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把奶头送到男人嘴巴吃奶_帝国女尊惩罚正君

乐乐和闺蜜一起出来,走出校门口时,陈威特别会来事,直接朝乐乐打招呼。“乐乐小姐,您慢走,接您的车在那边。”陈威说着,指了指我这里。这下乐乐的身份表明了,周围见到她这么漂亮,眼睛不由得一亮,但是一想到躺在地上的李刚,那些小九九就全部给受了起来。谁要是不怕死,尽管去找这姑奶奶的麻烦好了。乐乐受宠若惊,同时心里也有些感动,事实真的如她猜测的那样。朝陈威点了点头,乐乐这才带着安倩走过来。上了车之后,乐乐忍不住要确认一下:“王叔,陈威这么做是你的意思?”我点了点头:“那个李刚敢打你的注意,给他点教训是应该的。”

文学

边上的安倩眼冒星星,十分崇拜:“乐乐,他是你男朋友吗?好霸气哦。”乐乐的脸顿时就红了,羞怒到:“什么男朋友,这是我后爸。”说着,边向我介绍:“王叔,这是我闺蜜安倩。”我有些尴尬,不过没有被安倩看出来,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安倩吧,你家在哪儿?我先送你回去。”安倩说了一个地址,我发动了汽车。一路上,安倩对我的兴趣非常大,一直都在问我问题。“王叔,你是黑老大吗?这种叫手下人去解决事情好霸气哦。”“躺在地上那个,就是因为调戏安倩,然后你就派人来收拾他?好帅啊。”“王叔,我好崇拜你啊。”面对安倩的热情,我一时有些招架不住,而且这姑娘脑洞也太大了,我哪儿是什么黑老大,我就是个包工头而已。一路东扯西扯,总算是把安倩送到了家,这丫头还对我念念不忘,临走前非要加我微信。加好之后,我们这才离开。掉头准备送乐乐回家,说起来回来这一路,乐乐倒是意外的沉默,这会把安倩送走了,我才注意到她。只见她看向车窗外,眉头紧锁,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我不由觉得好笑,问到:“你怎么了?”她一阵别扭的看着我,嘴都快翘上天了:“王叔,你是不是喜欢安倩?”我这就感觉很莫名其妙了,这一路我都只是礼貌性的回答一下安倩的问题,何谈喜欢呢?“怎么可能。”“那安倩肯定是喜欢你了。”我差点喷了出来:“这更不可能吧。”乐乐依旧不依不饶:“怎么不可能?你看上去也才三四十岁,这种大叔款最得小女生喜欢了,她肯定是对你一见钟情了。”我一时哭笑不得:“你们都是大学生了,还小女生啊?再说了,你怎么知道她对我一见钟情了?”乐乐显得要抓狂了:“我还不了解她吗?肯定是这样。”我刚想说话,但是猛然间注意到了什么,转而坏笑到:“就算是她对我一见钟情了,你这么生气干什么?”乐乐脸色顿时尴尬,慢慢透上来一抹红晕:“我,我当然是……当然是想着我妈!你俩要是好上,我妈怎么办?”我依旧调笑到:“那个安倩跟你一样大,就算是你妈,也当成干女儿看待,她又不会介意。”乐乐立马急了:“谁说不会介意!”“那你怎么知道她会介意呢?”乐乐似乎被我一下问住了,一时回答不上来。支支吾吾一会,双手一抱胸,气到:“反正我就是知道。”不再和她争辩,只觉得她这生气的样子有些好玩。将她送到家,敲了敲门,里面隔了一会才传来脚步声。一开门,只见赵芝兰裹着浴袍,看样子才刚洗完出来。一见到我,她愣了一下,随即哀怨到:“你还知道来啊,都多久没联系我了,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我挠了挠头,的确有些不好意思。这一阵子都在忙张福和陈威的事情,儿子又和李茹吵架了,我哪儿还有心情来找她。“我这不是来了嘛。”我笑着进去,乐乐跟随着一起。“你今天怎么有空去接乐乐放学啊?”赵芝兰问到。我还没回话,乐乐先开口了:“他是去帮我的。”接着,乐乐把今天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下,只把赵芝兰听得惊讶不以。“那些人你从哪儿找来的?”关于龙五他们,确实不好和她说,我也只有撒个谎园过去。“就是工友的儿子,很能打。”赵芝兰也没多追究,只是有些不悦的嘱托到:“那些年轻人闹,你千万别去凑热闹,毛头小子下手都不知道轻重的。”“那肯定啊。”我们聊着,乐乐忽然想到安倩,又生起气来。“你们聊吧,我回屋睡觉了。”似乎发觉乐乐有些不对,赵芝兰忙问到:“她怎么了?”“可能有些吓到了吧。”我说着,边把她往怀里一拉,她顿时跌倒我身上。她低声尖叫一声,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瞪了我两眼,仿佛在问,我想干什么。此刻,她刚洗完澡,身上还有沐浴露的香味,皮肤更是水嫩光滑,一点没有上了年纪的样子。“我想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我坏笑一声,埋头吻到了她的香颈当中。

我轻轻在她香颈上舔舐,赵芝兰羞红了脸,双手一边推搡着我的胸口。“你别这样,乐乐都还没睡。”我动作依旧不停,双手在她香滑的肌肤上不停的抚摸着:“怕什么,反正她在房间里面。”赵芝兰还是怕,毕竟那可是她的女儿,要是被看见她放荡的样子,这可怎么办。“你不要……”只不过,话刚说一半,就变成了喘息。她实在是太敏感了,本就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隔了这么久,她早就想念我的大家伙。虽然嘴上说着不要的,但是只要稍微一挑逗,她的身体都忍不住的出现反应。我的手已经伸到她的浴袍里面,揉搓着她柔软的水蜜桃,让我好一阵舒爽。而她的眼神也渐渐变得迷离起来,喘息声越来越重,慢慢的从喉咙里发出一阵诱人的呻吟声。“不,不要……”她已经完全注意不到自己在说什么,只能无意识的重复着。我的动作越来越大,她身上的浴巾也裹不住了,从她身上滑落下来。这一具极具成熟韵味的躯体,再度呈现在我的眼前。并不是像是竹竿一样的瘦,也并不显得胖,而是丰润得恰到好处,那恰到好处的水蜜桃和大屁股,任何一个地方都显得如此吸引人。我的手一路往下,从腰腹一路滑到神秘丛林,熟练的找到神秘洞府的入口,那里已经有了些许湿润感。“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我的大宝贝了?”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一边隔着裤子在她股间轻轻摩擦。她受不了了,一手伸到我裤子里面,握住了那一根炙热,双眼越发迷离。“快,我好热,我好痒,我好想要……”我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她顿时浑身颤抖,双腿也突然夹紧,将我的手夹在中间。我的手立马一阵湿润,看来她真是受不了了。我脱掉裤子,将她双手反抓住,从后面直接插入。只听噗嗤一声水声,我顺利进入,并且一路顶到了花心。她双腿顿时发软,差点跪了下去,还好我将她扶住。我挺动着腰肢,慢慢的加快速度,而她一开始还忍着不叫出声,但是到后面根本忍不住,呻吟声变得越来越大。与此同时,房间里面的乐乐听到了这个声音,再度忍不住,悄悄打开门缝,偷看起来。她的眼神,一直盯在我的黑家伙上,一时间,视线内只剩下了我的黑家伙。还有她妈妈的呻吟浪叫声,也不断在耳边响起。外面,我知道乐乐会偷看,所以一直悄悄注意着她房门的动静。察觉到她在偷看了,我变得更卖力了,一下又一下大力的冲击着她妈妈。赵芝兰忘我的享受着,呻吟着,这种让灵魂战栗的快感,几乎让她忘却了周围的所有。她只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享受这场酣战当中。这时候,我抓住她的水蜜桃,用力一捏。突然来的疼痛,总算是让她找回一点清醒,趁着这个时候,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到。“你看乐乐房间,已经打开了一条缝,她在偷看哦。”赵芝兰猛的睁开了眼,看向乐乐房间,果然看到打开了一条缝。她浑身顿时绷紧,一种极度的羞耻感完全从心底冒了出来。她毕竟是个母亲,现在这个样子,居然被她女儿看到了。她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不,你快停下。”她低声叫喊着。但是我全然不理,只顾埋头冲击,变得更加卖力了。她是感觉如此的羞耻,但是又抗拒不了身体对这种事情的渴望,只能流着泪,任由这种罪恶的快感将她吞噬,自暴自弃了。破罐子破摔之后,她变得全然不顾了,只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快乐。她和我不断的变换着姿势,交换彼此的液体,一切都做得那么酣畅淋漓,我也是第一次,舒服到这种程度。房间内,乐乐的手已经伸到下面,水泽染了一地,她的呻吟声也全然盖不住,和赵芝兰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组成一曲最华美的乐章。终于,赵芝兰忍不住了,高高的仰起头,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双腿之间一时犹如潮涨,咕咕水流。泄了之后,赵芝兰不堪身体的疲惫和内心的折磨,直接晕了过去。见她如此,我虽然还没有释放,但是也不好继续。忽然这时候,乐乐房间的门忽然打开,只见乐乐直接瘫在门口,将房门撞开了。“乐乐,你没事吧?”我问到。乐乐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呻吟着,身上衣衫半解,双腿紧紧的夹着,还放在下身。我只觉得口干舌燥,艰难的咽了咽唾沫,然后走过去,将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被这么一动,乐乐的衣服自己滑落下来,娇嫩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我将她放在赵芝兰旁边,这么两具赤裸娇躯放在一起,实在是太有冲击力,而且她们还是母女俩。我下面涨得厉害,知道不能再忍下去了,直接朝着乐乐扑了过去。她还未经人事,承受不住我的大家伙,我只能让她用双手。而我的手指,则是轻巧的探入她的玉洞当中,轻轻搅和起来。她的手是那么柔软,我感觉非常舒服。本来都已经在顶峰驰骋,这下我终于忍不住了,发泄出来。这一次的量多得惊人,洒得她们母女身上到处都是。做完这一切,我只觉得累得不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口的喘息着。歇息了一会,总算是喘匀了气,我站起来收拾了一下,顺便用纸将她们母女身上的痕迹擦干净。正要给她们穿上衣服,李茹的电话突然打来了。一接通,李茹就哭诉起来:“爸,你儿子要跟我离婚!”我吓得差点原地跳起来,忙问到:“怎么回事?”“今天我回家,他也回来了,我说想要个孩子,然后就吵了起来。”我心里一团乱麻,怎么想到他们居然吵到了这一步。“你们在家是吧?我马上回来。”挂了电话,我立马走了,剩下赤裸的赵芝兰母女躺在沙发上。

过了一阵,赵芝兰和她女儿乐乐才慢慢苏醒过来。看到赤裸的对方,两人不禁齐齐红了脸。倒不是因为没穿衣服,两人母女,该见的都见过了,只是因为他们的衣服,可都是我脱的。“乐乐,你和王叔叔……”赵芝兰有些担忧,毕竟乐乐是她的女儿。乐乐摇了摇头,脸色红得快烧起来了。“没有……我只是用手……帮他而已……”赵芝兰闻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内心深处,却忽然冒出来一个疯狂的想法。要是能和女儿一起享受我的大宝贝,那该是多么刺激的一件事情。……我急匆匆的赶回家,一开门就看见儿子李茹坐在沙发两端,正在冷战。我半是生气半是无奈,坐在俩人中间,叹气到:“你们吵来吵去,只会把这个家吵得四分五裂,你们真想这样吗?”当然是不愿意的,李茹本来就想好好过日子,儿子从小就和我一起,两个大男人的家,总是缺点什么的。听到我这么说,两人之间冷战的气氛这才慢慢开始缓和。李茹长叹一声,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我只是一个女人,不懂你们男人的事业为重,我只是想待在家里,做做家务,带带孩子,就像是每个正常家庭一样。”儿子搓了搓脸,一言不发,显得很疲倦。他小时候的确跟我一起穷怕了,现在他就想拼命挣钱,不是自己挣的钱就觉得不踏实。如果不是这样,他又何必玩命一样的加班呢,他也是人,也会累的。我适时出来接住话头:“儿子,还不快给李茹道个歉。”儿子思考了几秒,然后坐到李茹身旁,拉住她的手:“媳妇,对不起,我最近加班确实有点多了。”“我保证,等我忙过这段时间,一定好好陪你,争取给你要个孩子。”见他们终于缓和,我总算是松了口气。“以后谁要是再敢提离婚的事,可别怪我翻脸了。”我适时敲打到。“嗯。”第二天,儿子照常上班,提前说了要加班。这段日子的确对他很重要,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吃完饭,准备下楼去买包烟。电梯门一打开,就看见里面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外套,戴着帽子低着头,整个脸都看不到的男人。我觉得有些奇怪,这大夏天的,热得人心慌,谁还穿外套出门啊。不过我也没太过在意,走了进去。电梯门缓缓关上,我背对着他,看着电梯下降。可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到一声破风声,接着只觉得后脑勺一痛,便晕过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有了些意识,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两个人在争吵。一个声音有些低沉:“你把他抓来干嘛?”另一个尖锐的声音反驳到:“他不就是负责新城区工地的吗,我抓他有错?”“他就是李柱随便去什么地方个小喽啰,什么都不知道。你把他抓了,反而是容易暴露我们。”尖锐的声音有些急了:“那你这意思,就全是我的错了?”“那不然?”“你他妈……”第三个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够了,先想想这个人怎么处理。”那个尖锐的声音阴恻恻说到:“依我看,杀了算了,尸体往荒郊野地一抛,神不知鬼不觉。”那个低沉的声音顿时冷笑一声:“杀了他,然后把李柱引出来?你这脑子真是有问题。”“操,你是不是想挨打!”“怕你?”一阵骚乱,最后还是第三个声音镇住了场面。“都给我闭嘴!”安静片刻,才再度有人出声。“梁哥,那你说怎么办?”“他没醒吧?既然没醒,咱们就不算暴露,情况最坏的也就是打草惊蛇,把他放回去吧。”听到后面,我的脑袋是越来越晕,听到他们要放我回去,不禁松了一口气,也再撑不住,又晕了过去。等我再度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家楼下,摸了摸后脑勺,肿了好大一个包。记忆慢慢回溯,那些人的话也逐渐清晰,让我一阵后怕。今天这事,居然是和老李有关系。我早察觉老李现在不简单,但是我也没想到,我居然都深陷危险当中。今天还真是到鬼门关走了一遭,要不然最后那个梁哥说把我放了,今天还真就交代了。越想越害怕,看来我得给自己找个保镖才行了。只不过,我上哪儿找保镖去?思来想去,最后也只有去找龙五。龙五办事麻利,身手高强,做保镖再合适不过。我问到他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出愿不愿意,只是让我去问林潜龙。我也只有给林潜龙打电话。“龙哥,是我,王建国。”“是王老弟啊,有什么事吗?”当日看这个林潜龙肯定是和老李一个战线的,所以我索性把事情全告诉他了。“我怕再遇到意外,所以我想让龙五来做我的保镖。”那边林潜龙沉默了一会,这才开口答应:“可以,我跟他说一声。”说到这里,我也忍不住好奇心,问到:“龙哥,你和老李究竟是在做什么?”那边林潜龙笑了两声:“不是和你说过嘛,现在知道了对你没坏处,这是你的一个机会,抓住机会捞钱就行了。”说完这些,林潜龙便挂了电话。我心思一时复杂,都让我抓住机会捞钱,特么捞着捞着命都没了,我捞个屁啊。但是转头一想,反正都活了这么久,不如剩下的时间放手一搏。心一狠,做就完了。林潜龙通知了龙五,第二天,龙五就成为了我的贴身保镖。有了龙五在,我这才安心了许多。后面几天,龙五一直跟随着我,而我发生了那种事情,我也不敢乱跑了,最多去一去工地。时间到了这时候,工地的基础差不多已经做了一半了。再有一个多月,我也用不着常来了。几天之后,刘强出院,我们去接他。经过这事,刘强和陈威这种人私混在一起的事情也暴露了。不过现在看来,燕子也没有怪他,倒是有趣。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