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出租房被强奷系列小说/送饭的小姑娘全文

程恙的手指在甬道里滑落,蹭过娇滑的阴道里的嫩肉,最后抵制在了最高处,陆恬只觉得身体像是脱离了她的控制,慢慢浮在一朵云中。

文学

  陆恬万万没想到自己就这样的高潮了?

  不要亲下面,亲这里。”

  就在两人交欢高潮之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一个踩着细高跟,穿着连身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进来。

  而此时的陆恬,依旧是坐在了程恙的腿上.梁敏推门进来的时候,两人大吃一惊,尤其陆恬,差点从程恙的腿上摔下来,幸亏程恙眼疾手快,一把拉过,才又让陆恬稳稳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面对赤裸上身的陆恬和这般的程恙,梁敏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怎么也不会想到, 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才会让他抛掉一切自律和严谨,在公司,在办公室里,直接做起了爱……

  “你怎么来了?”程恙冷冷的一声,从椅子上慢慢站起来,一边下意识的将陆恬往一边推了推……

  陆恬还是光着上身,见有人进来办公室,迅速将自己身上被程恙解开的衣裳尽快的穿戴好,默默退到了一旁。

  “我来看看究竟是哪个贱女人把你的魂儿给勾走了?”梁敏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的陆恬,极尽鄙视和轻蔑。

  她慢慢走到陆恬身前,上下打量一下,说道:“你什么时候眼光这么差了,连这种没人要的烂货,你都收了?”梁敏双手合在胸前,带着一股子骄傲和自满。

  “你误会了……”程恙皱着眉头,低声说了一句。陆恬原以为他要为自己说话,慢慢抬眼,眼里闪过一丝期待,可当她听到程恙后面的话,才顿觉心死。

  “公司的新人不懂事,以为勾引我就能上位,就算他们在我面前在怎么撩骚,我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真心的。”

  程恙说完话,重重地低下头,他不敢去直面陆恬的目光,这一次,他害怕了……

  程恙的话在陆恬的耳边想起是,她只觉得一阵惊雷在她耳边响过,一切是那么的可笑至极。陆恬不自觉的看着冷笑一声,像是对程恙的,更像是对自己的,嘲讽着曾经的甜言蜜语,嘲讽着当初的无知幻想。

  梁敏听到程恙这样的一番话,嘴角勾起了笑,微微扬着下巴看向陆恬,满满胜利炫耀的意味。

  陆恬以为自己这是被人耍了一通,尤其是当她听到程恙的一番话后,更是无所顾忌,她将自己收拾好,坦坦荡荡看着面前的两人,一个低着头,一个仰着头,说道:“我送你们八个字:渣男贱女,天长地久!就如程总说那那样,是我犯贱才会去勾引您,您对我哪会有一点的真心呢?但愿您以后,不会像条狗一样,舔着脸求我原谅您!多有打扰,告辞!”

  陆恬话毕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出,而还在原地坐着程恙可是一通困恼,双手扶额,脸上表情,难以言说。

  梁敏转身看低头愁神的程恙,默默无言,又忽而加快了脚步,跟在了陆恬的后面一起出来办公室,她还想好好同她,聊一聊呢……

  陆恬前脚走出了公司,梁敏后脚也跟着一起出来了,快步走到陆恬身旁没叫住了她。

  “我们聊聊吧。”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陆恬甩过去冷冷的一句,不想理她。

  “如果我说有呢?”梁敏意味深长的一句,分明是想引陆恬上钩,无奈陆恬只好和她一起去了公司附近的咖啡馆。

 陆恬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愤怒,要不然自己肯定会狠狠一个耳光甩过去,刚想开口辩驳,梁敏又继续说道:“程恙他是一个克制而清醒的人,无论你在怎么用你的身体勾引他,他也不会对你真心的。”

  陆恬听着她的自以为是,默默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对面梁敏说道:“你口中那个克制又清醒的程恙,他亲我舔我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克制呢,甚至连我的下面,他都深深地舔过呢!”

  梁敏一下感觉被激怒了,忽然站起身将手边的一被冰水直直地泼向了陆恬的脸上,陆恬来不及躲,脸被四方的冰块打得生疼,不过她立马变反应过来了,拨弄了脸上的碎冰和水,平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慢慢道来:“还真是不是一家人呢,不进一家门呢。”陆恬说完便转身想走,却又被她拉住。

  “你认识我?”梁敏疑惑。

  “你的妹妹,梁凉,刚好,我们曾经是舍友……”陆恬说完这一句,甩开了她的手,径直走了。

 回了念念的房子,陆恬没想到今天非但工作没了,反而遭人一顿羞辱,那一杯冰水迎着头直接浇了过来,不仅寒身,更寒心。

  “阿嚏——”陆恬一个喷嚏,将沙发上熟睡的念念给弄醒了。

  “恬恬,怎么了这是,怎么身上这么凉?”念念着急问着。

  “没事,就是被人用冰水给浇了,没事没事。对了,我暂时还没有找到工作,所以租金的问题,可能一时半会儿还拿不出来……酒吧那个兼职DJ的工作,我还不想放弃,我问问老板看看能不能给先给我预支一部分钱来。还有,我还在酒吧工作的事,我家里要是问你,你帮我糊弄过去。”

  “好好好,我都答应你,拿你没辙了,赶紧去洗个澡,别着凉了。”念念推搡着她进来浴室。

  陆恬的手机卡在沙发的缝里,一直响着,念念盯着闪烁的手机屏幕看许久,犹豫着要不要接了过来,刚想拿起来,没想到那边竟然挂了。

  可没过一会,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念念想都没想接拿了起来。

  “对不起,陆恬,我……”电话一通,程恙就着急说了起来,丝毫不知道接电话的是别人。

  “我是陆恬的朋友,她在浴室。你有什么事么?”念念听着他一上来就说的对不起,不自觉皱了皱眉头,“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但是她今天状态很不好,如果你们有误会的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我先挂了,不好意思。”

  念念刚放下手机,陆恬穿着睡裙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念念还装着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随意找了个借口,出门。

  她出门还未二十分钟,程恙的车就已经停在了楼下,从电梯上十二楼,出来就是陆恬那一家。

  轻声摁下门铃,陆恬以为念念这么快就回来了,兴冲冲跑去开门,却看见了门外站着的程恙,分明才一下午没见,他却看起来憔悴不少,不过陆恬也不想给他眼神,直接当没看见,立马关上门。

  得亏程恙手快,一手挡在门前,一个侧身,也进了屋内。

  “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公司里的资料,我找人事查的。”程恙默默看着一身白色连身睡裙的陆恬,刚吹完的头发,蓬松的散在双肩上。他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喉结有节奏地动了起来。

  “我一个只会勾引人的贱女人,程总真是多此一举了。”陆恬说完,转过身,将白皙无痕的美背对着程恙,秀丽的蝴蝶骨尤其突出,吊带睡裙的后面开的很大,直到腰线。

  程恙实在受不住这么直直的“诱惑”,伸开双臂,将陆恬紧紧揽了过来,抱在怀里才发现,她的睡裙里面什么都没穿,透过薄薄的睡裙,能看见她胸前的两朵朱红色的乳头和下面娇嫩的小穴。

  “你生气了,陆恬。对不起……”说着,他迫不及待含住陆恬的唇在嘴里滑弄着,双手在她的腰际上不停的来回抚摸,忽而一只手从裙底探了进来,握住了她的两坨弹嫩的臀肉。

  程恙的吻还在继续,含住双唇的嘴不断往下,陆恬的下巴,耳垂,最后在脖子落下了密密麻麻的吻,时而的呻吟更像是伴奏的音乐,交织着欢爱。

  “嗯……,啊……”陆恬的娇喘,响在了程恙的耳边,“亲我……亲我……”

  陆恬的呢喃听在他的耳里,撒娇一般的请求让他身体的欲望的馋虫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吻慢慢落到胸口上,他用舌尖轻轻舔着,裙子下的那只手还在不停地游走着。

  程恙微微弯身子,将头埋在她的胸前,隔着薄薄的睡裙含住了陆恬立着的乳头,胸前的布料瞬间便被濡湿,紧紧贴在胸前,有那么一丝丝难受。

  “嗯~”陆恬哼了一声,手上搭上了程恙的肩膀,微微闭上了眼。

    “陆恬,你好香啊!

  陆恬今天的沐浴乳用的是玫瑰香型的,持久留香,远远闻着,就像是玫瑰花里泡了个澡一般。

  “嗯~嗯~舔的我好舒服……”

  渐渐地,她身上的睡裙彻底褪了下来,整个人赤着身子站在了程恙的眼前。他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眼神里仿佛是狮子见了猎物一般的兴奋,眼里闪着无穷无尽的光。

  “陆恬,你真好看!”

  程恙说着,就将她横抱起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两人终于到了房间,程恙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心思细致地拉上了窗帘,这才开始脱自己的衣裳。

  陆恬躺在床上的姿势极尽妩媚,诱惑十足,看着着急脱衣裳的程恙,忍不住笑出了声:“今天你说得那些话,我可都记在心里了。你说,无论我怎么勾引你,你都不会真心。看你现在猴急的样子,可真是讽刺。”

  话毕,陆恬换了个姿势侧身躺在了床上,程恙听着她的话,不自觉的手上脱衣裳的动作慢了下来,缓缓抬头,走到床边说道:“我今天的那些话,是故意说给梁敏听的。我对你从来都是捧着真心,我不只想做你男朋友,还想做你老公。

 陆恬听着,嘴角不自觉往上扬了扬,勾人的眉眼看着程恙道:“那我怎么知道,你现在的话是不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呢?”

  陆恬的话音刚落,嘴就被程恙的双唇堵上了,不知是什么时候,他已然脱好了衣裳,和陆恬一样光着身子,微微一迈腿,跨到了床上,躺在了她的身旁,搂着她。

  他含住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牙关,陆恬依稀还能从他的舌头上尝到一丝丝的腥甜味。她不喜欢这个味道,竭力想要闭着嘴,可是丝毫抵挡不住他强烈的吻,腥甜味慢慢在舌尖散开,越来越重,陆恬皱了皱眉。

  程恙看着她皱着的眉头,一只手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拂过她起伏不平的眉头,可爱极了。

  “我的陆恬,不喜欢这个味道么?这是你的水啊,很甜。”

  程恙也换了个姿势,和陆恬同个方向侧卧在床的一边,一只胳膊给陆恬枕着头,另一只绕过她的腋下,覆上了她软嫩的大胸。

 一股温暖瞬间从陆恬的下面涌进了身体里,使她不自觉在程恙的怀里扭动着身体,那处于嫩肉摩擦下的 更是滚烫,像是一不小心,就会插进那深深的甬道里。

  他一边揉摸着陆恬的奶团子,一边双唇在陆恬的耳垂处厮磨着,细声道:“我的陆恬,浑身都是宝,我可舍不得让我的宝贝给其他男人操。”

  陆恬闭着眼享受着他的亲吻,身上的每一处皮肤都因为他热烈而又温柔的亲吻便得粉嫩无比,白皙里透着一股粉红,乳头出也闪着粉色光晕。

  “你怎么这么爱亲我,啃我,跟狗见了骨头似的。”陆恬玩笑着说了一句,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又被他一个侧身压了上来,压在了身下。

  程恙的眼睛直直看着她,看得陆恬心动不已,面对这样的一个神颜般的男人,赤着身子压着她说着这样甜蜜的话, 她心里像是漏跳了一拍,两只细长的胳膊情不自禁圈住了他的脖子,深深望着他。

  “因为你香啊,又香又甜。”程恙勾着一抹笑意停在嘴角,低头用舌尖轻轻试探这她的乳尖,慢慢含住,将立着的乳头整个含在嘴里,用力吸吮着。

  “嗯~啊……下面好难受,好痒,想吃又粗又长的大 ……”

程恙看见念念的时候,也是一惊,不过他向来表情不显于人,立马又克制镇定起来,倒是他怀里的陆恬,一瞬间只觉得惊雷响在耳边,脸上通红,只能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他竭力表现的不惊于一色,将怀里的陆恬稳稳放到沙发上,毯子往身上又裹了裹,弯腰拾起地上的睡裙,递给了陆恬。

  往念念面前一站,微微侧头,在她耳边说着:“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好你外甥媳妇。”

  说完,又转身看了一眼沙发上的陆恬,她还尚未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对上程恙的眼神里,透出来的疑惑和惊讶。

  两人四目相对,相互望了好久,简直把一旁的念念酸成了柠檬。

  “你再不走,我可就要“虐待”你媳妇了!”念念作势把程恙往门外腿推。

  “你敢。”程恙一个眼神看过去,念念立马又怂了,往陆恬那边一坐。

  程恙依依不舍的告了别,这才出了门。

  程恙前脚才走,念念后脚就就往陆恬的身旁一坐,开始八卦起来。

  “我大外甥出息了,都会找媳妇了!”念念一只手搂上陆恬的肩膀,玩笑着说道。

  “他,是你外甥?”陆恬慢慢吞吞才说一句。

  “对啊,我外甥,盘亮条顺,他是不是还器大活好?”说着,她朝陆恬挑了个眉。

  陆恬听着,微微低头,迟迟说了一句:“嗯,不是一般的大。”

  听完陆恬这‘拉仇恨’一般的话,念念越觉得自己变成了柠檬,心里一叹,就没有个大帅哥出来和她谈恋爱么,一边叹气一边进了自己的房间。

  魅色的老板听到陆恬要回来工作时,可高兴坏了,拉着她畅谈了一下午,陆恬也收了心,安心留在了魅色。

  几乎每天晚上,陆恬在上面打着碟,她都能从闪烁的灯光下找到程恙,陆恬发现他总不爱和自己打招呼,偶尔自己兴起在舞台上朝他挥着双臂,他也只是双手抱胸,静静看着自己,浅浅笑着。

  好像着周围的热闹气氛都不属于他,他眼里装得只有一个陆恬。

  只是,今晚好像不见程恙,陆恬的目光在场下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才确定程恙并没有来。

  好几天了,他都没来……

  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变换着的灯光隐着她暗淡的,失了光的双眸。

  这才几天,果然男人的话,不能信……

  陆恬在心底暗笑一声,好不容易下了舞台,没想到助理小林便在一旁候着,见她走了过来了,他客气朝她微笑说:“陆小姐,老板让我交给你一样东西。”

  说着,他将一个样式精致的礼盒递到了陆恬的手上。

  陆恬皱眉,转手便又将盒子塞到小林的手上。

  “我不需要,谢谢。”一个冷脸看过去,看得小林也不知所措。

  “这……陆……”小林还未说完,陆恬已经大踏步走了出去,只剩下小林在原地站着,想着怎么样跟程恙交差。

  手机里没有一条他打过来的电话,发过来的消息,陆恬愣着翻看着他和她最后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条停在,她告诉程恙,自己的大姨妈来了。

  哼,陆恬冷笑一声,果然,男人都是下本身思考的动物,自己的把都不能操了,那还留着干嘛呢?看来,他又去找下一个能装他 的逼了。

  陆恬也不知怎么气性上了头,把程恙的号码,微信统统给删了,删了之后,顿觉神清气爽,一摇一摆回了家,一边走着还一边嘴里叨念着程恙,既然人不在,那就只好过过嘴瘾,骂一骂他了。

  人还远在新西兰的程恙,仿佛也收到感应一般,在抢救室外一连打着喷嚏,眼神急切看着屋里。

  病床上躺着的正是程恙的母亲,二十年前就移民来了新西兰,就一直在这里,只不顾近几年身体一直不好,常年住在医院。

  这些年以来,程恙也是国内国外来回跑着,这一次接到医院发来的紧急通知,他想都没想,即刻飞来了新西兰,连陆恬都没来得及告诉。

  这几天的病情反复,情况危急,程恙根本抽不开身,这番才想起来联系陆恬,却没想到,不仅号码被她拉了黑,连微信也被删了。

  程恙满头蒙的同时,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同他交流着情况,告诉程恙,他妈妈的情况暂时稳定了,短时期内不会有反复。

  程恙一听,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又拿起手机给助理小林打起了电话,让他马上订明天回国的票。

  没想电话一通,小林便在那头说起抱歉来:“对不起老板,那东西,陆小姐不肯收……”

  程恙一听,原本因为被删了号码阴沉的脸色顿时又黑了一度,压着几日来的疲惫身子,哑着嗓子说道:“好,我知道了。帮我订一张即刻回国的机票,立刻!”

  “是!”

 程恙下了飞机到国内已是夜里的十点多钟,他一心急着只想见陆恬,到了机场就开车去了陆恬的住处。

  车停到楼下时,已经快十一点。程恙从车里抬头看了一眼陆恬的楼层,还是黑的,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想到着,他忽然又一丝担忧和愠怒,下了车,往车门一靠,他便等起了陆恬。

  约莫一个钟头过去,程恙从车旁等到了路灯下,终于把陆恬给等回来了。只见她晃悠悠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身的黑色皮衣连身抹胸短裙,将纤细而不失丰腴的身材勾勒出来,走两步没走稳,差点一头栽在小区的花坛里,还好程恙一个及时快跑,两条大长腿没几步的功夫就站到了陆恬的身前。

  陆恬醉醺醺的,只觉得自己撞到了一个温暖踏实又熟悉的怀抱里,抬起她那红扑扑的小脸,定睛一看,原来是程恙。

  “好你个渣男,你个狗东西……”

  陆恬骂的顺嘴,一下子全说了出来,只是还未说完,就又在他怀里暂时晕了过去。

    从陆恬的皮衣里掏出来钥匙,将她横抱起来,进了家门。

  前脚刚进的门,程恙这般便忍不住了,一只手脱着衣裳,一只手将挂在自己身上的陆恬揽好。

  脑子里被酒精充盈着的陆恬,意识模糊着,在他的怀里上下乱动着,嘟起的小嘴诱人十分。

  “陆恬,乖,我要先脱了衣服。”程恙这哄小孩一般的语气,温柔极了。不过倒也的确管用, 她立马便乖了不少,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将身上的西装外套,和陆恬的连身皮衣脱下,程恙也再忍不住,一把含住了她的小嘴,舌尖在她的口腔里打转,一股浓烈的酒味儿慢慢渗进了程恙的嘴里,他微微皱起眉,盯着怀里一心沉浸在吻里的陆恬,心里默念道:“这个女人,竟然喝了这么烈的酒,还喝了这么多……”

  他的吻越来越深,像是要把酒味儿全都渡过来。程恙明白,这种烈酒平日里自己都不敢多喝,如今陆恬喝了这么多,定是伤身的。

  陆恬在他话里,也慢慢回应起他的吻,抬起双手捧住了程恙的脸,渐渐往后移,又勾住了他的脖项。

  两人从客厅一直吻到了陆恬的卧室,程恙的身上脱得只剩下一件内裤,内裤下的 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一跳而出,变得又硬又烫。

  已是赤身的陆恬,晃悠悠站在他的对面,目光锁定在他的内裤上。忽而,陆恬左摇右晃地弯下腰,将那根又粗又长的 从内裤里掏了出来,用虎口紧紧握着,刚好张嘴含住,就被程恙一把拉了回来,紧紧扣在怀里。

  “不用,陆恬,我不用你口,我不想在你不清醒的时候,让你口。”

  像是小孩子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陆恬翘起双唇,一副娇俏赌气的模样。

  “我这里好涨啊,对着程恙撒着娇。

    程恙宠溺一声笑,怎么醉了酒的陆恬,比他还欲求不满……

 程恙轻轻抱她起来,一只手托住“无骨”的陆恬,应了她的要求, 。

  程恙的揉捏让陆恬极尽舒服,挺了挺胸前的两团 ,紧紧靠着他赤着的上身,他身上好闻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在酒精的作用下,让陆恬更为沉迷。

  陆恬也伸出双臂抱住她,两只手挂在他的肩膀上,将酥麻的全身贴住程恙。渐渐的,陆恬抬起头,张开她的嫩嫩的小嘴,含住了他尤为凸起的喉结。

  她的双唇触到喉结的那一刻,程恙轻哼一声,握住她的 用力揉着,恙看着身下娇喘的人儿,这酒精的后劲太大,纵然他再想操她,但他更担心陆恬的身体,克制住自己的强烈的欲望, “乖,我抱着你,去洗澡……”

  念念家的浴室不是很大,却有个占一半面积的大浴缸,程恙将浴缸里放满了水,赤身的两人一并躺倒了里面,调整了姿势,迷迷糊糊的陆恬依偎在了程恙的怀里。

  温暖的水流拥着,水汽把两人的身体都蒸的发红,越来越热……

  陆恬的小胳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嘴里嚷着要抱抱:“抱着我……我好热啊……抱……”

  程恙的两只胳膊搂过腋下,将陆恬抱在自己面前,直直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

      “嗯~我的头好痛……”酒精的作用上了头,陆恬此刻头痛刻骨,仿佛虫子在里面噬咬,她摇着头,想要把它们甩个干净。

  “要亲亲,亲亲就不疼了……”

 陆恬的双唇主动覆上,两只小手还不停的在他背后撩动着,本就被压着欲望的程恙哪里禁得住她这样的挑弄,从水下抬起一只手,揽过她的后脑勺,这个温柔却又霸道的动作将陆恬牢牢扣在身前,丝毫不得动。

   将陆恬放好,程恙又去厨房煮了碗醒酒汤,这一顿收拾好,已是凌晨的三点钟,将醒酒汤放在床头,程恙也上了床,在被子里将陆恬圈住,一同睡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帘打进来,已是早上的九点钟。

  醉了一夜酒的陆恬揉揉惺忪的双眼一点一点睁开,头还有些微微痛感,不过比昨夜里好了许多,偏过头看着床头柜上,还放着一碗未动的醒酒汤。

  “昨晚……头好痛……”  想到此,陆恬身上不由得起来鸡皮疙瘩,明明还在生着他的气,怎么一转头又跟他做了起来。

  嗯,都怪那酒,对,都是酒的作用。她心里笃定着肯定是这样,瞥了一眼身侧还在熟睡的程恙,这个人果然是神颜,睡觉都那么好看……

  不过,陆恬怎么会被美貌迷惑,于是,她一把掀开被子,伸直双腿,用力得将程恙揣下了床!

  “轰隆”一声,程恙光溜溜的身子从床上滚了下来,这下是彻底醒了。

  “你个渣男,给我滚出去,滚出我家!”陆恬生着气,扬着声调说。

  程恙尽管被陆恬狠踹下床,可却丝毫没有怒气的模样,眼神一转,从地上爬起来,一点一点向前躬着身子,抓住陆恬的脚腕便是一拉,将她拉到床尾坐下,双臂环住。

  “你跟我说说,我怎么成渣男了?”程恙斜着嘴角笑着,声音温柔蜜意,,抬手将陆恬额间的碎发理了理。

  “那你……你这些天都跑哪里去了?   “我的陆恬,你这脑子里一天天尽胡思乱想了么?”说着,弯腰含住她说话的小嘴,细细亲吻着,好一会儿才放开。

  “我一下飞机就来了,一点都没耽误。”  

  “医院,在新西兰,关于我妈妈。陆恬,我妈妈的事,我不想说太多,但是你要信我,我绝对没有,没有别人……”

 

  虽然早知陆恬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自己,明明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是看陆恬毫不回头进了浴室的模样,他心里还是落寞十分,像是被人用刀割了一道,生生流着血。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