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

褚秀琴原想再跟老罗培养一下感情的,谁知公司突然打电话给她,叫她给人顶班,事情还挺急的。

文学



无奈之下,她只好先走了。

老罗自个儿在屋里想啊想,这女人娶得过,还娶一送一,只是真结了的话,就不好对她女儿下手了。

他实在太累了,就回房补觉。

中午的时候,他炒好菜拿盖子盖着,坐厅里看电视等柳颜回来。

“真累啊!”柳颜一进门就跟老罗诉苦。

可能是空虚了,想找点依靠,说完话就往老罗怀里扑,抱着老罗不说话。

老罗顺势搂住她,本来是无心,奈何柳颜那一对实在太凶猛了,他的手一扒,正好抓着边缘,见柳颜没反对,就没挪地儿。

想起早上吃的那一顿大餐,脑中浮现褚秀琴的诱人身段,他底下就立了起来。

原本柳颜在店里忙了大半天,腰酸手疼还想和老罗诉苦几句,感觉到老罗抵着她,她脸一红,就起开卧到沙发上,跟老罗说:“叔,你能帮我按摩一下吗?”

老罗哪会说不,挨着她坐下就给她后背揉:“这样舒服吗?”她衬衣挺透的,能很明显看到里头,老罗老想解开她罩罩的背扣。

“嗯!舒服。你往下点,我腰酸!”柳颜哼哼唧唧的扭着身子,脸上的那抹绯红更加光艳照人。

谁知她的小蛮腰扭的劲儿大了点,紧身衬衫的纽扣瞬间随着力度蹦开两粒,老罗的手刚往下挪动,就看到她两坨坠了下来,虽然还隔着衣服,但动感非常显眼。

老罗咽了下口水,真想一把抓住,又忌于她最近的有意避嫌,所以没有行动,只是一板一眼的按照常规按摩起来。

“痒,痒死人了!”突然柳颜发出咯咯的笑声,身子扭动的更加剧烈,最后干脆叫老罗坐她腿上按,免得侧身按不明白。

老罗轻轻坐上去,看着她的肥美又咽口水,真想把她裤子扒了就这么进去。

想着想着老罗就按捺不住了,借着按摩渐渐把她的裙子往上推,等她淡粉色的蕾丝内内映入眼帘时,老罗闻到一股混杂着渴求和清香的怪味,如同上好的米酒,带着一点酥醉的气息。

“是这里痒吗?”老罗开始失控了,一边沿着柳颜嫩滑的大腿向上探寻,另一只手则朝着自己的皮带摸去。

不想柳颜突然回头,看着他半晌不吱声,搞得他挺尴尬的,然后她坐起了说:“叔,你听我给你讲讲今天发生在店里的事,挺好笑的。”

老罗一听就知道她是不愿继续下去了,只好正襟危坐,说:“你说。”

“今天中午有个客人一过来就跟我诉苦,是个男的,他跟我说他们夫妻间的感情不和谐,让我帮他想办法,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们这是按摩店,又不是居委会。”柳颜兴致勃勃的讲述着。

“嗯,然后呢?”老罗皱着眉头,感觉那客人对柳颜心怀不轨。

柳颜感觉到了,她嘴角凝笑,又叫老罗继续给她按摩,拉着老罗的手放到她那一对上,这才继续说:“然后,挺好笑的,他说他媳妇跟他吵,是因为夫妻生活得不到满足,他那个太短了,他还说要给我看,不过我没看。”

老罗听着火都大了,这摆明了就是勾引呀!只怕拿出来会很大,那客人只是想骗柳颜看他而已。

他正要提醒柳颜几句,谁知手机响了。

老罗拿了手机接听,柳颜突然作怪,手伸了过来。

刚才老罗就已经把皮带解了一半,现在只需往下一拉就会跳出来。

柳颜把他放出来了,在他听电话的时候握着他弄,搞得他连吸凉气,抽空问柳颜说:“你干嘛呢?觉得我的长,好玩吗?”

柳颜笑笑说:“是啊!叔,你真厉害,我都没见过你这么厉害的。”

柳颜越弄兴致越高,随着她动作的加快,老罗的脸上露出舒展的神色。

电话那头可真奇怪,老罗听半天,只听到沙沙的杂音,一看,发现竟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谁这么无聊!”老罗撇撇嘴巴,挂断电话直接把手机丢到茶几上。

感觉越来越胀,老罗开始主动发起攻势。

柳颜被老罗捏着,她半眯着眼睛,两条纤长的细腿越夹越紧。

突然柳颜轻哼一声,长腿不由得绷直,同时身子发出机械的微颤。

老罗一看就知道她完了,他跟柳颜说:“我还没到呢!你再加把劲。”难得柳颜主动帮他,他当然想舒服到底。

“那你别控制。”

柳颜正想上胸,谁知就在这时,身后猛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罗一下子被吓得憋了回去,别提有多难受了。

“谁啊!别敲那么大声,门都被你弄坏了!”老罗烦躁的朝大门吼了一声,跟柳颜一起起身收拾。

“开门,是我!”

门外的人一开口,就吓了老罗跟柳颜一跳。

这可真是稀客呀!

两人加快了速度收拾,柳颜黑着脸坐在沙发那儿没动,老罗系好皮带就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是老罗的儿子,柳颜的前夫罗大鹏那张黑沉沉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刚从黑煤窑里逃出来。

儿子不愿意赡养自己,老罗哪有好脸色给他:“你来这干嘛?”

罗大鹏眼睛往屋里扫,一眼就瞧见了在沙发上坐的柳颜,他语带嘲讽的说:“这可真巧了,你们都在,那正好,我找你们聊点事。”

“聊事?什么事?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别杵在这里碍老子的脸。”老罗让开一步放他进来。

家丑不能外扬,他可不想自己家里那点事惊动邻居。

罗大鹏径自走到沙发那儿坐下,还没开口老罗就问他说:“刚才那个电话是你打的?”

罗大鹏说:“是我,换号了,没告诉你。忘了门牌号了,本来想问一下的,突然又想起来了。”

老罗懒得理他,抄起桌上的半杯水一饮而尽。

罗大鹏歪着脸问他说:“我听说你把房子卖了,是真的吗?”

看到罗大鹏的目光落到柳颜的身上,老罗哪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这货肯定是从哪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回来是想吵架的。

老罗站到柳颜面前护着,跟罗大鹏说:“是卖了没错,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罗大鹏一声冷哼:“你把我们家的房子卖了给这贱人做生意,你把我这儿子放哪儿了?你有当我是你儿子吗?我可是有你这房子的继承权的。”

老罗听着想笑:“你现在跟我说继承权?房子是我买的,继承权也是我给你的,我说你有,你才有。我说没有,你就什么都没有。好意思问我有没有当你是我儿子,我就问你,你当没当过我是你爹?”

“那我不管,反正我是你儿子,你死了东西就应该全是我的。你把房子卖了给外人做生意,你把我搁哪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贱人,我早知道你没那么好心帮我照顾我爸,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你就是想骗他那套房子。”他后面那句话是对柳颜说的。

柳颜被激得眉头一竖,老罗气得直接跳了起来:“臭小子,你说谁是外人呢?我说你才是外人。哪有儿子咒自己父亲死的?房子是我自愿卖给她做生意的,有话你冲着我来,男不男女不女的,你现在倒是硬气了。”

罗大鹏一听,冷笑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俩不会是有一腿吧?柳颜,你也不嫌磕碜,这老头都一把年纪了你还不放过。说你不是图钱,谁信呀?老头,要点脸,别瞅着人年轻就上,等你钱花完了,有你哭的。”

虽然没到有一腿的程度,但两人的关系现在也是不清不楚的,所以被罗大鹏无意中说破,老罗跟柳颜的身体都是一震,为了掩饰,老罗一巴掌就煽过去了,冲着捂脸的儿子骂:“混账东西,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他揪住罗大鹏的衣领就往门口拽,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罗大鹏在门外破口大骂,他就当没听见,只是怜悯的看着一脸委屈的柳颜。

由始至终柳颜都没说过话,但老罗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被前夫误会她图前公公的钱,这罪她担不起,但钱也真是花在她身上了,她也撇不清,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咽,连骂回去都没底气。

老罗过去搂着她说:“柳颜,你别往心里去。那小畜生就是嘴欠,房子是我的,我爱拿来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他没关系。”

柳颜默不作声,一挣就从他怀里出来了,然后回房把门关上。

老罗看着那门叹了口气。

罗大鹏在外面骂了有半个小时,见没人理他,只好走了。

总算是清静了,老罗却知道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儿子是自己的,他什么性情老罗一清二楚,以后只能水来土掩了。

老罗的担心不是无的放矢,第二天晚上,罗大鹏趁着柳颜下班,找了几个混混直接把她堵在巷子里了。

起初柳颜还以为是想泡她的流氓,打算绕道走,谁知一回头,后面又多了两个。

都是二十来岁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有的脸上凶神恶煞,有的打量着她垂涎欲滴。

“美女,你跑什么呢?哎哟!身材挺好的嘛!这大长腿,借给我们玩玩成不?”

见对方来者不善,柳颜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她有点后悔抄近路了,这小巷子里黑乎乎的,头顶上的路灯昏黄幽暗,简直就是作奸犯科的理想之地。

“你们想干什么?要钱是吧?我把钱都给你们,你们放我走吧!”柳颜越来越慌,声线都颤颤巍巍的,直接就把皮包丢给他们。

不料几个混混压根不瞧她的包,只是笑眯眯的围上来,其中一个还踩了她的皮包一脚,晃荡着膀子跟她说:“你那点钱恐怕不够哥几个分,但你的人就不同了,我们轮几回你都不会掉块肉!”

柳颜都懵了,这是要劫色的节奏啊!

“大哥,你别开玩笑了,我有病,我不干净,求你们放过我吧!”柳颜吓得两腿发软,哆哆嗦嗦的恳求着。

“没关系,我们也不干净啊,咱谁也别嫌弃谁,就在这里办事吧!”打头的混混咧嘴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话音未落就扑了过来。

柳颜躲无可躲,除了本能的夹紧双腿,眼见着自己衬衣的纽扣被扯开。

“擦!好大。梁哥,生平仅见呀!”后面跟进的一个混混舔着嘴角,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何止大,还软,又嫩,跟大馒头似的!”柳颜被按到了墙上把玩。

柳颜只觉得胸口被捏得发胀发疼,吓得花容失色,连救命都不敢喊,生怕把他们惹急了。

“这腰这臀这腿。”

“艾玛!湿了!”

“太大了,我两只手刚好捧起一个!”

……

直到夜里一点半,柳颜跌跌撞撞的瘫倒在家门口,老罗听到声音去开门,一见她就傻了眼。

平时柳颜回来再晚,工作再累,都很注重仪态,可这会儿她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头发乱蓬蓬的,妆容也花了,不但衣衫不整,就连胸前的纽扣也丢了两颗。

老罗瞠目结舌的望着她,愣怔了几秒才缓过神来,弯下腰一用力将她抱回屋里。

关上门,老罗还没把柳颜放在沙发上,只听她哇的一声抱着老罗嚎啕大哭。

“叔,我让流氓给欺负了!”

老罗早猜到了,亲耳听到她说,心一下子就纠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哭了,我现在去报警!”老罗放下柳颜就去拿手机。

可脚步还没迈出去就被拉住了,柳颜哭哭啼啼的说:“叔,你真报警啊?你知道那些人是谁找的吗?是罗大鹏,他们威胁我,叫我把卖房子的钱还给罗大鹏,要不然以后还找我麻烦。”

老罗的身体僵在原地几秒,骂了一句直接把手机摔了。

冷静下来后,他花了半个晚上安抚柳颜,又不辞辛劳苦的帮她洗澡,擦拭身子。

好在除了被摸摸捏捏,柳颜并没有被真正侵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