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他说喜欢喝我下面的水_浓液全被硕大堵在花壶里

 自那日之后,阮佳妮忙着工作,纪臣渐渐从她生活里淡出。她明白,一个要钱有钱,要颜有颜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小人物。

文学

  终究是过客。

  “叮——”电梯到达的提示音打断阮佳妮的思考。

  电梯门打开,空无一人。

  谭宇辰细心地挡住电梯门,让阮佳妮先进。

  心理学家说,人在乘坐电梯时有一种心理规律,如果电梯里只有一人,那这人随便站;如果有两个人,且并不相熟,两个人便会各自选择距离最远的两个角落。

  这便是谭宇辰和阮佳妮此时的距离。

  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谭宇辰和阮佳妮都不自觉得沉默了。

  或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谭宇辰便主动说起了话。

  “上次还在这遇到纪总,你和纪总相识?”

  “嗯,算是吧。”

  “这么问有点冒昧,但我还是想问你,你是纪总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吗?”

  阮佳妮愣住,他没有想到谭宇辰会问这种的问题,他向来彬彬有礼。可她到底算纪臣的什么呢?女朋友?显然不够格,情人?她可没收过他什么好处,况且那日之后,他们便再没有联系过了。

  “叮——”电梯到了。

  两人沉默着走到酒店门外,谭宇辰觉得自己刚刚确实有些无礼,可是他太心急,急着想证实她是否成了别人的女人。

  “对不起,刚刚让你为难了。原谅我好吗?”

  “没事。”阮佳妮抿了抿嘴。

  “我送你回去吧,现在天色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阮佳妮刚要开口拒绝,谭宇辰似乎意料到她要说什么,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急忙接着说,“你要是不答应,那就是没原谅我,还在生我气。”

  “没有啦,我没生气,真的。”

  “那你跟我上车,我送你回家。”说着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阮佳妮看着谭宇辰略带恳切的表情只得上了车。

  巨大的紫檀木办公桌前站着几人,正向面前头也不抬的男人汇报工作。

  他们本是退伍军人,各个身强体壮,却被面前这个男人高薪聘下,只为了保护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为了二十四小时保护她,还请了两个女保镖。

  “她没发现吧?”纪臣头也不抬,一边听着面前的人报告阮佳妮的近况,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

  “没有。”

  “走吧。”

  几人退出办公室便开始了吐槽……

  “这女人是谁啊?老板要我们盯到什么时候啊?”

  “是啊,我都快发霉了。这女人几乎都不出门,哪有什么危险?”

  “太大材小用了,我这一身的腱子肉,都没用武之地了。”

  “那你跟老板说离职啊。”其中一人揶揄道。

  “我傻啊,这一个月月薪抵得上别家半年的薪资了,我才不走。”

  办公室里,纪臣阴沉着脸,深邃的目光看向手中的照片,照片上一男一女站在车旁,不知道在说什么,女人的笑刺痛着纪臣的心。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他正焦头烂额,她就开始不安分,明明给了地址,也不见人来。纪臣越想越气,恨恨地把照片悉数扫入垃圾桶。

 一日,阮佳妮一边吐槽有钱人腐败的生活,一边苦逼地在电脑面前修改最终的设计效果。电脑右下角的新闻弹窗忽然跳出,上面写着一个扎眼的名字,和一个骇人的标题。

  “纪臣母亲离世,老纪总病重,纪氏集团该何去何从?”

  阮佳妮立马点了进去,是一则视频报道……

  “纪氏集团掌门人纪臣的母亲于7月27日离世,据说纪氏集团封锁了信息,直到葬礼完成才放出消息。老纪总纪山河也被曝卧病在床,疑似因妻子离世,过度悲伤导致的,而纪氏目前的掌门人纪臣,前两个月忽然消失在人们视野中,原因大概与母亲骤然离世有关。前几日有人拍到纪总半夜从办公大楼走出,神情疲惫,纪氏集团没了老纪总的支持,纪臣在承受母亲离世的巨大悲痛下,还能再续纪氏集团的辉煌嘛?后续报道请……”

  视频最后定格在纪臣的照片上,照片上的纪臣面色冷峻,眉头深锁,只着一件衬衣,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精壮的小臂,衣领略有些凌乱,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

  巨大的信息扑面而来,7月27日,这个时间不就是……阮佳妮脑袋轰鸣,难怪那天纪臣不辞而别。

  没再多想,阮佳妮翻出床头柜子里的纸条,换下家居服,匆匆下楼叫了辆出租车。

  来到纸条上的地址,站在门前疯狂按着门铃,却一直没人开门。阮佳妮看了看手机,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在公司……

  纪氏集团坐落在城市中最繁华的CBD地段,这地段高楼大厦虽多,但阮佳妮一下车就看到了那栋最高的楼上,“纪氏集团”四个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街角一辆黑色的奔驰面包车里,一个男人正在打电话。

  “她先去了住宅,您没在,她就来了公司,已经进楼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多日来总算扯出了一丝笑容。

  挂了电话后,不顾正在发言的产品经理,“咻”地一声站了起来。

  “改日再议,散会。”说完便快步出了门,留下身后一脸诧异的众人。

  阮佳妮跑到进大楼,一楼有闸门,只有工作人员才能进入,只得让前台小妹放行。

  “你好,我找纪臣。”

  “请问有预约嘛?”

  “没……没有。我是他朋友,能不能通融一下。”

  “不好意思,公司规定,一定要有预约才能见总裁。”前台小妹露出标志性的微笑。

  留个没用的地址做什么,还不如留个手机号,都什么年代了。

  阮佳妮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低头沉思,又觉得自己今天太冲动了。或许他真的把她忘了,而不是因为别的……

  自己如此冒失跑到他公司,实在有些……自不量力,卑微无助的思绪在心里翻起,眼眶竟不自觉有些湿了。

  轻叹一口气,还是离开吧!

  正走到门口,听见身后有人喊:“纪总好。”

  阮佳妮回头,看见纪臣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精神奕奕,在众人的注目下朝自己走来。

  “你怎么……”话还没说完,纪臣便牵着她的手,往电梯里走去。

  还没等电梯门关上,纪臣的吻便铺天盖地而来。朝思暮想的女人就站在自己面前,纪臣觉得此刻的自己如此幸运,他真怕自己一撒手,她便不见了。

  “唔……唔……”怀里的人挣扎着,直到阮佳妮觉得快透不过气来了,纪臣才松开。

  纪臣温柔得把她将她紧紧揽进怀里,贪婪的享受她身上得味道。

  “喂!你手放哪呢?”

  阮佳妮抓住纪臣想要“犯罪”的右手。

    “不要!摄像头!”

  “这是专属电梯,没有摄像头。”纪臣啃咬着阮佳妮的耳垂,酥麻的感觉让她身子不禁一颤,“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走不掉了,小东西。”

  硕大的办公桌上,文件被一扫而空,纪臣站在办公桌的边缘,阮佳妮平躺在桌上,紫檀木上雪白的酮体刺激着纪臣的感官。

    “痒……痒痒的……舒服……”阮佳妮潮红的脸上挂着几颗香珠。

     “啊……不要……”过大的刺激让阮佳妮尖叫起来,下身开始瘙痒起来,可是双手被领带捆住,根本动不了,双腿被纪臣有力的大手分开,丝毫不得动弹。

  “爽吗?嗯?小东西。”

  “啊……求你……我受不了了,快,快进来吧。”阮佳妮央求。

 叫我,叫我名字。”纪臣强忍住进去的欲望。

  “……纪臣。”

    “啊……”两人不约而同叫出声来。

    两人的上身紧紧贴住,下体也紧紧交合在一起。

  “小骚货,水越来越多了。   

   “嗯……嗯啊……饶了我吧……”阮佳妮觉得双腿发软,几乎支撑不住了。

 两人穿戴整齐,阮佳妮的脚还是止不住发抖,纪臣便把她抱到了座椅上。

  真皮座椅很柔软,纪臣调低了靠背,让阮佳妮整个人躺下,又亲了好一会儿,才肯放过她。

  “想我了?”

  “没有。”阮佳妮红肿的小嘴微微撅起。

  “这段时间很忙,没时间找你,你没生我气吧?”纪臣握住阮佳妮细嫩的小手把玩着。

  “没……”纪臣靠的近,阮佳妮几乎不敢抬头看他,“我看到媒体上,说……说你母亲……”

  纪臣沙哑的声音打断阮佳妮:“都过去了。”听起来反倒是他安慰她。

  纪臣自小不愿袒露心思,有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总是自己藏起来偷偷疗伤。母亲去世之后,老纪总病重,他一边准备葬礼,一边安排父亲的治疗,还有一大堆的工作。他没有时间难过。

  偶尔深夜,巨大的悲伤袭来,他也只能独自承受,像一只受伤的野猫,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阮佳妮的小手抚上他深锁的眉间,一向冷峻的脸上竟露出一丝悲伤。

  “其实,坦诚自己的悲伤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尤其是在……关心你的人面前。”阮佳妮的声音并不大,娇滴滴的,一字一字砸在纪臣的心上。

  纪臣将西装披在阮佳妮的身上,轻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小心翼翼,仿佛呵护着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不知从何时开始,阮佳妮对纪臣的感情开始悄然萌芽,或许是那夜纪臣的突然出现,拯救了危难中的她,或许是他床上或温柔或狂野的技巧。

  心是会骗人的,世上有很多自欺欺人的人,可身体很诚实,它对喜欢的人才会有反应。

  纪臣望着熟睡的阮佳妮,那双漂亮的杏眼已经合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欢愉后的小脸白里透红,花瓣似的小嘴微启露出雪白的贝齿。

  见阮佳妮呼吸平稳,纪臣才起身,活动活动发麻的双腿,把文件收拾到办公室中央的茶几上,坐在沙发上开始办公。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将要落山,昏黄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铺满整个办公室。

  有敲门声,纪臣眉头一紧,赶紧看向座椅上的阮佳妮,还好没被吵醒。

  起身开门,是助理王静。

  她每天都穿着一套紧身的黑色职业套装,胸部饱满,屁股又大又翘,公司很多男高层都幻想跟她有一腿,可人家王静眼里除了总裁纪臣,其他男人再优秀也视若无睹。

  “纪总,这是……”王静刚开口,纪臣立马做出噤声的动作,取走她手上的文件,摆摆手,打发她走了。

  王静中午便听公司的人说,纪总牵着一个女孩的手,这次来只是为了一探究竟,怎么可能就此罢休。余光扫到地上散落的纸张,便借故说:“纪总,怎么地上有文件,我帮你收拾吧。”说完便想进办公室。

  “滚!”纪臣发怒,想到熟睡的阮佳妮也只能压制自己的音量。

  不再看被自己怒气吓住的王静,将她关在门外。

  阮佳妮被声音吵醒,惺忪的目光飘飘忽忽,好一会才找到站在门口的纪臣。

  “你在跟谁说话。”

  “助理。”纪臣走近,理了理阮佳妮额前有些凌乱的秀发,“把你吵醒了吧。”

  这段时间阮佳妮为了赶工,睡眠不够,又被纪臣一阵折腾,这下真是睡了个够。看了看窗外的夕阳说道:“也该睡够了,我睡了好久。”

  门外,王静眼圈红红的。纪臣虽然严厉,但对她一向是满意的,她以为纪臣对她另眼相看,甚至是有些意思的,虽然她不敢奢求太多,但纪臣刚刚的举动,显然打碎了她的美梦。

  门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可王静心如刀割,为什么自己那么努力,却还是得不到纪总丝毫关心,而那个女人,纪总却如此……

  王静越想越气,愤愤离去……

 纪臣不放心阮佳妮独自居住在老小区里,可阮佳妮却执意要住在自己破旧的小屋里。

  “你若不跟我住,我给你买一套房子。”

  “不了,那屋子我住习惯了。而且那是我爸妈留给我的,里面都是我和他们的回忆,我舍不得。”

  话已至此,纪臣不知该如何劝说她,好在请了保镖暗中保护,也没再坚持。

  纪臣送阮佳妮到住处,一进门便对阮佳妮上下其手。

  “不要了,我还要赶工呢。”阮佳妮推开纪臣。

  纪臣嘴上说着“好”,手却停不下来,伸进阮佳妮的衣服里,揉捏着娇乳。

  直到手机响起,纪臣才停下。

  阮佳妮看着纪臣接电话时凝重的脸,便知定有要事要处理。

  果然,纪臣挂了电话,便说:“我有事,你把门关好,反锁上。”

  “嗯。”

  离开前,纪臣将她揽入怀中,贪婪地吸了一口她身上香甜的气味。

  阮佳妮透过窗子,纪臣一身黑色的西装和夜色融为一体,仿佛他就是黑夜的一部分……

  她第一次看到,他肩上无形的压力,和那张冷峻的面孔下,疲倦的心。

  另一边,纪臣接到电话便匆匆赶到医院。

  老纪总病重,情况不大好。

  纪臣到医院的时候,老纪总躺在病床上,经过医生的抢救已无大碍。

  “你……来。”纪山河一头花白的头发,脸上布满了皱纹,因为病重,更显得一脸病态。

  谁能想到,曾经一手创立纪氏集团,叱咤商场的纪山河,此刻竟如一普通老人一般,老态龙钟,病痛缠身。

  纪臣走近,他从来不喜欢自己的父亲,更准确的说,是不熟悉。

  “公司可好?”纪山河的声音很小。

  “嗯。跟盛世的合作很成功,预计年底前可以打通海外市场。”

  纪山河吃力地露出一丝笑容,对于面前地独生子,他一直是满意,骄傲的。

  “你28了,该成家了。你母亲没抱上孙子就走了,始终是个遗憾。”说到自己的妻子,纪山河有些愧疚。他年轻时忙于工作,家里的事一概不过问,妻子性格温婉,从不责怪他。

  “这事我自有主张。”纪臣有些反感这个话题。

  “我知道你不喜欢,沈家那姑娘随她去吧。”纪山河说话很慢,说几句就要咳嗽,纪臣在一旁耐心听着,“你若有喜欢的人,就带来,我看看。”

  纪臣有些诧异,先前他态度强硬,放话除了沈家千金谁也别想进沈家大门一步,只因为和沈家素来交情深厚,商场上的关系千丝万缕,强强联手才能稳固。

  纪山河仿佛读出了纪臣的疑惑,垂眼说道:“你母亲跟我谈过,你不在。她想你娶一个心爱的女子,她一辈子没要求我做过什么,只这件事。”说到这里,纪山河的眼眶有些湿润,始终是他欠了她。

  听到母亲,纪臣抿紧薄唇,强忍住泪。从小到大,只有母亲陪伴着他,他性格孤僻,屡屡让母亲难堪,但记忆中的母亲,从未跟自己急过。

  父亲缺失了他的童年、青年,母亲一心一意扑在他身上,饮食起居,细致入微。

  “谢谢。”挣扎了许久,纪臣才说出这句话。

  “你我父子,不必说谢。回去休息吧。”

  纪山河侧过头去,不去看他,眼泪滑落,打湿白色的枕头。

  这是或许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最后的一点自尊心吧。

“听说之前那个被总裁带进办公室的那个女人,是总裁的情人!”

  “谁说不是呢?现在的小姑娘,不想着努力,尽走些歪门邪道。”

  “哎……世风日下啊!”

  “我的纪总啊!梦中男神,就这样变成了别人的男人。”

  “也就一时新鲜,过几天就甩了。”

  公司午休期间,正是八卦解闷的最好时间,纪总拉着一个女人进办公室到深夜才出来的事传遍了整个纪氏集团。

  “阿嚏——”阮佳妮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是感冒了吗?”对面的谭宇辰关心道。

  “可能是吧。不好意思啊。”

  “没事。身体最重要,秋天来了,温度降低,你要照顾好自己。”

  谭宇辰今天穿了一件灰色的毛衣,脖子上围了一条格子围巾,看起来像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身上没有丝毫商场驰骋的戾气。

  “嗯嗯,谢谢关心。”阮佳妮接过谭宇辰递过来的纸巾。

  “这个设计效果我很满意。谢谢。”

  “客气了。”阮佳妮微笑,“您妻子一定很幸福。”

  “妻子?”谭宇辰诧异。

  “难道不是吗?这房子……”

  “不是的,这是按着我妹妹的想法做的。”谭宇辰漂亮的眼眸里滑过一丝悲伤。

  阮佳妮并未察觉,说道:“是吗?那你妹妹也很幸福哦~有一个这么疼她的哥哥。”

  谭宇辰看着设计图,思绪慢慢飘远……

  “哥哥,我们结婚后买一个大房子,我们睡一间房子,然后我们的宝宝睡在婴儿房,书房外有个大阳台,这样你工作的时候,我就可以在阳台晒太阳了~后院一定要有个大花园,我们种上各种花。春天一到,肯定特别漂亮。”

  “琳琳,我们是兄妹,不能结婚的哦~”

  “为什么?”谭语琳的眼里充满失望,嘴巴一扁,带着哭腔喊道,“我不管,我就要和哥哥结婚!”

  “琳琳以后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年少的谭宇辰摸着妹妹的头安慰道。

  “我不管,我就喜欢哥哥,我只和哥哥结婚!”说着不管不顾地大哭起来。

  谭宇辰没法,只好抱着大哭的妹妹,安慰道:“好好好,以后哥哥娶琳琳回家,我们住在大房子里,好不好?”

  谭语琳终于止住哭声,抽泣着回答:“嗯。哥哥……哥哥要说话算话哦~”

  “谭先生,谭先生?”

  阮佳妮的声音将谭宇辰从回忆里拉回来。

  “不好意思,想起一些以前的事。”

  阮佳妮微笑着点点头。

  “你笑起来,跟我妹妹很像。”谭宇辰温柔的目光落在阮佳妮的脸上,“不过性格不太像,她被我惯坏了,有些骄纵。”

  “我是个有工作的成年人了,哪有资格骄纵,倒是羡慕你妹妹,有个能惯着她的哥哥。”

  谭宇辰愣住,琳琳走的时候,才刚满十八,若是长大了,心智定然也会成熟起来,再看面前的阮佳妮,眼里的温柔更深了几分。

  “谭先生,定稿如果满意的话,我去公司交差了。”

  “我很满意,谢谢你。”

  “客气了,您真的是我碰到的最……温柔的客户了,再见。”阮佳妮思考了一会才说出“温柔”二字。

  阮佳妮走后,谭宇辰坐在卡座上独自发呆。

  “琳琳,若你还活着,该多好……一切,都是我的错。”

  阮佳妮到公司交差的时候,被一群小姐妹围得水泄不通。

  “阮姐,听说你这单客户是谭宇辰。是真的吗?”

  “是啊。”

  “哇~”

  “好羡慕啊!我什么时候也能单独做单子啊~说不定能碰到纪氏的纪臣呢!”

  七嘴八舌里阮佳妮听到了纪臣两个字,心里五味杂陈。他那样的存在,对普通人来说,是遥远的。

  “听说谭宇辰长得很帅啊!是不是啊?阮姐?”

  “确实挺帅的,人也很好说话,没架子。”阮佳妮实话实说,又引来一阵羡慕。

  “听说她有个妹妹,前几年自杀了。”

  “真的假的?”

  “真的!我发小以前是他妹妹的同学。他妹妹十八岁生日那天邀请我发小参加的,在华君酒店。就是她生日那天,从酒店楼上跳下去了。”

  “你别骗人了!”

  “她说的是真的,我也有所耳闻。”

  “不会吧……这么可怜。谭少刚上大学那会,他爸妈就出了车祸身亡了,一个人撑着公司,把妹妹养大成人,他妹妹就这么自杀了?也太惨吧!”

  阮佳妮听着她们叽叽喳喳,脑子轰一声,想起刚刚和谭宇辰的交谈,恨不得抡自己一巴掌。

 阮佳妮交完差,还没从公司大楼走出,就看见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车旁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带着墨镜,散发出生人勿扰的气息。

  两人见阮佳妮从大楼走出,拿出一张照片确认了一下,快步走到阮佳妮面前。

  阮佳妮吓了一跳,想着光天化日下他们也不敢做什么,便壮着胆子问:“你们是谁?”

  没想到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忽然来了一个90度弯腰,齐声说:“阮小姐你好,纪总请您去一趟。”

  “你们说的纪总是纪臣?”

  “是的。”

  “他有什么事吗?”

  “纪总没说,只让你去一趟。”

  周围的路人看见这样的场景,纷纷侧目,甚至还有人掏出手机准备拍照,阮佳妮赶紧上了车。

  没一会就到了纪氏集团,阮佳妮身高才一米六多,身后跟着两个一身黑的高高大大的男人,从她身边经过的人都不自觉饶过她。

  阮佳妮一踏进大门,就感受到了异样的目光,轻蔑的、八卦的、羡慕的、厌恶的……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件不讨人喜欢的展品,全身上下都极不自在。

  阮佳妮走进电梯,离开了那些人的视线,觉得如释重负。

  前台第一时间就在群里发了信息,没多久,几乎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那个“狐狸精”又来了。

  王静看着群里议论纷纷,心里像堵了一块石头,用力地将手机掷在一旁。

  阮佳妮进来的时候,纪臣正在视频会议,见阮佳妮进来,用手指了指电脑和蓝牙耳机,示意她等等。

  阮佳妮会意,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车流涌动,路人小得像蚂蚁一样,在这个世间,平凡是最容易得到的东西,可惜纪臣没有,他注定是不平凡的,注定生活在聚光灯下,而他身边亲密的人,也会被迫站在聚光灯下。而这,并不是阮佳妮所希望的。

  纪臣余光瞥见阮佳妮的身影,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外面披着一件咖啡色的风衣,紧身的黑色牛仔裤包裹着挺翘的臀部和纤细的双腿,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知性优雅。

  下面的巨物已经有了动静,纪臣无心会议,吩咐了几句便挂了视频。

  一双手从背后将阮佳妮环住,气息喷在阮佳妮右侧的脸颊上,暖暖的,痒痒的。

  “在看什么?”

  “没什么。”阮佳妮回答道。

  纪臣的嘴唇在她细长的脖子上流连,一手落在又圆又翘的臀部上,另一只手从衣摆处探入,隔着内衣,握住她浑圆有弹性的娇乳。

  “我现在不想……纪臣。”

  纪臣似是没听到,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止,拉下内衣,捏住阮佳妮的胸前的小红豆,慢慢揉搓着。

  “纪臣,不……”阮佳妮转身,被纪臣狠狠吻住。

  阮佳妮的心一沉,也许纪臣根本不在乎她,他把她拉到身边,一次一次在他身下承欢,爱的只是床上的快感,而不是她这个人。

  她不过是他的玩物,哪有人会在意一件玩物在想什么?

  可她如此沉溺他的吻,他的手掌在身体的肌肤上游走,身体便禁不住想要迎合。

  阮佳妮摸不透他的心思,她相信,只要纪臣勾一勾手指,多少美女、富家千金都会臣服在他脚下,他为什么偏偏对她不依不饶?

  纪臣亲吻着阮佳妮的小嘴,今日的她似乎不太主动,正这么想着,忽然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凉凉的,湿湿的。捧起阮佳妮的小脸,杏眼里秋波流转,两行清泪滑落在巴掌大的脸颊上,,纪臣黑色的眸子里无尽的疼惜。

  阮佳妮,嫁给我吧!

  纪臣轻柔地拂去阮佳妮脸上的泪珠。

  “怎么了?”

  “我不想……你不要再碰我了。”阮佳妮语音颤抖,像一朵刚刚历经了风雨的娇嫩花朵。

  纪臣抱住阮佳妮,轻抚着她的背。

  “好。”

  “对不起,纪臣。”阮佳妮挣脱纪臣的怀抱,快步朝门外走去……

  王静抱着一堆文件,刚好碰到夺门而出的阮佳妮,见她梨花带泪,心中暗自一喜。

  王静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无人应答,壮着胆子打开门,却看见纪臣背对着她,双手插兜低头看着窗外,背影说不出的落寞。

  王静将文件放下,轻声走到纪臣背后,深吸一口气,用尽所有勇气,抱住纪臣。

  鼻尖萦绕着浓厚的香水味儿,纪臣沉声道:“松开。”语气里有些怒气。王静却不肯撒手,紧紧抱住纪臣的腰,似乎是最后的孤注一掷。

  “纪总,我……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每次看到你,我都很开心,我想我只要远远看着你,我就很幸福了。可是直到那个女人出现。她有什么好的,既然她可以,我……”

  纪臣转身,捏住王静的手腕,冷冷的目光让王静害怕,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良久,纪臣开口,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说着不再看她,快步离开了。

  王静跌落在地上,冰凉的地板让她汗毛直立,泪水布满她姣好的脸……

  阮佳妮沿着街面漫步走去,脑海里思忖着和纪臣的种种,忽然一个黑色的人影闪过,整个人被一股强力拉扯倒地。

  有人抢包!阮佳妮趴在地上,死死抓住包包的带子不肯撒手。

  街角有人跑来,那人见阮佳妮顽固,还是不肯松手,一着急,狠心抬脚踹在她头上,“砰”一声,阮佳妮头部重重撞到坚硬的水泥地面上,顿时视线模糊,意识也逐渐消散……

  不知过了多久,朦胧间她仿佛被人抱着,那人焦急地唤着她的名字……

  纪臣抱着阮佳妮进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医院人不多。

  头上滚热的鲜血沾染到额前的秀发,凝固成块。纪臣掏出手机,才发觉自己双手抖得厉害。

  没一会儿,院长就急冲冲赶来,亲自帮阮佳妮处理伤口。

  “纪总放心,看着严重,其实只是皮外伤,已经都处理好了,没什么大碍。”

  “嗯。”

  “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住两天院再观察观察。”

  “好,就这么办。”

  VIP病房内,纪臣看着床上的人,此时的阮佳妮乖巧的很,黑长的睫毛铺在眼下,衬得原本就白皙的小脸更加惨白。

  纪臣躺在阮佳妮的身旁,她平稳地呼吸着,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引得纪臣的下体也起了感觉。可看着阮佳妮额前的白色纱布,隐约透着血色,心下不忍……

  阮佳妮醒来时,觉得胸口有些闷,像是有什么重物压在身上。阮佳妮一把掀开被子。纪臣像树袋熊一样抱着她,头枕在胸口,睡得正香。发丝戳在阮佳妮的胸上,痒痒的。

  阮佳妮被压得有些发麻,略微挪动了一下,纪臣睡眠本就浅,知道身下的人儿醒了,脸贴在她的胸上,软绵绵的,不自觉有了欲望……

  “啊!你干嘛呢?”阮佳妮一阵哆嗦,低头一看,纪臣正咬着自己的。

  纪臣压到阮佳妮身上,墨一样的眼睛盯着阮佳妮的小脸,良久也没有说话。

  阮佳妮被他眼里忽如其来的柔情捆住一般,一动不动。

  “阮佳妮,嫁给我吧!”

  干我吧!

  “啊?!”阮佳妮着实被惊到了,她还在怀疑他的爱,他竟然就直接求婚了?!

  阮佳妮眨巴着大眼睛,心里小鹿乱撞,仿佛要跳出来了一般:“为……为什么?”

  纪臣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因为我爱你。”

  阮佳妮心里像被击中一般,点了点头,泪水从眼角滑落。她等这个这句话等了好久……

  “你是纪氏集团的继承人,手里有钱有势,我不过是个小有成绩的室内设计师。我不敢,不敢喜欢你……”

  纪臣怜惜地将她地眼泪拭去,“为什么不敢?”

  “年纪大了,玩不起。”阮佳妮撅起小嘴。

  纪臣嗤笑,“你比我还小两岁,怎么就说年纪大了。”

  “你若想要招呼,十几岁的小姑娘肯定很乐意扑上来。”

  “这倒是。”纪臣把玩起阮佳妮额前的秀发,将它缠绕在指尖摩擦,“可她们在我眼里不过是普通的人,而你,是我的女人。我便会爱你护你宠你。你要相信我,我会用一辈子慢慢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从来不知道这个在外人面前冷峻严苛的男人竟然会说这么肉麻的话,以前只觉得小女生才会喜欢这些东西,可此刻,阮佳妮着实感动了,双臂环上纪臣的脖子,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纪臣的唇。

  “好。”

 阮佳妮稍用了点力,紧了紧手,反问道:“喜欢吗?”

    “啊……啊!好爽……你这个骚货,哪学来的!”纪臣爽得差点要射了。

  “怎么?就准你欺负我,还不准我欺负你了?”阮佳妮得意地看着纪臣。

  纪臣赌气似的咬住阮佳妮的奶头。

  “啊!轻点。”

  纪臣放缓动作,含住阮佳妮粉嫩的小红点又亲又咬。

  “啊……啊……好痒啊~不要……“阮佳妮顿时软了下去,嘴上说着不要,胸前酥酥麻麻的舒爽感觉却让她却忍不住拱起身子,将朝纪臣嘴里递送。

“懒骨头。”纪臣佯装骂道。

  阮佳妮双目微合,双手双脚像是没了筋骨一样软趴趴的,随着纪臣摆弄,全身酸软,连话也不想说了。

  “穿好衣服,我带你去见个人。”

  阮佳妮听着,仍不回话,

  “我爸也住这个医院,几步路就到。”纪臣瞥了一眼床上的阮佳妮,果然……

  阮佳妮像装了个弹簧一般,忽得从床上弹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