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合家欢全文阅读/有次还慢慢伸进我裤子

文学

老夏看见她双腿还有些打颤,心里明白那是被他昨晚上祸害的。

林熙不知道怎么搞的,差一点摔倒,还好老夏眼疾手快,迅速扶住,只不过他扶的位置有些尴尬了。

那里软绵绵的,被他抓在手里,本能地捏了捏。

"啊…"

  林熙娇呼一声,完全没有想到老夏在大庭广众之下,会有这么一个动作。

  就连老夏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去捏一下。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松开了手,撒腿就跑。

  林熙气得站起来在后面追赶,不过由于昨晚上的疯狂,她跑起来的姿势有些古怪,根本放不开。

  不远处胆大的女学生从她们吵闹那会就看过来的,一直把这一过程全都看在眼里。

  有些惊掉她们的下巴,学校唯一的男宿管竟然调戏凶巴巴的女主任,这可是一大新闻,要是放出去,不知道会惊爆多少人的眼球。

  她们可是知道这个女主任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学校公认最严厉的主任,惹谁都不能惹林主任。

  对老夏的这个行为,她们抱着同情心,同时,又有些好奇是谁给了老夏的勇气。

  当然,也有一些胆小的,惧怕林熙这个凶巴巴的主任,她们悄然离开。

  其中,就有一个身材苗条,前不凸后翘的平胸女学生,正在紧张地看着,直到老夏逃离视线,她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几个还不去上课,在这里站着干什么?好看吗?是想在这里站一天吗?”林熙凶巴巴的声音响起,吓得几个女学生赶紧落荒而逃。

  她看着老夏快消失的背影,双眸里就像能喷火一样,死死地瞪着他,心里很是复杂,矛盾。

  这样的结果是她没有想过的,现在清醒过来的她也明白,昨天孙海给她下药,是老夏救了她。

  可…

  那犊子折腾她那里好痛啊!现在走路都还有些别扭,每当想到这些,林熙脸上羞涩的同时,又很是气愤。

  老夏竟然在那种情况之下占她便宜,果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昨晚上的那种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舒服。

  林熙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幸福满足的微笑,女人的心,是男人永远捉摸不透的。

  "嘶…"林熙刚刚动了一下,腿的根部传来阵阵撕裂疼痛。

  她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脑海里浮现出昨晚上断断续续的画面,她的手不自觉放在两腿间,轻轻揉了起来。

  老夏关上值班室的门,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晃动着,双手枕在头下,靠在背倚上。

  忽然感觉鼻子痒痒的,想起昨晚上那荒唐的事,老夏自己都不太相信是真的。

  但,这事确实是发生在他的身上,让他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林熙这凶娘们的资本真是够厚,前凸后翘,身材火辣不说,那上面也是相当的厉害,活儿倍儿棒。

  特别是下面,精致美妙,温泉思涌,就像是还没开过荤的雏儿。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估计她的男人恐怕每天都要醉死在她肚皮上。

  夜夜笙箫是少不了的,这么极品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要?

  当然,要是性格在温柔一点,那就完美了。

  老夏想着想着,嘴角的口水都流出来了,拉链的部位,再次有了反应。

  敲门声再次响起,老夏有些生气,怎么每次关键时刻,就有人打扰呢?

  "谁啊?"老夏没好气问道。

  可是,外面没什么人回应他,这让他很是奇怪,再次询问,依旧没人回答他。

  老夏忍着体内的邪火,很是不爽,收枪提上裤子,连手都忘记洗了,然后开门出去。

  却是什么人都没有看到,他从窗户往外看,也没看到有人,心里更加的不爽,嘀咕道:“草,谁这么无聊?破坏老子的好事。”

  就在他准备回去继续做那未完成的事,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只千纸鹤和一个小瓶子。

  老夏有些好奇地拿起千纸鹤看,发现里面还写得有字,他拆开看。

  “夏叔,你脸上还疼吗?要不要紧?我给你带了一瓶药,赶紧擦擦,下次离林主任远一点,她可是咱们学校最凶的主任,千万不要得罪她…”

  老夏看着这清秀的娟娟字体,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写的,上面满满的关心,这让老夏心里暖暖的。

  在学校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关心老夏,也只有那个食堂的大妈会偶尔跟他开开玩笑。

  其他的老师基本上就是看不起老夏,特别是林熙这个主任。

  从字体来看,肯定不是食堂大妈写的,她也不会叫老夏为哥,那这个女孩会是谁呢?

  老夏开始在脑海里思索起来,并没有想起有什么女孩跟老夏关系很好。

  千纸鹤上面没有留得有名字,也无法知道这个女孩是谁。

  不过,这上面还残留得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应该是女孩的,学校那么多女孩,老夏怎么知道会是谁呢?

  他坐在凳子上看着千纸鹤有些傻笑,难道现在流行做好事不留名吗?活雷锋再现?

  老夏还是把药擦在脸上,看着镜子里面那五条红手指印,他就来气。

  药擦在脸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灼烧感觉,疼得老夏龇牙咧嘴。

  “这娘们下手真够狠。”老夏自言自语狠狠地说道。

  没过一小会,脸上那种灼烧的感觉就没了,换来的是阵阵清凉,这药效果很不错。

  老夏拿着药瓶,又闻起来,这上面的香味真好闻。

  陆陆续续就有女孩子回宿舍,老夏敢肯定送他药瓶的女孩肯定是住在这栋宿舍楼。

  老夏决定要感谢一下这个女孩,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老夏可以根据女孩身上的香味来判断。

  他走出去拦下一位女孩子,然后把鼻子凑了上去,也没有解释,从旁人的角度来看,他就是在耍流氓。

  女孩紧张地看着老夏,对他的行为很是不满,怒道:“你,你在干什么?”

  这女孩的身段很不错,在这样的年龄,却发育的这么好,这是少有的。

  老夏被她那么一喊,停止了动作,想都没有想,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是要闻一下你身上的味道。”

  随后,他感觉有些不对劲,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一些问题,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见女孩怒斥:“流氓,神经病。”

  女孩怎么都没有想到,老夏竟然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调戏她,让她觉得很是难堪,面色红润,羞愤不已。

  她匆匆忙忙朝着二楼跑去,逃离老夏的魔爪。

  老夏有些失望,只好把目光对着其他人,顿时人群骚动,人人都有一种自危的感觉,总觉得今天的老夏有一些不同,怎么就变成了像坏人一样?

  她们之前一直都很亲切地叫老夏为小大叔,老夏也从来没有对她们做出一些过分的举动,至少她们看来是这样。

  今天老夏的行为有所反常,让她们提高了警惕,更是有两个悄悄的朝着老师办公室走去。

  老夏有一些不理解,这些女学生是怎么了?我有那么怕人吗?不就是想闻一闻她们身上的香味,是不是这个药品上的香味,只不过是想找出那个送药给他的女孩而已。

  他看着一个个躲他就像躲着瘟神一样,离得他远远的,有好一些都退到宿舍楼外面。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响起…

  “小大叔,今天是怎么了?他会不会是得了什么病?”

  “不知道啊,刚刚他行为真的好古怪呀,就像流氓一样,以前他从来没这样啊,见到我们都笑着跟我们打招呼。”

  等等,这样的议论声很多,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老夏这是怎么了。

  老夏自然也听见了她们的对话,只不过这时候他也没办法再停止下来,他必须要找到那个女孩,才能证明他的清白,并不是像她们所想的那样。

  他再次主动上前拦住另外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不停的后退,与他保持着距离。

  老夏上前一步,她就后退两步,这让老夏根本就闻不到她身上的香味是什么香味?到底是不是药瓶上的香味?

  “你别躲啊,我就闻一下你的味道。”

  他再次上前抓女孩,却不小心踩滑摔倒,由于本能反应,他朝前一抓,只感觉手心软软的,就像是握住了两个包子一样。

  “啊…”

  一声尖叫,突然而起,把本来吵闹议论声给压了下去。

  老夏站稳之后才看清楚他抓的是什么,难怪那个女孩子会那么尖叫。

  好在他这次反应够快,立马松开了手,不过,还是被围观的人看见。

  然而,刚好林熙也赶过来,看到这一幕,她很是气愤地看着老夏,顾不上下面的疼痛,上前几步吼道:“老夏,你…你做的好事,快跟她道歉。”

  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倒是把老夏给镇住了,本来他就心虚,此时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林熙正愁找不到什么理由整他,这次倒是给了她绝佳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呢?

  所以她现在训斥起老夏来,那可是一点都不留情面,在学生面前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严厉的一面,当然,也会给学生们竖起一块公正,很好的形象。

  老夏此时就像是犯错的小孩子一样,可怜巴巴地站在那里认真听从老师的训斥,一句顶嘴的话都不敢说。

  本来还想着趁此机会解释一下,可是,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闻她们身上香味?

  后面的话,估计还来不及说,又会被她们误会,甚至林熙那个暴脾气女人肯定会不管不顾地要开除他。

  所以老夏忍住了,闭口不提。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林熙训斥老夏都有些口干,这一次算是训斥得很过瘾,他都不敢顶嘴,让林熙在学生面前很是有面子。

  随后她利用主任的职权遣散了众人,只留下那个女孩,老夏和她三人。

  女孩有些害怕紧张地靠近林熙,与老夏保持距离,这让老夏很是无语,刚刚只不过是误会,有必要那么怕他吗?搞得他就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大叔一样。

  林熙轻轻地拍了拍女孩的小手,对着她微微一笑,安慰她道:"放心,老师替你做主,给你讨回公道,让这家伙付出代价。"

  特别是后面几个字,语气加重了不少,站在一旁的老夏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心知林熙是真的要开始整他了。

  同时,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气,林熙并没有要开除他的意思。

  把那个女孩打发走了之后,林熙冷着脸扫视一眼老夏,冷漠地说道:"跟我去办公室。"

  老夏只好跟在林熙的身后,看着走在面前的林熙,走路一瘸一拐的,似乎走路是一件痛苦的事。

  迈步子都很是艰难,步伐很小,才走几步,林熙就停下来休息。

  老夏在她的身后,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的身子轻微颤抖,她的手扶着墙,才休息一分钟不到,继续往前走。

  她走路的姿势很是古怪,特别是在下阶梯的时候,老夏在她的身后,都能听见她因疼痛发出轻微的娇呼声。

  "喔,嘶…"

  这一声让老夏整个人都酥麻起来,自从昨晚上了她,老夏都还有些不敢面对她,这女人凶巴巴的,不那么近人。

  看着面前的女人那么难受,老夏是想上前扶她的,但是,又不敢。

  "林,林主任,你还好吧?我扶你回办公室。"他的手都快伸到林熙的身上,最终还是停下,不敢真的碰到她。

  林熙没有回答老夏的话,她伸出手示意的不用,此时的她,下面就像是撕裂了一样,疼得她很难受,该死的老夏,昨晚那么猛,那么用力…

  老夏今天看林熙那丰满性感的身子算是看过瘾了,这一路本来只需要几分钟就到办公室的,硬生生地被林熙走了足足近二十分钟。

  这二十分钟里,老夏也是很艰难,这样性感的女人在面前扭p股,又加上昨晚上尝到她的活儿,怎能不起反应?

  刚进办公室,林熙就叫老夏把门给关上,老夏一阵激动,这是给老夏制造机会…

  老夏关好门之后,转身就看见林熙伸着那双又长又白的玉腿,弯着腰,青葱碧玉的小手抚摸在上面,很是撩人。

  她领口处的扣纽脱落,里面那一对白皙的柔软晃得老夏眼珠子都挪不开。

  时而挤压,时而伸展开来,胸部的衣服随之变化。

  那双腿还不停地左右晃动着,有着一张一合的意味。

  她嘴里悄声低吟,这其实不怪林熙这样,实在是因为下台阶梯弧度大造成的,感觉那块田被撕裂开了一般。

  林熙一直在强忍着,心里把老夏给恨死,都怪那犊子。

  老夏口干舌燥,心里痒痒的,随着越是靠近,身上的火越烧越旺,燥热不已。

  林熙坐在凳子上,用那双小手揉着大腿,她很想揉揉大腿内侧,那里实在是难受,但是,碍于老夏在这里,她忍了,她还有正事要做。

  "老夏,你要干什么?"林熙突然扭头冷冰冰地吼道。

  老夏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她要是再晚一点,就让老夏那双咸猪手得逞。

  他竟然伸手从后面要搂抱林熙,还好她发现得快。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林熙强忍着疼痛要站起来,不成想脚没站稳,踉跄着往前倾,肯定是要摔成狗吃翔的姿势。

  老夏在后面迅速把椅子给推开,他伸手要去拉林熙。

  由于速度过快,老夏没有抓到林熙的手,却是抓到了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他双手握在腰间,要往后拉,却被椅子脚给绊了一下,两人本能地往前倾。

  林熙弓着娇躯,翘着p 股扶住前面的办公桌,而老夏趴在她的身上,立起来的小老夏恰巧顶在她后面。

  结实的物件让林熙娇躯一颤,她脸颊迅速升起一抹火辣辣的红晕,她当然明白那是什么东西,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就是那个东西折腾了她整整一晚,到现在那里都还疼痛得要命。

  她边挣扎着边娇喝道:"老夏,你放开,放开。"

  后面那两个字几乎是怒吼出来的,显示出林熙是真的达到暴怒的极点。

  老夏很是无辜,他又不是故意的,碰到她的后面,真的是一种巧合。

  还没等老夏放开,林熙再次怒骂道:"你这个流氓,我绝对不放过你,等我…嗯啊…"

  林熙本来还要继续放狠话,不料老夏那玩意狠狠的碰了一下,正好在那个位置,忍不住叫了一声。

  老夏看着被自己压着的女人,心里冷笑,荡货,让你装,我呸。

  他本来是担心林熙摔倒在地,才出手去扶她,最后出现这一幕,这能怪他吗?

  这女人一点都不讲道理,不道谢也就算了,竟然还放狠话不放过他,让老夏很是不爽。

  他才故意狠狠的碰一下,既然都不打算放过他,他也就不介意让这凶恶的女人好受。

  所以老夏并没有放开,反而搂抱着她的腰更紧了,他俯下强壮硬朗的身体,还故意吐着热气喷在林熙后脑勺上。

  身下碰着故意磨蹭,不得不说这女人丰满的p股很让老夏痴迷。

  林熙挣扎着,双腿都有些颤巍,那里疼痛得要命,这家伙竟然还要对她做那事,还无视她的愤怒,越想越是觉得憋屈。

  "臭流氓,你放开我,放开我,听见了吗?"

  老夏那里随着她的挣扎摩擦也是难受,他也想着教训她一下,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呢?

  何况要是在办公室里,做那激情的事…想到这里,老夏的心更加痒痒的。

  他的手不自觉滑落到林熙那饱满圆润上,手掌上传来温热柔软的感觉,让老夏爱不释手。

  随着老夏的手深入,林熙挣扎反而小了,娇喘之声随之响起:"啊…啊,老夏,不要,不要这样…那里还疼。"

  林熙也起了反应,说话也柔了下来。然而这并不能阻止老夏继续探索,他的手还肆无忌惮在林熙下面来回探索。

  老夏看着林熙的反应,心里冷笑一声,叫你凶狠,现在也知道向我求饶了吧!这女人就得这么狠狠的教训一次,让她长长记性。

  他的手开始想伸进林熙小裤里面,林熙肯定是不乐意的,她一只手趁着办公桌,另一只手阻挡老夏那只肆无忌惮的大手。

  两只手在包臀裙里面来回纠缠,里面的温度越来越热,最终老夏的手还是伸进去了。

  昨晚上老夏才享受过,对那里很是熟悉……

  林熙不停地嗯哼轻声叫着,冲击着老夏的神经,越发兴奋。

  老夏一边探索着,一边吻着她的后背,渐渐地有些迷失。

  不大的办公室散发出浓浓的暧昧气息,弥漫着销…魂的声音。

  好在已经是放学,办公室区域的老师都下班了,同学们更是回了宿舍,没人过来打扰他俩。

  林熙仿佛也失去了理智一样,忘记那里的疼痛,低吟出声。

  妩媚的脸庞扭过来与老夏亲吻,这女人一旦打破那道缺口,理智就会丧失。

  她扭摆着身子,反而与老夏那里摩擦,这让老夏更是兴奋。

  两人忘情地安慰着对方,浑然不知办公室外面,有一道瘦弱俏丽的身影着急朝着这边靠近。

  林熙凶巴巴把老夏叫到办公室本来是要教训他的,然而,事情的发展变化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反而被老夏给教训。

  此时的她哪里像是学生们眼里最严厉的林主任,而是一个十足的荡、妇,嘴里发出羞羞的那种声音。

  刚好被快靠近办公室的女孩给听见,她觉得有些好奇,不明白林主任这是叫什么,但是,那种声音让她感觉害羞。

  许琼放慢了脚步,知道林主任跟老夏都在办公室,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暗自嘀咕坏了,难道老夏在打林主任?她才会那么叫?

  她有些拿捏不准,偷偷摸摸靠近,把耳朵贴在门上。

  啪!

  老夏狠狠一巴掌打在林熙光洁饱满上,包臀裙被撩起来,安全裤也被他脱到林熙的膝盖处。

  那一巴掌抽打得很是响亮,林熙吃痛地叫:“啊…”

  把门外的许琼给吓了一跳,她是过来替老夏解释那瓶药,是她给的,同时,也担心老夏会被林主任狠狠教训,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

  这老夏是怎么做到的?许琼心里更加好奇了,她手摸着冰冷的把手,轻轻拧了一下,竟然没有反锁。

  她打开一点门缝,朝着里面偷偷看去,脸颊瞬间羞红一片,心跳加快,很是紧张…

  这是她无法预料的,心中暗恋的那个男人下面一丝不挂抱住另一个女人,还是她们最严厉的林主任。

  许琼被这一幕惊讶得不能再惊讶,心里仿佛被雷击了一样,揪心般的疼痛。

单纯的她,偷偷暗恋着老夏,从未告诉过老夏,今天她都是鼓起勇气给老夏送药的。

当初她刚来学校的时候,无依无靠。突发的高烧让她连课都上不了。是老夏背着她,前前后后进出医务室,也正是那个时候,老夏高大的身形就在她的内心留下了影子。

  还好当时,老夏去了厕所,她偷偷放在那里,不然,她都不敢当着老夏的面送给他。

  她就算是再单纯,也知道老夏跟林熙在做什么事,她明亮的大眼睛框里噙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的样子,那泪水仿佛随时都能顺着脸颊掉下来。

  然而,里面的两人都没有觉察到许琼的到来,还在尽情忘我地做着那事。

  老夏那里还在林熙的后面磨蹭,特别是感受到林熙那里强烈的反应,他兴奋得无法再控制,索性就要进去。

  "咚"的一声响起,把房间里两人都给惊吓了一跳,两人立马扭头看过来,他们的眼里流露出惊慌的神色。

  随后,还有伴随着离去的脚步声,两人立刻把裤子胡乱穿好。

  老夏神色紧张地跑到门口,打开门朝着外面看,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想必那人离开了。

  许琼那会很是伤心,不小心撞到门,清醒过来,迅速逃离现场。

  刚好她跑下楼,老夏就到门口,所以老夏也就没看清楚是许琼。

  被许琼这么惊吓,两人都清醒过来,不敢再继续做那事,纷纷收了心神。

  "看到是谁了吗?"林熙有些害怕,有些担忧,又很是害臊,毕竟这是在学校,为人师表的一面,还是要做的,可现在被人给发现了,她能不慌张?

  老夏倒是比林熙轻松一些,没那么慌张,他轻轻地摇摇头,表示没有看清楚是谁。

  林熙的脸色不好看起来,这种不清不楚的,才是更可怕,她脸上满满的担心,害怕看见的那个人。

  哪一天把这件事给透露出去,她的脸往哪里搁?还能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还有什么资格竞争校长之位,等等,想到这些,林熙很是烦躁。

  老夏站在那里静静地想着事,林熙的目光瞟到他身上,怎么看都觉得老夏很是不顺眼,怎么看怎么烦。

  "你走开,别挡着我。"她忽然暴躁地冲着老夏说道。

  老夏一阵懵逼,他又什么都没干,这女人怎么翻脸无情?前一刻,她还在老夏的征服下低吟,这会儿…

  女人,呵…

  老夏这时候也没有心情再次让她跪下唱征服,所以懒得搭理这个神经凶恶的女人。

  他身上的那股邪火渐渐地消失,恢复到常态,回到宿舍楼值班室里,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别看他这么悠闲自在,其实,他也很紧张的,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要是让学校那么多师生知道了,他老夏也无法再继续待下去,他只是希望那个人别乱说。

  他的脚碰到了那个药瓶,索性拿起来,再次在鼻子下面闻了又闻,真的很好闻。

  那股淡淡的幽香,让他有些陶醉在其中。

  忽然,那股幽香浓烈了起来,老夏下意识地狠狠吸了一口,猛地睁开双眸。

  只见一道消瘦俏丽的身影从值班室门口风一样飘过,老夏的心中一动,站起来,伸着头朝着过道看去。

  他敢肯定送他药的女孩就是这个女孩,就在她快上到楼梯的时候,老夏毫不犹豫叫她:"嘿,这位同学,等等。"

  那个女孩的身体轻微一颤,刚抬起那只纤细修长的玉腿停了下来。

  老夏连忙打开门冲出去,他不敢鲁莽靠得太近,在距离女孩只有一米多的位置停下。

  女孩依旧是背对着老夏的,那纤细得像葫芦一样的小蛮腰显示出青春活力,与成熟型的少、妇林熙不同,散发出异样的诱惑。

  "额,那个,那个谢谢你送给我的药,不知同学能不能转过身来,让我当面感谢。"老夏是怀着感谢的心对着女孩说。

  女孩矗立在那里静静地不动,好像不愿意让老夏看见她的面容。

  老夏也不催促,难得这么静静地欣赏一个身材好的女孩,他再次把女孩从脚到头打量一遍。

  这身材真棒,比林熙的还要好,老夏在心里暗暗称赞,可惜的是年龄太小,老夏无法下手,这女孩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殊不知许琼此时非常的紧张,她本来是不想停下来的,可是,老夏叫住她的时候,她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停下来。

  她的心狂跳不已,刚刚撞见老夏跟林主任做那种事情,她非常的气愤,可她气愤归气愤,她根本就无法改变什么。

  林熙是学校的主任,与她什么关系都没有,而老夏是宿管,与她也没什么关系,她也管不了老夏。

  加上暗恋老夏,又不敢跟他表白,那么老夏不是她的男朋友,所以她没什么理由去管。

  此时的她,心里很是矛盾,很是纠结,不管怎么说,她对老夏跟林熙做那事,她就是不爽,不喜欢。

  她的双手紧紧地交织在一起,双腿还有轻微的颤抖,心里一直嘀咕着怎么办怎么办。

  手心因为紧张有些微微出汗…

  "这位同学。"老夏见她还是没有转过身来,不知道她是怎么了,才再次开口询问。

  许琼有些慌张地应答一声,缓慢地转过身对着老夏。

  十六七岁花苞一样的年纪,含羞待放,有股羞涩的味道。

  触碰到老夏的目光,有些急促不安慌忙躲开,清秀的脸颊上顿时浮现出一朵红晕。

  娇羞地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娇柔的身体轻微晃动。

  老夏对这个女孩有些印象,他隐约记得,好多次,女孩在经过他值班室门口的时候,都会偷偷打量老夏,只是,他没去打听过她的名字。

  看着这么青涩的女孩,老夏心里说不出的羡慕,他早已过了那样的年纪。

  随后,老夏询问了女孩的名字,感谢她送药。

  为了表示诚意,老夏执意要请许琼菇凉吃东西。

  许琼更加的紧张,双手扣得更加的紧,她心里极度紧张,想拒绝,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却变成了答应。

  这可是她俩第一次约…算是第一次约会,许琼偷偷打量老夏一眼,心里萌生一种想法,那就是借此机会跟老夏表白。

在临近他与许琼相约吃东西的时间点,他还想着今晚要好好感谢一下这个女学生,然而,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起。

平日里,他的手机都是难得响一次的,几乎没什么人打电话给他,他有些好奇,嘴里叼着半只香烟,他用力狠狠吸了一口,才拿起手机。

上面是一长串的数字,显然是陌生电话号码,但是,隐约觉得这个号码在哪里见过,一时间他想不起来。

他也懒得多想,不管是谁打的,接了再说,万一是寂寞的小姐姐呢?还可以多跟她吹吹牛,打发无聊的时间。

“莫西莫西…”老夏用一种调侃的口吻接通电话,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电话那头有些沉闷,没有说话,这让老夏顿时疑惑起来,打电话的人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别人随便乱按的?才会不小心打到他的电话?

于是,他再次开口问,要是还是不说话,他就准备挂掉电话,这一次,他换做是正常的语气问:“喂,你好!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三秒钟,终于传来了话语,只是那声音冷得让老夏都有些打哆嗦,很是不自在,他也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了。

同时,也让他感到很是意外,怎么都没有想到打电话的人是她。

“林,林主任,有什么事吗?”老夏有些忐忑地问着,本能地觉得林熙打电话给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毕竟,有什么好事,肯定是轮不上他的,这个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