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捅开宫口撑到极致工具_宝贝是不是快到了

这回片子里又没骗人,这样弄的确很舒服。

文学


尤其是陈晴晴的胸脯超敏感。


“啊……刘叔……就这样……使劲的蹭……”


“是吗?”


老刘越发兴奋了,力气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腰上就像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


突然间,陈晴晴抽搐了一阵,没了力气,瘫软在床上。


“刘叔,我好舒服啊!”


她红着脸,双眼迷离,爽的脑袋都晕晕的了。


她躺在那里,盯着老刘的话儿,狐疑的问道:“刘叔,你看片子里那个男的,他会喷出白白的东西,就像上次你喷在人家肚皮上的那个,为什么你没有啊?”


陈晴晴还是那么天真,天真的让老刘又爱又怜。


“傻丫头,那个白白的东西,要情到深处才可以,刘叔哪能那么轻易就出来。”


老刘摸着她的小脑袋,忍不住笑了,这傻丫头,不会是让自己给干傻了吧?


“刘叔,你快看,男孩把大家伙放在女孩子的那里了,那女孩的下面没我的漂亮,刘叔,你要不要试试我的?”


“试试?”


老刘有些傻眼了,这是要进入最终步骤了?


她可是正值豆蔻年华的大姑娘,而自己,一个半截腰入土的糟老头子,让自己进入她的身体,那岂不是陷她于不利之地,如果自己真的弄进去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啊!


“丫头,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啊!刘叔这要是进去了,你这辈子可就要跟我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了。”


本来,这正是老刘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但是事已至此,他竟然开始犹豫起来。


也许是脑海里有个白天使正在提醒他,如果他干了,或许会下地狱啊!


“说什么呢,刘叔,我们只是做做男女之间的事而已,我们又不生孩子,又不成家,我那个室友,都交了七八个男朋友了,每次都上床了,她不也没和人家过一辈子嘛!”


陈晴晴竟然在劝阻老刘,这是老刘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得怪事。


老刘不知所措了,这都话赶话都赶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再不上,那岂不是说明自己白长了个那东西?


“我……”


老刘还想解释什么,却见陈晴晴低声道:“刘叔,你不想试试人家的吗?”


“我想啊,可是……”


话都坦白到这个地步了,老刘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既然你不想,那我走好喽,反正刘叔也不喜欢我,刘叔一定认为我是随便的女孩子了,算了,我走了!”


说着,陈晴晴将要起身,那两个胸脯猛地一颤。


颤的老刘心里发懵。


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


都到这个地步了,自己还在顾虑什么?


想着想着,他竟然鬼使身材的把陈晴晴按在了床上。


他紧紧地压着陈晴晴的身子,捧住陈晴晴的头,把嘴贴在了陈晴晴的嘴唇上。


“唔!”


多少年了,老刘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他的技术一点都没退步。


几秒钟的功夫,他就撬开了陈晴晴的贝齿,吸吮住她的香舌。


“唔……刘叔……人家舌头都麻了……”


两三分钟过去了,陈晴晴终于尝试过了接吻的滋味。


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去勾引一个糟老头子。


要知道,她可还是一个处女,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


她甚至怀疑自己已经疯掉了。


“啊……”


下一秒,老刘进击了。


“刘叔……好麻……”


不知为什么,陈晴晴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空虚感,下面很痒。


“刘叔,你快把你的大家伙放进来好不好?”


陈晴晴在祈求老刘,她终于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在充满暧昧气息的氛围里,她只想让老刘快点进来,那大家伙一定能帮自己止痒。


老刘再也忍不住了,捧着自己的大家伙,打算直冲进去!

“叮咚!”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老刘吓了一跳,这时候怎么会来人呢?


“谁呀?”


老刘有些不耐烦了,这可是至关重要的时刻,如果是什么查水表收电费的,就让他滚蛋,不要耽误自己的功夫,所以他才这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柔媚的声音。


“刘哥,是我啊,阿萍!”


听到这话,老刘和床上的陈晴晴面面相窥,同时大惊失色。


“有……有事吗?”


老刘傻眼了,来人竟然是陈阿萍!


如果她发现自己差点上了她闺蜜的女儿,还让她闺蜜的女儿来了好几次高朝,她一定会跟自己拼命吧?


所以,这门怎么都不能开。


“刘哥,你快开门,我找你当然有事了!”


陈阿萍在催促老刘,那声音带有勾魂摄魄的诱惑感,很明显,她不是来找陈晴晴的。


“晴晴,你萍姨要进来,快穿衣服,被她发现,我以后都没法给你弄了!”


老刘急忙把衣服给陈晴晴扔过来,还催促她赶快穿衣服。


这人倒霉啊,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陈晴晴也有点发慌,毕竟这属于捉奸在床,如果被发现了的话,那就惨了。


“刘叔,那我怎么办啊?”


陈晴晴有些慌乱,连内衣都没穿,胡乱的就把裙子套上了。


老刘捧着她的脖颈,亲在了她的小脸上。


“晴晴啊,我们下次接着玩,刘叔肯定能让你舒服,这次就委屈你了,你躲进衣柜里吧!”


让这么可爱的美人躲进衣柜,老刘有些心疼,所以他亲了陈晴晴一口,以示安慰。


毕竟危难之际最考验的就是一个男人的耐性,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还对你好,那就是真爱你。


就像老刘,他已经爱陈晴晴爱到无法自拔,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好!”


慌忙之下,陈晴晴躲进了衣柜里。


而老刘则是整理了凌乱的床单,上面还有一块块地图,都是陈晴晴留下的痕迹。


想想刚才的事,真是太美妙了!


如果不是陈阿萍突然敲门,说不定自己已经拿下这个极品尤物了。


叹了口气,老刘去打开了门。


此时,门口的陈阿萍已经等待多时了,她很随意的闯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


她今天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由于在游泳队待过几年,又经常健身,所以四十多岁的她看起来就像三十岁虎狼之年的少妇一样,很有味道。


她的腿也很细,也很修长,当年在游泳队的时候,也是一枝花。


最出名的要属她肥美的臀部,又大又翘,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那么漂亮。


记得当初,自己就是喜欢她的大屁股。


想想已经多少年过去了,老刘刚刚被陈晴晴撩起一股火,现在又来了这么个有味道的女人,他心中的那股子邪火再次升腾起来。


“刘哥,这么多年,你生活的还好吗?”


陈阿萍的眼中多了几抹柔情,好似在心疼老刘。


她的脸上有几条淡淡的鱼尾纹,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她的颜值依然那么高,他们那个年代,哪有什么整容,所以并没有什么后遗症,以至于陈阿萍还是那么漂亮,只是岁月催人老,让她多了几分沧桑,少了几分当初的靓丽。


“我……我还行啊……阿萍……你怎么这么问啊!”


老刘有点惊讶,他总感觉今天的陈阿萍怪怪的。


陈阿萍突然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红裙,轻轻地贴了过来,竟一屁股坐在了老刘的大腿上。


她的臀部依然那么大,那么有弹性。


只不过轻轻一蹭,就让老刘将要软下去的话儿重新竖起了大旗。


“刘哥,我……我过的并不好,当年我嫁给了刘明强,以为他会待我很好,可是……他根本给不了我幸福,每次都是几秒就结束了,这么多年,我都快被憋坏了,要不……你帮帮我吧!”


“啥?”


老刘下意识的看了看屋里,陈晴晴可还在衣柜里呢!


而她的萍姨陈阿萍,此时正横坐在老刘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微微闭上眼睛,竟然是在索吻呢!


“阿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


“怎么还是那么色,对吗?”


陈阿萍毫不避讳,在老刘面前,她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


“对,我是骚货,但我只色给你一个人看啊!我嫁给刘明强这么多年,我都不幸福,每次那个的时候,我都像一条死鱼一样,这么多年了,我从没有来过一次高朝,他不配让我在他面前骚,我也不会骚给他看!”


说着说着,陈阿萍就越来越气愤,听起来不像是假话。


“阿萍,你……”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骚给你看,十多年不见了,刘哥,你下面还依然坚挺吗?”


感受到老刘的大家伙正在顶着她的大臀部,陈阿萍心神一漾,渐渐有了满足感。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想象着能和老刘再弄一次。


终于,半年前,她在游泳馆见到了老刘。


那时候,她就想和老刘再续前缘,求她和自己温存一番。


但是,因为伦理的束缚,她已经嫁人了,自然抹不开面子。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没日没夜的想念老刘的大家伙。


她越想越难以耐得住寂寞,今天,终于厚着脸皮来找老刘了。


而且,她抱着很大的信心,今天一定能让老刘狠狠地弄自己一次。


“阿萍,你……你别摸……这不太好吧?”


老刘有点心惊,要知道,陈晴晴还在里面呢!


万一她看到自己的萍姨正在摸自己的话儿,这么浪荡的画面,老刘都忍不住脸红了。


“这有什么不好?你忘了,当初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你跟我说的山盟海誓都忘了?我不管,我今天非要得到你,我就要你狠狠地压在我身上。”


陈阿萍越说越过分,越说越大声,屋子里的陈晴晴一定听见了。


“阿萍……”


老刘被她摸的起来了,已经按捺不住寂寞了。


“刘哥,抱我进屋,人家想和你重温当年的刺激!”


说着,陈阿萍抱紧了老刘的脖颈,希望他抱自己进屋。

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管她呢!


自己憋了一肚子的邪火,总要发泄出来。


既然晴晴不行,那就弄陈阿萍,只要能泄了这股邪火就行。


他抱起了陈阿萍,朝床边走去。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