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巨乳性奴轮着把她强了_驾校教练在车上做


何杏儿这个死者的妻子,是一分钱都没见到,全都被王老虎这个王八蛋截胡了!

文学



王老虎这老东西,现在不仅扣下了何杏儿男人用命换下的钱,居然还想着让自己男人唯一的亲弟弟去挖沟!

这不是活生生的要了王小根的命吗!

何杏儿虽然没有干过这工地上的活,可是从她嫁到这个村子到现在,挖沟这事,她可是见过不少的。

之前在正规的工程队里,出了意外的事故都有死人残废的,何况这王老虎是一脑门子心思的想要折腾王小根。

挖沟看着是挖土,可是实际上有不少的石头要抬,这王小根傻乎乎的,要是被人算计了被石头砸了,那可就是一条人命了!

王小根虽然力气大,但是毕竟这脑子不怎么灵光,上了工地肯定是被人欺负的主,王老虎这王八蛋现在算计这事,肯定是没按什么好心!

何杏儿想到这些心里就气,一跺脚,这小嘴就撅起来了。

死亡赔偿金那是她男人的,给的是自己和玉儿,还有王大根这傻乎乎的傻弟弟王小根的。

王老虎要是敢只手遮天,她就带着孩子闹到镇上去,镇上不行还有市里。

何杏儿就不信了,王老虎这孙子,还没人能治的了他!

至于这家里的水果,反正现在已经是卖不出去烂了一院子了,没人收拉到!姑奶奶还不伺候了呢!

“行!这水果我不卖了,大根的钱我也不要了,留着给你家烧纸钱吧!”

何桃儿一见姐姐这架势,也是瞪圆了眼睛就站在了何杏儿的边上。

她反正不是这村子里的人,王老虎再厉害,手也伸不出这村子,何杏儿怕他,她何桃儿可不怕!

“王老虎,你少吓唬人,你这村长也是大家给了面子,那可都是看在你老子的面子上的,要我说,下届选举的时候就该换人了!谁能带着村民致富,谁就当村长!女人也不是不行!”

何桃儿这一吆喝,村民都跟着起哄,反正都是看热闹不嫌多,整的王老虎顿时吃鳖,脸蛋子变成了青色的了。

王老虎是轻敌了,伸手指着何桃儿,龇牙咧嘴的就骂。

“你!你个娘们,你给我等着!等着!”王老虎一看这何杏儿还当真急了,心里也有点退缩。

毕竟这村长选举是个大事,他这本事再大,万一真的把何杏儿惹急了告到了上面,就赔偿金这一条,就足够他倒霉了!

就在两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阵傻乎乎的笑声忽然传来,王小根嘴角流着哈喇子,一把就推来了何杏儿的身子,凑了过来。

“嫂子,我的钱,你不给我要啦!那我以后拿啥买肉吃?”

王小根笑呵呵的站在了何杏儿的身前,离的近了,何杏儿才猛然发现,自己和傻乎乎的小叔子居然肩膀如此的魁梧结实,顿时心里一阵暖意和踏实。

王小根还是挠着屁股蛋子的老样子,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和他没任何的关系。

他晃着脑袋,流着口水走到了王老虎的面前,忽然一声“啊欠!”,口水加鼻涕,又喷到了王老虎的脸上。

“嫂子,我觉得村长说的东西好玩,我就喜欢挖土!我去!不过,村长,你得给我肉吃!”王小根傻兮兮的看着王老虎,心里透着盘算。

等着!等着小爷我去了你的工地上,不给你闹翻天,就不叫王小根!

王老虎一听王小根这话,顿时乐了,心说傻子就是傻子,这一句话,就算是拆了何杏儿的台了!

他急忙上前扯住了王小根,愣是称兄道弟的在他的肩膀上使劲的拍了几下。

“还是我们小根懂道理!就是的,跟着村长干,顿顿有肉吃!回去和你嫂子好好说说,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哼!”

王老虎这一个“哼!”字是喊在心里的,就连骂人都是笑模样。

何杏儿毕竟是村里的俏寡妇,那可是多少双贼眼睛盯着的,自己以后要吃这口子肉,哪能轻易的得罪了她?

赔完笑脸,王老虎一脚踢在了王小根的屁股上,背着手打着官腔,走到了何杏儿的面前。

“放心吧!杏儿,我你还信不过?以后这小根跟着我,那可是不仅有肉吃,我按月给他工资,那可是带着他致富呢!”

何杏儿盯着王老虎色迷迷的眼睛就恶心,轻淬了一口,拉着王小根的耳朵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心里那个气啊,傻根子!傻根子!还当真就是个傻子!

自己是费劲巴利的怕他受了委屈,这王小根可倒好,一句话,全完了!


回到了自家的院子里,何杏儿这点火气才算是消掉了一点,也懒的再和王小根争辩了,无奈叹气,白了王小根一眼,一屁股就坐在了院子里的凳子上,低头不言语。

何桃儿心里也气,知道何杏儿这是心里憋着一股子劲说不出来,一把就扯住了王小根的耳朵根子,这次很是用力一拧,顿时把王小根疼的呲牙咧嘴的。

“哎呦哎呦!桃儿姐姐,疼,好疼!”

何杏儿见何桃儿是当真用力,王小根这耳朵都给拉红了,顿时也心疼,急忙起身就想拦,却被何桃儿一个白眼撇过去,躲开了。

“姐,你别护着他,这小子太没良心了,傻了吧唧的,这胳膊肘就往外拐!”何桃儿心里也是愤怒,倒不是真的生气王小根拆台,而是这一肚子的火气,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撒。

这要是以后自己当真和王小根借种了,就这傻乎乎的样子,何桃儿心说,自己生出来的儿子,还指不定是不是缺心眼呢!

王小根耳朵被扯的生疼,伸手就乱抓,可是这手底下也倒是有准头,一把就抓在了何桃儿的柔软上。

“嫂子,王老虎家给肉吃,还给钱,不是挺好的嘛!再说了,就是去挖土,我最会挖土了!”

王小根说完就傻呵呵的咧着嘴巴,一口大白牙露着笑。

何杏儿无奈叹气,也不生气了,拉着王小根的手,让他坐了下来。

她是心里有憋屈,可是这话,也无法和王小根说,只能自己忍着,琢磨着王老虎再不地道,也不敢怎么为难王小根。

毕竟方才王老虎说话的时候,村里人都听见了,王小根要是真的在他家的工地上有个三长两短的,王老虎也吃不了兜着走。

何杏儿一想,也释然了,“得了,你去吧,自己注意点,去的时候就一屁股坐着,啥也别干!那石头那个重,可不许你去抬,听见没?”

“嗯,听见了,我就每天中午去吃肉去!别的不干!”

见何杏儿笑了,王小根也装作认真的点头,心说嫂子啊,他可是不傻,这去了王老虎家的工地里头,非得吃垮了把老王八蛋的玩意!

王老虎这龟孙子还想算计本小爷,就村里那开荒的地头,小爷也得弄到手不可。

其实刚才王老虎和何杏儿在村口吵架的时候,王小根这心里都在想那天在猛子家吃饭的事。

他记得清楚,那天在饭桌上看到的那本合同上,说的就是村里的那片荒地。

王小根当时心里就明白了,王老虎这贼玩意,是压根就没想过把那块地给了猛子,就算是自己那天不折腾那么一出,猛子也拿不到荒地的承包权!

这一天的折腾下来,天色都暗了下来,何杏儿折腾了一白天是累的筋疲力尽,也顾不上王小根,转身就进屋去了。

王小根见何杏儿进屋,这才收起了傻乎乎的笑容,别着身子瞥了一眼墙根,就瞧见了一个人影闪过,心里偷笑。

这王老虎还真是贼,知道何杏儿回家肯定要和自己说道这事,居然让王大龙趴着墙根偷听。

王小根才进了院子就知道了,故意说了那些话,就是给王大龙听的。

他心说,你们这些龟孙子的玩意,还敢趴本小爷的墙根,等着小爷一个个的,把你王老虎家男人的头上,全都盯上绿帽子!

让小爷去挖沟搬石头?等着瞧,小爷挖出来石头,全都砸烂了你们的脚!

其实王小根心里清楚,村里盯上那块地的人不再少数,就连王老虎的亲儿子王大龙,也盯上那块荒地很久了。

王小根也心里惦记着,那块地要是真的挖出来做了池塘,养鱼和王八的钱,一年就得有十几万,这在村里里,可算是天文数字了。

之前他在王老虎家里的池塘摸鱼抓王八,也拿到镇上去买过,专门卖给饭店农家院,偷一次就能挣钱几百块!

这里面的利润王小根心里清楚,谁家要是能承包下那块地,荒地的价格便宜,正的开垦成了鱼塘和果园,在边上再弄个小旅店,这可是妥妥的农家乐啊!

可是村里人无奈不敢和王老虎争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村长在村子里作威作福,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

王小根心里骂,王老虎你个老不死的,还但真以为小爷傻啊!

大哥王大根在世的时候,村东头的那些田地和鱼塘可都是自己家的,就这点东西,他早晚要拿回来。

太阳落山,王老虎就开始不消停了,虽然白天闹腾了半天,可是晚上吃完饭,就一头进了何杏儿家里的门。

他可是算着时间点来的,专门挑了这个何杏儿洗澡的时候,就想着能看上一眼是一眼。

王老虎进门就往洗澡间的地方跑,偷摸看了四下里没人,眯着眼睛透着窗户的缝隙看,可是这脑袋才伸进去,呼啦一声,一盆子洗脚水,就泼到了他的脑袋上了。

何杏儿惊呼,其实心里偷笑,王老虎偷摸进了院子想偷看,这事她在里面看的一清二楚。

她这一盆子洗脚水泼了出去,弄的王老虎顿时成了落汤鸡,何杏儿心里的那点不痛快,也顿时褪去了不少了。

“哎呦,我说我的大村长啊,你可是怎么话说的,这黑灯瞎火的,我都没瞧见你进来了。”

何杏儿嘴上道歉,可是这脸上却丝毫不隐瞒,咯咯的抱着肩膀,笑的花枝乱颤。

王老虎本想发作,可是一睁眼就瞧见何杏儿这柔软乱颤,顿时色心起了,火气也没了。

他笑嘻嘻的贴着何杏儿的柔软,一脚迈进了洗澡间,贼眉鼠眼的专门挑了一条粉色带花的毛巾,在自己的脸上使劲的擦了几下。

王老虎猜,这粉嫩的毛巾,不是何杏儿的,肯定就是何桃儿的。

一想起这俩女人光着身子,用毛巾洗澡的样子,王老虎的那裤裆子,也开始乱折腾了。

可是这女人的香味还没闻到,王老虎这眉头,就紧皱了起来,酿鼻子头用力的耸了几下。

不对!这毛巾咋一股子臭脚丫子味道呢!


王老虎这一把脸擦下来,忽然眉头一皱,就看见了何杏儿偷笑的模样,也笑嘻嘻的凑了上前。

“杏儿,白天的事,还和你老虎哥生气不?”王老虎眼睛盯着何杏儿的脖子,直勾勾的就往衣服里面看。

何杏儿笑着白了他一眼,一把就扯过了毛巾,随手丢尽了洗手池里,“您是村长,我哪敢和您生气啊,是吧,叔!”

何杏儿娇滴滴的一句“叔”,弄的王老虎顿时一脸猪肝色。

他本来还想和何杏儿再贫嘴几句的功夫,王小根打着哈欠,撩开了门帘子就一抬头钻了进来。

见了王老虎在,王小根瞪着眼睛装傻,傻呵呵的一笑,叫了一声“老虎叔”。

何杏儿见状,媚眼一瞥,瞪着王老虎,娇媚一笑。

“对了,村长,您这大晚上的到我家里来,干啥?”

王老虎心里那点色心还没释放利索,就被王小根给搅和了,是心里一阵阵的生气,听见何杏儿这娇滴滴的小声音,笑呵呵的解释。

“啊,是这样,这不是那块荒地马上就开始弄了吗?我是来和你说,承包这事,我这当哥哥的,咋也得想着你不是?”

听了王老虎这话,何杏儿愣了一下,挑了眉,“啥?”

她心里嘀咕,王老虎大半夜的跑了自己家里说这事,肯定是没安好心啊,白天是村里人多,现在大家都睡下来,王老虎要是真的耍流氓,自己叫人都来不及。

此刻何桃儿听见动静也出来了,一眼就看见了王老虎那张色迷迷的脸。

“王老虎,你咋又来了?怎么着,上次这屁股蛋子,挨打没挨够啊!”何桃儿说着,就咯咯的笑的欢喜。

王老虎调戏何杏儿挨打这事,她虽然是没瞧见,可是自己住下的这些日子,何杏儿说了好几次,都成了她姐妹俩茶余饭后的笑话了。>>>>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