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娱乐网
我爱 你爱 大家爱

四人一起上我/同桌上课突然谟我胸

但是和林清清发生了关系后,我似乎没有得到什么新的技能和变化。

文学



清水仙子道:“你不是已经得到了么?”

“哦?”我不解,“我怎么不知道呢?到底是什么呢?”

清水仙子道:“你好好想想,你之前和李玉莲交谈,是不是感受到了一些奇妙的东西。”

奇妙的东西?

我回忆着,我从李玉莲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爱意,还有一种母性。

清水仙子道:“这就是你获得的新技能,你可以听懂女人心中所想,可以知道她们心里面的所想的事。”

“当然,随着你采集的阴魅越多,你的这些能力都会逐渐加强。”

“目前,只有你看着对方的眼睛,就能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我闻言心中大喜,这是个非常厉害的技能。

清水仙子道:“每采魅一次,你的力量会增强,以后要加油,你的速度太慢了。”

这种事,急不得,我又没有媳妇,没有正式的女朋友,不可能天天做这种事。

“以后喝不成酒就少喝点,早点休息,明天你还有很多事。”

我躺在床上,不一会时间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袁克良和陈彩玲结婚,排场非常大,袁克良他爸是临水局局长,陈彩玲则是村长的女儿。

早上的酒宴来了很多客人,大多人都是镇子那边过来的人,村长和村子里有身份的人招呼着客人。

一大早的我吃过酒席,就去了张云山家。 真是太奇妙了,我看着女人的眼睛,果然可以听到她们心中所想。

我看向了旁边同桌的一个大妈,她心里竟然在想,一会离席时,将桌子上盘子里吃剩下的鸡肉偷偷的带回去,留给自己小孙子晚上吃。

另一个老奶奶在想,我要是年轻几十岁,也找一个像袁克良这样的男人,把他压在身下,大干一晚上。

我的神啊,这老奶奶平时是个老好人,人非常好,竟然在意淫她是陈彩玲,她也要找个年轻有钱的男人。

太可怕了!

我试着盯着同桌的一个大叔,他没有任何反应,我只能读懂女人心,无法看透男人。

婚礼在庄严和热闹的气氛下结束了,吃席的人们吃饱喝足后都散场了。

我和林清清楚雪湘三人正要一起离开,村长在后面喊住了我。

“小北啊,你来一下。”

村长笑呵呵的给我递了一根烟,我平时不抽烟,村长非常热情,说是喜烟,抽了有好运,非要给我点上抽。

我们两人走到没人的地方,村长道:“小北啊,上次你开光出事了,事情也结束了。”

“彩铃是我女儿,你千万不要出任何差错,明白吗?”

谁也不知道,陈彩玲已经和我发生关系了。

“恩。”我重重点头,“村长,你放心,这次我不会出什么问题。”

“那就好。”村长道:“你小子长点心,你的医术大家都看到了,张云山的医术没你好。”

“以后文雅将医馆弄好了,医馆就是你的,你千万不要闯祸了,记住了,不要太锋芒毕露,不然你不去惹别人,别人就来惹你。”

“这次的事,你做的有点过了,张云山输了,你已经羞辱了张云山,就不该把他的房子拿走。”

“张云山以后肯定会找你麻烦。”

“你小子以后做事多长点心。”

村长这些话是为我好,我听得出里面的意思,这次我和张云山闹的有些大了,张云山毕竟是村子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次我夺走了张云山的房子,张云山肯定会找我麻烦报复我。

要是以前,我闹出什么事来,谁会关心我?现在的我不一样了,我的医术让村长对我刮目相看。

向村长告别后,我向医馆走去,林清清和楚雪湘在医馆门口等着我。

两人看到我,叽叽喳喳的走了过来。

楚雪湘七嘴八舌的问我昨天发生的事,问我是不是弄到了一个店铺。

我打开医馆的门,我们三个坐下聊着。

除了我和林清清发生关系的事,其他事,林清清都告诉楚雪湘了,楚雪湘有些不信。

我将这些事重复了一遍后,楚雪湘两眼放光,“张小北,真是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一手?”

“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高人,是不是有医生收你为徒了?”

“张小北,你需要不需要助手呢?”

楚雪湘一直问七问八,对我投来了膜拜的目光。

我能读懂楚雪湘的想法,她竟然真的想学医,甚至想去镇子里的医院做个护士。

她的这个想法很简单,想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

林清清今天的思绪有些恍惚,她心里老会想起昨天和我发生了关系,有些不知道以后和我如何相处。

这丫头分明是喜欢上我了,我救了她几次,还和她发生了关系。

聊了一会后,楚雪湘接了个电话,说有事,拉着林清清走了,离开时,楚雪湘冲着我坏笑着,说:“今晚要好好表现哦。”

我送两女到门口,两女离开后,我正要进去,发现几十米外停了一辆小轿车,这个车很熟悉。

这车不是上次我和陈彩玲发生关系的那辆车么?袁克良的车,怎么会在这里?

我正在好奇时,车里下来了一个人,戴着帽子,穿着风衣,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

我一时间没有认出来是谁,他向医馆这边走来,走近一看,是袁克良。

我一愣。 我眼睛一亮,五百加三百已经八百了。

不过,我不会那么容易答应,上次陈继文的事在我心里面留下了阴影。

陈彩玲早就和我睡了,那今晚还需要不需要破瓜我也不敢问任何人,这件事不敢传出去。

清水仙子曾经告诉我,既然破瓜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肯定有根据和原因,并不是无稽之谈。

我眉头紧锁,“我说袁克良,你不怕死么?”

袁克良撇了我一眼,“我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村子里的那些事,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我可不信。”

“再说了,陈继文是结婚的那天晚上,太高兴了,喝酒喝死了,第二天医生也来检查了,是酒精麻痹,心脏聚停而死。”

“和破瓜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想了想,道:“这样吧,再给我一千块,再给我写一份保证书,看在我们的关系上,我就帮你这一次。”

我是赤裸裸的乘火打劫。

“刚给了你五百,你还要一千?你怎么不去抢啊?”袁克良不满意了,“还要什么保证书?这种事我给钱,你做事,要啥保证书?”

我一脸很为难的样子,“这种事,风险很大,你也知道,开光师活不到四十岁,而且成为开光师后麻烦缠身。”

“以前我也不信,可是自从我成为开光师后,陈继文死了,雷得马进监狱了,张云山又和我对上了。”

“你说村子里最近发生的事,哪一件事和我没有关系?”

“说实话,我真的怕了。”

“我怕再有麻烦上身,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老爸可是局长,我恐怕要赔命!”

袁克良非常认真的听着我的话,“你说的没错,真是邪门了,你最近确实遇到了很多麻烦。”

“不对啊,你小子现在是医生,还弄来了一个店铺,你是因祸得福吧?”

“别墨迹,一千五我给你,拿,这五百你拿着,剩下的五百,事成之后给你。”

袁克良又给我掏出了一个红包。

我接过来红包,检查了一下,里面是五百,我收了起来,看来袁克良今天结婚收了不少红包。

不像上次一样,给了我一百。

我是不是要的有些少了?

“除了钱,我还要一份保证书。”我说道:“如果你真的出什么事了,一切和我无关。”

我可不笨,不会被金钱冲昏了头脑,万一出什么事呢?

我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保证不被人盯上找麻烦。

袁克良黑着脸,不满的道:“你小子咒我啊?”

我笑道:“我可以防万一,你别生气啊。”

“不写。”袁克良弹了弹烟灰,非常不满的看着我,道:“这种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就行了,你还要留下证据做什么?你是怕别人不知道么?”

“你真的误会我了。”我说道:“上次和给林清清破瓜,就是因为有些原因没有成功,第二天陈继文死了,林清清当场将责任推给了我。”

“我已经吃了一次亏了,绝对不会吃第二次。”

“所以,你必须给我写一个保证书。”

“要是明天早上你小子没什么事,皆大欢喜,我就会烧了保证书,大家都好。”

“明白了吧?”

“你小子屁事真多!”袁克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写就写,我还怕了你不成,我告诉你,你可别玩什么花样。”

“我爸是局长,陈彩玲他爸是村长,要是你耍什么花样,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不是废话么,我就是担心你爸是局长,你老丈人是村长,我才要写保证书。

于是,我拿来了纸笔,我念,袁克良写,内容很简单,今晚没有破瓜,要是明天发生任何事,都和我无关。

一切后果,由袁克良自负。

袁克良写完后,在下面签名了,然后将笔丢在了一旁,瞪着我,“好了没?” 要是今晚陈彩玲回去,袁克良发现陈彩玲不是处,绝对会大发雷霆,逼问陈彩玲第一次给了谁。

要是陈彩玲供出了我,那我是彻底得罪了袁克良,我的一千五百块,也就打水漂了。

我不怕得罪袁克良,这种丑事,陈彩玲也不敢告诉袁克良,大不了说我今晚上了她。

可是我心疼我的钱啊。

我突然想起了在镇子上的电杆上看到的一个广告,修补处膜,小手术,两百块。

我为我的机智点赞。

我坐在了陈彩玲身边,道:“彩铃姐,对不起啊,上次的事,完全是意外。”

“不要提那件事了。”陈彩玲怒视着我,“这件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包括我!”

“好好好。”我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是不是担心今晚回去,无法面对袁克良?”

陈彩玲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道:“我看你愁眉苦脸,一定是有心事,稍稍一想就猜到了。”

“其实这种事很简单,我有办法帮你解决。”

陈彩玲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我捻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嘿嘿笑道:“彩铃结,你今天结婚,大喜的日子,给我个红包,我就告诉你办法。”

陈彩玲道:“我身上没有装钱,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办法,我明天给你钱。”

我能读懂陈彩玲的内心想法,她身上有两个红包,两百块。

我无奈的道:“彩铃姐,你这样就是你的不对了,一口价,二百大洋,你告诉我,我绝对把这件事给你办成。”

“你要是不给我,那我就没有办法了,今晚你们洞房,要是袁克良发现你不是处,我看你怎么办。”

陈彩玲一下子急了,“你收了我老公那么多钱,你还问我要,你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我嘿嘿笑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彩铃姐,你到底给不给呢?”

我伸出了手,着急的要钱。

陈彩玲拿我没有办法,先是给了我一百,我不同意,只好将两百块全部拿出来给我了。

这钱赚的可真容易。

然后,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彩玲。

陈彩玲听后,眼睛一亮,然后面色古怪,“真的可以吗?张小北,你没有骗我吧?”

我信誓旦旦的说道:“肯定是真的,这种广告,我从小就见,在新闻上看到过,可以修补好的,这样以来,不就瞒天过海了吗?”

陈彩玲点了点头,还是皱眉,“那今天晚上怎么办?”

我想了想,“今晚,你将袁克良灌醉,明天,你去医院做个手术,不就一切搞定了?”

陈彩玲道:“袁克良这个人,没有那么容易灌醉,他一直想得到我,今晚肯定不会放过我。”

“再说了,那……可是个手术,一两天能恢复么?”

陈彩玲不笨,至于多久能恢复,我就不知道了。

我说道:“这还不容易,女人嘛,一哭二闹三上吊,你不想弄那事,反正就不给他碰。”

“再说了,弄那事,见血了就可以了,一张薄薄的膜,两天就好了。”

陈彩玲点了点头,完全相信了我。

过了十几分钟后,陈彩玲离开了。

我抱着一千多块钱人民币,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外面传来了一阵阵敲门声,我穿上衣服,打开了院门。

突然,两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直接架着我,要将我架走。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

竟然是张子涛和陈继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http://mip.i3geek.com
赞(0)
分享到:更多 (0)

免费懂知识的网站

你懂的番号集散地