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看完必湿超级污的文章_老公日的我不能走路的经历

“若雪,我……”
屠龙急忙撒手,抱住了西门若雪。

文学


“对不起,我……我太生气了,我不该对你撒气……”
他终于展现出一抹柔情,还安慰着西门若雪。
“我……不贞洁了,你不杀了我?”他们虽然是打手,但却很保守,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贞洁了,一定很在意。
他冷冷的说道:“我一定要把那家伙碎尸万段,若雪,你告诉我,他是谁?”
“我没看清,他是修炼者,而且已经练到了分神,是隐身状态!”
她轻言解释着,眼中却流出一抹柔情。
“想不到世俗界也有修炼者,让我遇到那小子,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此时,我已经回到了酒店,而且已经回到了本体上。
花蝴蝶还安静的躺在床上,见我回来了,急忙问道:“怎么样了?”
“夏三刀死了!”
我低着头,一脸的难过,我真没想到夏三刀活的这么难,这么多年,都是在暗中保护孙二娘。
“活该!”
她咬着牙,满是愤怒。
可以这么说,那些杀手,都是pào灰,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你拿着的是什么?”
见我手里拿着个黑色的布包,她下意识的一愣。
“我看看!”
其实,我也挺好奇,他们一家人都惨死在龙爷手里,那必定是有原因的。
一个南街的势力,还不足以让龙爷下这么重的手,显然,是想得到什么重要的东西。
夏三刀这么保护着这件东西,一定对他十分重要。
我打开包裹,正看到一个黑色的玉佩。
材质倒是不错,虽然我不懂玉石,但是那滑腻的手感,那冰凉的气息,让我感觉很舒服!
“玉佩?”
我拿了起来,带在脖子上。
却就在这时候,我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进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里面黑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一千年了,终于有人来看看老娘了!”
这个声音,听起来特别柔媚,简直勾魂摄魄。
我下意识的一愣:“谁?是谁在说话?”
终于,我看到了来人,是个漂亮的女孩。
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纱制汉服,尽管是这么宽松的衣服,依然遮不住她傲人的身材。
那傲挺的双峰,甚是硕大。
两条又细又长的白腿若隐若现,简直迷人极了。
“我美吗?”
“美!真美!”
这话,是我由衷说出来的,绝没有半点虚伪的心。
她坐过来,摸了摸我的下巴,笑道:“还有那么点儿小帅气,你是纯阳男人?”
“什么意思?”
我下意识的一愣,她这是要诱惑我吗?
“你修炼的是龙虎秘术,又是纯阳男人,想必你下面一定很大吧?”
看不出来,她长的这么漂亮,打扮的又像个仙女似的,竟然这么sāo,还主动摸我的话儿。
“你……”
我刚要上前抱她,却被她推开了。
只见她冷冷的说道:“你不是他,他不会对我这么主动!”
“他?他是谁?”
这么说,她曾经有一段情?
“他也是纯阳男人,可是,他狠心的把我封印在玉佩里,一千年了,这暗无天日的世界,我呆够了!”
她几乎陷入疯狂,似乎勾起了她什么惨痛的回忆。
“他到底是谁?”
我还是很好奇,却就在这一刻,她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咬着牙喊道:“不能问的别问,小心死在这儿!”
开玩笑,老子虽然怂,但也不至于被一个美女虐成这样吧?
最起码!
我还得要点男人的尊严,我没有认怂,还昂首挺xiōng的看着她:“来,你杀了我,你在这昏暗的空间里待了一千年,都没个人跟你说话,我看你舍不舍得杀我!”
“你……”
她上下打量着我,脸上突然绽放出笑意:“不错,你无赖起来的样子,还真和他有几分相似!”
“又是他!”
我不问了,我也不想激怒她!
“你小子,虽然习得龙虎秘术,真气倒是挺纯,但是,你没有半点武技,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她狐疑的看着我,还有点好奇。
“现在这年代,可不像你们,修炼者没有几个,我还没遇到几个高手呢!”
我想,一千年前,那时候,应该修炼者很多吧!
“哼,你说得对,我在这儿待了一千年了,确是很寂寞,正好,你来陪我说说话,我也不希望你死了,给,这一本拳谱,一本刀谱,你拿去慢慢练,最起码能保住你的小命!”
我急忙接过两本书,我不是傻子,能感觉出来,这两本书应该是宝贝。
上面渗透着丝丝的黑气,感觉这书都要成精了。
我学习过虎爪拳,也尽习得其中奥妙,但是,再看这本书,我感觉虎爪拳真是弱bào了。
好家伙,这里面的杀招,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身法也那么诡异。
“这是疾风拳,这可不是江湖人用的拳法,这可是仙拳,你学会了之后,最起码能保住一条小命!”
不用他提醒,我也能感觉出来这拳谱的玄妙。
我打开书本,慢慢的学了起来。
说实话,我以前就是个武痴,我喜欢学武,有兴趣,以至于现在我看到拳谱,一学就是一天一夜。
我感觉自己领悟的差不多了,又刷了一套给她看。
拳脚相向间,我觉得自己强了几倍不止。
“来,咱们练练!”
这时,我现在可自信着呢!
“我怕把你打坏了!”
不是我怜香惜玉,她这么一个弱女子,被我这一拳轰上,还不死翘翘了?
“呵,还挺狂,你这点儿粗浅的功夫,还伤不了我,来,尽管用全力!”
我还是没信

的话,万一我真把她打坏了,她讹我怎么办?
于是,我只用了两成功力,这一拳,快速而有力。
“砰!”
剧本真不是这么写的,我竟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摔在地上的时候,疼得我四仰八叉!
“还是太弱啊,外面来人了,你快回去吧!”
说着,她把我一推,我又回到了现实世界。
此时,外面正有人敲门。
这可是市中心,狼堂的地盘,我哪敢贸然开门。
“谁?”
对方笑了笑说道:“哥,我是酒店服务员,需要打扫卫生吗?”
“不用!”
酒店服务员都是有通用房卡的,他要是想进来,还用砸门嘛?
“不用也得用!”
就在这时候,对方已经开始砸门了。
难道说,那个屠龙查到我了?
不可能啊!
我当时是隐身状态,连西门若雪都不知道我是谁。
最后,门还是被撞开了,进来了几个混子。
“让你开门你不开,藏着什么猫腻?”
那混子进来之后,就胡乱的搜,当她看到受伤的花蝴蝶之时,当即笑道:“这小妞受伤了?”
“是,她是我老婆,昨天出去玩的时候,摔了!”
我正解释着,却发现那个混子突然掀开了被子,还骂道:“你放屁,他是我们龙帮通缉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就是昨晚失踪了的女杀手吧?”
妈的,还是让他们给看出来了。
“找死!”
刚学的疾风拳,正愁没地方见效果呢!这几个家伙就送上门来了,就拿他们来练练手了。
我快速移动步子,双拳齐出,那两个混子当即倒飞出去,撞在了门板上,那表情,比吃了屎都难受,当场就晕过去了。
“你们两个呢?”
仅剩的两个混子当时就傻眼了,二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我们自己来……”
他们俩都是狠人,为了活命,对自己下手那是真狠。
胳膊粗的大棒子,猛地就朝着自己的脑门击打下去,我都能听见“Duang”的一声闷响。
二人瘫软在地上,彻底晕死过去了。
我看了看床上的花蝴蝶,摊了摊手说道:“这里恐怕不安全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给她穿上衣服,背着她,我决定去东街。
哪怕是引火烧身,我也要把她藏好了,这小妞被我坑的死了七位朋友,我心中有愧,这个忙我得帮,她的命我得保,不然的话,于情于理,我心也过不去这个坎儿。
“带我去玫瑰酒馆!”
这时,她突然提醒我一声,倒是让我一愣,这玫瑰酒馆是什么地方?
既然她要去,又不想连累我,那我就带她去吧!
还好,我们出门打车都还算顺利,很快就到了那个玫瑰酒馆。
整整花了老子一百多块钱,三十多公里路,都恨不得跑到邻市去了。
这间酒馆,地处乡间小镇,本来应该没什么客源,毕竟这小镇里也没几户人家,住的也都是平房。
但是,我还真就猜错了,这里的生意相当不错,虽然人不少,但是,却没有那么喧嚣,根本没有平常酒馆那般热闹喧哗,喝酒不吹牛bī,这帮人就是纯粹来喝酒的?
即便是坐在同一桌,他们也不说话,这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按照她的指使,我背着她,放在了一个沙发上,还大声喊道:“小二,来上酒啊!”
“嘘!”
这时,我才发现,好多人盯上了我,好像是来了个外乡客似的。
花蝴蝶轻轻一拍桌面,从中心处,升起来十多瓶酒。
“我去?这些酒看起来貌似很名贵啊,得多少钱啊?”
说实话,我有点惊讶,这里竟然有这么先进的设备,每一桌都放着这么多酒?
“玫瑰酒馆是我们杀手的大本营,这些酒,是我这些年做任务顺手偷来的,这个桌子,也是属于我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特定的桌子。”
花蝴蝶给我解释着,说实话,我心里一惊,这么说,这些人都是杀手?
她躺在那,动都动不了,却愣是吩咐我说道:“给我开一瓶伏特加!”
“你都伤成这样了,我看还是别喝酒了吧!”
我着实是在关心她,这小妞豪放起来简直不要命啊!
“呸,你懂什么,酒能缓解疼痛,还能让我美美的睡上一觉,你说划不划算?”
说着,她又瞪了我一眼,骂道:“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像个娘们!”
这么多人在场呢!
我也不能跟他犟,所以我就给她起开了一瓶,还喂着她喝下去了一杯。
“还是酒的味道香啊!”
就在这时候,从酒吧后台走出来一个老头,他穿着一身中山装,颇有年代感,就像是七八十年代的人一样,他的脸属于方方正正的那种,正儿八经的国字脸,留着一个八字胡,倒是挺正式的。
刚一瞥到花蝴蝶,他急忙跑过来,关心道:“我的乖乖呦,你怎么伤成这样子了?”
我有点懵bī,叫花蝴蝶“乖乖”,难道他是花蝴蝶的男朋友?
“你是谁?”
我有点敌意,我知道,他从后台出来的,想必身份不一般,可尽管是这样,我不怕他,因为我吃醋了。
这小妞本来应该是我的,怎么可以找这么老的男朋友。
“我?”
他笑了笑,昂首挺xiōng道:“这么说吧,她是我上辈子的情人!”
“上辈子的情人?”
我敌意更深了,这家伙明目张胆的泡花蝴蝶,而花蝴蝶还一脸消息,脸色通红。
我更加确定了,这家伙分明是老牛吃嫩草,而花蝴蝶竟然还你情我愿。
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自嘲的笑了笑:“小妞,你慢慢喝,或许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反正她已经找到了自己朋友,终归是比待在我身边要安全。
“蝴蝶,她是谁啊?”
听到后面的问话,我也想听听花蝴蝶会怎么说。
“他……他就是我一个朋友!”
这话说的没错,我更加失望了,看来,我只是她萍水相逢的路人,武华啊,你还是不要自取欺辱了。
就在这时候,后面那中年人笑道:“丫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喜欢他吧?”
花蝴蝶俏脸一红,银牙一咬,羞涩的喊道:“爸,你说什么呢!”
“爸?”
我转过身,正看到两人盯着我看,刚才的话,分明是说给我听的。
“你们?”
这时,中年男人朝我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我闺女是你救的?”
“是!”
我点了点头,这是好事,我当然要应下来。
“是谁伤了她?”
中年男人狐疑的问道,别看他现在挺和蔼,我敢笃定,只要我说出那个人是谁,他就能让那个人碎尸万段。
“是龙爷的人!”
祸水东引这招,我用过好几次了,屡试不爽。
他倒是一惊,瞳孔扩散了一瞬,又恢复原状态。
“龙爷!哼,他还真把自己当个大瓣

蒜了,我们说好了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他竟然对付我闺女,妈的!”
中年男人很生气,但却没说如何报复龙爷。
我也不关心那个了,我相信,从今天之后,龙爷一定就开始关注我了,毕竟,现在东西两街归我了,就连南街也马上归我了,他早晚要对我下手,不如现在我给他制造点麻烦,让他没那么快开始对付我。
“小子,不留下来陪我喝两杯?”
见我还要走,中年男人想要挽留我。
“不了不了,我还有急事,就先告辞了!”
我执意要走,他也不能挽留。
不过,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笑道:“这是我们杀手网的金卡,我相信只要是道上的人见此金卡都会给我一些薄面,就当我是我谢过你救了我闺女了!”
我接过卡片,也礼貌xìng的笑道:“那就多谢了!”
说完,我离开了。
这穷乡僻壤,我打车都难。
在路口站到半夜,周通才来接上我。
我没回西街,而是去了南街,我现在急着见孙二娘,既然夏三刀已经死了,我想他也应该兑现承诺了吧?
此时,不夜城内,显得特别冷清。
那两个双胞胎兄弟正在楼下照顾着生意,但是脸色也不太好。
“喂,你们大姐头呢?”
我跟他们也不是朋友,也不知道怎么称呼,所以说话的时候也不客气。
“大姐头昨晚被人刺杀,受伤了!”
二人没好气的说道,我一想,卧槽,难道昨晚那个屠龙得手了?
我急忙掐住其中一人的脖颈,喊道:“那她现在在哪家医院?”
“在楼上呢!医院不安全,大姐头说了,死也要死在不夜城!”
听到这话,我急忙冲上了楼。
刚一进屋,我发现孙二娘躺在床上,正看着《欢乐喜剧人》,她翘着二郎腿,小ròu脚一抖一抖的,甚至可爱,最可气的是,她手里还拿着薯片,这哪像是受伤的样子啊!
“你受伤了?”
我下意识的一愣,这那有个受伤的样子啊!
她笑眯眯的说道:“哝,胳膊被划了道口子!”
“靠!楼下那对儿双胞胎那表情就跟死了妈似的,就受了这么点儿伤?”
我真是快被看楼下的兄弟俩给气死了,大惊小怪,这他妈给我担心坏了。
孙二娘倒是没生气,反而笑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开心吗?”
“怎么了?”
她的确是怪怪的,昨晚被人给刺杀了,现在还能这么悠闲,我真不知道该夸她心态好,还是该说她心大。
“我收到消息了,夏三刀死在家里了,你干的?”
她知道,我走的时候,说是去干掉夏三刀,现在一别两天,她当然知道这跟我有点儿关系。
我倒是没那么高兴,反而坐在床边,扶住了她的双肩。
“二娘,你似乎误会你大伯了!”
我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当然,关于那件玉佩的事,我只字未提。
她听了之后,也相当惊讶:“你说什么?他这么多年都在派人对付我,其实是在保护我?”
“对,他虽然经常派人对付你,但哪次对你下死手了?他是迫不得已,你是不知道他的功夫有多好,七八个杀手去刺杀他,被他一人尽数团灭,他要是真想对付你,恐怕你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我给她分析了一遍,她也终于相信了我的话。
“他是被bī的,那这么说,是龙爷在对付我们一家?”
她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放在我身上,我肯定也难以相信,但事实的确是这样,不由得她不信。
“是,所以,你真正的仇人是龙耀,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这不是我祸水东引,而是孙二娘必须和我联合,要不然的话,对付龙爷,我一成胜算都没有。
“妈的,龙爷势力那么大,我怎么对付啊!”
她很生气,前些天,她纠结那些帮派来对付夏三刀,可是一听夏三刀是龙爷的人,全都不敢来了,现在确定了仇人是谁,可却有心无力,她心里也很忧伤。
“把你的势力归我,由我来帮你报仇,如何?”
“你?”
孙二娘一愣,她恍然大悟,疑惑道:“听说你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拿下了东西两街,这么迅速扩张势力,什么目的?”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看不见得。
她就很聪明,竟然看穿了我的目的。
“你这次来南街的目的,就是为了吞并我吧?”
她坐正了身子,一把推开我,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大恶人一样。
“没错,我踏入道上的这一刻起,就是想对付龙爷,我要做地下皇帝!”
不是我野心有多么强大,是我踏上这条路了,就一定要做到最高,最强的位置,我可不想被人踩在脚下,那龙爷赚钱如流水,也是时候风水轮流转,让我也在人生巅峰上坐一坐吧!
“你……”
她的小嘴长成了“O”型,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知道龙爷有多强大吗?”
她还是不敢相信,我一个人初出茅庐的小混混,竟然妄想对付龙爷。
“我知道,但既然我踏上这条道,就要做这条道的强者,我不想被人踩在脚下!”
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现在和龙爷可是有家仇,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让她答应我。
“想让我的势力归你也不是不行,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的人都是你的!”
突然,她故意把xiōng前的口子解开,露出一大片雪白,还勾手指勾引我,这分明是在诱惑我呢!
这还真是瞌睡了就有人给我递枕头,饿了就有人喂饭,我刚才就想把她推倒,可是有正事要说,我想正直一点,谁知道这丫头竟然还上劲儿了,变着法的诱惑我,那我能放过她吗?
我现在就像是一头饿了三天三夜的老虎,猛地朝她这小羔羊扑了上去。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她身上的衣服就被我扒了个精光。
这可不是第一次了,我现在也属于轻车熟路了。
“小sāo蹄子,这两天有没有想我?”
我亲吻着她粉嫩的脖颈,那热气正喷薄在她敏感的部位。
我tiǎn着她的后耳根,她的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还迎合道:“想……我想死你了……昨晚你不在,我差点死了……我才知道,我在这世上唯一牵挂的人,就是你了……”
说实话,我有点儿感动,毕竟我们才认识没几天,我救了她那么多次。
她非常主动的跪在我面前,小手已经开始套动起来。
那小嘴真是越来越软了,她真是个可造之女,这才第几次,口活儿就这么好了。
“小sāo货……慢慢吃……你差点给我tiǎnshè了……”
我撩开她的短发,笑眯眯的说道。
“哼,你要敢shè了,我跟你拼命,快……快干我……”
这时,她翻过身,跪在床上,上身也趴伏在床上。
那小屁屁正对着我,中间的私处显得那么粉嫩,那粉嫩的鲍鱼一动一动的,甚是可爱。
“快点儿啊!坏老公……快chā进来……”
我再也忍不住了,端着话儿就顶了进去,果然很爽,里面的sāoròu还是那么柔嫩,配合着热浪,更加滑腻,那种触感,简直难以言喻,她真是个小妖精,可能是她这两天又偷偷补课了,竟然还学会抽动。
那里面一紧一松,不断地挑逗着我,简直把我给爽极了。
“小sāo货,看我不把你给制服!”
我拍着她的pì gǔ,那挺翘的臀部真的很多ròu,还颤抖了一番。
我猛地在她体内进出起来,速度也连连加快。
一开始,她还不敏感,里面的sāoròu还能随着她的意念而动,可是后来,她下面就酥麻难耐,根本控制不了了。
那热浪一浪接一浪的流出来,让里面的sāoròu更加滑嫩。
“啊……不行了……坏老公……你太猛了……”
她连连浪叫,简直勾住了我的心弦。
“让你见识下更猛的!”
自从我学了疾风拳之后,对身体素质要求更强了,我的速度也自然更快了。
那腰身简直就像是一道残影在动,速度快的ròu眼捉摸不清。
“啊……不行了……我要尿了……你的小sāo货要尿了……”
“噗噗噗……”
一道水流从她的私处喷涌而出,全都喷在了床单上,像尿了一样。
“你坏!”
她瘫软在床上,趴在那一动不动,唯有私处在抽搐不已,那小鲍鱼一动一动的,煞是可爱。
“嘿嘿,你以为这就完了?”
我趴在他的身上,角度极其刁钻,从她的臀缝间挤了进去,刚好chā进那滑腻的滑道之中,可能是触及到她的G点了,她疯狂的叫道:“啊……坏老公……你就不能歇歇嘛?”
我哪管那么多,刚好她现在还沉浸在gāocháo的余韵中,正敏感的时候,我才不想放过他!
“啊……好yǎng……好麻……好酥……”
她想推开我,可那力量显得那么无力。
慢慢的,她趴在那里,开始享受起来。
有句话说得好,既然不能反抗,那就默默享受吧!
她趴在床上,小脸红彤彤一片。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是她手底下那个丑bī女人。
“大姐头,有……”
看到我们欢愉的一幕,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急忙关上门。
知道打扰了我们的好事,她也觉得很尴尬。
“啊……什么事?”
孙二娘一边浪叫,一边狐疑的问道。
“大姐头,有人来给咱们送了个请柬,我寻思给你送上来,哪知道打扰了你的好事,我……我从门缝给你递进来了啊!”
这时,底下的门缝里递进来一个红色的小本本,我的眼神还不错,刚好看到上面大大的“龍”字。
是龙爷的请柬?
我有点儿心不在焉了,看来,龙爷又要发难了。
“坏老公,别管她,快,加把劲干我……”
她哪管那么多,天大地大,先把她伺候舒服了为大。
我也不客气了,翻过她的身子,我又重新chā了进去。
这回,姿势很标准,我扛着她两条纤细的长腿,猛地chā入了进去。
“啊……hǎoshuǎng……坏老公……大力一点……把我的sāo洞洞干坏吧……”
她叫的更坏了,那闭着眼睛,又痴迷的表情,我真是来劲儿了。
每一次,我都顶撞她的huāxīn,让她身子一颤。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