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绝色美丽娇妻沦陷失贞_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


黄琴愣了一下,发现今天的老王格外不同,应该说,只从上次在服装店遇到改装的老王之后,他的穿衣风格就越来越好了。

今天老王也是刻意打扮过了,他穿着一件西装裤白衬衫,脸上的胡渣也剃得干干净净的,看起来有种职场中年男人的儒雅。

黄琴忍不住想,难道这王教练真的变了吗?

文学


老王一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黄琴,见她一脸审视地看着自己,心里不由有点发虚,他强装镇定地挺直了背,朝黄琴笑道:

“黄琴,我在这,快过来。”

黄琴这才脸色复杂地走了过来。老王暗暗打量着心中的女神,发现每一次见她,她都比之前的样子更美。

现在的黄琴是一头深棕色的大波浪头发,显得妩媚又可爱,她今天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蕾丝透视长裙,裙摆明明长到脚跟,但从大腿处开始,下面的布料全是透明的,上身除了裹胸的位置,肩膀跟手臂也是完全透明的。

老王甚至看到那层布料之下粉红色的内衣轮廓,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开,免得被黄琴发现了端倪。

不过黄琴现在心里很复杂,也顾不上发现老王在偷看自己的事,她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会才艰难道:

“王教练,我听我爸昨天说,是你开着一辆面包车撞了他,还把车开到悬崖下面,毁掉证据,我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她说道这,忍不住小心翼翼看着老王,眼里的希翼十分明显。

老王心里暗叹,真是个单纯的傻姑娘,可面上是打死不认,他摇了摇头,义正言辞说:

“黄琴,我虽然跟你哥之间有点过节,但绝不会因为这个就去做这样的事!我是当过兵的人,知道什么叫遵纪守法!”

黄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其实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点怀疑。

“可我爸也不可能说慌啊!他……”

见她越说越纠结,老王直接打断她说:

“黄琴,有些事我必须实话告诉你。”

黄琴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抬头看他,只听老王叹了口气,为难道:

“本来这些事我不想让你知道的,我也怕说出来你不信,但现在你爸都把撞人这样的罪名安到我头上,再不解释,我就得被你看成一个恶人了。”

老王说到这,表情十分无奈说:

“其实之前你哥开车差点撞死我,那天我是去你们别墅区那里找沈月莹商量驾校的事的,路上被你车看到,他直接开车想撞死我,还好被我跳进花丛里躲了过去,这事你可以去问别墅区的保安,他们知道的。”

黄琴听到这,脸刷的一下变白了,不敢相信自己的哥哥居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老王见她这样,心里暗喜,面上却表现得更加无奈。

“还有你哥差点强了沈月莹那事,其实他也算是被我连累的,要不是因为沈小姐跟我合伙开驾校,你哥也不会因为想报复我而这么对她……”

“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想不通,为什么你哥要这么针对我?如果是那天晚上我想送你回家那事,我也早就跟他解释过了……”

老王见黄琴听进去了,最后又十分凄苦叹了口气说:

“不过这事你爸也出面替你哥解决了,他威胁我跟沈小姐说不能报警,又给了两百万我们当封口费,我知道惹不起你们黄家,拿了钱之后也没打算再追究了,为什么你哥跟你爸还是不放过我?这次他们不会想给我安个撞人的罪名,把我关牢里吧?”

黄琴听到这话,绝美的小脸上满是纠结跟痛苦,沉默了好一会她才说:

“对不起,这事其实也是因我而起,如果这事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我会补偿你的!”

老王听到这话,心里心花怒放,面上却不显,反而十分大度说:

“补偿什么的就不用了,这些事我也没放在心上,我也知道自己没本事去计较,我只想安安分分做我的生意,也希望你能相信我,你爸说的那事,真的不是我做的。”

黄琴其实心里已经信了七七八八,她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什么德行,如果她爸为了替她哥出口气,还真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黄琴这样想着,忍不住又心酸得叹了一口气,如果说之前还对老王打了他哥这事心有芥蒂,那在知道他哥差点开车把老王撞死之后,那最后一点芥蒂也没有了,转而是满心的愧疚。

“王教练……实在是对不起,我回去会跟我哥好好谈谈的,以后不会让他再找你麻烦了!”

老王一听这话赶紧摆摆手说:

“别,你还是别在你哥面前提起我了,我怕你越说,你哥越恨我,你就当不知道这些事吧,其实要是怕你误会我,这些糟心事我是不想让你知道的……”

老王说着,手忍不住覆在黄琴放在桌上的手上。黄琴愣了一下,赶紧像触电般把手缩了回去。

她涨红了着脸道:

“教练,你——”

老王暗骂自己太心急了,面上赶紧解释道:

“对不起啊黄琴,我不是故意要吃你豆腐的,我是情不自禁想安慰你,你要是介意的话,我给你道歉!”

黄琴干咳了一声,红着脸不知道怎么回,最后想了想,只能扯开话题说:

“对了教练,我还有件事想问问你。”

老王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你最近有见过玲玲吗?”

老王没想到她问的是这个,一时愣住了,想了一下说:

“没有,我好几天没见到她了,加上我现在已经从那边驾校辞职,刘玲玲基本也没跟我联系了。”

老王不傻,当然不会告诉黄琴刘玲玲的事,更不能让黄琴知道,刘玲玲在他家住过几天,他还给刘玲玲全身都涂过药,包括那里……

黄琴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失望叹了一声,皱着眉头说:

“我这次回国当天就给她打了电话,但是她一直没接,我还给她发了好几天微信,可直到今天她都没回我。”

老王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他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刘玲玲打的那通电话,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李成又在祸害刘玲玲?

想到这里,老王顿时坐不住了,上次刘玲玲身上的伤让他十分触目惊心,如果李成又变本加厉的话,刘玲玲恐怕得被他玩死!

老王赶紧腾一下站起来,他看向黄琴问道:

“你知道刘玲玲家的地址在哪里吗?我们上她家看看去。”

黄琴点了点头,也有点担心刘玲玲的安危,两人赶紧开车往刘玲玲家去了。

老王跟黄琴两人都是开车来的,这会只能一人开一辆分开走,老王上了车之后,就赶紧给刘玲玲打了电话。

可这一打才发现,刘玲玲已经把他拉黑了

!他打开微信发了个表情过去,发现微信也拉黑了。

这下老王是真的意识到事情不妙了,他了解刘玲玲这个人,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有什么事都不会往心里去,就算是真的讨厌他,在拉黑之前肯定会大骂他一顿,绝不会就这么不声不响把人拉黑。

可老王也想不通,如果她真的出事,为什么不向他求救,反而把他拉黑了?难道就因为那天晚上他没有接那个电话?

老王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他心里不禁也有点后悔,早知道那天晚上说什么也要出去找她了。

黄琴把车开的很快,一路上又是急刹又是急转弯的,弄得跟在她后面的老王给他抹了几次冷汗,要不是事态紧急,老王肯定要好好教育一下她了!

果然是走了后门的,这开车技术就是不行!老王想着,哪天得约黄琴出来再私下教她一下,不然她这样上路迟早得出事。

两人很快就到了刘玲玲家那片老房区附近,由于小巷子没法开车进去,两人只能把车停在外面走进去。

黄琴只记得她的门牌号,但不知道怎么走,好在老王以前在这片区域生活了好几年,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两人很快来到刘玲玲家的楼下,老王特意留心看了一下楼梯口停车的地方,发现刘玲玲的摩托车就停在那里,不过摩托车上积了好多灰尘和落叶,估计放在这里好几天没开了。

老王心里咯噔一下,那股不好的感觉更强烈了。他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去,很快就找到刘玲玲家的大门。

他抬手想敲门,却发现房门虚掩着,还露出一大条缝,他直接推开门探头一看,在看清屋里的情况之后,顿时就呆住了。

只见屋里有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他正仰着头闭着眼里,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呜咽,而轮椅的前面,有个穿着一身类似护士服的女人正蹲在他面前,头颅正在他的腿间……

老王的嘴巴张成了O型,身后的黄琴拍了拍他的肩膀,正想出声,老王赶紧转身捂住她的嘴巴!

“嘘!先别说话。”

老王捂着黄琴的嘴巴轻声说道,黄琴眼带疑惑,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老王伸手指着楼梯口示意她下去再说。

两人轻手轻脚得走下去,黄琴以为刘玲玲家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焦急问:

“教练,刚才是怎么了?是不是玲玲家出事了?我们要不要报警?”

老王忍不住老脸一红,心想自己怎老是遇上别人在做这档子事?他偷偷瞄了黄琴一眼,心想今天要不是跟这丫头一起来的,他可就又有眼福了。

他干咳了一声,别开眼说:

“没事,是因为玲玲家的护工正在给她爸“擦身体”,我怕你看到尴尬,就赶紧让你先下来了。”

虽然是用嘴来的……

黄琴恍然大悟,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她点了点头,矜持地说:

“那教练你自己上去吧,玲玲估计也不在家,我在这等你,你问下她家人看看知不知道玲玲最近在哪里。”

老王见黄琴一副害羞的样子,心里暗笑,还好刚才及时制止了她,要是被她看到那画面,对她来说,单纯的心灵不知道得受到多大的冲击……

不过,也正是因为黄琴这么善良又单纯,才让老王对她痴迷不已,也乐意去保护她这份单纯的心思。

老王交代了黄琴在楼下等他,这才再次折返回来,他一边走上去一边想,那护工少妇还真是饥渴难耐,之前勾引他不成,这次来到刘玲玲家,居然连她生病的老爸都不放过,就不怕把她爸给榨空了吗?

老王这次刻意放轻了脚步,很快就走到门边了,他悄悄探头看过去,果然看到正在忘我运动的两个人。

不过,准确的说是那护工少妇一个人在动……

只见她跨坐在刘玲玲她爸的轮椅上,两人面对面交叠,那护工的手攀着她爸的肩膀,身子在动。

她仰着头,像饥渴的鱼一样张着嘴巴叫着:

“啊……好舒服……快,摸我这里……”

她说着,拉起刘玲玲她爸的一只手按在上身处,示意他可以大力。

刘玲玲她爸顿时涨红了脸,大力几下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埋头,像小孩纸一样嗤嗤起来。

那护工少妇的叫声顿时拔高了几度,她忍不住双手抱住刘玲玲他爸的头,白皙的手指全陷进了他的头发里。

老王本来想等他俩完事之后再出声提醒,毕竟打断人家的好事也是不道德的,但眼看着楼梯口走上来一个邻居,还往这边走了过来,老王也没办法了,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那个,对不起啊!打扰了。”

老王进去之后赶紧把门关了,笑呵呵说道。

那两人正玩得尽兴,见老王忽然冒出来,两人同时吓了一跳,只见那护工少妇赶紧从刘玲玲她爸身上起来,老王听到“啵”的一声。

那护工小曾一看是老王,羞得赶紧捡起衣服遮住自己,脸上燥得能滴出血来了。

“大……大哥,你怎么突然来了……”

刘玲玲她爸也是吓得不轻,老王瞅着他当场就软下去了,心里顿时有点发虚,心想这刘玲玲他爸以后不会就这么抬不起来吧?

刘玲玲她爸也是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他一边拿衣服遮住自己一边磕磕绊绊说:

“小……小曾,这位……是谁?”

那小曾红着脸揪紧了衣服说道:

“这位就是请我来这里做护工的王大哥,他是玲玲的驾校教练。”

刘玲玲她爸面露恍然,随即看向老王,面带尴尬道:

“王教练,能不能麻烦你先出去一下,等我们整理一下衣服……”

老王干咳一声,心下暗笑,赶紧点头,开门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那小曾就红着脸来给他开门了。

两人虽然穿戴整齐了,但那股尴尬的气氛还在,老王瞄了刘玲玲她爸一眼,见他坐在轮椅上,身型十分瘦弱,面上也有点青黑色,估摸着最近没少做那事,身体有点吃不消了。

老王本来请个护工来,就是想分担一下刘玲玲的辛苦,顺便能让她爸得到更专业的照顾,可没想到这护工堪比白骨精,差点把人给榨空了!

想到这,老王的脸当即就沉下来了,他板着脸看向小曾,沉声说道:

“小曾,本来这事我是没立场说你什么的,但因为你是我请过

的,我也必须得为玲玲她爸负责。你别怪大哥说的不好听,你看看玲玲她爸都成什么样了?你再这样下去,她爸的身体就得被你掏空了!”

那小曾听老王这么一说,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最后差点没哭了。她红着眼眶看了玲玲她爸一眼,正要说话,她爸倒是抢先说了。

“王教练,这事你别怪小曾,是我……是我主动找的她的。我因为腿脚不便,玲玲她妈早就跟我离婚了,这些年我都没法好好纾解,是我起了歪念,才让小曾帮我排解需求的……”

老王简直都无语了,他叹了口气说:

“刘大哥啊,大家都是男人,我理解你!但是这玩意你得适量,这次数多了,你身体哪还能受得了?”

刘玲玲她爸被老王这么一说,简直燥得无地自容,他张了张嘴,最后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尴尬得点点头表示回应。

可老王教育完了刘玲玲她爸也没忘记那小曾,他板着脸看向小曾,又说了几句。

“大妹子啊,如果你不是我请过来的,我绝不会多管这个闲事。但这个玲玲她爸要是有个万一,我就好心办坏事了,这让我怎么跟玲玲交代?”

小曾被他这么赤裸裸批评着,也是燥得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她红着脸,眼睛也发红了,抽抽搭搭说:

“大哥,这事是我不对,我长记性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要是不放心,我今天就辞工。”

她这话一出,刘玲玲她爸脸色立马就变了,他刚想说话,又听老王道:

“辞工那倒不至于,你找份工作也不容易,我也知道你家里的难处,今天说这些也没别的意思,真的只是为了玲玲她爸的身体着想。

“当然,我也知道大家无论男女都有需求,你们要是节制点来,这事我就当不知道成不?”

刘玲玲她爸看了老王一眼,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想咱就不能绕过这个话题吗?!那小曾此时心里估计也是同样的感受,她赶紧像小鸡啄米一样狂点头,就怕老王还往下说。

老王睨了两人一眼,哪里看不出来两人脸上的尴尬,但他就是故意的,要是不这么说,这两人能真的节制吗?

这会见两人头都快低到地板上去了,这才问起今天来的目的,他转头四周看了看,最后才问道:

“对了,怎么没见玲玲?她出门了?”

刘玲玲她爸见那事终于揭过了,松了一口气道:

“玲玲可能是出去打工了,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

老王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可他不敢把刘玲玲的遭遇告诉她爸,只能试探性问了一下:

“她是三天前走的吗?那几天有人上门来找过她吗?”

老王这话问的奇怪,但刘玲玲感激老王替他请了护工,对他也就十分客气,听到这话也没往别处想,直接就说:

“她是三天前走的,不过她走的前几天确实有人啦找过她,是个男的,年纪跟你差不多大,好像也说是驾校的什么监考官。”

老王心里一紧,这下完全确定了,刘玲玲肯定落在李成手里了!想到这,他不敢再多耽搁了,随便又应付了玲玲她爸两句,就赶紧下楼了。

楼下的黄琴等了很久,差点要上去看看了,正好看见老王下来,她赶紧跑过去问:

“怎么样?知道玲玲去哪了吗?”

老王不想把这事告诉黄琴,只能骗她说:

“没事,她爸说她出去打工了,过几天就回来。”

黄琴皱了皱眉头,奇怪道:

“打工?如果玲玲是去工作了,没道理不告诉我啊,而且她好几天不回我消息了,我还是觉得……”

“没事,她可能是干活忙没顾得上回你吧?我跟她爸要了她打工那边的电话,晚点我就打过去问问,应该没多大事的,放心吧!”

老王这样面上劝着,但心里已经急的不行,他得赶紧打发黄琴回去,然后给李成打个电话才行。

还好黄琴这姑娘好骗,听老王这么一说,也就信了,她还想跟老王一起去刘玲玲打工的地方看看,但被老王劝住了。

老王答应了黄琴晚点打电话去刘玲玲打工的地方,就让玲玲给她回电话,黄琴这才放心得走了。

看着黄琴的车开走之后,老王脸色一沉,马上拿起手机给李成打了一个电话。

李成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老李啊,我是老王。”

电话那头的李成静默了一会,才道:

“哦,老王啊,有什么事吗?”

老王觉得李成的语气很淡,好像很不待见他一样,他心里觉得奇怪,又说道:

“没事,就是最近酒瘾范了,想约你晚上出来喝两杯!”

电话那头的李成又沉默了一会,才回道:

“这样啊,不过我最近比较忙,可能没空了,改天吧!”

老王不死心,正准备再劝,忽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类似求救的呜咽声。

“救……唔唔……”

老王立马听出来这是刘玲玲的声音,他紧紧捏住手机,大吼了声:

“喂?老李啊?你那边是怎么回事?喂——”

电话那头传来忙音,老王心道不好,没准刘玲玲是因为想毁了那些视频被他发现了,要是李成一气之下把人弄死就糟了!

老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但他不知道李成的住处,再急也没用啊!

想了一会,老王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人!他赶紧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是王局长吗?我是王刚,哎对对对,我就是想麻烦您个事,您能帮我查一个交警队那边驾校监考官的住址吗?”

……

王局长的办事效率果然高,没过十分钟,李成的地址就发到了他的短信上。老王拿到地址,立马开车赶了过去。

李成这些年估计没少捞钱,他住的小区,虽然比不上沈月莹黄琴她们家的别墅,但也算是高档小区了。

老王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小区的保安拦着不让他进去,要不是老王能准确报出李成的名字和门牌号,保安还不肯放行。

好不容易进来了,老王又在小区里兜了半天,才找到李成家那栋楼。

来到门口的时候,老王发现李成家门口的电子门锁是有监控的,不过这次他是打算要挑明了说的,也不怕李成知道他来了,他直接按

下了门铃。

过了好一会,李成才姗姗来迟地给老王开门。李成本来不打算让老王进来,但是他怕老王在门口闹事,到时候邻居看到不好,所以只能让他进来。

老王进门的第一句话就直接说:

“老李,刘玲玲呢?我来带她回去。”

李成似笑非笑看着他,眼里露出一抹嘲讽。

“她没在我这啊,你找错地方了吧?”

老王脸色一沉,也懒得跟他瞎扯了,直接说:

“老李,你干的那点混蛋事我早就知道了,刘玲玲一小姑娘,差点被你弄死,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赶紧放了她,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对你也没好处!”

李成穿着一身白色浴袍,大刺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打开一瓶易拉罐啤酒,递给老王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