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蕾丝之间tp怎么做_我分开老师的两瓣肉

吴贵花不说闲话,并不代表就没个念想啥的,男人跟女人其实一样,男人想日,女人想被日。都有各自的需要,吴贵花是女人,也免不了俗。


自家那男人跟球一样,每天晚上都要趴自己身上摸摸搞搞,每次自己脱了裤子,来了兴趣,得,他就软了。跟棉花糖似得,轻轻一舔就没了。如今见到这么大一肉.棒,不用白不用!


“用?用啥,咋用?”秦宇摸着脑袋,疑惑的望着吴贵花,“贵花婶婶,小.鸡.鸡不都用来撒尿吗?还能给女人用?”


“哦,我知道了,贵花婶婶,你肯定不能尿尿,要借我的小.鸡.鸡撒尿吧,行,你说咋用小宇给你用!”秦宇想了想拍着胸脯,一脸诚挚。


“嗤!”


吴贵花顿时给乐了,要不怎么说是傻子呢?这都不知道,难道女人没小.鸡.鸡就不能撒尿了。


吴贵花也懒得跟秦宇解释,麻溜的脱掉了汗衫,两团白花花大馒头掉了出来,不,比大馒头更大,更圆,上面那颗樱桃珠子还红嫩的紧。


“咕噜!”

文学


秦宇咽了咽口水儿,不脱衣裳不觉得,脱了才知道吴贵花的大,这才是有爱奶大啊…..


“贵花婶婶,我,我要吃奶….小宇,小宇好久都没吃过奶了….妈,妈妈也,也不见了….你给我吃奶嘛…..”


吴贵花抿嘴一笑,脸颊一红,把汗衫仍在一边,接着说道:“小宇,来躺下,婶婶爬在你身上,你再吃奶好不好?”


“嗯,好!”秦宇答应的干脆。


从赵梅那儿开始,秦宇便驾轻就熟,又有黄翠华那样的坐.台小妹儿指导,当然知道吴贵花想干嘛,这心里却乐得不行。


一天日了俩婆娘,还都是陈天明家里的,这可咋好意思呢?


秦宇这边意in着,吴贵花已经脱了裤衩,也没啥不好意思,吴贵花也盘算了,傻子嘛,做了啥都不知道,就当躺在地上睡了会儿觉。


“哎呀,这婆娘下面卷毛匆匆的,茂密的紧。需求量肯定巨大!哎哟喂,这水哗哗的流,得浪成什么样了?”秦宇嘀咕着,脸上却是一脸殷切,望着两团雪白面团,咋呼道:“婶婶,吃,吃奶….”


“啪!”


“啊………”吴贵花紧闭着双眼叫了起来,那个巨大的棒子给下面塞了个满满当当,紧实无比,宛若一条大蟒蛇钻到了最深处似得,连灵魂也跟着一阵颤抖。身躯一软,趴在了下去。


“吧嗒吧嗒….”两团雪白肉山砸了下来,秦宇两手一抓。猛得搓了起来,大雪球圆润俏挺,还嫩的慌,那两根儿樱桃小点儿硬了起来,咬在嘴里无比舒服。


“嘤咛”!


一声轻呼,吴贵花慢慢坐了起来,柳条腰轻轻摆了起来,两手拖着香瓜大小的奶.子,上上下下轻轻动弹了起来,一开始许是水流得不多,有些痛,慢慢的就快了起来,小臀尖啪啪啪的撞在秦宇大腿上,跟地里的虫叫声还挺合拍,啪啪啪的好听的很。


“嗯,啊,嘶..”吴贵花呻吟不断,秦宇也忙活个不停,一手抓着大奶.子,一手拖着半边屁股蹲儿,一巴掌下去多了五个手指印。


紧实,有弹性,跟白面似得干净。没生养过的婆娘下面就是紧!小秦宇被裹了个严严实实,水珠四溅,脑门儿都顶红了。


“啪啪啪”


“啊啊啊”


半个小时眨眼就过去了,吴贵花已经进入了冲刺阶段,俏挺的屁股一撅一撅,胸前两团大雪球跟着跳跃起来,两颗小红点不断撞击在一起。


秦宇两手紧紧捆着柳条腰,腰身猛然大动,不断向上猛冲。“砰砰砰”的声音响了起来,吴贵花双手搂着跳跃的两颗大木瓜呻吟不断。


“哗哗哗”一阵水声漫过,吴贵花累的精疲力尽,趴在秦宇胸膛上,哈嗤哈嗤喘着粗气。跟快不行了似得。


秦宇却没管得许多,翻身而起,把吴贵花压在下面,两腿往肩膀上一搭,扶着怒蟒一般的二弟,对着那黑洞狠狠给刺了进去,一直捅到底!两手抓着大木瓜,狠狠掐了一把。


“啊!”吴贵花惊叫了一声,睁眼发现宇傻子似乎不一样了。来不及多想,下面又给塞的满满的,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充实感涌遍全身。


“婴宁,嗯哼….”


“啪啪啪”


又是一阵疾风骤雨,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慢慢停了下来。


“小宇,你是不是不傻了?咋懂得老汉推车,老树盘根呢?”吴贵花道出了疑问。


秦宇穿上裤衩,一巴掌扇在吴贵花屁股蹲儿上,邪邪笑道:“臭婆娘,咋了,现在反应过来了?”


“不准说出去啊,不然老子以后就不日你了。”


吴贵花猛地点点头,保证道:“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出去,以后只给你日!明天咱们还在这儿见?”做了回真正的女人,吴贵花方才领悟到其中美妙,怎么会说出去呢?那才是真傻!


“啪!”秦宇又在白花花的屁股蹲儿上掐了一把,贼笑道:“臭婆娘,瘾还挺大。行,明天接着日你!”

从陈天明玉米地里溜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秦宇赤条着身子,手里裹着一捧玉米棒子,腰里别着两条鱼回家了。


美美的吃了一顿王八,甲鱼。啃着烧玉米棒子,秦宇那个心情美啊。看来老天果然是公平的,先给自己来了个天萎,再来一记响雷,没爹没妈.的孩子,这裤裆突然就鼓了起来,美女蹭蹭的往怀里钻。


天黑了,小卖部也就没了啥生意,妹妹串门儿来了,赵梅早早的关了小卖部,坐在屋里看电视。


本来今晚有露天电影来着,可不知咋的,放电影的人没来,只能坐在家里看电视了。村里其实也没几台电视。几个当官的都有,平民百姓家里,就赵梅跟李小芳家里有电视了。赵梅是因为当初秦宇爸妈给了几万块钱,开了超市,添置了一台电视。


一开始好多人往赵梅家里钻,一来是想看电视,二来嘛,是个男人都想打赵梅的主意。可赵梅也不是好惹的主,来一个撵一个,记得陈二狗没结婚之前也来过,硬是被赵梅拿着菜刀给撵走了。


如今,倒是清静许多了。


“丽红,你还没给我说说,你咋的离家出走了呢?”赵梅一边剥着瓜子,一边问道。


沈丽红扭了扭小蛮腰,两团奶.子轻轻一颤,捋捋领口,翻着白眼道:“姐,你说咋那么难听呢?咋的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惹事儿的主啊?”


“可不?你这死妮子啥时让爹妈省心过?”赵梅盘根问底,“老实交代,是不是跟二牛吵架了?”


沈丽红熬不过,正色道:“姐,本来这话我也说不出口的。却不得不说。”


“咋啦?”见沈丽红认真表情,赵梅心里有些发毛。


这个妹子,漂亮不假,十里八村的人当年都想上门提亲,可这妮子就看上了村里老实巴交的二牛。二牛倒是没啥,天天就跟公公婆婆干仗去了,为此,自己跟着爹妈遭了不少罪。这一瞧,生怕出了啥大乱子。


“姐,你别一惊一乍的成不?弄的我都不好开口了。”沈丽红白了一眼赵梅。


“姐,你瞅我嫁给二牛也快两年了,这肚子里也没个啥反应的,二牛爹妈不乐意了,前两天就跟我在家死磕,我这肚子没动静我也着急上火,完了还不能跟人横!后来我仔细想了想。”


说着,沈丽红抖了抖奶.子,又撅了撅屁股,伸手拍了一把,啪啪的响声。秦宇在一旁只瞪眼珠子,现在就见不得婆娘在面前得瑟,一得瑟准要日人!


“你瞅,我这身段儿咋可能不能下崽儿呢。琢磨了一通我一狠心就带着二牛去了镇上医院,一检查我没事儿,全都妥妥的。二牛可就不行了,身体强壮,肾衰竭,那可是要死人的。医生说了,顶多再活半年!换肾就得大几十万!”


“二牛家那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就那几亩田,也没个手艺,哪来的钱?”沈丽红神色顿时暗淡不少,幽幽道:“后来咱们一合计,这事儿不能外传,还得给老刘家留个后,想了想吧,二牛爹妈就给我塞了一万块钱,让我出来借种了,希望怀个大胖小子回去…..”


赵梅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哎,这二牛命咋怎么苦?多老实的人儿,咋就得了这该死的病呢?哎!造孽呢!”


沈丽红闻言也是唏嘘感叹,二牛待自己不薄,却患了这病,这不是要人命吗?


“丽红,二牛要去了,你咋办啊?跟着姐姐我一样……..”赵梅眼圈一红,眼泪就扑簌扑簌掉了下来。


根生去了,自己守活寡没再嫁;现在妹妹又遇上了这样的状况,不也得步入自己的后尘吗?


“姐,这事儿先放放,后面再说。二牛是个好人,二牛爹妈也就嘴叼了些,对我还是不错的,我琢磨着出来晃两个月,怀个孩子回去!剩下的就走一步看一步吧。”沈丽红眼圈也红了起来,忍着没有落泪。


赵梅点了点头,抹了把眼泪。人命天定,你哭又能咋的?


“姐,这事儿你就别跟爸妈学了。省得他俩担心,啊?”沈丽红又叮嘱了两句。


赵梅只是点点头,妹妹长大了,懂得为人想了,心疼爹妈了。只是一想到妹妹又要守活寡,这心里就堵得慌,两行泪花子又流了下来。


“姐,你这是干啥啊?哭啥?”沈丽红帮沈丽红擦了擦泪珠子,认真道:“姐,你明天就给我找你们村里的强壮男人来,我就不信了,我沈丽红天天躺在床上给人日,连日一两个月还怀不上崽儿!”


赵梅脸一红,莫名的朝秦宇看了一眼,嗔怪道:“说啥呢,妹子,把自己当啥了。咋尽做贱自个儿呢。说的跟城里的妓.女似得。”


“姐,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我一定要给老刘家留个后!”沈丽红一脸坚决。


秦宇由一开始的鸡动,变成感动。


乡下的妹子怎么了?土又咋了?可人有人情味儿啊,重感情啊。明知道自家男人都快死了,却拼死,顶着万人草的名也要给人生个崽儿。这份儿魄力哪儿去找?


再想想当初跟着自己厮混那女朋友,咋就跟畜生一样呢?知道自己是天萎后,跑的影儿都没了,还转学校了。他妈.的,人跟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丽红婶儿,怀孕的几率大概是千分之一。从科学的角度上讲,月经过后的一周之内是怀孕几率最高的,反之,月经前一周怀孕几率最小。你一个月天天跟人做,怕不好吧………”秦宇开口说道。


“啊?姐,这…..”沈丽红见秦宇吐字清楚,分析的头头是道,这哪里像傻子啊?“小宇,小宇鬼附身了吧?”


秦宇无语摇了摇头。


“丽红,小宇早就好了,只是在外人面前装傻而已。”赵梅低声道,“这事儿你别传出去,知道就行了。不仅不傻,而且聪明的紧,今早还把陈天明那老秃驴给揍了一顿呢。”


“啊?好,好了?”沈丽红掩着小嘴,难以置信。“被雷劈了还能好?”


秦宇叉开双腿,暗地里一使劲儿,邪笑道:“雷劈了算个啥,你瞅瞅我这裤裆,还天萎都好了,要借种的话找我好了,全村人就我这个大,保管让你下崽儿!刚瞅了瞅你这屁股墩子,生儿子儿子指定成,不信你问问表嫂儿。”秦宇一脸笃定,开玩笑,就这玩意儿,一个顶别人五六根儿。害怕下不了崽儿,就怕她沈丽红遭不住日!


“呸!”


赵梅俏脸一红,啐了一口。就这玩意儿,昨晚把自己整得死去活来,嗯,不过还是很舒服的….

从陈天明玉米地里溜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秦宇赤条着身子,手里裹着一捧玉米棒子,腰里别着两条鱼回家了。


美美的吃了一顿王八,甲鱼。啃着烧玉米棒子,秦宇那个心情美啊。看来老天果然是公平的,先给自己来了个天萎,再来一记响雷,没爹没妈.的孩子,这裤裆突然就鼓了起来,美女蹭蹭的往怀里钻。


天黑了,小卖部也就没了啥生意,妹妹串门儿来了,赵梅早早的关了小卖部,坐在屋里看电视。


本来今晚有露天电影来着,可不知咋的,放电影的人没来,只能坐在家里看电视了。村里其实也没几台电视。几个当官的都有,平民百姓家里,就赵梅跟李小芳家里有电视了。赵梅是因为当初秦宇爸妈给了几万块钱,开了超市,添置了一台电视。


一开始好多人往赵梅家里钻,一来是想看电视,二来嘛,是个男人都想打赵梅的主意。可赵梅也不是好惹的主,来一个撵一个,记得陈二狗没结婚之前也来过,硬是被赵梅拿着菜刀给撵走了。


如今,倒是清静许多了。


“丽红,你还没给我说说,你咋的离家出走了呢?”赵梅一边剥着瓜子,一边问道。


沈丽红扭了扭小蛮腰,两团奶.子轻轻一颤,捋捋领口,翻着白眼道:“姐,你说咋那么难听呢?咋的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惹事儿的主啊?”


“可不?你这死妮子啥时让爹妈省心过?”赵梅盘根问底,“老实交代,是不是跟二牛吵架了?”


沈丽红熬不过,正色道:“姐,本来这话我也说不出口的。却不得不说。”


“咋啦?”见沈丽红认真表情,赵梅心里有些发毛。


这个妹子,漂亮不假,十里八村的人当年都想上门提亲,可这妮子就看上了村里老实巴交的二牛。二牛倒是没啥,天天就跟公公婆婆干仗去了,为此,自己跟着爹妈遭了不少罪。这一瞧,生怕出了啥大乱子。


“姐,你别一惊一乍的成不?弄的我都不好开口了。”沈丽红白了一眼赵梅。


“姐,你瞅我嫁给二牛也快两年了,这肚子里也没个啥反应的,二牛爹妈不乐意了,前两天就跟我在家死磕,我这肚子没动静我也着急上火,完了还不能跟人横!后来我仔细想了想。”


说着,沈丽红抖了抖奶.子,又撅了撅屁股,伸手拍了一把,啪啪的响声。秦宇在一旁只瞪眼珠子,现在就见不得婆娘在面前得瑟,一得瑟准要日人!


“你瞅,我这身段儿咋可能不能下崽儿呢。琢磨了一通我一狠心就带着二牛去了镇上医院,一检查我没事儿,全都妥妥的。二牛可就不行了,身体强壮,肾衰竭,那可是要死人的。医生说了,顶多再活半年!换肾就得大几十万!”


“二牛家那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就那几亩田,也没个手艺,哪来的钱?”沈丽红神色顿时暗淡不少,幽幽道:“后来咱们一合计,这事儿不能外传,还得给老刘家留个后,想了想吧,二牛爹妈就给我塞了一万块钱,让我出来借种了,希望怀个大胖小子回去…..”


赵梅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哎,这二牛命咋怎么苦?多老实的人儿,咋就得了这该死的病呢?哎!造孽呢!”


沈丽红闻言也是唏嘘感叹,二牛待自己不薄,却患了这病,这不是要人命吗?


“丽红,二牛要去了,你咋办啊?跟着姐姐我一样……..”赵梅眼圈一红,眼泪就扑簌扑簌掉了下来。


根生去了,自己守活寡没再嫁;现在妹妹又遇上了这样的状况,不也得步入自己的后尘吗?


“姐,这事儿先放放,后面再说。二牛是个好人,二牛爹妈也就嘴叼了些,对我还是不错的,我琢磨着出来晃两个月,怀个孩子回去!剩下的就走一步看一步吧。”沈丽红眼圈也红了起来,忍着没有落泪。


赵梅点了点头,抹了把眼泪。人命天定,你哭又能咋的?


“姐,这事儿你就别跟爸妈学了。省得他俩担心,啊?”沈丽红又叮嘱了两句。


赵梅只是点点头,妹妹长大了,懂得为人想了,心疼爹妈了。只是一想到妹妹又要守活寡,这心里就堵得慌,两行泪花子又流了下来。


“姐,你这是干啥啊?哭啥?”沈丽红帮沈丽红擦了擦泪珠子,认真道:“姐,你明天就给我找你们村里的强壮男人来,我就不信了,我沈丽红天天躺在床上给人日,连日一两个月还怀不上崽儿!”


赵梅脸一红,莫名的朝秦宇看了一眼,嗔怪道:“说啥呢,妹子,把自己当啥了。咋尽做贱自个儿呢。说的跟城里的妓.女似得。”


“姐,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我一定要给老刘家留个后!”沈丽红一脸坚决。


秦宇由一开始的鸡动,变成感动。


乡下的妹子怎么了?土又咋了?可人有人情味儿啊,重感情啊。明知道自家男人都快死了,却拼死,顶着万人草的名也要给人生个崽儿。这份儿魄力哪儿去找?


再想想当初跟着自己厮混那女朋友,咋就跟畜生一样呢?知道自己是天萎后,跑的影儿都没了,还转学校了。他妈.的,人跟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丽红婶儿,怀孕的几率大概是千分之一。从科学的角度上讲,月经过后的一周之内是怀孕几率最高的,反之,月经前一周怀孕几率最小。你一个月天天跟人做,怕不好吧………”秦宇开口说道。


“啊?姐,这…..”沈丽红见秦宇吐字清楚,分析的头头是道,这哪里像傻子啊?“小宇,小宇鬼附身了吧?”


秦宇无语摇了摇头。


“丽红,小宇早就好了,只是在外人面前装傻而已。”赵梅低声道,“这事儿你别传出去,知道就行了。不仅不傻,而且聪明的紧,今早还把陈天明那老秃驴给揍了一顿呢。”


“啊?好,好了?”沈丽红掩着小嘴,难以置信。“被雷劈了还能好?”


秦宇叉开双腿,暗地里一使劲儿,邪笑道:“雷劈了算个啥,你瞅瞅我这裤裆,还天萎都好了,要借种的话找我好了,全村人就我这个大,保管让你下崽儿!刚瞅了瞅你这屁股墩子,生儿子儿子指定成,不信你问问表嫂儿。”秦宇一脸笃定,开玩笑,就这玩意儿,一个顶别人五六根儿。害怕下不了崽儿,就怕她沈丽红遭不住日!


“呸!”


赵梅俏脸一红,啐了一口。就这玩意儿,昨晚把自己整得死去活来,嗯,不过还是很舒服的….

白花花,圆溜溜的屁股蹲儿正对着秦宇,这屁股好,圆润俏挺,富有弹性,手感齐佳,一巴掌下去,响声都清脆许多。


“啪啪啪”!连着三巴掌扇了下去,秦宇展开硕大手掌,两只手齐齐抓了上去,使劲儿朝外扳开,小缝儿被两片泛红的面包片包裹着,隐约在杂草丛中,一股淡淡的尿臊味儿飘散开来。


“嗯哼….”沈丽红猛得一颤,屁股蹲儿表层掀起一阵肉浪,一开始拍的有点儿疼,后来竟一阵莫名的舒爽。


秦宇盯着白花花的屁股蹲儿,差点儿忍不住咬上一口,这屁股太嫩,太圆了。跟圆规画出来似得。小臀尖两团软绵绵的肉,比摸奶还舒服。


“嘿嘿!”捏着细腻嫩肉,差点儿挤出水珠子来。秦宇奸笑两声,双手拿捏着两半屁股蹲儿,大拇指轻轻拨开杂草丛中的两片嫩肉,一股滑腻温热,有些粘手的汁液流了出来,大拇指轻轻往外一顶,果然是嫩的出水儿。


“嗯哼哼,嗯….”沈丽红闷哼两声,扭了扭屁股,身体莫名燥.热起来,下面被摸的酥酥麻麻,捅弄两下下面就湿得不像话。“小宇,别,别整你婶婶,下面痒,痒得难受….嗯哼….”说着屁股又是一扭,小洞的水撒了一地。


“痒?”秦宇眉头一挑,提高了音量,“那我就给婶婶抠弄抠弄呗。”


说完,也不管沈丽红答应与否,一手抓着嫩白如雪的翘臀,伸手中指,撇开两片面包,“嗤”的一声捅了进去。


“啊….”一声自喉咙深处发出的舒爽声,沈丽红紧闭着双眸,舔了舔嘴唇,翘着屁股配合着秦宇动作。


“啪啪啪”“哧哧哧”


中指在里面翻江倒海,丝毫不惧粘稠的汁液,啪嗒啪嗒捅个不停,小臀尖一颤颤的掀起一阵肉浪。盯着那一汪流水不停的小泉,秦宇裤裆那玩意儿一硬,昂首挺胸贴着肚皮,跟擀面杖似得坚挺!


“啊…啊…啊…..”突然,秦宇加快速度,快死抽.插一阵儿,一捧液体喷洒出来,溅了一地。沈丽红哆嗦着娇躯,浑身一颤。


秦宇嘿嘿in笑两声,伸手翘臀一掐,闷哼声响起。


“婶婶,还痒不?再痒的话,我换根大棒子给你捅捅,抠弄抠弄….”


沈丽红娇喘不止,瘫软的趴在椅子上,动都懒得动弹。往日在家里,二牛那货就会老黄牛趴背的招式,哪里知道用手抠弄。这么一整,沈丽红立马遭不住了。虽说嫁人一年多,快两年了,可这下面嫩的给黄花大闺女似得,又嫩又水儿,紧致得很。


秦宇不禁有些怀疑二牛裤裆那玩意儿了,真是掏牙棍儿,只把那层膜捅破了而已?


“小宇,歇,歇会儿,婶婶累得慌….”沈丽红红了腮帮,直喘气。


“呵,就这点儿能耐,还找村里的男人来日?婶婶,你这战斗力……”秦宇摇了摇头,带着点藐视,再看看裤裆挺着的黑色的棒子,突然无比自豪。别说村里人不敢跟自己比,就算电视里那黑鬼来了,见着都得饶道而行。“哎,想借种怕难哦…..”


啥是根儿,这才是根儿!


“小宇,你…..”陈小丽红了脸,一直在旁边看着二人摸摸搞搞,这心痒得难受。


昨晚刚刚尝了鲜,美美的吃了一顿。可毕竟守了几年活寡,要说心里不想,那肯定不可能,整吧,下面又疼的厉害,那棒子跟烧火棍儿似得,还能拐弯儿,一进洞就直往最深处捅,一直顶到花蕊。


又长又粗,还带着滚烫的温度,这哪遭得住啊?


可方才见二人你摸一把,我撸一撸的,自己这下面就跟水泼过似得,小裤裤都给整湿了,偏偏奶.头子还痒得厉害,小腹升起一阵邪火,早就将下面的疼痛给忘却了。


“表婶儿,你放心,整了丽红婶婶,我再来日你,你先休息一下。”秦宇一本正经的说着,指着昂首挺胸的小秦宇说道:“这球玩意儿厉害的紧,整通宵都没问题!”


说着,啪的一巴掌扇在二弟脑袋上,小宇跟摇晃了两下,依然坚挺如柱,强壮的很!


“姐,你别管,我来!”沈丽红小碎牙一咬,不知哪里来了勇气,胆寒的望着那根儿黑黢黢的巨柱,小手猛地一抓,拽着秦宇直往床上走。


秦宇笑着跟了过去。


“小宇,你躺下,我来整。”习惯之后,沈丽红也不害臊。三五两下脱得光溜溜的骑了上去。


秦宇笑握着两只大.咪.咪,仔细掂量了起来。


就这对奶.子,吨位跟陈小丽差不多,可更加坚挺,紧实,两颗小豆点儿更加粉嫩,双手一抓,饱满,富有弹性。


“吧嗒吧嗒….”秦宇砸了起来。


“嗯哼…..”沈丽红娇躯一扭,刚刚冷了两分的身子又热了起来。心里像是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似的。


要说一开始对大黑棒有恐惧的话,那现在的沈丽红完全被烈焰焚烧,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管它大小,只有这根儿擎天之柱方才能解救自己!


握着黑漆漆的棒子,对准下面那条小缝儿,屁股一撅!


“哧溜!”一声,钻了进去!


“啊!”沈丽红娇躯猛地一颤,仿佛灵魂被什么给撞击了一下似得,整个人给呆住了。双手捧着脑袋,樱桃小嘴儿张的老大!


那种饱满,那满足感是从未有过的,仿佛,自己嫁人快两年了,从来没做过真正的女人,外面那层膜没了,可里面还是全新的!嫩嫩滑滑,跟刚出锅的嫩豆腐没啥区别!


“啪啪啪”


逐渐适应,沈丽红慢慢耸动着翘臀,两片厚厚的面包片包裹着黑黢黢的巨柱,轻轻磨砂,一股新鲜汁液滑了出来,流进杂草丛中。


秦宇吃奶,吃的正舒爽,二弟突然被包裹起来。这种紧实有力的包裹,对秦宇同样是全所未有的,除了沈丽红之外,也就数吴贵花的要紧实几分。巨柱圆圆的脑袋不断撞击着桃源深处,带出点点水珠子,沈丽红运动的更快了。


“啊….嘤咛,啊哈….哦….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随着秦宇开始动作,加快动作,沈丽红舔着薄薄的性感红唇,呻吟起来,秦宇渐入佳境,运动了约莫十来分钟,翻身而起,抬起两条白花花的腿抗在肩上,对准小洞,“滋溜”一声,又钻了进去。


“啪啪啪”


“啊..啊…啊..轻,慢,慢点儿….啊……”秦宇加快速度,沈丽红疯狂的摇晃着脑袋,一脸红润,说不出的兴奋…..


秦宇专注运动,跟随着小秦宇感受,不断加大力度。狠狠的塞了进去,这紧致,给日雏儿没啥区别。


“啊啊啊,不,不行了,”沈丽红渐入巅峰,美妙到极致的感觉涌遍全身,奈何秦宇停不下来,只得求救。“姐,姐,救救我….哎哟喂,痛…..”

二人旁若无人的折腾,两条光溜溜、白花花的身子就在跟前抖索,运动,跟看黄色.电影似得,还现场直播。无疑给赵梅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灵魂冲击。


早就忍不住抠弄着下面,自己那下面给瓶子没塞似的,哗哗的流水,裤裆那地方给湿透了,偏偏还痒的难受,一股闷热。


“姐姐,我的亲姐,快,快救救我….再,再日我就要,死了….快,救救我…..”在秦宇加速运动下,沈丽红艰难呼救。


赵梅耳根子一热,也顾不得许多,跟着爬上炕去。


这炕打,别说两个女人,就算再来三五个都躺的下。赵梅还没脱掉衣裳,秦宇已经拔出了黑黢黢的棒子。上面裹了点点白色的汁液,嫩滑的很。


秦宇也知道,沈丽红比表婶还嫩,再整两下真的会死人,这都拔出来了,趴在炕上,还岔开着大腿,合都合不拢,原本一条细小的缝给撑的圆圆滚滚,就跟塞了一根大茄子似得,下面缓缓流淌着一汪爱的汁液。


“哎呀,咋这么多水?”秦宇一扯掉表婶的裤头才发现,下面给泼过似得,哗哗的流水,两片红肿的面包浸泡在粘稠汁液中,给两片红红的嘴唇,伸手摸了一把,滑腻的很。“表婶儿,你等着,我来也…….”


话音未落,腰身一挺。黑黢黢的巨柱如同泥鳅一样钻了进去。


“啊……哼!”赵梅娇躯一震,虽然早已尝过这巨棒滋味儿,可这一次与上一次竟然完全不一样。


昨晚的感觉有点儿像久旱逢甘霖,而今晚就是润物细无声,那条大蟒蛇一钻进去,浑身上下顿时轻松了许多,长久的空虚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一种莫大的满足,充实之感,灵魂都跟着颤抖。


“啪啪啪”


灵魂跟随着臀尖儿与大腿的撞击声,带入天堂,飘飘欲仙,好不美妙!


“啊….啊….嗯哼….”


赵梅轻轻扭动着屁股蹲儿,极力配合着秦宇的行动,“吧嗒吧嗒”渐渐推入高峰!


赵梅搂着秦宇结实的臂膀,脑海一片混沌,迷茫。啊啊声中步入巅峰!


“啊…..啊…啊….”


秦宇紧握小蛮腰,死死扣住,巨棒如同电钻一样,剧烈运动开来,两片面包似乎都给磨薄了许多,越来越红….


“啊,妹妹,妹妹,救救我,姐姐,姐姐不行了,快….救救我…..”


沈丽红闻言一脸惊恐,盯着秦宇像看见怪物似得,连着自己都快运动了一个半小时了,硬是没停下来,那跟黑黢黢的棒子坚挺如斯,一脸傲然的看着自己。


自己这下面跟刨火棍捅过似得,爽是爽了,过劲儿了之后,火辣辣的疼,砸去救姐姐啊?可不救不仗义,在这根儿巨棒面前,姐姐战斗力再强也是白搭,那棒子能把人送上天堂,也能捅到地狱去!


牙一咬,沈丽红又跟着上了!


秦宇可管不了许多,这俩姐妹都差不离,脸蛋没啥差别,身条子也相差无几。不过话说回来,日人这活儿,灯一拉,被子一捂,扶着二弟进进出出洞门的事儿,二弟一上火,哪还认人啊?


“啪啪啪,砰砰砰”


巨棒突然换了一个紧致的环境,加上长时间作战,顿时有了反应,紧抓着小腿,狠狠送了进去。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撞击声更加剧烈了两分,却看秦宇那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裤裆那根擀面杖被磨得麻麻痒痒的,一股肿胀袭来!


“啪!”


猛得一用力,整个儿囫囵给塞了进去!


“啊!”沈丽红闷哼一声,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秦宇。


下面那洞里深处,一股火热的液体喷洒了出来,滋润着花蕊。像是冬天里热水泡脚的感觉似得,太多了,那玩意儿实在太多了,一鼓一胀又把下面给撑大了两分,可不管咋的,里面那股温热还在持续!


热流还在慢慢流淌着,沈丽红似乎发现了什么,这家伙事儿大,货就多了,货多了,怀娃的机会也不就大了吗?哪像二牛啊,就那么一点儿东西,还跟挤似得,趴在肚皮上愣是努力了半年也没个反应!


“啪!”


秦宇心满意足的从小洞拔出巨棒,一巴掌扇在屁股墩儿上,坏笑了两声,“咋样,丽红婶儿,还满意不?不满意再日一把。”说着秦宇撸了两把。


“别别别,”沈丽红连连摆手;屁股蹲儿直往后面挪,一挪动下面像扯开似得疼,当初二牛给自己破开的时候都没这么痛。果然是家伙不同,这大家伙咋那么厉害?


“够了够了,婶婶满意了,满意了。借种的事儿就交给你了,明天,明天接着让你日。”沈丽红道了一声。


见沈丽红臣服,秦宇望向了一边的赵梅,今晚她可没咋享受,是不是再讨好讨好表婶儿呢?


“别看我,我也够了。”没等秦宇开口,赵梅一把扯过毯子盖在身上给秦宇堵了回去,“本来就没休息好,要不是为了缓解丽红压力,我才不给你日呢。”


秦宇眼一瞪,“不给我日给谁日?”


“难不成满足不了你?”一边擦拭着巨棒上的汁液,一边说着,“要不能满足就再来一炮,试试我的威力!”


赵梅连连摆手,“不是,是你这家伙太厉害了。我得休息一晚,下面肿的跟蛇咬过似得。”


“姐,你咋说话呢,咱们可不就是被大蟒蛇给咬了一口吗?”沈丽红叉开雪白大腿,瞅了一眼下面。


爽是爽了,可疼的厉害,小缝儿两头硬生生被扯开了几分,要不是小缝有弹性,今晚自己怕给人日死。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做了真正的女人,借强壮男人的种也挺好,以后生个儿子,也长个大玩意儿。羡慕死人。


“嘿嘿,”秦宇摸着二弟,看着俩姐妹,无比自豪。这对姐妹花实在太水嫩了,二牛死了倒也好,两姐妹搬过来一起住,每天晚上一起日,那才带劲儿。


“嗯,明天晚上玩玩老树盘根,老牛趴背,招式虽老,可效果好……..”秦宇暗自嘀咕了两声,左拥右抱进入了梦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