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变成两根的夜晚_口述我和子的性关系

老马藏在旁边偷偷窥视着,终于被他发现了答案——


文学

苟金德来到傻子家院墙外面,竟然一翻身上墙进院了?


老马微愣,随即心中生出种不妙的预感,他担心苟金德会欺负黄柳!


他倒不是担心黄柳被欺负命苦之类的,眼下的他就是单纯惦记着自己种的菜别让别人摘了。


怀揣着这种心思,老马赶紧偷偷溜到墙头上,小心翼翼的往里看。


看到苟金德鬼鬼祟祟进屋的身影后,老马越发的担心了,也跟着跳墙进院,但他没进屋,而是在门口仔细听动静,假如苟金德真对黄柳干些什么,他可必须搅了这件事。


只是事情的发展当真是出乎他的预料,苟金德的确是进屋了,但进的却是翠花的屋子。


尤其是屋子里传来的那一声带有嗔意的‘死鬼’,更是让老马心中顿时明镜似的。


蹲在窗台外,老马听到了屋内奸兮兮的对话声:


“死鬼,怎么才来呀,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嘿嘿,是不是等我等到有些痒了,忍不住了啊?”


“你伸手试试不就知道了……”


屋里还亮着灯,老马偷偷看了眼,只见苟金德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了翠花的裤子……


对于翠花这个老女人,老马可是没有丁点兴趣,但对于两人啪叽啪叽的那点事,多少也会对他有些影响,毕竟黄柳就在西边那间屋子里呢,老马真想立刻冲进去端起黄柳的小身子,跟她也干点啪叽啪叽的刺激事儿。


只不过就在他带着这种冲动劲儿的时候,翠花跟苟金德完事了。


苟金德的速度有点快,不过老马可不关注这个,他更关注此刻两人的对话声。


完事后的翠花跟苟金德说,“我今天带着强子跟他媳妇去了老马那里,让他给看看……”


关于白天在老马那的那点事儿,翠花跟苟金德说了下。


当了解翠花想要让黄柳给傻子传宗接代的那点事后,苟金德脸上露出了笑意,看起来又些猥琐,眼神中还透漏着几分贪婪,他以玩笑的口吻说道:“要不让我来替你那傻儿子传宗接代得了,我播种,你们家收菜,多好!”


“好你马勒戈壁!”


别看翠花跟苟金德勾搭上了,但关于这事她可是寸步不让的,连玩笑都不允许!


苟金德见翠花态度这么强硬,心中骂娘但面上却嬉皮笑脸,“瞧你,还急了,开个玩笑嘛,我就喜欢你那俩大……来,让我再玩玩……”


翠花还在骂,但骂了几句后就被苟金德连亲带啃的给撩出了新火,毕竟刚才旧火也没灭明白,所以她现在新火旧火叠加起来更为强烈,甚至举动都比较激进,有点女强男弱的意思。


老马蹲在窗台下面,看是看不到了,而且翠花那把子年纪,看到也没啥稀罕人的,可是那哼哼唧唧的小动静真是让他受不了,尤其是望向西边黄柳的屋子时,更是满心的冲动。


于是他忍不住的,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黄柳屋子窗户外面,偷偷往里看。


这时候黄柳跟傻子都睡着了,那傻子倒会享福,拿黄柳身前当枕头了。


这让老马又馋又气,欲焰烧身又烧脑,促使他迈腿就往屋子里走去。


他顾不得那么多了,眼下他就想干一件事情,那就是搬起黄柳那双大白腿,然后狠狠的!


蹑手蹑脚的走进屋内,没弄出任何声响,老马来到了黄柳跟傻子的屋子。


因为之前刚被傻子蹭过的缘故,黄柳没穿衣服,皎洁的月光照在她小身子上,白的好诱惑人!


老马当时就把持不住了,在脱裤子上炕的同时,还摸起了床下的一根木棒。


不管了,先跟黄柳舒服了再说,要是傻子醒来,那就一棒子敲晕!


如果换成平常,老马肯定不至于这么干,可现在他色字当头,一门心思就惦记要了黄柳。


于是随后他就摸上炕,奔着黄柳那性感的小身子去了……

“翠花,你这个破鞋,你这只老狐狸精,你给老娘滚出来!”


屋内炕前,老马正兴冲冲的准备对黄柳干些什么的时候,院门外突然响起了咒骂声。


这突然传来的咒骂声,直把兴冲冲的老马给吓了一跳,赶紧收手不敢再有作为,随后更是迅速下炕,以最快的速度躲进了旁边柜子里,拿衣服挡住自己。


也是他动作够快,在他刚刚躲好的瞬间,被吵醒的黄柳就打开灯,傻子也被吵醒了。


俩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外面是谁在叫骂。


他们不知道,可翠花知道,苟金德更知道,苟金德怎么会不熟悉自己老婆的声音。


两人急匆匆的从屋内出来,翠花气急败坏的抱怨着,“你来这里怎么还让她发现了,你是猪啊?都不长脑子的!”


“我哪知道她会跟着我,我……唉!”


苟金德本还想说些什么,但这会儿留下的只能是一声叹息,眼下别让老婆抓现形才最重要。


随后他就着急忙慌的催促着翠花,让翠花给他找个藏身的地方。


这话传进屋里老马耳中,可把他给吓坏了,这要是苟金德跟他藏到同一个地方……那乐子就真大发了,到时候解释都解释不清。


万幸,翠花没有同意苟金德藏起来的念头,“你别藏我家,赶紧爬墙走,你要是藏在我家里,她进门翻箱倒柜的把你给找出来,那还说的清楚吗?!”


“对对对,你说得对,我得走!”


连连点头认可翠花的方案,苟金德二话不说就往院中走去,更是翻身出院。


结果前脚刚出院子,后脚就传来了他老婆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好啊,你个狗东西还真在她家里,这下被我逮到现形了吧?”


“翠花,你这个贱人,你给老娘滚出来,看老娘今晚不撕烂你那张贱人嘴!”


苟金德被抓了现成,翠花气的直跺脚可又没办法,总不好任苟金德他老婆大晚上的在外面叫骂,所以只能后脚出去,开门作出解释,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作为儿子跟儿媳,傻子和黄柳也在随后穿好衣服出门,这给了老马逃走的机会。


趁大家都出门了,他赶紧翻另一边的院墙走人。


从黄柳家离开的时候,他还能听到俩老娘们儿正在扯着嗓子对骂,俨然是要闹大了。


不过老马可不惦记这个,他现在就惦记着找个漂亮女人把身子里面的那些欲焰给发泄出来。


今晚本是想搞搞黄柳的,哪成想竟然发展到了这个局面,这让他相当的郁闷。


黄柳这边显然是没机会了,今晚还不定闹成什么样呢,因此老马所能想到的漂亮女人,就只剩下了一个今天刚从城里过来的陈秋娜。那性感的丝袜大长腿,那紧绷绷的身前,那可人又妩媚的小脸蛋儿,真是让他想想都有种犯罪的冲动!


借着这股子冲动劲儿,老马就往陈秋娜住处去了,理由都已经想好,就说陈秋娜刚来这里,看看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今天晚上要是能借机跟陈秋娜干点什么,那就完美了。


心里惦记着这点,老马兴冲冲的奔走在村里夜路上,不说一路小跑带风却也差不多。


只是当他来到陈秋娜住处后,却发现自己准备的理由根本用不到。


因为这时候正有个男人死死撑住陈秋娜的房门,不让她关门不说还满口猥亵的话。


“玩玩嘛,你看你这么性感,两条大长腿也怪带劲的,让我那嘴巴亲一晚上行不?我还可以亲你那儿,亲的你水嗞嗞儿的……”


陈秋娜当时就恼羞成怒,她都不知道哪来的这么个臭流氓,大晚上的敲她房门不说,还跟她说这样的流氓话。只不过现在羞恼并没有用,她更担心这个臭流氓对她做些不轨的事情。


这大晚上的,周围也没个人帮助她,这让她很是担心,心中充满了恐惧。


看到陈秋娜这样的漂亮女人恐惧,光棍混混李五更加的躁动了,俩眼珠子尽往陈秋娜身子瞅。


白天陈秋娜进村时他就注意到了,作为村里不务正业的闲人混混,李五整天都游手好闲的,今天见到陈秋娜这样的漂亮女人进村,他馋的裤子都快湿了,怎么可能放过。


所以趁着夜色的遮掩,他就摸到了陈秋娜这里,想跟陈秋娜玩玩。


“都说你们城里女人放的开,那今晚你就让我玩玩怎么了,反正又弄不坏,况且你也会很舒服的,所以你就不用反抗了,今晚好好陪我玩玩吧,咱们一起舒服舒服!”


嘴里说着流氓话,手上也没闲着,伸手就往陈秋娜的身前去抓。


陈秋娜本就害怕的厉害,见到李五这种举动后更是吓到花容失色,忍不住的想要失声尖叫。


但就在这紧要关头,老马如同上阵杀敌的大将军一般冲了出来,气势如虹!


冲到近前后更是不给李五任何反应的机会,抡起半道上抄的木棍就是噼里啪啦一通暴打。


倒也不是他有多么大的正义感,就是单纯觉得自己看好的女人,可不能被别的男人染指。


李五猝不及防之下,被老马给拿棒子打的天旋地转,但他终究是年轻力壮,很快就和老马纠缠在一起,抡着拳头一通暴打,把老马鼻子都给打破了。


而且这货下手很阴险,抬腿就往老马下面踢,要不是老马反应快点,下面都给踢爆了。


可即便重点部位躲了过去,大腿内侧终究也是挨了一脚,火辣辣的痛着。


差点被废了,这让老马的怒火燃烧到极致,在愤怒的催发下他更加的凶悍,直打的李五都受不了,捂着脑袋边跑边骂,“你个多管闲事的老东西,我早晚要你好看!”


李五被打跑了,老马也泄了气,终究是年纪在那又被揍了一顿,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


这时候陈秋娜赶紧冲上来,漂亮的脸蛋儿上写满了关切,她弯腰扶着老马,“你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有事,事还不小呢!


再度透过陈秋娜身前那宽松衣领看到里面的美景,老马口干舌燥。


与此同时,他心里也惦记上了——


今晚非得跟陈秋娜发生点什么不可,不然这顿打就白挨了。


于是心思一转,他顿时有了主意……

好痛啊,好像被打坏了!”


老马故意颤声说着,这让陈秋娜比较担心。


刚才在危难时刻她当真是觉得束手无策了,哪成想老马竟然英勇的冲了出来,跟混混厮打在一起。老马的这个举动,让她心中充满了感激,所以现在看到老马受伤,她心里很愧疚。


忙伸出白皙小手,擦拭着老马的鼻血,只是老马却摇摇头。


“不是鼻子,是刚才被踢的那一脚……”


老马的话让陈秋娜微愣,随即回想起来刚才李五的确是往老马身下踢了一脚。


想起这个来,陈秋娜心里的愧疚就更严重了,老马都这把年纪了,竟然因为她被踢了那里。


思来想去的,她深吸口气,然后红着脸说道:“我们进屋,我帮你检查一下。”


老马心里超级兴奋,这正是他所希望的,只不过他还是装模作样的说道:“这不合适吧?”


陈秋娜也觉得有些不太合适,可是没办法,老马毕竟是因为她而受的伤,况且她是医生,治病救人是天职,在医生的眼中,病人可不该分男女。


所以随后陈秋娜就红着脸扶老马起身,把他给带进了屋内。


关上房门后,陈秋娜有些赧然的低头搓弄着小手,“大叔。你、你把裤子脱了。”


看看陈秋娜那红润的小脸蛋儿,再偷偷摸摸凳子上陈秋娜脱下的那双长丝袜,老马直感觉自己像是在抚摸陈秋娜那双性感的美腿似的,滑溜溜的真是过瘾。


只是让自己脱裤子……


老马再度展现出很痛苦的样子,也努力的尝试着想要脱裤子,却就是起不来身。


这点陈秋娜也看在了眼里,所以她鼓足勇气羞羞的走上前,红着脸弯腰帮老马脱起了裤子。


随着她的弯腰动手,老马不仅感受到了她那只小手的温柔举动,更透过宽松衣领看到了里面的旖旎美景,那么性感,那么迷人,让他第一时间就忍不住的躁动了。


而这种躁动演化到身下,让陈秋娜刚刚脱下老马的裤子,就看到了那暴躁的一幕。


她当时就羞到不行,心想老马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说坏了嘛,很痛嘛!


老马也意识到了这点,连忙作出解释,“我不是故意的,你长的实在太美了,我忍不住的就、就……就这样了。”


当老马说出这些后,陈秋娜心里也不知道是个啥感觉了,害羞是肯定的,可是却也恨不起老马,因为她了解老马独居的情况,也从刚才老马的救助上认识到老马是个正直的人。


所以对于老马这会儿的表现,她红着脸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心里不停的劝自己,自己是个医生,医生眼中不该有男女,有的只是病人。


在劝慰过自己后,陈秋娜又继续动手,将老马身下最后一件衣服给脱掉。


随着那只白皙小手哆哆嗦嗦的扯开,原本还被遮掩的暴躁彻底展现出来。


在展现出的第一时间,陈秋娜当时就被惊住了。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老马那里竟然会那样的暴躁,那样的强大。


强大到她直感觉自己的心灵遭受到了冲击,更觉得身体好像也在这一瞬间被老马的暴躁给冲击,冲击的她好难受,有种说不出的欲望冲动。


她甚至忍不住的在心中幻想,如果跟老马发生那种关系,会不会特别的刺激……


但这种旖旎的念想在泛起的第一时间,就被陈秋娜给死死的掐住了。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她是有男朋友的人,绝对不可以跟老马发生任何关系。再者说了,即便没有男朋友也不行,她跟老马年龄相差悬殊,当爸爸都足够的年纪,怎么可以发生那事儿。


心中惦记着这点,陈秋娜红润着小脸蛋儿,深吸口气镇定心神,动手替老马做检查。


老马近距离观望着陈秋娜,手掌还在屁股后面揉搓着陈秋娜换来的性感丝袜,真是爽到不行。


尤其是感受着陈秋娜那只白皙小手在他身下的检查,那感觉真是棒极了。如果,如果今晚上可以跟陈秋娜干点刺激的事情,感受下陈秋娜性感身子的温润,那该有多好!


正幻想着那种美妙,琢磨着该如何才能得以继续的时候,陈秋娜却是撤离了小手。


她顶着那张红彤彤的几乎要滴血的脸蛋儿,去旁边拿了药,然后递给老马。


“这个是外伤涂抹的,大叔,你自己涂吧,我、我不太方便……”


陈秋娜是真的不方便,她可没办法劝服自己,上手帮老马均匀的涂抹药物。


毕竟是那种特别的部位,刚才能做检查,以及是鼓足了勇气了……


可老马不甘心,哪怕已经答应下来自己拿药物回去涂抹,他还是不甘心。


于是随后他就对陈秋娜说道:“秋娜,药物我自己就回去涂抹了,可你能不能帮我把裤子提上,我现在站都站不起来,我不能就这样光着屁股回去呀,被人看见我从你这光着屁股出去,传出去对你名声也不好。”


陈秋娜好羞人,可是她也清楚老马说的是事实,所以只能羞羞的点头,来到近前后上手。


只是在帮老马提裤子的时候,白皙小手却不经意再度碰触到了那里。


她心里当时就乱了,更是觉得有种躁动感从身体中泛起,让她好难受。


甚至、甚至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了那方面的反应,这让她羞到要死要活的,真担心顺着大腿落下,被老马给看到。


可偏偏越担心什么,就越会发生些什么。


随后老马就清楚的看到,陈秋娜的雪白玉腿上渐渐的有……落下。


看到这一幕,老马当时就亢奋了,陈秋娜竟然想那种事儿了,而且这么强烈。


陈秋娜也发现了这点,她赶紧红着脸把双腿并拢,尽可能的隐藏那种痕迹。


只不过因为她的这个举动,导致老马的裤子被提好又落了下去。


而这一落下,就让陈秋娜重新见识到了那种暴躁,直冲击的她眼神都变的迷离。


她真心觉得,现在的自己极其需要那个东西的安慰,来满足她身体里面的渴求。


但是心理道德却又不允许她作出这样的选择,所以此刻的她很是纠结。


老马这会儿也是暴躁到了极致,恨不能立刻把陈秋娜那具性感火爆的小身子给扑倒。


只是这么做肯定不行,所以他深吸口气,故作赧然的,对陈秋娜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

“秋娜,你能不能用手帮帮我啊?”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