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b玉米地里的性满足_拉链把早已硕大

疼。

文学

说完,也不管张雯反应如何,直接反身将她背在了自己背上,随后开始往回走。

张雯起初还有些张扎,但赵铁柱坚持,双手死死的抱着她的双腿,张雯慢慢平静了下来,苦恼的将脑袋埋在赵铁柱的肩头。

好在这个时间,村子里大多数人都还在田里干活,村里活跃的人并不多,两人就这样回到了村委会。

经过刚才赵铁柱的一番解释,张雯心情总算是恢复了一些。

对于张雯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不是赵铁柱忽然出现的话,当初拿走她第一次的人可就是王守义那个混蛋了。

“至少不是便宜了王守义那个畜生。”张雯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扭头看向赵铁柱,发现他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犯了错误,他看起来有些拘谨,不是的抬头瞄一眼张雯。

张雯倒是被他这反应给气乐了,忍不住说道:“现在怎么这么怂了,之前在我身上的时候你很意气风发嘛。”

赵铁柱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回应道:“逼不得已,逼不得已……”

“哼,今天的事情你敢传出去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张雯恶狠狠的说道。

赵铁柱急忙大呼不敢。

之后,赵铁柱想起王守义,忍不住问道:“那王守义呢?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样的庸医,还干出这么畜生的事情,如果不能绳之以法,我这村长也别当了!”张雯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提起这事儿她心里就怒火冲天。

不过今天张雯走路都还有些困难,只能等明天了,就让王守义再潇洒一晚上。

赵铁柱在家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找张雯,两人结伴去找王守义,王守义家大门紧闭,门口的诊所招牌上一次就被张雯强行让他摘掉了。

赵铁柱和张雯在院子外敲了半天门却没人答应,赵铁柱眉头一皱,对着院子里喊道:“王守义,是男人就给老子滚出来!”

喊了几嗓子,院子里却没人答应,赵铁柱眼睛一瞪,对张雯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把这混蛋揪出来。”

村子里的院墙都是乱石堆砌的,不是很高,上次能那么方便的偷看刘洁洗澡就是因为这个,赵铁柱双手攀着墙头,一个纵身就翻了进去。

看到王守义家房门敞开着,赵铁柱直接冲了进去。

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有些傻眼了,这王守义家像是糟了贼似得,乱七八糟,赵铁柱想到什么一般四下翻了翻,没错了,这货把一些必需品全都收拾走了,不会是跑了吧?

赵铁柱这样想着,就打算到周围几家偏房再看看,刚走出院子,赵铁柱忽然看到另一侧的墙头什么东西在动,定睛看去,他眼睛立刻瞪了起来,就见王守义正背着一个大包裹偷偷摸摸的站在墙头上。

石墙不高,若是王守义自己一个人的话,可能早就翻出去了,但现在他背后背着这么大一个包裹,包裹卡在墙头,愣是拽不出来。

“王守义!”赵铁柱大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过去。

墙头上的王守义猛地扭头,看到赵铁柱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登时吓了一大跳,身子一抖,也不管自己的包裹了,作势就要直接跳下去。

赵铁柱哪里会让他得逞,一步踏前,大手一抓王守义的后衣领子,嘴里喊着:“给我滚回来!”

啪!

王守义被狠狠的丢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石桌都被砸翻了。

院外的张雯听到动静,急忙让赵铁柱给她开门。

要说这王守义倒也果断,看到张雯和赵铁柱一起进来,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蹬蹬蹬的磕了几个响头。

“村长,我知道错了,铁柱啊,咱们一个村的,你帮帮我,昨天是我糊涂了,我猪油蒙了心,求求你们放过我吧。”王守义嘴里喊着,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悲痛。

“我呸!你休想!我现在就要报警!”张雯丝毫不心软,看到王守义就想到昨天屈辱的一幕,如果当时不是赵铁柱即时出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说来奇怪,张雯的心里此时竟忽然有些感激起赵铁柱了。

说着,张雯就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王守义看到这里脸色登时吓得一阵发白,他忽然恶狠狠的大喊道:“你敢报警,我就把昨天的事情给你捅出去,让你这村长以后没脸见人!”

一旁的赵铁柱看到这里也是心头火大,这王守义平日里打着诊所的名号骗人就算了,现在竟敢光天化日之下企图染指村长!

而且这要是昨天真的被他成功了,到时候张雯受了屈辱离开了村子,赵铁柱的果园大业怎么办?

他心里越想越是气愤,手一扬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王守义的脸上:“还他妈敢吵吵!”

这一巴掌力道可是不小,王守义直接被扇的趴在了地上。

“你……你……”王守义趴伏在地上,想撩些狠话,但看到赵铁柱铁青的脸色,却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出来。

张雯也冷笑着说道:“呵呵……想捅出去?你没这个机会的。”

说完,她果断报了警。

“我们就在着等着吧,这警察还不知道多久才能来,可不能让这王八蛋跑了。”赵铁柱提议道。

“不用,很快就来了。”张雯淡淡的说道。

赵铁柱点了点头,心里却不以为意,这山村偏僻,路也没修,加上镇子小,那些警察不一定啥时候才磨磨唧唧的过来呢。

可仅仅不到半个小时之后,三辆警车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村子里。

赵铁柱看着警车上哗啦啦下来十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眼睛都直了,怎么这么大的阵仗?

为首一个警察是名中年男子,来到王守义的院子里四下看了看,看到张雯后赶紧小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您就是张雯吧,呵呵……我是镇上派出所的所长,对不对,来晚了,还请您不要介意。”

赵铁柱有些愣神,这些平日里拽得跟二五八万似得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都用上‘您’了!

不,不单单是客气,在赵铁柱看来,这派出所所长甚至有点……害怕张雯!

“没事,就是他,带走吧。”张雯冷冷的一指地上的王守义说道。

中年警察赶紧点头,对手下喊道:“还愣着干什么?抓人啊!”

王守义挣扎着,嘴里叫骂着,几个警察也不在意,几个巴掌啪啪啪的轮上去,王守义立刻老实下来了。

“您看,您还有什么别的指示没有?”王守义被抓上警车,中年警察再次陪笑着说道。

“没事了,带走吧,你做得很不错。”张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警察的办事效率还可以。

得到张雯的肯定,所长很是高兴,点头哈腰的带着王守义离开了。

留下王守义家里一脸错愕的赵铁柱呆呆的看着张雯。

之前只是觉得这张雯是有钱人家的子弟,闲得慌才跑来乡村体验生活的,但现在看来,这‘有钱’二字似乎有点委屈了张雯。

如果赵铁柱没听错的话,刚才那所长对张雯说的可是指示!什么时候普通人也能有资格指示派出所所长了?

“干嘛这样看着我。”张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确信没问题之后疑惑的问道。

“村长,你家是干嘛的?这么大的架势,那所长好像还挺害怕你的。”赵铁柱贼兮兮的问道。

“你想多了,只是普通人家而已。”张雯摆了摆手随口说道:“也许只是人家所长有礼貌呢。”

说完,张雯似乎担心赵铁柱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于是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之前和雅琴王雅琴来找我是为了她家后山的事情,这会儿没事,你喊她过来吧。”

赵铁柱点了点头,倒也没有打算继续纠缠这个问题,毕竟只是好奇而已。

喊来王雅琴,手续还是很简单的,写上文书,盖上村委会的戳儿,王雅琴家后山就归属赵铁柱了。

王雅琴回去后,张雯问起了赵铁柱接下来的打算。

“后山既然已经租下来了,自然要尽快开工,我打算一会儿去镇上看看,买树苗去。”赵铁柱想了想说道。

他不是个墨迹的人,既然拿下后山了,能早种一天,树苗也多长一天。

“反正也没事,我和你一起去吧。”张雯提议道。

虽说张雯是铁了心的要待在村子里的,但毕竟现在和村民们都不熟悉,村委会也就只有个破电视,有够无聊的。

听说赵铁柱要去镇上,张雯就想出去转悠转悠。

“也行,下午村头三叔要去镇上进货,到时候拉上我们就好了。”赵铁柱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拒绝。

村头三叔有个小卖部,东西不算多,主要卖些香烟啥的日用品,每周三会开着自己的二手面包车去镇上进货,这山里就一条路,没有专车,进出都不方便,所以这三叔的面包车每次进货的时候都会捎上几个人,一人两块钱,也不贵。

下午,赵铁柱和张雯赶到三叔家门口的时候,三叔正打算出发。

得知两人都要去之后,三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也知道,我这面包车小,今天去的人比较多,怕是挤不下你们两个。”

“我看看。”赵铁柱有些着急,树苗是必须要买的,今天去不了,下次可就是下周了,他等不及。

看了看,面包车最后排最多也就只能挤下一个人了。

赵铁柱凝着眉头想了想,转头对张雯说道:“要不我坐后面,你坐我腿上好了,镇子也不远,很快就到了。”

张雯果断的把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般。

“我要买树苗,肯定是非去不可的,你要没什么事儿,那要不你别去了。”赵铁柱说道,他是非去不可的,至于张雯,他觉得去不去都行。

“不行,我也想去呢。”张雯赶紧说道。

赵铁柱神色尴尬:“但这位置实在是挤不下两个人啊。”

张雯想了想,最终犹豫着点头道:“那好吧,我坐你腿上。”

上了车,赵铁柱坐在最排座位上,张雯紧跟着往后面挤去,看赵铁柱坐下了,她咬了咬牙,有些扭捏但还是勉强横着坐在赵铁柱的腿上。

她穿着白色T恤,下身是纱制短裙,刚才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往赵铁柱腿上一坐,两人下面立刻来个亲密接触。

赵铁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坐在那里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有些不自在。

张雯更是身子一僵,不敢看赵铁柱,扭头看向前面。

不过她这么坐着显然不稳,车子一开她就开始晃动起来,脑袋差点都顶到上面的车篷。

“啊!”张雯一声惊呼,赵铁柱赶紧一只手揽着她的腰护着她,随后开口道:“要不你抓着我肩膀吧,反正路也不愿,坚持一下就到了。”

张雯脸颊微红,但还是照做了,她侧身坐着,双手抓着赵铁柱的肩膀,看起来就好像是两人抱在一起似得。

她没好意思往赵铁柱的身上靠,努力的想要保持两人的距离,但这山路实在是不怎么样,稍一颠簸,她翘臀就往下滑一点。

赵铁柱本能的挺了挺腰身往上顶了顶。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张雯赶紧挪动自己的翘臀想要避开下面硬梆梆的东西,但她扭动着翘臀摩擦着,赵铁柱是美呆了,一阵飘飘欲仙的感觉。

因为张雯的坐姿挡住了赵铁柱的视线,他努力的歪了歪脑袋,张雯一只手搭在赵铁柱的脖子上,洁白的手臂扬起,透过宽松的T恤袖口,里面的腋毛还挺浓密。

她这衣服腋下开口也很大,赵铁柱随意的瞄了一眼就看到了里面若隐若现的美景。

他一只手搂着张雯的纤纤细腰,脑袋歪着,一双眼睛盯着那宽松的袖口看的不亦乐活。

这时,忽然山路上一个颠簸,张雯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再次落下,赵铁柱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张雯身子微微一震,猛然扭头看向赵铁柱,更是发现赵铁柱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袖口,顿时脸红到了脖子跟。

路途越来越颠簸,张雯的身体也慢慢滑下,因为天奇炎热,场面又这么刺激,不知道是汗液还是什么东西让赵铁柱感觉两人贴合的地方有些滑腻腻的。

张雯纱裙之下的内裤也是又薄又软,两人又厮磨了半天,当车子再一个颠簸,张雯身子又一次滑下来的时候,再次被赵铁柱占了便宜。

张雯自然也感觉到了,红着脸瞪了赵铁柱一下,但是却没有太大的反抗,毕竟车上还这么多人,她也不好说什么。

可就在这时,忽然面包车似乎碾过一个深沟,车子咣当一声巨响颠了一下。

“啊!”张雯猛地惊叫了一声。

前面开车的司机三叔担心的喊道:“怎么了?”

“没,没事儿……”张雯脸红到了脖子跟,身体微微颤抖着,嘴里却喊着没事儿。

“嗯,这路也不说修一修,我这小本买卖的,也买不起好车,你们就委屈一下,到了镇上,我就收你们俩一个人的钱好了。”三叔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雯的脸色也变成了桃红色,可是看向赵铁柱的时候眼神却春意萌动起来。

要说赵铁柱,初尝禁果之后,对这方面自然是向往的很,这张雯呢,也是个正常的女娃,此时被勾起了兴致,也是不再忍耐。

两人又厮磨了一阵,赵铁柱感觉自己到了极致,身子一抖,总算是交代了。

“三叔,停下车。”张雯忽然喊道。

赵铁柱有些紧张的看着张雯,心道这丫头不会吃完了抹嘴就告自己耍流氓吧。

“干嘛去?”三叔停下车子,看张雯要下车,疑惑的问道。

“我上个厕所去。”张雯头也不回的说完就下了车,赵铁柱也趁着这么空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大裤衩子。

不多时,张雯再次回来,而且这一次,她竟然把自己裙子下的最后一层防护直接给丢掉了!

难道……

赵铁柱心头一阵火热,抱着张雯纤纤细腰的双手忍不住紧了紧,张雯就很自然的靠在了赵铁柱的怀里,赵铁柱又伸手把自己的裤衩子往下划拉了一点……

车子里还有其他五六名村民,大家有的还在说说笑笑,丝毫没有人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

这刺激又紧张的感觉让两人感觉更加奇妙了。

赵铁柱胆子也大,加上心里的冲动,差点都忍不住叫起来,张雯更是身子狠狠的一颤,双手死死的抱着赵铁柱的后背,因为苦苦忍耐着不让自己叫出来,她指甲几乎都要掐进赵铁柱的肉里了。

经过昨天和今天的事情,张雯似乎也放开了,一点都不显得拘谨,因为山路不平的关系有时还故意上下颠簸几下。

两人谁都不说话,只是气息粗重的对视着,默默的享受这种无言的刺激。

车子开到镇上,三水就要去进货了,赵铁柱和张雯下车,谁都没有发现两人的异状,只是张雯的脸色明显红润了许多。

“我就先去进货了,大概两个小时,你们要回去就在这里等我,我回去一并拉上你们。”三叔说着,二手面包车喀拉拉的离开了。

赵铁柱和张雯一起去看树苗,不过他要的比较多,三叔的面包车就算是空的都装不下,好在卖树苗的看赵铁柱的需求量这么大,说可以负责去送,反正村子也不远。

那感情好,赵铁柱爽快的答应下来。

完事看看时间还早,两人打算去逛逛,张雯也是第一次来镇子上玩,对一切都显得很新奇,也算是熟悉一下这里。

“张雯,要不先给你买个内裤去?”赵铁柱提议着说道,他可是知道,现在张雯纱裙下面可是真空的,若是一刮风,估计都要走光。

张雯也很担心,闻言果断的点了点头,同时忍不住调侃赵铁柱一声:“说的好像你不用买一样。”

赵铁柱神色尴尬,没错,他也要买,之前买面包车里的一幕,赵铁柱裤衩暂时也不能用了。

两人进了商场,各自随便买了内裤就换上了,这样一来可就舒服多了。

走在街上,赵铁柱给张雯买了不少的好吃的,城里来的女娃,对路边摊倒是有一种独特的喜欢,扭头看着身边吃着东西满脸兴奋的张雯,赵铁柱忽然有种处对象的感觉。

之前在面包车上的事情,两人心照不宣,谁都没有提及,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一点可惜的是,因为回去的时候要看管树苗,赵铁柱和张雯是坐着拉树苗的货车回去的,火车宽松,前面除了司机外,两人正好能坐下,倒是享受不到来时的乐趣了。

树苗运到之后,人家负责送树苗的可不负责给你栽种,树苗也不能过夜,不然成活率就不高了,赵铁柱急忙招呼村里人帮忙给种一下。

别看村子里男丁稀少,这些女人干起活儿来可不比男的差,挖坑,种树苗这些活儿,被村民们很快就搞定了。

这也多亏了赵铁柱祖上都是中医,村子里大多数人和赵铁柱家关系都不错,一说帮忙哗啦啦都过来了。

这不,树苗是半下午运过来的,但天还没黑,就全部给栽种上了,赵铁柱租的王雅琴家的后山面积也很大,放眼望去,有种漫山遍野都被自己给改造了的感觉。

看着眼前成排栽种着的小树苗,赵铁柱眯起眼睛,似乎看到了自己果园成型后的盛况,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树苗种上了,赵铁柱心头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虽然树苗要长成结果子还得几年的时间,但赵铁柱也不着急了。

这段时间,只要把树苗给照料好了,到时候果子绝对没问题,这后山的土壤是赵铁柱提前测量过的,绝对适合种植果树。

王雅琴因为就住在前面,就被赵铁柱雇来照看果园,同时照料一下树苗。

反正现在树苗还小,王雅琴一个人也忙得过来,赵铁柱每天也会来看看。

简单的忙会了一下就到晚上了,在王雅琴家吃了饭,赵铁柱就回去了。

晚上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赵铁柱心头火热,早早的就起床看自己的小树苗去了。

先是来到王雅琴家,叫了几声却没人答应,赵铁柱只能自己去果园看看,他有些疑惑,这大清早的王雅琴干什么去了?

来到果园,还是昨天的小树苗,赵铁柱闲来无事,就在树苗之间转悠起来,是不是的把些杂草石块啥的给清理一下。

往前又走了一段,忽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赵铁柱疑惑的抬头看了看。

隔着厚重的灌木丛,啥也看不到,他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有人要偷自己的树苗吧?

这样想着,赵铁柱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小心的扒开眼前的灌木丛,眼前出现的一幕让赵铁柱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就看到王雅琴站在一行灌木丛之间,似乎要解手,双手摸索着揭开了自己的皮带。

赵铁柱心头暗呼一声好运气,也不出声,瞪着眼睛细细的看着,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细节。

王雅琴也没料到这么早赵铁柱就来了,她是在给小树苗除草的时候想尿尿了,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准备解手。

皮带解开,她弯腰,赵铁柱眼睛都直了,咽了口口水,心里一阵冲动,王雅琴蹲下身子,几秒之后,淅淅沥沥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赵铁柱听着那羞羞的声音,心头有种异样的刺激的感觉。

不多时,王雅琴尿完了,起身就准备提上裤子。

看到那肥大的美臀即将消失在自己面前,赵铁柱有些着急,这么诱人的美臀如果不能好好享受一下,是不是太可惜了?

他心里一阵冲动,再也忍不住,一步就垮了出去,一把抱住了王雅琴,王雅琴吓了一大跳,剧烈的挣扎起来,她裤子现在可都没拉上来呢!

“王雅琴,是我。”赵铁柱压低声音喊道。

听到是赵铁柱的声音,王雅琴身子一僵才慢慢平静了下来,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嘴里喊着:“铁柱啊,你这来了也不出了声,吓死我了。”

“我也没想到王雅琴来的这么早。”赵铁柱嘴里胡乱的说着,抱着王雅琴,嘴靠近王雅琴的耳朵,一边说这话,一边轻咬舔弄着她的耳垂。

王雅琴被赵铁柱亲的身子一阵火热,嘴里却喊着:“你可真猴急,这大清早的,一会儿该来人了。”

“不会来人的。”赵铁柱劝慰着说着,一边伸手直接从王雅琴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王雅琴轻呼一声,身子登时就软到在赵铁柱的怀里。

赵铁柱顺势将王雅琴放到一旁的到草地上,她还没提上裤子,这一放下,倒是方便了赵铁柱,他低头吻上了王雅琴的嘴。

慢慢的,两人都忍不住了,但赵铁柱却动了心思,忽然松开王雅琴躺在一旁,王雅琴疑惑的看着他。

“王雅琴,我躺在这里,你来吧。”赵铁柱笑呵呵的说道。

反应过来的王雅琴媚眼瞥了赵铁柱一眼,小东啊:“就你小子花样多。”

小树林里,一声声喘息夹杂着王雅琴时不时压抑不住的叫声,久久回荡着。

……

这一次,赵铁柱总算是出息了,算算时间怎么也得有二十分钟,看王雅琴穿好衣服,赵铁柱臭屁的问道:“王雅琴,今天怎么样?把您伺候的还行吧?”

王雅琴自然很满意,双眼眯成了月牙都快挤出水了,嘴里却笑骂道:“臭小子,就知道耍贫嘴,下次不许在这里了,荒郊野外的,被人看到怎么办?”

“嘿嘿……知道了。”赵铁柱嘴里答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那感觉来了还能说憋住就憋住吗?憋坏了可怎么办?

现在爽完了,赵铁柱却有些担心起来,自己这一来二去的,天天来这事儿,爽是爽了,他怕自己身体吃不消啊。

想了想,赵铁柱打算上山给自己高点药草补补肾,同时打算给张雯和王雅琴也来上一副药补补身子,毕竟人家张雯可是第一次都给了自己了。

村子四面环山,只有一条路进出,西边的山脉,因为药材资源丰富,也被村民们称为药山,小时候,赵铁柱就时常跟着爷爷上山采药,对这里熟得很。

回家带上药篓,赵铁柱就出发了。

原本打算直接进山的,路过学校的时候,远远的听着学生们朗诵着什么东西,他忽然想起了刘洁,眼看时间还早,就先去看看刘洁好了。

站在教室外,赵铁柱伸长了脖子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讲台上的刘洁。

刘洁长长的黑发绑成马尾自然的垂落在脑后,手里拿着一个课本,身上穿着一身简洁的紧身灰色制服,短裙下的美腿明晃晃的仿佛两根铅笔杵在地上。

不用说,这身充满了老师制服诱惑的衣服铁定是张雯给搞来的。

侧面看去,紧身制服下,刘洁的身材很好,许是年轻,许是没有被开垦过,胸前鼓鼓的,十分挺翘,赵铁柱脑子里登时显现出的,就是那天在二傻子家偷看刘洁洗澡时的样子,以及那天晚上在草垛里的刺激一幕。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