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不断撞击那块软肉_做完待在里面不出来小说

真的是太性感了。

文学

一个从小娇生惯养,娇滴滴长成的成熟美妇从被窝里蜿蜒伸出一条腿,还是光泽亮丽的腿,我看了之后怎么能够没有想法?

“老板娘,你相信我吧?”我努力的克制眼睛不乱瞟,以免给老板娘造成一种色狼的印象。

老板娘听我这么说,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试探的说道:“我以前是当兵的,在部队的时候,扭伤什么的,正常的不得了,我给你按摩一下?像软组织挫伤,你去医院也没什么用的。”

老板娘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下,似乎想从我脸上看出点什么,我一点也不回避,满脸的正经,要多正派,有多正派。

“那行吧,让你试一试,不行的话再去医院。”老板娘想了想,只是按摩下脚也没什么,就同意了。

我听到老板娘同意,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

老板娘的腿型很好看,笔直,修长,脚也特别的好看,我坐到床边,像朝圣一样捧起了老板娘受伤的腿放在我的腿上,入手的温润,滑腻以及紧致,根本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

最关键的是,在我触碰到老板娘腿的时候,我明显察觉到了她小腿好像微微颤了一下,就好像有反应了的一样。

她的脸也有点红,微微撇过头,有些扭捏,不好意思的样子,简直像熟透了的苹果,那红着脸躺在床上的柔软模样,真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扑上去咬上一口。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啊。”我触摸到了老板娘扭伤的脚踝。

老板娘一听说疼,有些害怕的说:“你轻一点,我怕疼。”

“嗯,我尽量轻一点。”

“啊……!”

我刚说完,耳边便传来了老板娘略显痛苦的叫声。

那叫出来的声音,简直没有办法形容,在我听来,就好像女人和男人做那种事情太舒服,情不自禁叫床一样。

我怎么能不激动?

不由自主的就浮想联翩起来,下面也有了反应,昂首怒起,好在我是坐着的,老板娘看不到我顶起的帐篷。

我把老板娘的腿往我的膝盖处移了一下,防止她腿触碰到我顶起的帐篷,她结婚这么多年了,万一发现我硬了,还怎么得了。

那样的话,就等于把我和老板娘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将军将到死,没有办法挽回了。

我有些口干舌灶的说道:“老板娘,按摩扭伤是这样的,要把淤血按散开,不然的话,还要疼两天,你忍着点,别叫,一叫,我就慌。”

老板娘被我说的不好意思了,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我就是怕疼啊,我尽量忍着点吧。”

也是。

当初我在部队的时候,扭伤脚也疼的龇牙咧嘴的,老板娘这种水做成的女人,怎么可能忍得住疼,一声不叫?

而且潜意识里,我虽然嘴上那么说,心里其实挺想听老板娘叫啊啊啊什么的,有种精神上玷污她的感觉,特别过瘾。

“没事,你疼就叫出来吧。”我假意的说道。

“我尽量忍着……啊。”

老板娘刚说完尽量忍着,就啊的叫出声来,接着声音又变了,变成那种压抑着的叫声,我用眼角余光看了一下她,只见她细眉蹙起,脸色潮红,贝齿咬着个下嘴唇,极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殊不知,她这样压抑,忍耐着的样子,叫声,反而更让我浮想联翩,昨天晚上她趴在陈总面前的画面也一下子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

恍惚间,似乎有了一种老板娘在我身下忍耐承欢的感觉,全身每一滴血液都好像燃烧起来,下面更是充血的厉害,好像要挣脱裤子的束缚一样。

浮想联翩下,我注意力开始不集中,手上一不小心失手加大了点力气,弄疼了老板娘。

“啊,好疼。”老板娘疼的把腿缩回去了。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身体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刚才太亢奋,体温升高的缘故,出了一身的汗,同时忐忑不安的观察老板娘的表情。

因为刚才她把腿缩回去的时候,碰到了我下面顶起来的帐篷。

心里特别的虚。

果然,老板娘不确定的向我下面的关键位置看了一眼,在发现我是真的顶帐篷之后,成熟精致的脸蛋上迅速升起一抹羞红。

“陈升,你……你你。”老板娘脸上的红晕浓郁的仿佛要滴出血来,又羞又恼的指着我,仿佛是在质问我,你怎么可以对我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情呢?

“老板娘,我,我……”

我见老板娘生气,慌张无比,手足无措的站起来,我想说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嘴巴就像打结了一样,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脑袋一直嗡嗡作响。

完了,完了。

这下把老板娘惹生气,她肯定要打电话向张总告状,到时候就算张总再怎么想保我,也肯定会顾忌老板娘的情绪把我开除。

“老,老板娘,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就硬了起来,怎么控制都控制不住。”

由于担心被开除,我急坏了,甚至急的拍打起下面高高顶起的帐篷,都怪它,如果不是它不老实的硬起来,又怎么会得罪老板娘。

老板娘本来是很气恼,觉得我不尊重她,但是看到我急的都拍打下面要害,不由得消气了很多。

“快住手,你傻啊你,你一小青年,还没结婚,也没小孩,万一拍坏了怎么办。”老板娘连忙阻止。

“那老板娘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哀求的看着老板娘,我真的不能丢这份工作,不仅仅是因为工资,更因为我的虚荣心,这都跟徐海洋和李萍他们说好了,过年同学聚会,我要是丢了工作,开不回奔驰E300回去,哪还有脸回去?

“好好好,我不生气。”

老板娘见我急得快哭了,羞恼的同时还觉得有点好笑,怎么就能急得拍自己那里呢?

想到这里,老板娘眼神就不由得看了眼我昂首怒起的帐篷,脸红扑扑的,害臊的顺手拿过旁边一件衣服丢给我:“还不快把你那里挡上?”

刚把衣服丢给我,老板娘就后悔了,红着脸叫道:“不行,不行,换一件衣服。”

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居然是一件紫色情趣内衣,很薄,很透的那种,应该是昨天晚上,她和张总办事前穿的,忘了收起来,心里一荡的同时把丝滑顺手的情趣紫色内衣丢还给了老板娘,然后用手捂着裆部。

老板娘看我这尴尬搞笑的样子,被逗乐了:“好啦,姐是过来人,理解你。”

我站在床边,心里又是窘迫又是紧张,同时还有一点点愧疚,说实在的,张总对我很好,老板娘对我也不差,把我当弟弟一样看待,没少给我买衣服,而我竟然瞒着她,帮张总故意勾引她,让她出轨,从而让张总顺理成章的和她离婚。

我低着头不敢看老板娘,双手挡着依旧不肯消停软下去的下面,就像犯错误的小学生一样。

倒是老板娘美目转动,在我身上流转,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然后问道:“陈升,你谈女朋友了没?”

“没有。”我下意识摇了摇头。

“那你,”老板娘犹豫了下,脸上红晕加深:“那你和女人做过那种事吗?”

“哪种?”我装不懂。

老板娘瞪了我一眼:“再装。”

老板娘这一瞪,简直风情万种,说不出的韵味,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没有,我刚退伍就跟了张总,哪有时间去谈恋爱。”

挠头,是我看电视跟王宝强学来的,这样会让人觉得憨厚老实,至于第一次,我又不傻,这要说出去第一次给了浴室小姐,而且还是张总带我去的,那我不得完结?

说话就是得这样。

七成真,三分假。

太真就是把底牌都泄露出去了,太假,人家觉得你太虚,说话花里胡哨的,不要说相信你,连你后面的话都不会想听下去。

果然,看老板娘的样子是相信我了,好像对答案还有点满意的样子。

然后她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陈升啊,我是把你当弟弟看的,所以刚才才没有生气,你对别的女人可不能这样知道吗?很不礼貌,人家会把你当流氓看的。”

我低着头,乖乖的说道:“知道了老板娘。”

老板娘点了点头,接着又似好奇的问:“对了陈升,刚才我也没做什么啊,你怎么就硬起来了?”

我看了一眼老板娘,弄不清楚她这么问什么意思,没敢乱说话。

老板娘以为我不好意思说,没好气的说道:“你硬都硬了,还不好意思说啊?”

“……听你声音听的。”

“听我声音?你个小坏蛋倒挺会想。”老板娘一愣,旋即明白了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她老公张建刚也喜欢她叫床的声音。

说着,她红着脸把修长圆润的美腿又伸了出来:“再给我按按,刚才脚踝被你按了下好多了,你这次不许胡思乱想了哦。”

“嗯嗯,我保证不乱想。”

直到现在,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可是刚准备继续给老板娘继续按摩脚踝的时候,老板娘突然踢了下我一直没有消下去的帐篷,不知是怒是羞的斥了我一句:“你不乱想的呢,怎么这里还杵着啊?”

我了个去。

我欲哭无泪,这个我能控制的了吗?本来还有点要软下去的意思,被你脚这么一碰,蹭的一下又顽强的更硬了。

“老板娘,我真没乱想,可它就是硬,我也没办法啊。”我有点无奈的说道。

“那行吧,你继续按,我躺会,差点坐麻了。”

老板娘说着,伸了个懒腰,躺了下去,在躺下去的同时,放在我腿上的脚不小心又碰了一下我顶起的帐篷。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碰,但还是跟触电一样,让我一个激灵。

很快,房间安静了下来。

老板娘大半个身体都藏在被窝里,不过她好像有点奇怪,似乎不舒服的样子,娇软成熟的身躯在被窝总是时不时的动着。

被窝里也时不时的发出如同咬着嘴唇,压抑着发出的呓语。

本来我也没多想,只当是我按摩老板娘脚踝弄疼她,她忍不住疼哼出声的,但是有时候,我没给她按摩,她好像时不时的会哼哼唧唧上那么一句。

我不禁心头纳闷起来。

老板娘到底在被窝干嘛呢,哼什么?

就在我纳闷老板娘在被窝里面干嘛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老板娘放在我身上的腿突然一阵痉挛。

那感觉就是好像突然抽筋一样。

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对着老板娘叫道:“老板娘,你怎么了?”

“啊,没,没怎么,我刚才不小心睡着了,做了一个噩梦,吓坏我了。”老板娘的脸从被窝里出来了,眼神有些闪躲,发丝凌乱,俏脸红透,喘息也有点微微急促,额头,脖颈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渍。

说着,老板娘还收回了自己的腿,放回了被窝:“我现在脚已经好多了,不是很疼了。”

“那不去医院了?”我还是觉得老板娘有些奇怪。

老板娘摇着头,好像很疲倦的样子,有气无力的说道:“不去了。”

“哦,那我先出去了,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你就叫我啊,张总说了,你腿不方便,就让我照顾你。”

“好的,有需要我叫你。”老板娘喘息有些微促的说着。

……

我看了一般满头汗渍的老板娘走出了房间,脑子转了一下,在外面待了二十秒钟,又转头走进了房间。

仓促间。

我只看到老板娘好像做什么亏心事一样,她见我突然进来吓了一跳,立马把手从床头处缩回了被窝。

手里还拿了什么东西。

我看了眼床头柜,上面放着抽纸巾。

我心怦怦跳,心思一下子活络起来。

我不是傻子,也不是菜鸟,虽然说和女人没什么实战经验,但是耐不住我阅览岛国人体文艺片多啊。

苍老师,武藤兰,波多野吉衣,松岛枫等等。

她们哪个艺术片我没欣赏过?理论知识丰富的不行,像老板娘说的睡着了,做恶梦,根本站不住脚。

现在都秋天了,天气也不是很热,什么噩梦会出一身汗,还在被窝哼哼唧唧的,最后还痉挛一样颤栗了几秒钟?

联想到她昨天夜里一个人躲在卫生间用手解决生理需要的事情,我一下子往她躲在被窝偷偷自卫的方面想了。

只是开始我没有想到老板娘胆子居然这么的大,当着我的面,腿还放在我的膝盖上,隔着层被子竟然就敢用手那样……

我抬头,眼神不自主的就像老板娘的脸上看去,看着她潮红的脸,沾着汗水的发丝,慌乱的表情,嘴唇一下子就干燥起来。

不自禁的就舔了下干渴的嘴唇。

下面更是像接收到信号一样,怒首昂起,顶的有点难受,说实在的,这两天,我真的有点受折磨,总是不上不下的,先是老板娘,又是王雅兰那妖精,现在又碰到老板娘当着我的面躲在被窝用手自卫。

你让我怎么不多想?

我甚至忍不住的在想老板娘是不是因为张总床上能力不行了,然后看我年轻力壮故意勾引我,想要让我主动犯罪。

“陈升,你出去的呢,怎么又进来了啊,还连门都不敲了。”就在我嘴唇越来越干涸,想法越来越危险的时候,老板娘突然把我不断乱想的思绪给叫了回来。

我站在原地,有些艰难的解释:“我看时间快到中午了,老板娘你也没吃早饭,就想进来问你想吃点什么东西,我好给你做。”

“给我做荷包蛋青菜面吧,现在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老板娘眼神闪躲,似乎不想我在房间。

我看着老板娘那张精致的脸,和她那身下的那张大床,心里强烈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理智战胜冲动,退了出去。

虽然说张总让我勾引老板娘,他巴不得我上他老婆,好让他借口跟老板娘离婚,而且老板娘也很有可能床上得不到老板的满足,很想跟男人做那种事情。

但是这些都不代表我可以强行跟老板娘做那种事情,这是雷区,也是禁区。

什么只要我主动,老板娘说不定也有可能半推半就从了我,这些都是瞎扯淡。

万一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老板娘要面子,撕破脸,告诉老板,或者报警,那我不就死定了?

老板娘虽然长得很漂亮,气质也特别的诱人,我也确实很想跟她上床,发生超出友谊的关系,但是要我冒着坐牢的危险,我却是不愿意的。

玩玩是可以,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

两年的军旅生涯让我变得自制力极强,在厨房冷静了一会之后,我暗自决定,不管张总怎么催我,又或者老板娘怎么勾引我,只要她不主动,我绝对不主动。

现在我五六千一个月,工作轻松,张总的奔驰E300也基本上是我在开,每年回老家还可以在村里人和同学面前装个比,日子不要太舒服,想玩什么女人玩不到?

哎。

还是王思聪这家伙命好啊,人家投胎就赢了,起点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要啥帅?有钱就完事了,一大堆美女争着要给他玩。

换我是那些女的,我也会说啊,嗯,我不是图王思聪的钱,我就是觉得他长得平凡,我喜欢平凡的生活,什么钱不钱的,就是王思聪没有钱,我也依然爱他。

……

没办法,这些我羡慕不来。

我叹了口气,收回思绪,把准备好的面条和青菜放进了锅里,同时打了一个鸡蛋放进去。

等的过程中,我找到李萍的微信,发了一个消息给她:在吗?

没多久李萍回了消息:在,怎么了?

我想到这两天的郁闷,回道:没怎么,就是觉得有点累。

李萍回道:累就回来啊。

我看到李萍回的这个消息,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真的有种冲动,那就是立刻回去找她,但是理智又让我克制住了。

李萍结婚了。

而且这个时间点回去,张总也不可能让我把他车开回去。

虚荣心作祟下,也就没了继续往下聊的兴致,我颇为文艺的回了一句:累就累吧,今日果,明日花,总要有这么一个累的过程,我先忙了,下次聊。

回完我就收起了手机,然后把煮好的荷包鸡蛋面盛出来,准备端给老板娘。

女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

你想要亲近她吧,她把你推的远远的,一副你色狼,你不是东西,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可是当你下定决心放弃疏远的时候,她又会黏上来,态度亲近,给你造成可以和她暧昧的感觉。

别的女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但是老板娘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本来经过上午的事情,我本着无过便是功的心态,只要我不踩边线,不做出格的事情,老板和老板娘离不离婚,都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我依然可以做张总的司机,依然可以每天开着他的奔驰E300在朋友圈装比。

至于老板娘?

谁爱勾引,谁勾引去。

但是问题是,老板娘见我变的规规矩矩,态度疏远,又对我嘘寒问暖起来了,甚至还用柔软的胸部有意无意的蹭了一下我的胳膊。

她受得了这么若即若离的玩,我可受不了。

我是个爷们。

xing取向正常。

心里下再多的决心,面对这样的诱惑,我还是会受不了,会忍不住硬,我要是真意志力那么强的话,我早把网上找小电影,撸完删掉,受了刺激再找小电影的循环给戒掉了,毕竟我也不想每次撸完都发誓从此戒掉五姑娘,然后又打脸。

下午。

我把老板娘用过的碗拿去刷了之后,便回公司了,还是公司自在,这里没有人拿肉诱惑我,却不给我吃。

至于王雅兰,她至少是真的给我肉吃,只是我不敢吃而已。

说真的,被她撩拨的时候,我虽然很害怕被张总发现,但是心里也是暗爽不已啊,王雅兰那么漂亮,身材又好,哪个男人不想跟她发生点什么?

到了办公室门口,我刚想敲门进去跟张总报道,但是,我手刚扬起来,便僵在了半空中。

里面传来王雅兰和张总的对话声,对话的内容令我心里发寒。

“你真让陈升去勾引你老婆了?”

“真的,我骗谁还能骗你吗?只要林美娇跟陈升上床了,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跟她提出离婚了,到时候就算是我那老丈人也说不出来我什么不是,毕竟是他女儿出轨在先,亲爱的,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为了你,我要背着一个戴绿帽子的名声,你看我对你多好啊。”

“那是,你对我不好,我也不可能跟你呀。”王雅兰似娇羞的说:“你看我现在都怀了你老张家的孩子。”

“就知道亲爱的你最好了,等我和林美娇离婚了,我就跟你结婚。”

“那陈升呢?”王雅兰随口问了一句。

“陈升?”张总冷笑的声音从办公室里透了出来:“当然是让他滚蛋了,我对他这么好,他却背着我跟我老婆有一腿,他不滚谁滚?”

“亲爱的,你可真坏呢,人家帮你,你断人家前程。”

“没办法,谁让陈升这小子傻呢,明摆着的事,他跟我老婆偷情被戳破,我跟我老婆离婚,然后我又留他在身边,那算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有问题,哪个男人心那么大,下属跟自己老婆偷情,还留着下属的?要怪只能怪他自己蠢,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脑子都还一点长进都没有。”

“……”

地下停车场。

我坐在车里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奔驰E300的方向盘久久无语,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什么时候从公司下来,坐在车里多久了也不知道。

脑子里一直回荡的都是王雅兰跟张总的对话。

本来我以为王雅兰跟张总在一起,王雅兰是那只偷到鸡的狐狸精,想不到原来张总也是一直披着羊皮的狼。

他们两个谁沾谁便宜还不好说。

一个图对方钱,另一个图对方年轻漂亮,道行都差不多深。

敢情这里面只有我一个傻逼,亏我掏心掏肺的,以为张总对我多么好,这时候,我才领悟到,这社会人与人之间都是戴着面具相处的,太假了,表面上跟你是在笑,称兄道弟,背地里指不定怎么想着挖坑给你跳呢。

就在我坐车里自嘲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张总的电话,想了想,我接通了电话。

“你来公司了吗?”张总在电话里问道。

“来了,现在下班高峰期,有点堵车,马上就到,嘀嘀嘀。”说着我还按了几下喇叭,奔驰中控上显示时间三点四十五,这个时间点路上堵车也是正常的。

“嗯,到了的话不用上来,在停车场等我,我带雅兰去印象城母婴店看一下婴儿床。”

“好的张总。”

……

狗男女,还挺积极的,怀孕才三四个月就要去看婴儿床了。

挂掉电话,我嘴里不忿的骂了一句,现在我算是看透张建刚这孙子了,套路深的很,不是我运气好听到他跟王雅兰的对话,我能被他给玩死。

又等了五分钟。

我下车,把驾驶座旁边地上的零散烟头踢的远远的,然后微信给张总发了个消息,说我已经在停车场了。

没多久,我就在负一层电梯出口看到了张总和王雅兰的身影。

王雅兰刚上车就遮住了鼻子,不满的说:“陈升,你在车上抽了多少烟啊,烟味这么重。”

我心里一惊,刚才光注意到地上的烟头了,没想到车里烟味的事情,平常的时候,我都不在车里抽烟的,都是下车抽,只是刚才心情真的不好,这才坐在车里左一根,又一根。

“对,对不起,我刚才路上堵车,堵的心烦就抽了两根烟。”我佯装慌张的道歉。

“没多大点事,下次注意就是了,要不是雅兰怀孕闻不了烟味,你随便抽好了,我的车就是你的车,我们两之间用不着那么讲究。”张总毫不在意的摆手,示意没事,如果不是我听见了他和王雅兰的对话,我能当真,感动哭。

王雅兰见张总说话,也就没说什么,小鸟依人的坐在张总旁边,跟他说着必须这一两个月要跟林美娇离婚,不然的话,她显肚子就穿不了婚纱了,娘家人会说闲话。

张总自然无不点头。

我在前面老老实实的开车,心里心思活动开,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要想让我死,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这两天张总为了和王雅兰在一起,借口去了扬州出差,把我留了下来,名义是老板娘脚扭伤不方便,要方便她随时用车,暗地里对我偷偷嘱咐,说他这两天不在家,家里就我和老板娘一男一女,让我把握好机会,和老板娘突破关系,还说什么女人是感性动物,冲动的很,当初他也是这样把老板娘弄上床的。

我表面上应声说我一定把握好机会,其实心里MMB,老子要真跟老板娘上床了,我的工作也就到头了。

所以,我非但没有故意跟老板娘套近乎,反而有点躲着老板娘,这两天,我除了上厕所,基本上不出房间。

晚上,我躺在床上,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该怎么去做才能够在夹缝中谁也不得罪的生存。

听张总的话勾引老板娘吧,不成功还好,成功了,死路一条,他跟老板娘离婚,跟王雅兰逍遥快活,顺势把我一脚踢开。

把事情挑破告诉老板娘的话,也不行,她一个女人,也不可能把我留在身边,结果可能就是她跟张总撕破脸离婚,她不好过,张总公司的事业也别想好过。

也就是说,最好的做法就是磨洋工,表面上答应老板尽力勾引老板娘,然后说老板娘对自己完全不来电,毕竟老板也不可能去问老板娘这种事情,这样的话,我还可以继续做张总的司机。

可是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经历过前两天张总和王雅兰的对话之后,我很没有安全感。

司机,真的就只是司机。

张总要不想带我玩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还是得被打回原形,一个破当兵退伍的,没钱没势,更没奔驰这样的豪车,有的也只是这两年卡里攒下的几万块钱,可是这几万块钱又能有什么用?

越想越烦,我拿出手机开始发朋友圈。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编辑完消息,我就发送了朋友圈,老规矩,屏蔽了张总和王雅兰等几个人,以免他们联想到什么。

滴。

刚发完不久,微信就响了起来,是李萍的消息,很温和,很暖心:怎么了,我看你这两天好像有心事。

我回道:是有点烦,你怎么还不睡啊?

“我在上夜班,现在不忙,可以玩一会手机。”李萍回道:“你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我说说,说出来说不定就舒服点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我当然不可能跟她说这些,跟在张总后面两年,我多少还是学会了点道理,这个社会,诉苦什么的,完全没什么卵用的,天该塌下来还是会塌下来。

所以我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上夜班啊,夜班多辛苦。”

“总要赚钱啊,还有几个月都快过年了,我要上班了,下次聊。”李萍有点无奈意味的回道。

“嗯,好的。”

我回了一句,没有继续追问。

李萍的事情我多少从徐海洋他们那里听过一点,李萍家里条件不好,初中毕业就辍学出去打工了,没几年回来相亲结婚,男人是隔壁村子的,好像很懒,还爱赌钱,这几年来家里的开支基本上都是李萍打工挣的钱。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家也好不到哪去,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也没什么能力,相亲相了几次都被对方拒绝了,唯一一个女的谈了几个月,过年回来打算定亲的时候又黄了,嫌弃我家穷,所以我一气之下跑去当兵了。

两年义务兵退伍后就碰到了张总,一直到现在。

本以为张总对我不错,我就好好跟在他后面当一个司机就行了,结果没想到张总却打算把我一脚踢开。

张建刚这狗比,套路是真的深啊。

想想,我还是觉得不爽,害得我这两天晚上都有点睡不着。

咚咚咚。

就在我忿忿不平的时候,门被敲响了,紧接着老板娘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陈升,你睡了吗 ?”

“没睡。”虽然我不想应,但是不得不应,毕竟在人家家里。

“我可以进来吗?”

我回道:“可以,门没锁。”

老板娘打开门,并没有进来,怯生生的站在门口,有些难为情的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我看了个鬼片,一个人有点害怕。”

她洗过澡了,头发披散在肩上,穿着睡裙,胸前巍巍耸立,形成两抹弧形,一看就是没有戴文胸。

睡裙下,两条大长腿光溜溜的,笔直修长,闪烁着嫩滑的光泽。

灯光有点暗。

老板娘往我门口一站,穿着睡裙的样子,简直是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和魅力,如果不是她前两天突然脸色变冷刺伤了我的自尊心,如果不是发现张总要我勾引她后就让我滚蛋的意图,我不知道怎么样贴着她呢。

妲己虽好。

但是,但是烫手啊。

我艰难的控制着自己男人的本能,不去看老板娘真空的上身以及她光溜溜的大腿,以免自己一看就上瘾控制不住,我随口应付道:“没事,我房间离你房间也不远,你有什么事情叫一声就好了。”

老板娘听我这么说,下意识的想转身走,后又咬了下嘴唇,直接走了进来。

离床边就半米远。

刚洗过澡带的沐浴露香味扑鼻而来,我又没开灯,她站在我面前影影绰绰的,低头就可以看到她光滑修长的大腿。

那感觉,就好像只要我一伸手,就可以把她拉过来,压在我的身上。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