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感受到了她的一层膜_稚嫩小屁股耸动

胡小兰一声控制不住发出的低吟,让老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虽然那硕大的饱满让他爰不释手,但此时却有种不太满足,好想跟儿媳妇再进一步,手情不自禁的朝胡小兰已经湿润的三角区探去。


胡小兰嘴上虽然拒绝,但身体却没一点抗拒的意思,老李便也没有抽出去,反而直接钻进了她的衣服里头,用手指抵住了她那娇嫩,需要人开发的花蕊。


“小兰,经脉都是相连的,按按这里,以后你胸口就不会那么胀痛了。”老李舔着老脸胡乱找个借口。


让老李没想到的显,这蹩脚的理由胡小兰居然选择了相信。


“李叔,你别说了,我知道是为了治病,你就接着按吧。”胡小兰面红耳赤的说了一句,那眼神里却满是躁动的情欲。


见胡小兰口是心非的样子,老李轻笑了一声:“小兰你放心,李叔一定尽力解决你的痛苦。”

文学


“嗯,李叔,好好难受啊。”


胡小兰身体特别敏感,刚被老李碰了一会儿,就燥热的难受,虽然知道说出这种话很羞耻,可是真的忍不住,毕竟女人的身体是需要经常被人关爱的。


此时的老李也格外的惊讶,因为胡小兰那湿润的东西已经有不少沾染在了他的手上,那蜜臀还不断的往上迎合。


这种动作让老李既兴奋,同时又有些苦恼,心想儿媳妇这么需要人关爱,这要是在外边被男人挑逗一下,不得失身嘛,也幸好今天挑逗她的是自己这个李叔。


想到这些,老李就更想替儿子陈爱民耕地了,撩拨着胡小兰下身花蕊的手指速度不由的开始变快。


“小兰,别乱动,李叔这是在帮你按摩呢,还想不想让胸口不涨了,你这就是长期压抑憋的。”


老李说出了这种不要脸的话,胡小兰心中一垴,但紧接着便被那阵阵的欢愉代替。


本来是抱着催乳的念头,但这么弄了一会儿,她脑子都有些迷糊,不禁想起了陈爱民说的话,脑子更是迷糊了起来,意乱情迷中,竟下意识将手伸向了老李那硕大的坚挺。


好大,好强壮,弄进来一定很舒服!


理智渐渐被欲望占有,胡小兰那敏感的身体便有些想要跟老李发生些什么的强烈念头。


不过,胡小兰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不然陈爱民那东西废了一年多,她也不会一直洁身自好,此时完全是因为压抑了太久,加上陈爱民的话,还有老李那深切的关爱,她内心才会产生松动。


反观老李,察觉到胡小兰越来越躁动,那手竟还下意识去抓自己的活儿,他便知道儿媳妇其实也急不可耐了,内心又惊又喜。


不过老李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便用手指让胡小兰舒服了好一会儿,见她小脸上尽是迷醉之后,这才忍不住有了下步的行动。


老李虽然是个村里的莽汉,但骨子里还是有些情调的,并没有粗暴的去直接扯胡小兰的裤子,而是很温柔吻向了胡小兰那涂抹着口红的小嘴。


被老李的嘴巴堵上,胡小兰有一瞬间的失神,本来是不想回应的,但想到连那隐私的地方都被李叔用手指碰了,仅仅是抵挡了一下,便热情的回应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心里纠结,还是难受,手拼命抓着老李的手。


良久,唇分,得到了一丝喘息,胡小兰脑子才稍微清醒了一些,看着李叔,心里尽是苦涩,觉得很对不起陈爱民。


事已至此,老李也顾不了太多,他只想好好关爰一下儿媳妇但依旧没有莽撞,而是用手轻轻撩了撩胡小兰额前的秀发,声音温和道:“小兰,李叔想跟你再进一步,成吗?”


“这么多年了,爱民她妈走的早,李叔忍的真是辛苦。”


胡小兰纠结了,虽然陈爱民默许,可她心里还是会愧疚,正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便看到老李解开裤子,露出了那惊人的硕大。

看到老李那活儿的那一刻,胡小兰惊呆了,她怎么都没想到,把年纪的李叔居然有把那么雄壮的本钱,比丈夫陈爱民那东西还能用的时候还要大上不少。


本来还有一丝理智,但被撩拨了那么久,她心里自然也是有渴望的,而老李这么的威武,自然加重了她心里的旖旎。


“李叔那东西好大啊,真是羞死人了。”匆匆瞥了一眼,胡小兰忙挪开了目光,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内心深处燃起了想要尝试的火苗。


胡小兰惊讶呆滞且紧接着害臊的眼神,让老李充满了享受了,他明白,这刻胡小兰也是想要的,但她矜持,肯定不会主动说出来。


趁着胡小兰失神且没有反抗的工夫,老李心跳连连将手伸向了胡小兰的裤子。


“李叔,别,别这样,让人知道会笑话死的。”


察觉到老李的意图,胡小兰娇羞不已的说道,但却没有点想要阻止的迹象,任由老李将她的裤子,连同小内内也拽了下来。


望着胡小兰那泥泞成一片的三角区,老李忍不住使劲的嗅了一口气,见胡小兰也是动情的样子,怜爱的抚摸着的同时,轻声道:“小兰,你真是美,李叔都拒绝不了,再说,这事谁会知道呢。“


胡小兰觉得自己被老李撩拨了不行了,特别是这时候那手还轻轻抚摸着她,惹的她下意识的夹着双腿,可看到老李的硕大,那种冲动还是难以克制。


“可,可你是我李叔。“胡小兰嘴上还有些矜持,手却忍不住扯过被子连同老李一同盖了进去。


“既然是自家人,正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话从老李嘴里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惊讶,而且直白露骨,但胡小兰听到之后,竟没有推开他,反而俏脸上隐隐带着几分羞涩的


“可是,真的会难为情的。”这次,胡小兰说完之后,竟直接伸手搂住了老李的腰肢,那模样分明是想要让老李再进一步。


毕竟此时胡小兰的脑子已经被欲望占据了,而老李还副宝刀未老的模样,心里怎么能生出抗拒。


虽然老李十多年没碰过女人,但胡小兰的动作他却也明白,胡小兰这是默许了,当下也不再犹豫,迅速将自己的衣漏兑了个精光,把胡小兰的上衣也拽了下来。


“小兰,真的不要李叔疼疼你么?衣服后,在胡小兰身上蹭着,老李故意问道。


胡小兰羞涩的掐了老李一把,就没了动静,只是沉默了片刻之后,手却忍不住在老李的雄壮上抚摸了起来。


又是一番温情过后,眼见胡小兰软的像一滩水,老李心情澎湃的分开了胡小兰的腿,挺着那硕大的东西凑了上去.


什么伦理道德都不重要了,老李只知道这时候胡小兰特别需要他,他一定不能让胡小兰失望。


然而也就在老李那硕大的巨物顶在胡小兰那湿润的地带时,胡小兰轻嗯一声后,突然夹紧了双腿,挡住了老李的进攻。


“李叔,要不还是算了吧?”突然被老李的那活儿顶到,胡小兰一时间心乱如麻。


虽然说陈爱民默许她跟老李发生些什么,但她一向洁身自好,从未碰过别的男人,真那样的话,心里一定会有负罪感的。


胡小兰娇嗲的拒绝,并没有让老李失望,倒是觉得胡小兰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女人,儿子也真是有福气,但欲望使然,老李还是有些不太甘心,干脆硬着头皮道:“小兰,李叔憋的厉害,要不就让李叔蹭蹭行不?”


令老李感到意外的是,胡小兰先是一愣,继而咯的一声笑了出来,在他身上拍打了一下:“李叔,我可是不是小姑娘,你脑子里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清楚吗,你等会肯定还会问我,能不能就让你放进点,是不?”


心思被戳穿,老李不禁老脸一烫,但胡小兰的样子并不坚决,老李刚想再争取下,这时胡小兰又说话了。


“李叔,你这么坏,其实我也特别想,但是不能,毕竟你是我李叔啊。“


胡小兰都这么说了,老李心里有些失望,正当他准备起身给胡小兰道歉离开时,胡小兰的手突然握住他的那活儿轻轻动了起来,面红耳赤道:“李叔,你也这样帮我,这样应该不算坏了我的身子。


心情一起一落,老李万万没想到胡小兰居然提出了这种方式,顿时激动了坏了,忙不迭的点头,那粗糙的手指迫不及待的凑向了胡小兰那娇嫩的花蕊。


两人身上用手相互抚慰对方的同时,身体还不断的摩擦,虽然没真的做那种事情,但感觉也是格外的没多久胡小兰的身体就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而老李嘴里也发出了一声闷哼。


“没想到用这种方式跟李叔弄,好羞人啊。”结束后,胡小兰身上仿佛像是抽空了力气一般,呼吸急促的喘息。


反观老李,虽然陈小静也用这种方式让他释放过一次,但跟胡小兰这种身体跟身体还摩擦在一起的感觉,似乎更加的诱惑。


“小兰,你可真好,差点让李叔就忍不住犯罪了呢。”结束了,老李也没忘了用手轻轻抚摸胡小兰那对饱满,给她安慰。


胡小兰臊的不行,真担心老李会以为她是那种放荡的女人,口是心非的娇嗲道:“李叔,你可不要乱想,我是看你忍的太辛苦,怕你憋坏了。”


老李笑了出来,毕竟现在跟胡小兰很亲近了,便问了一句,“以后还能这样吗?”


胡小兰笑骂了一声,道:“李叔,你想什么呢,要是再真有一次,我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老李并没有失望,他清楚儿媳妇就是嘴硬,有了第一次,怎么可能会没有第二次,而且真怕忍不住这几个字,让老李更是兴奋。


抱着胡小兰温存了一会后,老李并没有就这样离开,他可是很心疼胡小兰的,便将脑袋凑向了胡小兰的三角区,让胡小兰又欢喜了一次。


一切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胡小兰并没有因此排斥老李,反而心里还对老李产生了几分奇妙的亲近。


“李叔还真是坏呢,可这感觉真的很不错。”她心里又羞又涩的想着。


两人整理好衣服,表面上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但心里却都各自荡着涟漪。

接下来的几天里,老李跟胡小兰的关系依旧保持着暖昧,而赵小美还像之前那样懵懂无知。


只不过由于胡小兰回来,赵小美不用再让小孩吃奶的缘故,她的病似乎好了不少,只不过奇怪的是夜里偶尔还会想念那种被老李摸索的感觉。有时彳1吴次造成醒来,下边都湿漉漉的,但碍于胡小兰在家,赵小美也便没有再让老李帮她,只不过偷偷问了次老李的肿胀怎么样了。


在老李眼里,赵小美已经成为了他口中的肥肉,只要细水长流,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搞定这小丫头。


反倒是胡小兰在家呆不了几天就要走,让老李决定先加快征服胡小兰的步伐,毕竟儿媳妇这么漂亮的女人,让他老李很是冲动呢。


本来老李对王芳的欲望就不太浓重,如今跟儿媳妇之间又燃起了小火苗,他自然就更不想跟王芳发生些什么了。


毕竟四十来岁的女人,就是再漂亮,那肯定也比不上二十多岁的胡小兰,跟十八岁的赵小美有诱惑。


于是这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不堪其烦的老李干脆主动来到隔壁院里找到了王芳。


王芳自己一个人住,大夏天的又热,老李来的时候,这娘们儿身上只穿着内衣,还他娘是红色,映衬的那两个饱满真是扎眼的很。


而且这几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娘们儿居然还把头发染成了红色大波浪,那模样看上去无比的风骚。见到老李来了,王芳心里激动的很,这几天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老李那硕大的东西,想让老李狠狠的戳她。


这不一进门,王芳就跑过去搂住了老李的胳膊,把那对儿饱满的球挤压在了老李的身上。


“老李,你个没良心的,可终于想起人家了。”说着话,王芳那一双眼睛直勾勾的往老李下边瞄,然后拽着老李就往床上走,“老李,咱们睡觉吧。”


老李实在想不通,胡小兰那么矜持委婉的女人,怎么会摊上王芳这样骚里骚气,欲望求不满的妈。


“芳芳,我老李是跟你谈事的。”老李装起了糊涂,眼神瞧了瞧王芳那硕大的饱满。


“咱先上床,边躺着一边聊。”


老李好不容易来了,王芳可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今天她一定要让老李喂饱她。


这两天老李也想通了,毕竟把柄在王芳手里,大不了就满足她一次,可这之前得话说清楚,免的这娘们儿尝到甜头之后,更像个狗皮膏药缠着自己。


被王芳使劲的蹭着,老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芳芳你心里到底是咋想的,我老李可没有再找个老伴的念头了,就算找也真不能找你,这村里人思想保守,真那样,我老李在村里都抬不起头啊。


老李这说的倒是实话,越星村里人,便越注重伦理规矩,真那样,得被人笑死。


王芳心里也明白,真要跟老李在一起,胡小兰跟陈爱民也肯定不会同意,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但对老李的想法却点没消淡,反而冒出了一个坏主意。


“老李,那不就是个形式,我们我也住在村里,晚上你就来我这里住,白天咱俩是亲家,晚上你就是我老伴,你看怎么样?”


最近老李的欲望越来越浓重,也确实想着找个女人晚上天天搞,心里还真有些意动,但想到胡小兰跟赵小美,老李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索性把话说得明白。


王芳心高气傲,听老李这么说,顿时就来气了,敢情她眼里的癞蛤蟆竟还看不上她。


刚想发火,但想到老李的巨物,顿时便强压住心里的怒火,轻笑了声:“也行,既然你瞧不上我,我也不强求,但是真要我不说出去,除非今晚……”


王芳指了指床,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她就不信,等老李尝到甜头,到时候还能离得了她。


老李只想把事快点解决,不然这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干脆也不客气,脱鞋便上了床,很粗暴的把王芳胸前的罩罩拽了下来。


“看来老子今晚必须得给你个教训。”老子憋了一肚子的火,但不得不承认,当看到王芳那对儿大球,他下边还是有了反应。


老李的简单粗暴,王芳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骚媚的笑着:“老李,人家就喜欢你身上这股男儿味,会儿可要猛点哦。n边说话,王芳一点都不知道害臊,还主动帮老李解开了腰带,爰怜的将那两团硕大捧在了手里。


“我骚的你不喜欢吗,你瞧,你这么一碰人家,都不行了呢。”


老李伸手一蹭,就脱个衣服的工夫,这娘们儿下边已经湿漉漉的了,心里顿时暗骂了一声,照着王芳那硕大的奶子狠狠的捏了一把。


也没什么太怜爱的前奏,老李就想着赶紧弄完走人,拽开王芳的腿就猛的戳了进去。


还别说,这娘们儿虽然岁数大了点,但下边还真是紧致,再加上一层亲戚关系,令老李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好多年没进入过女人的身体了。


“啊,你是野人啊,一下子就弄进来,疼死了。”老李的东西太大了,进来的太突然,王芳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老李可不管那么多,自己舒服就得了,他要的就是这娘们儿难受,以后才不敢找他。


“到底弄不弄,不弄我可走了。”老李做出了一副起身要走样子,吓的王芳连忙拽他,“弄,弄,咋能不弄了呢,你这坏人,还不让人家适应一下了。老李,再快一点,人家就喜欢你这么刚猛。”


王芳绝对是老李见过最骚的女人,弄着她,老李不禁想起了胡小兰,要是胡小兰也能像她妈这样,不但让自己这么弄,而是还这么骚该有多好。


可也就在王芳发出连绵不断的淫荡的叫声,老李卖力时,一个窈窕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门外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李的邻居赵小美,她本来替嫂子张小玲来拿东西的,结果进门后便瞧见了床上的老李跟王芳搞那种事。


赵小美未经人事,望着老李扛着王芳双腿,那硕大的东西在王芳尿尿的地方迅猛的冲撞,简直惊呆了。


直到片刻后,瞧着王芳那满脸的痛苦,嘴艱在不断的呜呜着,站在门口的赵小美这才忍不住问道:“李叔,婶儿,你俩这是在干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老李跟王芳皆是一抖。


事发太突然了,老李根本来不及掩饰,光溜溜的身子,那东西依旧还在王芳身体里塞着,活生生的一副春宫图。


赵小美好奇的看着王芳跟老李结合的地方,挠了挠头,道:“嫂子叫我来找婶儿拿点东西。


说完,赵小美为了看的更清楚一些,朝床上的两人走近了一些,又疑惑的问:“李叔,你们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婶儿,你怎么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


反倒是王芳愣住了,惊愕的问道:“小,小美,你,你不知道?”


赵小美摇了摇头,闪着一双眸子:“不知道,婶儿,你为什么要让我李叔把那里放进去啊,不疼吗?”


王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说怎么会疼呢,婶儿舒服还来不及呢,敢情这赵小美竟是个傻子。


这么一想,她不但不紧张了,反而眼神里充满玩味,故意往上挺了挺,下面使劲夹了夹那老李那硕大。


“怎么会疼呢,你李叔这是在疼婶儿呢,要不你也上来试试?”


老李那东西那么大,自己下边怎么可能放的下,赵小美急忙摇头:“不,我怕疼。”


听到王芳的话,老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这娘们儿,瞎说什么呢。”


赵小美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老李可不想因为王芳让赵小美受到性启蒙,不然他以后可怎么跟赵小美亲近。


说完,老李赶紧解释道:“小美,别听你婶儿瞎说,是李叔病没好,你婶儿帮李叔消肿呢。”


王芳大概听出了什么,差点乐出来:“对,婶儿帮你李叔消肿呢,小美你在旁边坐会儿,婶儿一会儿给你拿东西。”


好不容易到了兴头上,王芳可不想就此作罢,她得泄出来才行,妩媚的瞧着老李道:“老李,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动,不想消肿了?”


“李叔,病可耽误不得,你快让婶儿帮你消肿吧,我等会儿。”赵小美也在一旁道。


“那好,李叔应该很快就能消肿。”老李深吸了一口气,在王芳身上迅速冲撞了两下,同时因为愤怒的缘故,用手很狠的掐着王芳蜜臀上的嫩肉。


之前就做了好一会儿,这当着赵小美的面没弄多久,很快,老李就出来了,而王芳已经想死鱼一样挺在床上。


老李速度的穿好衣服,等赵小美拿上东西之后,他连忙拉着赵小美走了出去。


“小美,这事你可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包括你嫂子小玲,知道吗?”


刚出来,老李就赶紧瞩咐赵小美,真怕这小丫头心思简单,嘴上没把门,把刚才的事说出去。


毕竟跟王芳搞那种事很难为情,最重要的是,张小玲一旦知道了,肯定不愿意再跟老自己亲近。


赵小美对老李的话言听计从,忙不迭的点头,问道:“李叔,你那样是因为我吗?”


先前老李说帮赵小美排毒,下边才会肿胀,赵小美自然而然的便以为是自己把老李害成这样的,心里还有些难受。


听到赵小美这样的话,老李眼珠一一转,故意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是啊,帮小美治过病后,李叔下边就经常肿,怕你担心就一直没告诉你。”


“至于今晚跟你婶儿那样,其实是一个老中医告诉李叔的,说只有放到女人尿尿的地方才能彻底消肿,可小美你还小,李叔那地方那么大,只能找你婶儿,放进去看


原来还真是因为自己,赵小美心里更难受了,心蒋的不行,停下脚步关心的问道:“李叔,那试过之后,有效果吗?”


话起到了作用,老李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激动道:“为了给李叔消肿,你真愿意让李叔放进去,你就不怕疼吗?”


是啊,老李那么大的东西,弄进去不得撑坏么,赵小美也有些担心,但想到王芳好像弄进去毫不费劲的样子,纠结了一下,羞涩的点了点头。


“只要能治病,我咋都行!”


今晚尝到了女人的滋味,面对赵小美的话,老李脑子里不由的浮想联翩,咋说赵小美也是个小姑娘,那感觉肯定比王芳爽多了。


可惜刚在王芳身上释放过,不然老李真想现在就试试。


“小美,你可真是李叔的好邻居,不过李叔还是那句话,千万不能告诉别人,虽然是为了治病,可让人知道,还是会笑话的。”老李伸手搭在了赵小美的肩膀上,心情好到了极致。


“李叔,我记下了。”赵小美一点都没有怀疑老李的用心,毕竟患病的位置很特殊,她怎么会告诉别人呢。


只不过往回走了几步,老李跟王芳办事的画面一直在赵小美脑子里挥之不去,下面那娇嫩的地方又痒了起来。


她本想忍忍算了,可这次真的是格外的难受,走到家门口忍不住停了下来,同时面色也开始变的纠结。


“怎么了,小美?”见赵小美停下,还有些不太自然的样子,老李问道。


赵小美迟疑了会儿之后,难为情的道:“李叔,我的病好像也重了,除了难受之外,还特别热。”


刚平静下来的老李,因为赵小美这句话,心里再次燃起了小火苗。

“小静,真的很难受吗?”老李皱着眉头,兴奋中带着点纠结问道。


或许是因为赵小美是老李邻居的缘故,虽然很想跟赵小美发生些什么,但每当这个时候,老李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愧疚。


反倒是面对胡小兰的时候,这种愧疚就会少很多,毕竟老李并不是一个精虫上脑的老流氓。


“嗯。”


赵小美不自然的夹着双腿,羞涩的嗯了一声,那模样虽然带着引人遐想的诱惑,但让人看来,依旧是天真无邪。


看赵小美难受的样子,作为继父的老李格外心疼,想帮赵小美解决下痛苦。


但赵小美自小特别懂事,虽然自己很难受,需要老李来帮帮她,但想到老李肿胀刚刚消退,还很累的样子,就没忍心再折腾老李,就说了一句。


“没事的李叔,我忍过去就好了,今天你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第二天吃过饭之后,老李来到了胡小兰房间。


由于在家的缘故,胡小兰衣服都穿的比较随意,而且为了给小孩喂奶方便一些,穿的都是那种比较宽松的衣服,稍稍一弯腰,就能让人看到里边那两个硕大的饱满。


自从发生了那天的事之后,胡小兰再看到老李的时候,心里总会莫名的生出旖旎,此时老李又来了,自然以为老李是又想要跟她亲热,心里既有些期待,同时有些苦恼。


“李叔,你找我有事吗?”胡小兰很有礼貌的说,但眼神却稍微有些闪躲。


这次老李来还真不是占胡小兰便宜的,而是想解决王芳的事,便坐在了胡小兰旁边,问道:“小兰,你明天你是不是又该去城里了?”


“是啊,明天该上班了。”想到明天就要走,胡小兰看了看宝宝,眼神里有几分不舍,显然不愿意这么快跟小宝宝分开。


领会到保姆不舍的眼神,老李眼珠子一转,冒出了一个主意:“小兰,要不你把宝宝带走吧?”


担心胡小兰以为他不愿意带宝宝,老李又急忙补充了句;“李叔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挺舍不得宝宝的。”


听到这话,老李心里一乐,道:“李叔在家还要种地,自然不能去,但是你妈王芳在家不闲着么,她要是跟你去,不但能照顾你,还能给你照看小孩,李叔也放心。”


老李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只要王芳离开村里,那他的烦恼也就没了,到时候就能帮赵小美好好的治病。


还别说,老李这么一1井,胡小兰眼前一亮:“李叔,你说的对,我现在工作也不太忙,妈要是能去,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可我妈愿意吗?”


说完胡小兰忽然想到了什么,莞尔一笑道:“李叔,你真不是不想帮我带小孩,想把我们赶走吧?”


胡小兰的声音并没有生气,反而还有点桥嗲,见状老李笑呵呵的朝胡小兰凑了过去,伸手搭在了胡小兰的香肩上。


“小兰,你这话说的,李叔都觉得跟你呆不够,怎么会想着赶走你们娘俩呢。”


面对这种暖昧的举动,胡小兰莫名的有些拒绝不了,或许是真的寂寞了太久,需要有个人来安慰她,而老李的胸膛还是那么的让人有安全感。


“李叔,你这到底是来帮我解决困难,还是想着占我便宜啊?”胡小兰娇嗔了一句,脑袋却很乖巧的靠在老李身上。


“李叔当然是来帮你解决困难的,你放心,现在我就去找你妈。”


胡小兰有些意外,明明这是老李跟自己亲热的一个机会,咋就偏偏放手了呢,莫名的心里竟还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


从胡小兰房间出来之后,老李直接找到了王芳。


毕竟是胡小兰是王芳的女儿,虽然王芳也很想留下来,以后好让老李安慰她,但也心蒋女儿,最重要的是,老李大义凛然说的话很有道理的样子,一番纠结之后,便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王芳这个烦恼算是被老李给解决了,当然,也免不了让自己的身体再辛苦一次。


不过这一番下来,老李的心情却特别的好,中午亲自做了一桌丰盛的午饭。


说起来,老李虽然一把年纪,但其实还是个暖男,做的都是胡小兰爱吃的,让她心里感觉甜甜的样子。


由于胡小兰很少回村,生过宝宝之后除了上班之外也便很少运动,加上明天就要走,于是就把宝宝留给了赵小美,让老李带她去山上转转。


老李这小山村虽然不是什么旅游景点,但风景跟气候都相当不错,于是老李便带着胡小兰上了山。


当时胡小兰还专门换上了一套运动装,这种衣服不怎么修身,但胡小兰身材很丰腴,纵使在运动衣的包裹下,那蜜臀跟胸前的饱满也是显的无比挺翘。最重要的是,浑身洋溢着的那种成H性活泼的魅力,让老李迷恋不已。


老李跟在胡小兰身后,或许是很少出来的缘故,胡小兰心情显的很不错的样子,不时用手机拍照。


终于走到一处平坦之地的时候,老李有些忍不住了,在胡小兰坐在土大石头上休息时,他绕后身后轻轻搂住了胡小兰。


“李叔,别这样,不然我可叫了。”胡小兰扯了扯嘴角,显的有几分俏皮的样子。


胡小兰的语气有些开玩笑的样子,老李大着胆子也半开玩笑道:“小兰,这荒郊野外的,叫破喉咙怕足也没人会来,小心我兽性大发。”


说着话,老李故意伸手在胡小兰那饱满上蹭了一下,充满了试探的意图。


“李叔,你真讨厌。”

面对李叔的这种举动,胡小兰有些惊讶,但只是轻轻抬动了下蜜臀,便落坐在了老李的大腿上。


“李叔,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让保姆坐你腿上算怎么回事。“胡小兰话里没有排斥的意思,倒像是一种调侃。


胡小兰身材很丰腴,蜜臀不光挺翘且还充满了弹性,仅仅是坐在老李腿上,那种肉感就令老李脑子里浮想联翩。


“小兰,李叔这不是怕你坐在石头上着凉吗,你要生病了,可咋照顾我小孙子。”老李咯咯的笑着,抱着胡小兰,心里有种异样的满足。


“李叔可真会占便宜。”胡小兰心里嘀咕了一句,娇羞的瞪了老李一眼,如娇似嗔道,“李叔,你说的有道理成吧,我一个小女人,拿你又什么办法。”


见胡小兰开起了玩笑,语气又这么的千娇百媚,想到那晚跟胡小兰都那样了,老李心里那只小虫子活跃了起来,伸手碰到了胡小兰那对儿饱满的硕大。


“小兰,李叔可觉得你非但不小,而且还很大呢。”


老李实在是太不正经了,可奇怪的是,胡小兰心里竟还有几分欢喜。


女人嘛,本就是让男人欣赏的,虽然这个人是自己李叔,可那眼神里的迷恋却让胡小兰心里也是有些享受的。


“没想到李叔居然对我这么有兴趣,这荒郊野外的,该不会“胡小兰心里羞羞的想着,这时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她领口中钴了进去。


“嗯,李叔,你别乱弄,不然我可真生气了。“


胡小兰有些无语,分明是占便宜,还找出这样的理由,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就在这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个女人若有若无的轻吟:“嗯,你个死鬼,要死啊,快把那东西弄回去。“


突如其来的声音,老李跟胡小兰皆是一惊,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由于旁边是一片树林,有视线遮挡,望过去后也什么都没看到,倒是那声音充满了旖旎。


“小兰,你说该不说有人在小树林里偷情吧?”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心里的小虫子活跃起来之后,老李对这种事就特别的敏感。


“不会吧,这白天的,李叔你肯定想多了。”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