这辈子都换不清了?啊? 时暖说完早已泪流满面,她不明白,一个是她的亲姐姐,另一个则是她爱了三年的男人,他们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一种方式来伤害自己? 你们在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还想要我委曲求全?想让我跟爷爷说都是我的错吗?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她时暖从来都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如今却觉得自己委屈的不得了。 小暖!时薇捂住嘴,眼泪也刷的流了下来。她伤心欲绝的盯着时暖,却倒在傅习城的怀里,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一直都是我最亲的妹妹啊,你要相信我,伤害谁我也不愿意伤害你啊,你难道忘了小时候你被人绑架,要不是我救你,你怎么可能现在还好好地? 是,是你救了我没错,所以我活该这一辈子在你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吗?时暖失望的看向时薇,你们走吧,我说过了,你们想怎么样是你们的事情,我欠你的,这次也还清了。 时暖大力的关上门,却在门关上的那一刻,颓然的靠在门板上,然后慢慢滑落。 外面传来时薇拍门的声音,她娇弱的声音就好似时暖才是罪大恶极的那个人,随后便是傅习城狠心的说辞,时暖,算是我看错你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终于,这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时暖坐在地上,双手环住手臂,整个人都缩成一团,眼泪很快沾湿了膝盖一整片。 许久之后,时暖才抬起头,目光有些呆滞的从地上爬起来。不论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打倒的。 手机铃声这时候响起,时暖在看到上面的名字时眼神微微一暗,喂?外公!嗯,我刚刚回来。时暖吸吸鼻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外公这是想我了吗? 傻丫头!你这傻丫头!蒋施正无奈的叹口气,明天回来一趟! 这边,时薇和傅习城吃了闭门羹,傅习城的脸色十分难看,而时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傅习城,双手拽住傅习城西装的袖口,楚楚可怜道,习城,这下可怎么办啊?小暖不肯跟我们回去,爷爷一定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的。我之前就说过要先跟小暖说的,小暖现在肯定恨死我们了。小暖从小性子就要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给任何人面子的。习城,我想跟你在一起,不想跟你分开。 时薇说着就扑到了傅习城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 傅习城拧眉,轻轻拍了拍时薇的后背,轻声安抚她,原本对时暖还有那么一丝的愧疚也随之消失殆尽,你放心,不管时暖会做什么,我都不会让她得逞。我们的婚事是两家都同意的,就算你爷爷不同意我也不在乎,我傅家一定会接纳你。 得到傅习城的承诺,时薇嘴角轻扬,双手扶住傅习城的手臂,踮起脚尖吻上了傅习城的唇,习城,我爱你。 我也爱你!傅习城搂住时薇的腰,动情的回吻时薇。 久久地,两人不依不舍的分开,时薇靠在傅习城的胸前,眸光里透露出凌厉的笑容来。 时暖,看看你最爱的男人,如今还不是我的囊中之物! 第七章罗氏兄弟(二)「老哥!」罗二少扬声呼唤正处在女性陶醉的目光中专心念书的兄长,这个无视规矩的举动引起旁人的侧目,更引发了女孩们的骚动。 「哇!来了个好可爱的弟弟!」 「他叫他哥哥耶!是兄弟吗?」 …… 罗海封眼见场面越来越混乱,迅速果决地在管理人员来开骂之前将东西收拾完毕,随即揽着弟弟走出自动门──当然还有我这个从头到尾被罗二少拖着走的倒楣鬼。 「海昕,你怎么跑来了?」罗大少一脸诧异地问:「樊同学?你们……」 「我只是个帮忙带路的……」 「老哥!」罗海昕很故意地截断我的话,逕自对兄长发牢骚:「我从中午开始就打了很多通电话给你,你都没接啊!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有个饭局啊?」 罗大少闻言立即掏出手机查看,「啊……我转成静音了。」 我一头靠在墙上,低声念道:「天兵少爷啊……」 「你说的饭局是?」 罗二少翻了个大白眼,似乎是很受不了自己有个这么没神经的哥哥:「你还真的忘了!风氏企业要和我们谈生意,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名义上的洽商,实际上是变相的相亲会!老头下命令了,要我们晚上七点準时出席。」他看了看腕錶:「还有两个钟头半可以準备。」 既然你们兄弟俩要一同去相亲,那恕我失陪了。 罗二少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出声叫住人已经踩在阶梯上的我:「樊大哥,先别急着走啊!」 樊……樊大哥?这称呼让我惊悚得忘了怎么思考。 罗二少将我揪了回来,笑咪咪地向兄长道:「哥,我听说风氏那方会派出三位千金──啧啧!这么急着推销自家女儿啊,真令人不敢恭维!──我们这边只有两个人啊,我可不要应付两个女人,也让这家伙出席吧?可以凑人数喔!」 去你的!人数是这样凑的吗? 罗海昕的无脑发言不但让人傻眼,还让人很火大。先不说别的,光是让我这个局外人参加富家少爷、千金的相亲会一整个就是怪异啊!你有看过狮群里面掺着一只猪的吗? 正当我想抗议时,罗海封说话了:「这不妥当吧!这邀请对樊同学来说太唐突了,更何况他也不在受邀名单上,不管对哪一方都是很失礼的。」 我不禁感动地望了他一眼。虽然是正直过头的天兵少爷,但有时候这种正直也挺可爱的嘛! 「那……那我告辞啰!祝你们的相亲会顺利愉快──」 罗二少再一次捉住我的手臂,这时我的耐性已经耗尽,不禁怒目相视。 没想到他藉着兄长看不见的角度露出杀人般凶狠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回来,以只有我们俩听得见的音量一字一字地说:「听好,我已经决定好的事不允许别人干涉或破坏,我不是我哥哥那样的老好人,这点你最好记住!你要是敢拒绝我,我保证你将来会尝到苦头!」 他突然的变脸令我措手不及,让人见识到了什么是翻脸如翻书。我不语地来回看看他们兄弟二人,再看看被牢牢捉住的手腕,再多的感叹也只能化作一句:一切都是孽啊! 「你都是这样迫使对方妥协的吗?」我问。 他咧嘴一笑:「搞不清楚状况敢反抗我的人,到目前为止只有你而已。」 「我非去不可?如果只是为了凑人数,你路上随便拉一个就是了,相信除了我之外很多人都愿意的。」 「我为何要找个不好掌握的路人呢?你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妈的!听听看这还是人话吗?我拉下脸道:「我跟你无冤无仇吧!」 他冷哼一声:「有没有都很难说。」接着面向兄长时又换上一张阳光的笑脸:「老哥,樊大哥说他愿意!」 我大惊失色地阻止:「等──谁说我愿意──」 他一掌摀住我的嘴,笑颜灿烂地说:「他说他愿意跟我们一起出席宴会,还说他很高兴受邀请,希望不会给我们添麻烦。哎啊!太客气了!老头那里我会帮忙说话的,老哥你说是不是啊?」 罗大少看出我脸上明显写着「我是无辜的!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皱眉道:「海昕,别胡闹了,樊同学明明不愿意。」 「是吗?要问过本人才知道啊!」罗海昕转头看我,拿开了覆盖在我脸上的手掌,瞇成弯月的眼里闪过阴狠的警告。 我这是什么命啊!被人要胁参加根本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相亲会,这到底是什么世界!我的脑海中不禁缓缓浮现老妈的脸:「唉!时代变了,人心越来越来可怕啰!社会是你无法想像的黑暗啊!」虽然那只是她看古装武侠剧的主角被人暗算重伤时的感叹。 「樊同学,你真的愿意吗?」罗大少问。 「我……」 旁边的罗海昕冷冷地瞪着我。 我的目光移向大楼旁生长茂盛的绿树:「……愿意。」 妈!妳说得没错,这世界太黑暗了! 「……嗯,对,就是这样,我不回去吃晚饭了。我知道,我有记得带伞。嗄?不回去也没关係?老妈妳在说什么啊!我才没有!这不是留宿啦!我跟他一点都不熟!就说了不是──」我抓着手机像个疯子般大叫着,遇到有理说不清的老妈只有越说越生气的份!「等一下!不要擅自跟人家装熟好吗?他是……天啊,我不想跟妳说了!我要挂电话了!」 我挫败地收了线,一转身就见到罗大少捧着衣物站在房门边。 「我拿来让你替换的衣服。」 「噢,谢谢……」 在我心不甘情不愿地被罗二少拱上车子,历经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然后被推入地中海风设计的罗家大宅,我还来不及对占地宽广的住宅及众多的佣人发表任何感想,就被丢进据说是客房的美丽房间要我等候。 罗大少将服装交到我手上后,踌躇了一会,面有愧色地说:「我知道是海昕逼迫你的,我可以让司机现在送你回家。」 我愣了愣,想不到看起来很天兵、很愚蠢的大少爷这么了解「内情」,「……没关係。」我对他笑:「我都答应了,你们那里也都準备得差不多了吧?如果我临时说不去了,只是给你们多添麻烦而已。」 「我们这边不要紧的,我可以马上吩咐司机……」 「吩咐司机做什么?」罗海昕推门进来,满脸笑意地问。 罗大少责怪地看他一眼,「你应该敲门再进来。」 「喔。」他一脸好笑地敲敲门,「这样可以了吗?」 罗大少神情不悦地向门外一指:「你先出去。」 「为何?」罗海昕不高兴了。 我抱着怀中质料柔滑的衣物,小心翼翼地往角落移动,尽可能不引起那对即将阋墙的兄弟注意。以前我还当他们俩兄友弟恭、手足情深咧,现在这样一看好像跟其他家庭的兄弟也没什么两样。 我搜寻四周有没有可以更衣的空间,很快的找到一间浴室,趁他们吵起来之前钻了进去。 我将衣服摊开来一看,是一套剪裁俐落大方的奶油色西装,内搭一件领口缝有高雅花纹的白色衬衫、光用看的就知道价值绝对不斐。 呃,我活了十七年还是头一次穿这种衣服耶……我有点伤脑筋地左看右看,最后轻手轻脚地将西装换上──要是不小心扯破什么地方,我可能就要替他们帮佣好一阵子了。 第七章罗氏兄弟(三)「嗯……」我皱着眉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尺寸很合身没错,但就是觉得少了什么。噢,领带!我捡起遗落在地板的领带,不由得对着它开始发呆。糟糕……我好像从没打过领带啊!安华的服仪规定很自由,是不强制学生繫上这么一条东西的。 叩叩! 门外传来罗大少的声音:「樊同学,你在里面吗?」 来得正好!我打开门,向他求助道:「那、那个,罗同学,我想请你帮个忙……」偷偷瞄了房里一圈,发现罗海昕已经不在现场了。 罗大少起初呆愣地盯着我瞧,后来那张比罗二少更冷、更阳刚的俊脸泛起一个灿烂如朝阳的笑容:「很好看,很适合你。」 原来他有酒窝! 不知为什么我一瞬间胀红了脸,全身发烫得吓人,我感觉难为情地掩着半边脸,视角往下三十度,结结巴巴地说:「那……那那那个,领、领带……我不会……」 他接过那条细长的布料,动作很轻、很慢地为我繫上:「步骤很简单的,先这样,然后是这样……」 遗憾的是不管他讲解得如何仔细我通通听不进去。 「很好看,很适合你」就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客套话嘛,我干嘛那么在意啊!还有他的笑容也太闪了吧!一点都不像是那个面无表情的天兵少爷啊! 「好了。」完全没发现异状的罗大少退开一步,仍然用那副露出酒窝的耀眼笑容道:「这套是海昕国中时订作的,但是穿不了几次就穿不下了,只好一直扔在衣柜里……我想得没有错,你穿起来果然很合身。」 ……你的意思是说我发育不良吗? 不知该觉得高兴还是该生气的我最后选择忽略:「我这外人的介入会不会太突兀了?虽然你弟弟说交给他处理,但我还是觉得不太好意思……」 「其实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眼睑低垂,细心地帮我将衣领调整得更整齐:「我才觉得对你不好意思,海昕的作风是偏激了点,我大概猜得到他在想什么……我太纵容他了。」他的语气停顿了一下,深潭般的眼眸抬起,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幸好你的伤复原了,过去我造成你诸多困扰,我一直感到很过意不去。」 在他直勾勾的注视下我很没用地撇开视线,感觉刚退烧的脸颊又烫了起来:「没、没关係,我已经忘了……」 叩叩──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随后一道恭敬的男性嗓音隔着门传了进来:「大少爷,二少爷传话来通知你尽快回房準备。」 「我知道时间。」罗大少应了这一句话后,便带我到梳妆台前坐下。 「咦?」我不解地眨了眨眼:「你不是要──」 「他在跟我闹脾气,不用理会。」他语气平淡地说,手边倒是很俐落地抄起家伙──咳!拿起吹风机、梳子和一罐幕斯就朝我走了过来。 「等等,你在做──」我还来不及问完,大少爷就擅自弄起我的头髮,这举动吓得我跳了起来:「慢着!这我可以自己来!」 他面不改色地将我按了回去:「很快就好了,忍耐一下。」 这根本不是忍不忍耐的问题好吗──「不用劳烦你了,我自己──」 「别动。」 「可是──」 「别动。」 「听我说──」 「别动。」 「……算了,我放弃。」我认命地任人宰割。 我尽可能地忍耐嗡嗡的热风吹拂过髮梢、头皮的温热感,以及在其间穿梭的手指,我瞇眼瞪着镜子里神情专注的大少爷,心里不太明白为何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会这么喜欢为民服务。 他该不会……把我当成了还没断奶的小孩吧? 暖洋洋的感觉让我的脑筋逐渐空白,就在我快梦见周公时,耳边响起一句「弄好了」,我双眼矇眬地看着他将东西物归原位、留下一句要我稍等的话后便离开了房间。 彷彿是串通好似的,罗大少前脚才刚离开,罗二少后脚就像旋风般捲了进来。 「别拖拖拉拉的,快跟我过来!」他的口气恶劣得活像吃了十斤炸药,一把扣住我的手腕就一路拖到在主屋外待命的轿车前,动作非常粗鲁地将我塞了进去。 痛死了!你以为你在扔大型不可燃垃圾啊!我吃痛地甩甩手,摸摸撞疼的后脑杓,原来还有点睡意的,现在瞬间清醒了! 「罗海昕小弟弟!」我难以控制地怒叫:「请体谅我只是个死老百姓,拜託你温柔一点行吗?」 一身笔挺黑西装的罗二少姿态优雅地坐上车后,对我露出轻蔑的笑,「怎么,害你断手断脚了吗?这点程度就哇哇叫了?」 「……」如果杀人不犯法我绝对要把你丢进油桶灌水泥再丢到太平洋去! 不一会,里里外外都打理好的罗大少信步走出了雕花大门,此时夕阳西沉,晚霞染红了白色基调的宅邸,也抹了罗大少一身橘红的光晕,地上拖着一道长长的影子。 罗海昕主动打开车门,方便兄长上车。 「周叔,可以出发了。」 罗大少一声令下,罗家的招牌车立即沉稳地驶往相亲──咳咳!宴会地点。 车上的座位分配是这样的:因为我是最先被扔上车的,所以被发配边疆──被挤在最右手边的位置,罗二少在中间,罗大少则在他的左手边。 我个人是很满意这样的位置,身为被虐待(?)的客人乖乖在一旁看风景就够了,不必参与身后那对兄弟的闲话家常。虽然当罗二少「善良」地说出他是如何关照我要哥哥放心之类的话时,让我一度有股想回头扁人的冲动。 在我头抵着车窗几欲睡着又被颠醒后,总算到达了终点站──某家极负盛名的国际大饭店。 「……」我下了车后,仰望着那幢十五层楼高的大饭店,不免有种身处梦境的不真实感。 这家饭店我只有在旅游节目上才有幸看见的,现在不但亲眼见到了,等等还要进门让人招待,只觉得这一切真是不可思议啊…… ──雪特!我后悔了,我想回家! 「哎呀──」罗二少神情慌张地掐着我的肩膀,掐呀掐呀掐,力道足以媲美徒手捏弯银汤匙了:「樊大哥,你要去哪里?大门在这边耶!」然后再度用那股怪力将我固定在他身边,在饭店服务生的恭迎阵列中踩着红地毯大步走了进去。 痛痛痛痛痛!谁快来阻止这个恐怖的怪力男!我不想待在他身边── 「海昕。」一声隐含怒气的呼唤叫住了笑面虎。 笑面虎罗海昕的眼神闪过一丝不满,但随即笑容可掬地鬆开手,将我推向剑眉微蹙的兄长后,逕自走到电梯前等待。 「没事吧?」罗大少替我抚平被某人弄皱的衣袖,神情关切地问。 我拼命摇头──开玩笑!要是说「有事」那就真的吃不完兜着走了! 「那就好。」他应该十分了解自家弟弟是何种角色,儘管我什么也没说,他仍然给了罗海昕一个警告的眼神,「跟我来。」他自然而然地牵起我的手,不疾不徐地进了敞开的电梯门。 第二十七章蔺漪宁宁听到这话才满意的点点头「恩,那你快去吧!路上小心点。对了!先别让爸爸他知道我回来了,这样才能给他个惊喜。看他刚才电话里的声音很生气,有个惊喜说不定他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蔺漪笑着看宁宁「谢谢妳啊!这么为我着想。」蔺漪边回着话,边把衬衫给换上。 宁宁娇笑着扑到蔺漪怀中「我不对你好要对谁好啊?你是我的未婚夫啊!」 蔺漪笑笑不语「好了,我要走啦!」 宁宁也笑「恩。」接着,蔺漪便收拾收拾就走出了豪华的总统套房。 一出房间,蔺漪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先前满脸的笑容、温声细语,就像一个谦谦君子。像在却是满脸阴沉,周身的气压低的令人不敢接近。 蔺漪走进电梯不屑的嘴角一挑「没想到竟然让霍琛给逃过了,这马克还真是顽固!都给了他这么多的好处,到头来还反咬我一口,嗤。」 电梯「叮」的一声,到达了一楼。 蔺漪大步流星的走到自己的名车,启动车后,便快速地开到许氏公司。 -------------------------------- 「啪」一声,一份文件甩到了蔺漪面前。 许文洋阴沉的看着蔺漪「我的好女婿,这事是你说要做的,现在却捅出了这么个篓子!你自己说说该怎么办?」 「爸,我会想办法补偿的。」蔺漪低垂着眉眼,任由许文洋对他发着脾气。 许文洋的眉上挑「补偿?你要怎么补偿?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宁宁的份上我才不会让你这么个人待在我的公司!!」 许文洋不屑地看了蔺漪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初做的那些破事!也不知道宁宁怎么会看上你!你也就这么点皮囊能看,还能做什么?」 蔺漪暗自握了握拳「爸,这件事当初你也是同意我做的。你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哼,那是因为你和我说你绝对有把握能做到!更何况,在不久你和宁宁就要结婚了,你要是没搞出点成绩,怎么在我的公司混下去?」许文洋道。 「宁宁将来是要继承公司的,可她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你是宁宁的丈夫,那么责任就变成到你身上。你要是不好好做,其他股东迟早会把这许氏公司变成什么杨氏、陈氏,到时候该怎么办?」 许文洋抚了抚额「现在好了,因为赶着和人家合作,一些建设都已经建一半了,可人家又不和我们合作了,这些损失该怎么办?明天一早开会的时候,那些股东又有得闹腾了。」 蔺漪低着头,面色凝重地道:「爸,那现在该怎么办?」 许文洋叹了口气「能怎么办?也就只能看着办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剩下也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蔺漪有些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的点点头「爸,那我先走了。」 许文洋拍拍蔺漪的肩「恩,好好做吧!」说完便挥手示意蔺漪离开。 只余许文洋在办公室里长吁短叹着。 蔺漪阴沉着边离开边念道:「霍琛,这次让你侥倖逃过了。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哼。」 另一头,霍琛还在跟苏忻甜悠闲地吃着午餐。 全然不知,他在无意间就被人给惦记上了。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