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情节_熟妇肥美的大屁股小说

“他的身手真这么强?”
我还是有点难以置信,这家伙要真这么强的话,早就应该对孙二娘下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文学


“是,我纠结了七个B级杀手,在下半夜三点左右,同时对他下手,可是,那七位朋友全都命丧他手,就我一个人逃了出来,若不是我即使跳进了垃圾桶,或许我现在也命丧他手了。”
我能想象到那个画面,八个不知死活的杀手,闯入狼堂,没讨到半点便宜,还差点被人团灭了。
“看来,我得想个办法了!”
既然夏三刀的功夫这么强,那还真不好杀了呢!
“你不说你们和他是一伙的吗?你为什么要救我?”
见我在喃喃自语,她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
“呵呵,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想跟你一伙,不行吗?”
我笑眯眯的说道,还故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她现在动弹不得,被我亲了之后,更是说不出的羞耻。
“你……”
我把她刚要举起的手放了回去,笑道:“我见你长的很漂亮,我想帮帮你,杀了他,替你报仇!”

“你……你真的喜欢我?”

竟然还当真了,我在她面前做了个鬼脸,笑道:“算了吧,我可不想欠下那么多情债,万一你哪天心情不好,把我杀了,老子可就亏大发了。”
“你……”
她有些失望,又想对我动手。
“省省力气吧!你看你现在的鬼样子,身上刀伤比老太太皱纹都多,我才不会喜欢你呢!”
说着,我继续想办法,怎么对付夏三刀。
说真的,我一看到她躺在床上的样子,就想起昨晚,我灵魂出窍非礼她,当时她的xiōng嫩极了,就像果冻一样,如果能再吸一次就好了。
我脑袋里浮想翩翩,却就在这时,我一拍大腿,骂道:“妈的,我早怎么没想到呢!”
“你想到什么了?”
她也是一愣,见我一惊一乍的,十分好奇。
“记得我昨晚隐身的状态嘛?你说我要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狼堂,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我越想越刺激,这世上修炼者可不多,就算他有强悍的刀法,也架不住我偷塔啊!
“这……还真是个好办法!”
她也很惊讶,我昨晚那妖术,可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
想到这儿,我心神笃定,呆坐在椅子上,而此时,我的灵魂又出现了。
“你……你怎么不动了?喂!”
她呵斥我一声,可我坐在椅子上的我,没有半点儿反应。
我在她的脸上轻吻了一下,附在她耳边笑道:“我在这儿呢!”
“你这是什么妖术?”
这可算是特异功能了,相信这世上还没几个人能做到呢!
“等我的好消息吧!”
我推开门,走了出去,果然,我现在是隐身状态,根本没人能看的见我,我还去偷偷摸了前台小姐姐的xiōng,她只是四处张望,还以为见了鬼呢!
我也不敢多玩,毕竟不能让人看出端倪来!
夏三刀在市区有一套别墅,比我们这些混社会的条件要好得多。
昨晚三点,他还遭到刺杀,所以,现在他家附近,全是混子,只要有形迹可疑的人,都逃不过他们的搜身。
有几个女孩已经被她们摸了个遍,简直羡慕死我了。
“喂,刀子,你说咱们老大怎么神经兮兮的?这大中午的,他倒是躺在家里睡大觉,让咱们守在门口,我们真是苦命啊!”
一个长得胖胖的混子蹲在地上,点燃了一根蓝白鲨,一脸的抱怨。
叫刀子的混子也吐了口吐沫,骂道:“你懂个几把!昨晚,从刀老大家里,那可是抬走了七具尸体,你说他能不害怕嘛!”
“卧槽,真的假的?”
胖子一脸的惊讶,别看他们都是道上混的,但也就有个收账的本事。
要说杀人放火,他们还真没干过。现在一听尸体,他也吓得浑身打哆嗦。
“那还有假?今早猛子出来换班的时候,亲口跟我说的,咱们刀老大是惹到硬茬子了,对方派来的可是杀手!”
刀子越说越玄乎,看来,那帮杀手还真是打草惊蛇了。
胖子身上打着哆嗦,狐疑道:“那……那我们不会被连累吧?”
“怕个毛,咱们又不是干的卖命的活,就在这儿揩揩油,不是挺快活嘛,反正大白天的杀手又不会来!”
刀子笑了笑,把烟掐了。
“喂喂,小美女,你停一下,你很可疑啊!”
这时,从另一边走过来一位美女,她打扮的很新潮,上半身穿着白色的T恤,下身穿着短裤,xiōng前两颗大zhà弹一晃一晃的,煞是勾人。
她足有一米七几,两条腿显得那么纤细,那么修长,是个男人就想上去摸一把!
“别挡我的路!”
美女说话的声音很冷,眼中还带着杀气。
但是,这两个混子分明没感觉到,甚至还猥琐的凑了上来,双眼在她的xiōng脯上放光。
“小美女,脾气还挺bào,陪哥哥玩玩啊!”
说着,刀子把他那咸猪手伸了过去,瞄准的正是女孩的xiōng部。
“咔嚓!”
森白的骨茬从刀子的手腕上露了出来,鲜血流了一地。
“啊……”
刀子的声音撕心裂肺,可是,下一秒,她就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脖子上有一条细缝,是被刀子割开的。
得!
刀子这称号不是白叫的,真死在刀子上了。
美女出手很快,连我都没看清!
我很诧异,怎么着,现在都流行女人做杀手了?
“你们刀老大呢?”
那胖子都吓傻了,本来他还没见过死人,现在可好,刚才还跟他吹牛bī打屁的哥们,转眼间就成了一具尸体,他怎么能不害怕?
只见他眼睛瞪的溜圆,傻傻的说道:“我……我们刀老大在休息,我……我带你去见他!”
可以这么说,现在这小美女说什么,她就得做什么,敢有半个不字,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两人正朝着别墅院里走去,完全没发现,他们背后可跟着一个水老鼠呢!
“什么人?”
很快,别墅里的混子们都聚了上来,这些个人都个顶个的壮实,手里还都拿着家伙。
真可笑!
一群大老爷们,盯着一个女孩,还一脸的虎视眈眈。
“西北玄天一片云,乌鸦落在凤凰群!”
女孩的脸上没有一点儿紧张,还说出了这么一段话,要不是知道她功夫比我好那么多,还以为她是精神病院刚放出来的呢!
“敢问姑娘是哪个堂口,哪位堂主之下的大佬?”
其中一名混子似乎听出门道来了,我也才将将明白,原来这是他们的暗号,还好老子没有接近那个姑娘,她哪是什么杀手,这分明就是和夏三刀一伙的,想不到她这么一位酷小妞,也是龙帮的人。
说实话,我心里大惊,这姑娘的刀那么快,功夫那么好,竟然是龙帮的人,惜才了。
“我是龙爷手下的门客,西门若雪,听闻你们刀老大昨晚被人袭击,我是奉龙爷之命前来探望的!”
她说话的时候,脸上写满了英气,果然不一般。
一听龙爷的称号,带头的老大急忙陪笑道:“原来是龙爷的人,若雪姑娘,快请进!”
这家伙倒是识时务,知道对方地位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档次,急忙上前迎接。
“不必了,让你们刀老大下来见我!”
这时,她走进了别墅,而我则是跟她保持距离,始终没敢靠近她!
那个混子上去叫人了,楼下大厅里,就只有我和这位姑娘,我上下打量着她的相貌,发现她真的很漂亮,虽然冷若冰霜,但是却掩盖不住她姣好的面容,如果她太温柔了,反倒是少了气质呢!
此时,从楼梯上下来两人,一个是刚才的混子,另一个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他应该就是夏三刀了。
他岁数不小了,应该马上步入五十了,嘴边留着胡子,脸也是方方正正的,身子没有发福,反倒满是肌ròu,看他这一身正气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个大反派!
“若雪姑娘驾到,有失

远迎!”
夏三刀赔笑着走过来,还拱手行礼。
假笑,标准的官方式假笑,显然,他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开心。
“听说昨晚有人来刺杀刀老大,龙爷挂念你,专程让我来看看你,顺便还送给你疗伤圣yào,九龙丸!”
说着,她拿出了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摆在了茶几上。
“多谢龙爷挂念,我一个小小的副堂主,能受到龙爷的赏赐,果真是受宠若惊啊!”
依然是假笑,他好像对这个九龙丸并不感兴趣。
此时,西门若雪白了那个混子一眼,冷冷的说道:“你可以出去了,我有事情单独跟你们刀老大谈!”
那混子倒是识趣,知道自己碍眼了,马上转身出去了,还带好了门。
“刀老大,听说,派人来杀你的,是你的亲侄女孙二娘?”
西门若雪翘着二郎腿,眼中满是责怪之意。
“家门不幸,她始终还是没带着南街帮众投靠龙爷,我一定会抓紧除掉她的!”
夏三刀下了保证,我怎么看,他都是有点心虚。
他那么高的功夫,如果亲自出手,恐怕孙二娘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他杀的。
但是,他迟迟没有动手,这说明,其中定有隐情。
“哼哼,记得你上次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前了吧!以你刀老大的功夫,想除掉一个小姑娘,貌似不是什么难事吧?你迟迟没有动手,恐怕有什么私情在里面吧?”
说着,西门若雪突然站了起来,目光带着杀气。
“我……我没有,请您回去转告龙爷,我一定会尽快处理这件事!”
可是,她似乎并没打算给夏三刀这个机会,她拔出手里的短刀,笑道:“不必了,龙爷没那个耐心了,她这次让我来,就是要我除掉你!”
“什么?”
你想干什么?”
她已经拔出了短刀,指向夏三刀。
刀身上呈鳞片状,鳞片间满是红色的,做工真的很精美。
“血鳞刀!”
夏三刀叹了口气,叹了口气说道:“看来,龙爷到底还是不相信我,他终于要对我下手了。”
“少说废话,听说你的三刀流刀法不错,我正要见识一下呢!”
这小妞很狂妄,她很狂傲,认为自己的刀法才是一流的,她完全可以杀掉手无寸铁的夏三刀,但她却并没有直接动手,目的就无非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刀法才是一流的,夏三刀不值一提。
必打不可,谁还不想有个活命的机会,所以,夏三刀笑眯眯的说道:“好啊,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三刀流!”
他从墙壁上取下了那把金色的大刀,也同样摆好了姿势。
“去死吧!”
西门若雪杀心太重了,以至于她刚出手,瞄准的就是夏三刀的脖子。
刚才在门外,我没看清,但是现在,我看清楚了,这把刀虽然快,但却也没快到我看不到的地步,她应该是在拔刀的时候有什么诀窍吧!
“叮叮当当!”
夏三刀果然不是吃素的,他的刀虽不如西门若雪快,但是却很刚猛,抵挡过每一招后,还能进行有效的反击。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没想到龙爷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这么有雄心壮志,对南街的势力还是念念不忘啊!”夏三刀试探xìng的问道,似乎是在从西门若雪的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西门若雪也把刀一横,笑道:“龙爷的志向我并不关心,我只知道,现在不光是我,屠龙也已经去了南街,相信你和你的侄女很快就能在下面相见了!”
“草泥马!”
夏三刀怒了,他果然很关心孙二娘的安危。
也正是因为他的愤怒,导致他自乱阵脚,看似出招迅猛,刀刀夺命,却收不住力气,破绽百出。
突然,西门若雪躲过他横来的三刀,一刀捅穿了他的肚子。
“你……”
夏三刀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打不过一个小丫头。
见此情形,我更好奇了,他既然这么关心孙二娘,那必定是有苦衷啊!
恰好我是隐身的状态,所以我急忙冲上前,趁着西门若雪不注意的功夫,封住了她三处大xué,令她动弹不得。
“谁?”
西门若雪惊讶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屋子里竟然不止两个人,还有我这么个第三者。
“小妞,你下手真他娘的狠啊!”
我在她的小脸上捏了一下,让她又羞又愤,当即骂道:“卑鄙,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和你一起进来的啊!怎么?没发现我?”
顾不上和她唠嗑,我急忙扶住了倒在地上的夏三刀,狐疑的问道:“刀老大,我是孙二娘的朋友,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二娘的朋友?难怪那些杀手没有杀掉她,小兄弟,多谢你了!”
夏三刀果然不是大恶人,反而对我一点敌意都没有。
“她受苦了,这么多年,都活在仇恨的世界里,当年,龙爷抓了我们一家,是我留了一手,假意投诚,目的就是为了找龙爷报仇,可是,这些年功夫上遇到了瓶颈,根本不是龙爷的对手,连我仅剩下的侄女都这么恨我!”
他的话里尽是哀伤,他已经是个将死之人,完全没必要演戏给我看。
他掐着我的手说道:“那些杀手,都是龙爷派去的,我有心无力,小兄弟,多亏你了。”
“她……她已经和我在一起了,可笑的是,跟我在一起的代价,竟然还是杀了你!”
都怪我,不明是非,若是早点澄清误会,或许他也就不用死了。
“楼上有我的保险箱,密码是17……,里面是二娘他爹留给她的东西,帮我jiāo给他吧!”
我能感觉的到,他已经进气儿少,出气儿多,喘气都那么费力。
“二娘现在有危险,你快去救他……”
刚说完话,他的身体就一软,躺在了地上。
“刀老大?”
死了,这回真是死透了。
“妈的!”
我扛起西门若雪的身体,上了楼,我要给夏三刀报仇,我要上了她,就算不杀她,我也要给她留下一世yīn影。
到了床上,她依然动弹不得,我疯狂了。
我把她的衣服全部撕碎,赤luǒ的羔羊顿时展现在面前。
她的皮肤很白嫩,身子不是很纤瘦,甚至还有腹肌,应该是长期练武的原因,她身上的肌ròu还算发达。
xiōng部也不是很软,我揉搓起来也很费劲,只有外面的一层是软软的,其他的全是xiōng肌。
“你……你要干什么?”
她惊讶了,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一个男人敢这么对她,我属于那种胆儿大的。
“当然是干你!”
“你……你最好放开我,等我缓过来,我一定会杀了你!”
被我肆意的揉搓着那两个大甜瓜,她竟然还敢威胁我,依我看,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是她,顺风顺水的事干多了吧?
现在她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中,竟然还敢说大话!
“杀我?那你倒是来啊!”
滑过她平坦的

小腹,那黑森林正展现在我面前。
那毛发非常茂密,都说这样的女人xìngyù极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的手伸进了那茂密的毛发,那柔嫩的小豆豆藏的还挺深,我找了半天才找到她。
“啊……不要……别这样……”
她动不了,又被我肆意的胡乱挑逗,她现在已经急坏了,那羞耻感弥漫到她的全身。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你看你下面都流水儿了,你闻闻,sāo不sāo?”
我用双指沾了点sāo水,放到她鼻子前。
她襟襟着脸,大骂道:“你无耻!”
“我无耻?”
我咬着牙,啪的一声,打在她的脸上。
“那我就让你见识下更无耻的!”
我端着话儿,在她敏感的私处上摩擦,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她不会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啊……不要……你这么对我,我男朋友屠龙一定会杀了你……”
我下意识的一愣,狐疑的问道:“屠龙是你男朋友?”
“怎么?怕了吧?”
她似乎有点得意,还以为屠龙的名号就能震慑住我了。
“听你说,龙爷派他去杀孙二娘了,你现在马上给他打电话,叫她过来救你,要不然的话,我把你先后杀,再再杀!”
“你……他妈……”
听到我的话,她简直要气zhà了。
接着她瞪我的功夫,我端着话儿挤进了她的幽径。
“啊……好疼……啊……要裂了……”
我真没想到,这小妞长的这么漂亮,又有男朋友,竟然还是个处女,难道那个屠龙是个阳痿?
我没入了大半根,已经顶到了她的huāxīn上。
那huāxīn很柔嫩,我磨蹭了几下之后,她的表情上竟然展现出舒爽又痛苦的表情。
“啊……你……你个畜生……你竟然……”
我可没惯着她,我挺动着腰身,笑道:“屠龙那家伙没尝到的女人,我先替她尝了!”
“你无耻……啊……hǎoshuǎng……”
她已经心不在焉了,明明挺恨我,嘴里却说出痴言浪语,真是个sāo货。
就在这时候,电话接通了。
“若雪,你那边还顺利吗?”
屠龙在关心她,我能听的出来,他们虽然在龙爷手底下做打手,虽然表面冷血,但却暗藏柔情。
“啊……屠龙……我对不起你……”
她本想好好对话,可是被我狂怼了几下之后,马上又shēnyín出声。
“你……你怎么了?”
屠龙预感到事情不对劲,急忙问道。
我夺过手机,笑眯眯的说道:“你的女人,她好sāo啊!她现在正在我的胯下承欢,我们就在夏三刀的别墅里,你不要来救她嘛?”
事到如今,我只能用调虎离山了。
我只期望现在孙二娘没事,现在应该还算及时

我能想象的到,她这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了,一定是希望拉我做长期pào友。
山不转水转,既然我要对付龙爷,迟早有一天会再见面的。
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一个大汉一脚踹开了外面的大门,手里正提着一把大刀,踏过夏三刀的尸体,却和我擦肩而过,却并没有看见我,他应该就是屠龙吧?
别说,他长的还挺帅的,一米八的大个子,脸长的也挺俊俏。
和西门若雪可以说是郎才女貌,但是,那朵娇花,却被我提前给采了!
此时,他冲上了楼,正看到穿着衣服的西门若雪。
“人呢?”
他愤怒的问道,甚至还掐着西门若雪的脖子。
他只要微微用力,就能把西门若雪活活掐死。
“杀了我吧!我已经是个不贞洁的女人了,我真没想到,我被强了,我的男人还要杀了我,真可笑!”
她的戏真多,眼泪也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若雪,我……”
屠龙急忙撒手,抱住了西门若雪。
“对不起,我……我太生气了,我不该对你撒气……”
他终于展现出一抹柔情,还安慰着西门若雪。
“我……不贞洁了,你不杀了我?”他们虽然是打手,但却很保守,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贞洁了,一定很在意。
他冷冷的说道:“我一定要把那家伙碎尸万段,若雪,你告诉我,他是谁?”
“我没看清,他是修炼者,而且已经练到了分神,是隐身状态!”
她轻言解释着,眼中却流出一抹柔情。
“想不到世俗界也有修炼者,让我遇到那小子,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此时,我已经回到了酒店,而且已经回到了本体上。
花蝴蝶还安静的躺在床上,见我回来了,急忙问道:“怎么样了?”
“夏三刀死了!”
我低着头,一脸的难过,我真没想到夏三刀活的这么难,这么多年,都是在暗中保护孙二娘。
“活该!”
她咬着牙,满是愤怒。
可以这么说,那些杀手,都是pào灰,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你拿着的是什么?”
见我手里拿着个黑色的布包,她下意识的一愣。
“我看看!”
其实,我也挺好奇,他们一家人都惨死在龙爷手里,那必定是有原因的。
一个南街的势力,还不足以让龙爷下这么重的手,显然,是想得到什么重要的东西。
夏三刀这么保护着这件东西,一定对他十分重要。
我打开包裹,正看到一个黑色的玉佩。
材质倒是不错,虽然我不懂玉石,但是那滑腻的手感,那冰凉的气息,让我感觉很舒服!
“玉佩?”
我拿了起来,带在脖子上。
却就在这时候,我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进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里面黑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一千年了,终于有人来看看老娘了!”
这个声音,听起来特别柔媚,简直勾魂摄魄。
我下意识的一愣:“谁?是谁在说话?”
终于,我看到了来人,是个漂亮的女孩。
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纱制汉服,尽管是这么宽松的衣服,依然遮不住她傲人的身材。
那傲挺的双峰,甚是硕大。
两条又细又长的白腿若隐若现,简直迷人极了。
“我美吗?”
“美!真美!”
这话,是我由衷说出来的,绝没有半点虚伪的心。
她坐过来,摸了摸我的下巴,笑道:“还有那么点儿小帅气,你是纯阳男人?”
“什么意思?”
我下意识的一愣,她这是要诱惑我吗?
“你修炼的是龙虎秘术,又是纯阳男人,想必你下面一定很大吧?”
看不出来,她长的这么漂亮,打扮的又像个仙女似的,竟然这么sāo,还主动摸我的话儿。
“你……”
我刚要上前抱她,却被她推开了。
只见她冷冷的说道:“你不是他,他不会对我这么主动!”
“他?他是谁?”
这么说,她曾经有一段情?
“他也是纯阳男人,可是,他狠心的把我封印在玉佩里,一千年了,这暗无天日的世界,我呆够了!”
她几乎陷入疯狂,似乎勾起了她什么惨痛的回忆。
“他到底是谁?”
我还是很好奇,却就在这一刻,她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咬着牙喊道:“不能问的别问,小心死在这儿!”
开玩笑,老子虽然怂,但也不至于被一个美女虐成这样吧?
最起码!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