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厨房求求你不要在这里_护士长被院长叫到办公室谈话

“啧,别看我,你自己比我还大,又白又嫩的,唉,我真是想不通,有你这么好的老婆,你家刘向海为什么还会出轨那样一个平胸妹呢?”

文学

“什……什么?”我脑子顿时炸开了,刚刚积下的旖旎与暧•昧全都不见了!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黄婷婷,想用眼神让她告诉我实话,我老公刘向海没有背叛我,没有出轨。

可她美丽的大眼睛忽闪着,摸出手机打开朋友圈展示给我看。

“喏,我也是刚刚才发现的,新认识的一个朋友圈里有你老公和一个平胸妹的亲密照,说是他的助理,新招进来的应届毕业生!”

我忙不迭地拿过来,幽暗的灯光下,刘向海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结,双手紧紧搂着一个女人。

那人跟黄婷婷所说的一样很瘦,胸很平,但是作风很大胆,低胸V领,短裙,露着一双白生生的大腿……

“他……他们在一起多久呢?”我倒在枕头上,几乎要把自己的声音淹没了。

刘向海已经半年多没有回家了,岂不是已经出轨了大半年了。

“喂,宝贝儿,你现在计较这些有意义吗?早就跟你说了,这世上的男人就没有一个靠得住的,玩玩儿嘛!”

黄婷婷给我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课,满是及时行乐的论调,说完咬着唇充满诱惑地望着我:

“怎么样,等你病好了,我介绍一个帅哥让你尝尝味儿?”

我瞟她一眼心疼地用被子抱住自己:“再说吧!”然后便说累了,假意睡了过去!

直到我出院,刘向海果真没回来看我,我的心如坠冰窟。

倒是胥教练前前后后跑了好几趟,每次他都趁人不注意偷偷亲我摸我,我从拒绝挣扎到默默无闻。

并不是我喜欢上了他,而是比较了一番,我嫁给我老公三年,以前我过于传统,不爱床上那事儿,但前前后后跟他也没少滚床单,可在我需要他的时候,他却连人影都没有。

相比胥教练,我心里莫名觉得,就凭他帮我做的那些,就值得一回……

我胡思乱想着,把好几天没回来的家整理了一番,登陆了QQ的电脑响了。

竟然是刘向海弹视频,我本想拒绝,可心里却不死心,或者我心存幻想,也许他们只是谈业务逢场作戏,也许只是一时迷失……

像我在KTV不也差点失身吗?但我心里也依然是爱他的!

视频里的刘向海一脸紧张地看着我:“老婆,我好担心你,打你电话不接,发你微信也不回,幸好弹你视频接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说得情深意重,我的心一下子软了。

他的脸色那么凝重,说明他是真的关心我的,我解释说自己在家做卫生,没听到手机响!

然后顺便拿起手机,老公果然给我发了很多条信息,里面都是关心的话。

当我正划着手机时,突然胥教练的头像亮了。

我一点开:许雅,已经第八天了,你家亲戚走了吧?我在你家楼下,等会儿上你家里坐坐!”

我手一抖,老公在视频里发现了,连忙问我:“怎么呢?”

我深吸一口气:“没事,手有些滑,没拿稳!”

他的电脑是面向窗户的,正好他后面有面镜子,我看着他站起身来,镜子里就照到了阳台上,那里有道娇俏的身影一闪而过,我心头一紧,厉声问他:“你家里有别人?”

老公愣了一下,四处看了看,连声否认。

我不相信我看错了,又仔细打量了一眼,从那镜子的角落里我看到了独属于女人的内衣还有蕾丝小内。

我的心再度沉了下去,还有什么不敢确定的,人都搂了抱了,住一起了,差只差在捉奸在床了……

大门突然被敲响,我吓了一跳,整个人就像失神了一般,奔出去冲着猫眼看了一眼,胥教练那张俊美的脸就印在那里,他仿佛知道我在看他,还朝我抛了个媚眼,我的身体一阵冰凉,靠在门上一动也不想动。

“许雅,我知道你在里面,限你在一分钟之内开门,不然视频的事……”

我“啪”地扭开门,他一闪身就进来了,带上门不由分说抱住我将我抵在门上疯狂地亲……

而此时,在面向电视机的电脑里,我还在跟我的老公视频。

我迟迟没有回到画面里,老公急切地呼唤我:“老婆,老婆,你在干嘛,是谁来我们家了!”

我被亲得喘不过气来,挣扎着从胥教练密密麻麻地吻里歇了一口气。

“是……是送快递的!”我由刚刚愤怒的那一个变成了心虚的人。

但同时心里又莫名地有一种期待,既然他已经出轨了,还公然与别的女人同居,那么我这样做又能怎么样?

胥教练指着电脑突然眯着眼睛笑了咬着我的耳朵小声地道:“你老公?”

我被他的身体抵得紧紧的,胸口不停地起伏,呼吸急促地点头。

“那正好,今天我就要干你,当着你当公的面,在你和你老公干过的地方,你来看看我们谁厉害!”胥教练笑得色眯眯的宣告。

大手也同时朝我的胸•脯抓来。

在家里我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绸低胸睡裙,里面连胸罩都没穿,他这一抓正好抓到了我突起的两个点。

那种无法言喻的舒服向我袭来,我忍不住想叫,他却还知道我老公在视频那端,连忙用嘴含住我的唇,将我的呻吟吞吐下去。

等我缓过来了,他一手轻轻揉捏着我的两团雪白,一手摸着我红透的脸无声的笑。

“你也觉得兴奋了是不是,这样的感觉保证比平常更刺激,更爽!”他说着抬起大腿撩开我的裙子。

他的膝盖顶到了我的花瓣口,轻轻的摩擦着,我身子立刻颤抖起来,心跳加速,脸红到了脖子根。

他的手和嘴也都没有闲着,从我的唇角划落到锁骨,再隔着薄薄的丝绸一点一点地含着我雪团上的蓓蕾。

渐渐的,我浑身火热,自己忍不住撕扯起睡裙来,他适时地用牙齿咬住肩带,轻轻的扯下,我感受着他的下巴从我的肩上胸上游过,身体里空虚到要命,喉咙里一阵干渴。

我要,我要,我现在就要!

他伸进我的腿下,在大腿根子处轻轻摩挲,我身子发软,感觉自己像飘在云端,无处着力。

他突然低吼一声,抱住我的腰,我整个人腾空而起,低呼一声连忙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双腿盘在他的腰下,唯恐摔下来。

他将我抱到沙发上,电脑就在茶几上,背对着茶几,意乱情迷中,我听到老公在焦急地呼唤我:“老婆,你买了什么,怎么还不过来?”

此时我的嘴被身上的男人含着,他的舌头已经伸到我的喉咙里,我呜呜咽咽地发不出声音,不由有些紧张,可越是这样,小腹处就越是火热,下面流出的水就越多。

这果然就是胥教练所说的比以前更加刺激惊险!

想想吧,我的老公就在一米不到的电脑里,而我却被别的男人按在沙发上。

睡裙已经被撩到了腰上,露出黑色蕾丝小内,那遮掩物已经被男人的大手拨到了一边,上面茂密的黑森林极富冲击力……

他的大掌在我平坦的小腹上不停地游走,调动着我浑身上下所有的因子,我深深地感受着下面的欲•望,此时的我就好像一口放空的大缸,我渴望着他的灼热将我填满!

“老婆……”视频里的刘向海还在不停地呼唤着我,胥教练从我的嘴里抽身而出,我立刻回他一句:“老公,我……我没事,我要炒菜了,先挂了吧!”

我竭力压抑自己,让语气听起来正常,可其中的喘息与颤抖无法避免,刘向海似乎发觉了什么,不准我关掉视频,还说等下要欣赏我的厨艺。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俯在我身上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满意我的分心,他突然俯身一把扯掉我了的小内,还没等我反应便一口含住了那花苞。

我吓了一跳,小声说脏,脏,让他不要碰,可他根本不理我,我只好闭着眼睛感受着那里急剧的收缩,好像含羞草被人突然碰了一下,突然包裹了起来。

“啊……唔……”我轻声叫着,死死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但我此时粉唇微张,眼神娇媚,活像一个在欲•望的海洋里沉沦的失足女。

胥教练用他的舌头和嘴唇让我有了一个从未有过的体验,我竟然在他的嘴里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我的身子完全泄了。

可胥教练却满是笑意地看着我,指着他刚脱下衣物的地方。

那里被顶得大大的,好胀,好高,我想象着要是让这个丑家伙进去我里面的话,我会不会被顶死。

我突然捂住刚刚体验过极致欢乐的洞口,有些紧张地朝他摇头,无声地哀求:不要!

他笑着,一步一步地走近我,然后俯身把视频的声音关了,顶着那层面料站在我面前:“我的舌头不错吧,你是不是也该帮我一把?”

我摇头,我还是嫌脏的。

“不愿意?”

他低头,我看到他上半身的肌肉一块一块的,这厮的身材居然这么好,不像刘向海,一身白白的肥肚腩,好像一块现切的五花肉似的。

我仰着头,生怕他强行让我用嘴,便突然伸手推开他的东西。

我这一动作惹怒了他,他突然发狠,将我紧紧按在沙发上,不顾不顾地捅了进去。

“啊……”填满了,接着他便奋力的抽•动起来。

一下一下都入肉极深,我无法自抑的叫着。

那声音让他越发兴奋,在我身上狠狠地施展了许久的雄风。

事后,他抱着我去洗澡,我像具行尸走肉一样,任由他在浴缸里替我擦洗,洗着洗着,他还想再来,我立刻拒绝了他。

“不,我不要!”

“好爽啊,许雅,你跟我爽不爽,想想你老公还在视频那边等着你,我连摸着你都硬了,啊……”

他自顾自地YY着,用手打着飞机,一会儿摸一把我的胸,一会儿咬我两口,突然大叫两声,一股白浊的东西流了出来。

我别过脸,一阵恶心!

我出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公的视频还没有关,不过,他并没有在电脑前,那些女人的衣服便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我突然觉得很没有意思,把视频关了,突然趴在桌上哭了。

这回我是真的出轨了,我跟别的男人做了对不起我老公的事!

我的心口很堵很塞,好像下水道被堵住,冒出来的那些令人恶心的东西。

“好啦宝贝儿,别哭了,你都不知道你的身体真是太美了,我都想死在你身上,还有你的洞,那么紧,我差点以为你是处•女,啧,我从来没有玩得这么爽!”

我不理他,在他又硬了还想再来一场的时候,我发怒将他赶走,自己连饭都没吃,又趴在床上哭得昏天暗地。

我安慰自己,我是做错了,可是刘向海出轨在先,要错也是他先错的,既然他错得,我也错得!

反正在这段婚姻里,已经没有谁是干净的!

自从我与胥教练有过一次那样的关系后,我就一直视他如洪水猛兽,他打的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想要假装没有发生过那件事!

可午夜梦回,我却不得不独自承受着出轨的良心煎熬。

我的心神也一直处于恍惚之中,想找黄婷婷说说话儿,可最近她跟新男朋友正打得火热,没有时间理会我。

我下班进电梯的时候,突然迷迷糊糊地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我埋着头说对不起,那人却直直地扶住了我的腰,直到下电梯,他也没有松开过。

我连忙挣扎,他才放开我轻声道:“许雅姐你小心点!”

是八号,他清秀斯文的脸庞印在我的眸子里,我双眼无神地滚动着,走在路上,又差点被骑着小黄车的年轻情侣撞到。

他很不放心地再次扶着我:“你怎么呢?”

我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病了吧,心理生了病!

既鄙视着对别的男人有渴求的自己,又埋怨着出轨的老公,是守着还是放开,这就像一把利刃每天都在戳着我的心!

“许雅姐,你这样我实在不放心,不如我送你回去!”他说着靠近我。

他身上有按摩店里那种精油的味道,香味浓郁却并不难闻。

“不,不,我不回去!”

一回去看到那张沙发,我的脑子里就会翻来覆去地想到那天我跟胥教练在那上面折腾的事儿。

想到我对那个家庭的背叛,我整个人就更茫然了!

远处落下的夕阳,照得睁不开眼,我道:“去你那里……替我按按,我最近太累了!”

相同的包厢,相同的昏暗灯光,只是这一次没有黄婷婷,只有我和八号。

他脱下了黑色西装,换上白色衬衫,整个人显得更加清爽干净。

“你……缺钱吗?”我忍了又忍终究没忍住。

我一直很好奇,像他这样的男人为何会做这一行,他的气质与那些油头粉面的鸭子很不搭。

“嗯,算是吧,不过也不是很缺,只是你不觉得做这行很有意思吗?”他说着把我扶到白色的单人床上。

手指轻动,扯掉了我束发的带子,青丝流下,我感觉得到他在我打开的发丝间用手指轻轻地按着我的头。

他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好合适,我舒服的喟然长叹。

“有什么意思呢?”

“比如说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人,像……你,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客人,凡是来这里的人享受过我服务的人,还没有拒绝我的!”他的手指抚到我的肩膀,慢慢地下移,按完了两条手臂。

然后搭到了我的背上,也许他说的有道理,因为他的手指像有着某种魔力似的,所过之处,我的身体就着火了,我甚至感受到了下面好像有些湿乎乎的液体流出。

“唔……”在他的手指按到我的大腿根时,我终于忍不住快活地叫出了声。

他没有像胥教练那样强行用手指穿透我,而是弯腰将我抱起翻了过来。

灯光下,他的脸立体好看,我的心被他的温柔撩拨得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他会怎么做?

“啊……”我无法自抑地轻呼,因为八号俯身吻住了我的脸颊。

他灼热的呼吸打在我的侧脸,我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

“许雅姐,你好美!”他试探着用手触碰我胸前鼓鼓囊囊的两团。

就算平躺着,那上面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弧度,我看到他喉咙轻动,双手小心翼翼地握住,然后近乎虔诚地轻轻揉捏。

“啊……”我受不了了,他的手指太灵活了,正好摸到那处突起,我已经感受到它硬了,像一颗小花生米似的,隔着衣服与他的手指紧密相贴。

他温柔地摸完,并未再继续,而是往下滑去,我感受到的全是他的温柔,一点的亵渎的意味都没有,似乎我就算在他面前睡着了,他都不会强硬地侵犯我。

况且他的技术真是不错,按到了穴位,让我昏昏沉沉的大脑一点一点地舒缓,这种舒服的感觉怎么说了,就好像在泡温泉中似的,让人昏昏欲睡,却又舍不得睡去,感受着水流在全身上下涤荡。

“啊……好舒服!”我忍不住叫出声。

他的手指抚在我的小内上,隔着裤子他也准确地找到了我最敏感的点,轻轻地拨弄着,嗓音低沉:“想要吗?”

“嗯……”我意•乱情•迷地点头。

他轻轻将多余的东西脱•下,我身上一凉,这才察觉我的上半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光了。

橘黄色的光影打在那峰峦迭起的弧度上,像新鲜出炉的蛋糕,又香又诱人。

就连八号这种久经沙场之人都忍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声,他吻着我的小腹,手指在下面打着转儿,含糊不清地道:“好美,好美,我想要你!”

“啊……”话音未落我叫出了声,他的手指进去了。

我感觉我好像化身吸盘将他紧紧地吸住了。

他疯狂起来,贴着我身旁躺下,不停地亲我,摸我。

我突然想到了我刘向海,以前他也这样过……

我心里突然就空了,身体莫名僵硬:“不,不要,我不想要了!”他的攻势太凶猛了,相比于胥教练那种,他的温柔更容易让人陷进去。

所以我才会在享受他按摩的时候差点被他攻陷。

我强行推开他,抱住衣衫裹住自己。

他苦笑地伸手,把从我下面摸到的水给我看:“你确定不要,我怕你会难受!”

“不,不,不要了!我……还没准备好!”

我已经出轨过一次了,再出一次又怎么样?

不行,那是第一次,可我希望那是最后一次!

我脑子里有两个小人一直不停地打架,直到我包里的手机尖锐地响起来。

我连忙接听,是我老公打来的,他显得异常温柔:

“我帮你买了一些阿胶,你每天都要坚持吃,这样才不会痛!”

东西已经放在门卫室了,他让我回去的时候取。

“我……我走了!”我有些语无伦次,拿了单子签了小费,便飞一般冲出了包厢。

晚上回家,面对着那几包包装精致的阿胶,我的心里满满都是愧疚。

老公出轨不出轨的我还不曾完全抓住证据,可我却是实实在在地出了轨!

我躺在床上摸着湿透的小内,心底的欲•望并没有我的离开而抽离,反而一路都在不停地溢出水来……

我陷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有罪恶感,可想要的刺激却越来越多!

这一次我又用了手,可是它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我了,我默默地想到了胥教练下面那大得吓人的东西……

夏末的周日天气很好,阳光早早爬了出来,我靠着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可热闹是他们的,我的心却无比的孤寂!

大门再度被敲响,我心神一跳,却迟迟不敢开门。

同时电话响起,门口便传来了胥教练低沉的声音:“许雅,快开门,你是不是想让你所有的邻居都知道我来你家了?”

我心口一跳,立刻开门。

这次胥教练却没有进来,只摇了摇手机让我换衣服跟他出去,他要请我喝咖啡。

我冷冷地拒绝:“我不去!”他就想恶魔一样,一出现在我面前就将我好不容易恢复的平静打破,让我重新陷入情•欲的旋涡中。

他无奈地抬手:“我不逼你总行了吧,你不同意我决不动手!”

我看到他上手机刺眼的光,突然想到视频的事,便抱着双肘道:“你把视频删了我就陪你喝咖啡!”

他连犹豫都没有,十分爽快地就删了。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